正文

未来的巴大法官

(2020-09-27 07:03:37) 下一个

未来的巴大法官

川普于昨日提名联邦主管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和威斯康星的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法官为接替金大法官的人选,我没看整个仪式,但看了一下新闻中的片段,里面有她讲话的短暂画面。

初步印象还不错,第一,从面相看,我觉得她是一个比较面善的人,不一定会喜欢川普那样的恶霸,更不会有他那样的恶霸行为;

第二,她收养两个海地的孩子进一步证明了我的看法,说明这个人起码不是只为自己活着,除了享受,什么目的都没有的人。她能收养了两个黑孩子说明她不仅从心里同情弱者,还没有种族主义倾向,这个是川普千万不会做的,他肯定不会到一个他认为是P眼的国家去领养黑人孩子。能养这样的孩子,对人权,特别是种族问题上会有公平;

第三,她说她爱美国,爱美国宪法,并且会提醒自己她是继承谁的法袍,从她对金大法官的赞许来看,她承认了金大法官的伟大,似乎是出自内心的,说明她对金还是仰慕的,没有迎合那些恨金大法官的右翼,虽然这种场合谁都会说些客套话,但我宁可相信她是真诚的;

第四,她说要为所有的人民服务,忠实的执行宪法,不偏不倚,不因人施法,尽管她会受其个人的宗教和政治倾向的影响,只要她能尽量这么做,也就没有话说了。

除了这些初步印象看,我觉得她这个人到目前为止在言行方面也没有什么大的争议,有人说她是个忠实的天主教教徒,并有政教合一的倾向或主张,原因就是她曾说过,当法官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建立"主的王国”(Kingdom of God)。

从我读到一些报道来看,我觉得这个不能简单地从字面上解释,她的意思应该是精神方面的,她说那个话是对毕业生演讲时说的,应该是一句励志的话,让那些毕业生们在精神上把自己献给主,并不一定是让他们把国家看成是教会,用圣经代替宪法。

另外就是她在上次在参院确认的听证时曾经说过她认为法官不应该把自己的宗教或其它信念强加在法律之上,当她自己遇到和其宗教信仰有冲突的案例时,她会回避。 再说,在美国的宪制下,也不可能搞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当然,作为人,不管是谁做什么工作多少都会带些个人色彩,大法官在释法的时候也会这样,对于她来说,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她在堕胎和同性恋的权益问题的立场是否会影响她的决定,一些人甚至担心她会支持废除已经被高法定案的允许堕胎著名的Roe vs Wade和同性婚姻的判决。

对于堕胎这一点,她曾经发文说堕胎是不道德的,尽管如此,她在该文最后声明:信天主教的法官应设法把教会的教义和法律分开。她写道:“无论何时,只要两者有分歧,法官就不能-也不应试图让我们的法律制度和教会的道德教义保持一致。但是,法官可以用教会的标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这个和上面提到的她在国会作证时的所言一致。

此外,她还说过:“我不认为Roe案例中的妇女有权堕胎的核心主张会改变。但我认为,人们是否可以施行晚期流产,或者诊所会受到什么限制,我认为这将变。”,这个是保守派的观点,但也不是特别极端的,要彻底禁止堕胎,但她可能不会支持用政府的医疗保险去搞晚期的堕胎。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同性恋婚姻和工作权利上,她没有很多言论,有两条就是她赞同罗大法官在高法通过支持在全国允许同性婚姻时代表少数派发表的反对意见,那就是同性恋的婚姻应该是各州自定的,不应该由高法决定。即使这样,估计她也不会去支持重审这个案子。

另外就是对于变性人的教育和厕所权利,她不主张用现有关于防止性别歧视的宪法修正案去解释,因为在搞那个修正案的时候,人们并不知道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她好像并没有说不支持这些人的权利的话,而是说如果要保护的话,也要修宪,这个也不是很极端的,只是修宪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这些人上厕所这个问题上,她可能会持反对意见,不过相信美国人会有办法解决的。

