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传体小说书稿

(2020-07-13 21:38:25) 下一个

自传体小说书稿 - 微小说

为了写那本书稿,他已经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那是他第一次试着写长篇小说,写的虽然不是想象的那么辛苦,但也费了不少心血。看着那一章章的文字,他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他的文笔不仅一般,写的那个故事也没有很吸引人的地方,无非是在自己的那些情史上,加上一些东西。他想说添枝加叶,但他不知道读者看了会不会觉得是添油加醋,不管怎么样,都很原始,简直就是一本没有掩饰好的自传体小说。

他最怕的不是没有人看,而是怕一个人看,他老婆。他怕她一看那书,会去对号入座,认领那反面人物,这还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会把那女主角,也是正面人物,认作是她曾经的情敌。看到他对她的那些深情的描写,再对比一下他对自己那形象的刻画,她肯定会醋意大发,河东狮吼一番。

为了掩饰那两个角色,他花了不少心思。他把那女主角写的没有原型那么漂亮,矮了几个公分不说,还让她白白地长了好几磅,并且,把她写成一个小学老师,和实际生活中的她的高管什么不能比。他还把那个负面人物给抬高不少,不光是身材更为高挑,还要漂亮很多,职业上更是让小学老师望尘莫及,可是,即使如此,她肯定还是能够读得出来。

为了加上更多掩饰,他把那背景从一个大城市里改成一个小小的山城,大海改成一个小河,他和女主角在海边听涛的声音改成听鸟。不过,尽管改了那么多,和女主角的浪漫之情总还在那里,他不想去掉那月光下的依偎,和那一次次长长的亲吻,不然就不会充满着柔情。相对的,他和那反面人物的亲密基本上都是床戏,充满着激情,两者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哎,看着看着,他叹起气来,心想太多相似的地方,太多熟悉的细节,可是再改就会让故事变得单薄乏味,不仅如此,再改,也表达不了男主人公对那两个女人的感情。更有他的文笔也很有限,改下去,也解决不了很多问题。想着,看着,他想等一段时间再决定如何办。

没想到,在等的期间,书稿被老婆发现了。那天下班,他和往常一样准时回到家中,一进门,见到老婆坐在厨房的餐桌上,旁边放着一叠纸张。他和平时一样,高兴地和她打了声招呼。

她却没有给出平时的回应,代之的是那特有的讽刺语气,说:哎呀,我们的大作家回来了。

他一听,就知道她是看了他的书稿。平时,他是比较小心的,一定是哪一次看完忘了收好了,被她看见了。

一听那话,他说:你说什么呀。

我说什么,我说你写的自传体小说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哈。她连珠炮似地接着说:老娘这么辛苦,每天做给你吃,帮你照顾这个家,你到好,不领情不说,还在想那个小妖精,你想那个小妖精老娘也没有意见,可是你不该把我写成个恶鸡婆呀。我是那样的吗?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了?

见她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书中写的一幕,他突然觉得写得还是太贴近生活了,难怪她那么生气。他自知理亏,没有敢怼回去,只是小声说:你说什么呀,我是闲着没事,试着写得好玩,既不是写你也不是写她,当然也不是自传体,我能和那男主角相比吗?

老婆一听,不断没有消气,反而更大声叫道:你呀,看你这窝囊样子,如果你像他那样还得了吗?就这样还整天嫌我不好,如果是像他那样,还不早把我给甩了,把那小妖精给娶回来了。

她那么一说,似乎让他找到了机会可以为自己辩解,马上说:所以我说不是写我们的呀,你自己想多了,再说,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记得那个人呢,我都忘记了。

那话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她丝毫没有买账的样子,还是对着他吼:你忘记了,鬼才信呢!我看你那样子,肯定是藕断丝连。

他说:你说什么呀。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如果真是那样,我们还会在一起吗?别对号入座行吗,我先上楼去了哈。 

他觉得那时不是讲理的时候,溜之大吉更妙。他边走,边听到老婆还在后面骂:你们这些男人,真不是东西,不是在外面沾花惹草,就是家里心怀鬼胎,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没有再理她,他知道这个时候解释再多也没用,不仅没用,言多必失,弄不好,还真的露出了那藕断丝连的情怀。

上楼后,他走进了书房,把东西放下,坐在书桌前,后悔着,既后悔自己写那稿子,又后悔没有藏好,当然,还有就是事先没有告诉她,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讲呢?毕竟自己也不是一个作家。

算了,还是把稿子给烧了,不然圆不了作家梦不说,还破坏了自己的家庭。

想到这,他走到楼下,从桌子上拿取稿子,再到厨房的一个抽屉里去拿出了打火机。

正往后院走的时候,老婆问道:你要干嘛?

他答道:我去把它烧掉。

她老婆说:别烧了,烧了以后还没有证据了。 他知道她并不想让他烧掉那稿子,她心其实是很善良的,就像人说的刀子嘴,豆腐心。他想留着这稿子,也没有用,只能让她很伤心。

想到这里,他坚定了烧稿子的信心,于是对她说:不用了,反正也是写得好玩,留着不仅没有用,还让你误会。

听他那么一说,她也没有再去阻止他了。他打着火机,点着了纸稿,看着它一张张地变成灰烬,边看边觉得心里阵阵地隐痛,真的有点想她,就像是老婆说的藕断丝连。真是知他者,老婆也。想到这里,他庆幸这些年能和她生活在一起,如果和另外一个在一起的话,未必会有想象的那么好。

烧完,他走了进去,这次他没有理会老婆,她也没有说什么。他直接走到书房了,坐