让民主党最不放心的就是奥氏医疗保险,这个一直是川普和共和党人想干掉的,如果她当选,保守派应该有足够的票数废除该法。不过,会不会这样还要拭目以待,从目前的形势看,奥氏保险不仅已经被广泛应用,还手全国过半数人的支持,那些更需要保险的老年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中既有民主党,也有共和党的选民,相信共和党会知道这一点,实际上,这次大选川普和共和党人不仅不像上次大选那样信誓旦旦地要废除奥氏保险,连提都不敢提了。

从她的办案记录看她是一个十足的保守派,她支持印第安纳州的对于流产的保守法案,支持未成年女孩流产时要征得父母同意,不支持因婴儿有缺陷譬如说有唐氏综合症而选择堕胎,说这个是优生学,不能提倡,从这一角度来讲,也不无道理,不然,就会像中国那样,把女孩都给堕掉了。

另外她支持非暴力罪犯第二宪法修正案拥枪权利,这个是保守派一贯的做法,在枪支泛滥的美国,有点让人担心,不过没有证据说明这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暴力倾向,会用枪支去作案。

对她办的其它案例的分析发现,她根据不同的案例具体分析做出决定,CNN的一篇文章这么说她:“自2017年加入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以来,巴雷特在刑事被告和囚犯提起的案件中所发表的意见各有不同。尽管她常常对政府试图将人关进监狱的说法持怀疑态度,有时她还是在她的同事们认为是可信的情况下拒绝了被告和囚犯的声称。”FAKE NEWS这么说她说明她还是认真地依法办案的,并不是一边倒地支持警方或者罪犯嫌疑人。

整个来看,她是一个保守的法官,但是这个也是可以预期的到的,不然川普也不会予以提名。尽管如此,不管从她的为人,言论和办案记录来看,她都不能算是一个极端的右派。

对于共和党和右翼来说她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不仅因为她是一个有保守倾向的法官,还因为她很年轻,如果想金大法官那样鞠躬尽瘁,她至少可以干四十年时间,可以影响几代人。

在美国凡事总会有一半的人喜就一半的人忧,上述让共和党人高兴的原因,让民主党人很害怕甚至绝望,即使不出于正党政治,也可能会有同样的担心。因为她被任命后一定会让高法失衡,使美国最大的法律秤砣不是向右倾斜,而是稳坐在右边,起不来了,这样的情形,不光是对民主党,对国家也未免是一个好事。

即使这样,也不应绝望,因为从她的面相和家庭来讲按她应该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人,在言行方面,虽然偏右,也不是太极端,再说,如果她能真正依法办事,也不一定总会做出非常糟糕裁决,一旦当上了大法官,她也不会再受川普或者共和党人的约束,可以凭法律和良心办案了,做出的决定也不一定会是一边倒的向右的,川普提名的古大法官和布什提名的罗大法官就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我对这个未来的巴大法官还是有信心的,她不是很左金大法官,但她也可能不会是那个极右斯大法官,希望她能尽量做一个不左不右,为全体美国人民服务的好的大法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3)
评论
希望和兴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沉默是帮凶只是一种口号,你沉默他们也不会把你如何 -- 去看看赵奋斗写的“我们还有没有沉默的权力”,看看你沉默,他们能把你如何。
我支持BLM,但我也不是他们所有的言行都支持 -- glad to know that. 就好像我支持共和党,纯因为民主党太烂,不是因为觉得川普做的都对。
至于你那州的法律,不管哪个州哪个党都会有些可笑的提案,通过如否是另外一码事。--- 你也觉得可笑吗?但是这个可笑可耻的 Prop 16 已经在加州参议会/众议会(Of course 均由民主党控制)已经高票通过。这可以看出民主党的党风吧?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给全国每个黑人赔偿35万美金的bill,加州也已经高票通过,牛神也已经签了,而加州even是以自由州,不是奴隶州加入联邦的!我们能先赔印第安人吗?人家几乎被美国人灭族呢。但是印第安人选票太少了,民主党不干这没好处的事。

扯远了,回到您的话题,希望巴雷特顺利接任,做个公正的不被政治干扰的大法官。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希望和兴旺' 的评论 : 沉默是帮凶只是一种口号,你沉默他们也不会把你如何,再说民主党虽然支持BLM,但也不是支持他们所有的言行的。我支持BLM,但我也不是他们所有的言行都支持。
至于你那州的法律,不管哪个州哪个党都会有些可笑的提案,通过如否是另外一码事。
希望和兴旺 回复 悄悄话 就知道有人要走极端(笑)。我说了绝对自由么?我特地举的两个例子,就是指出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捆绑下出来的怪胎做法。而这个恰恰是2016大选,沉默的大多数出现的原因,因为说出来自己的看法就会被迫害,所以沉默。 而演变到今年,连沉默的权力都没有了,因为BLM 说的是沉默即是帮凶。
“而且,尊重人的肤色和种族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本准则和底线” --- 加州民主党力推的 Prop16 可不是这么说的。 华裔市议员在自己选区37:1 反对提案的情况下,仍然投出赞成票。就因为他是民主党市议员,是被自己区内选民唾弃还是被自己的党边缘化,三位华裔民主党市议员赞成。 两个华裔民主党议员弃权,两个华裔共和党反对。。。
科普一下:ACA5法案(Prop 16)要求廢除「209號提案」,209號提案是1996年由選民通過的加州憲法修訂案,禁止在公共教育、就業及簽約政府項目時,考慮種族和性別因素。ACA5希望廢除209號提案,“取代以族裔人口的配額比例為依據,用於加州公立大學的錄取、就業和政府機構的合同簽約等”。-- 大学录取 按人种性别已经不够他们的胃口了, 就业和工作合同也要分配。。。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希望和兴旺' 的评论 :

Be careful about what you wish for. 如果有那种绝对的言论自由,你我就不仅会受暗的歧视,还会受明的歧视。
而且,尊重人的肤色和种族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本准则和底线,即使有言论自由,一般的单位也不会容忍你随意用歧视性语言,政府也保护不了你,说了,会照开不误。
没有人不让你圣诞快乐!
希望和兴旺 回复 悄悄话 对于现在激进左的民主党,正需要川普这样的恶霸来遏制。 君子是搞不赢骗子的,温良恭俭让,只能被民主党的“为选票无底线”搞得束手无策。

但是金大法官也不能免俗的把个人好恶带入工作里,对其他人就不要要求太高了。

极端右翼是少数,大部分支持川普的人只是想过正常日子。所有的孩子不分种族肤色(我不介意考虑家庭收入)在努力后有好学校可以上;男孩进男孩厕所,女孩进女孩的,别给幼儿园小朋友108个选择你是什么人;言论自由(比如不会因为说了“那个”被辞退,不会因为不给黑人学生降低评分标准被下课);信仰自由(可以说圣诞快乐而不是只能说节日快乐)。。。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trump 周围的女人样子都差不多,都有个棕黄色的笔直的中长头发,而且从中间分成左右两边。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倾向性还是有的,但是也只有希望她能尽量公正,没有办法的事情,少数服从多数。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谢谢! 不过说川普恶霸一点都不冤枉他。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口說得漂亮,到投票辦案就民主共和分界了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說大嘴是惡霸,還需證據乎?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真希望那些对总统提名大法官跳上跳下的人能有您这么理性!顺便提一下,总统提名大法官的清单几年前就有,并修改了好几次。总统对金大法官很有风度,得体,并刻意提名女大法官。“恶霸”之说不可信。
谢谢好文。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imeryColor' 的评论 : 是的,只要总统任命,参院通过就可以了。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川普提名的这位大法官看上去还真不错。那照片里所有人都满面阳光,她和夫君,亲生的孩子,包括领养的孩子。
民主党阻挡不了这次任命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佚名未名' 的评论 : 这个有点过火,可能不会有很多人认同。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哈哈,40差不多。30不会有多少,30刚从研究生院毕业不久吧。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佚名未名' 的评论 : 考虑不一样,他有自己的算盘,还有他也是要照顾其代表的利益集团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哈哈,你出来了? 还很久不见你了。人家一天政府经验都没有不也一样做总统?美国是个梦想成真的地方。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说来不相信, 最高法院大法官没有要求一定有当过法官的经历。
佚名未名 回复 悄悄话 收养黑孩子也是会被骂的。动辄得咎,欲加之罪。

Ibram X. Kendi, an American author who became the new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Antiracist Research at Boston University in July, railed against Barrett on Twitter for adopting two Black children from Haiti, equating her and her husband to “White colonizers.”

“Some White colonizers ‘adopted’ Black children. They ‘civilized’ these ‘savage’ children in the ‘superior’ ways of White people, while using them as props in their lifelong pictures of denial, while cutting the biological parents of these children out of the picture of humanity,” Kendi wrote Saturday.
cng 回复 悄悄话 要是这么玩儿下去的话,就得提名30岁的了,为了能占高院60年的坑
佚名未名 回复 悄悄话 “她能收养了两个黑孩子说明她不仅从心里同情弱者,还没有种族主义倾向,这个是川普千万不会做的,他肯定不会到一个他认为是P眼的国家去领养黑人孩子。能养这样的孩子,对人权,特别是种族问题上会有公平”
那为啥种族主义的Trump会毫不犹豫地提她呢?据说当年提卡瓦纳时就考虑了,但特意把她留作金的继任。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她资历完全不够格,在学校当老师20年,当联邦法官才3年。这样的人在美国能找出一千个,凭什么她上?
==============

+1,只有3年的联邦法官经验就提名最高院大法官,这不是开玩笑吧?3年时间读本科的学生还没有毕业,大企业的职员还在最底层干活。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只能拭目以待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看客678' 的评论 : 两种方法,第一去狗一下bully Trump,第二狗一下Bully News,都可以看见不少。
看客678 回复 悄悄话 你說川普是惡霸,有啥證據嗎?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大法官只有爱心是不够的,要坚持正义,头脑清晰,据理力争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难道她外柔内刚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imeryColor' 的评论 : 知我者,尔也!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是呀,至少有些爱心,这个是川普没有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资历确实是应该考虑的,但是也没有规定什么样的人可以当,她这样的资历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好处,因为搞教学的的人比较照本宣科,兴许是个好事。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会不会有人会恶意推测, 人家老早就计划好了了这一步。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别烦我' 的评论 : 哈哈,希望如此,但不可能,民主党人肯定不会投她的票的。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鼓励一下。 楼主中了川普的美人计啦。 对不起, 忍不住开个玩笑。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就憑她抱養了兩個黑孩子,就能說明人家有博愛,沒有種族歧視。贊一個
cng 回复 悄悄话 看看其他的女大法官:

金斯堡:上任前是ACLU general counsel;
索托马约尔:上任前30年联邦法官经验,其中巡回庭20年;
卡根:哈佛法学院Dean, Solicitor General.
cng 回复 悄悄话 她资历完全不够格,在学校当老师20年,当联邦法官才3年。这样的人在美国能找出一千个,凭什么她上?

主要是因为有大财团的捧场。

别烦我 回复 悄悄话 无论喜不喜欢,这大法官当定了,民主党也没啥招来阻拦了,不如投票支持,做个顺水人情。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en99' 的评论 : 这不能怪民主党,两党都会如此,奥巴马提名被拒及其理由大家记忆犹新,还有就是两派平衡对国家也是有利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errybaby18' 的评论 : 谢谢读文和良评!
Ken99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我觉得民主党要是聪明点就让这个提名顺利通过,再耍赖就愚蠢至极了
cherrybaby18 回复 悄悄话 希望如此吧,你这篇文章算是比较客观中肯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相信会的,她是法学教授,对法律有深厚的理论基础,而且是现任上诉法院的法官,有实战经验,我觉得她完全能够胜任。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一个非常温和善良的人,不知这么重要坚持正义的位置她能否承受的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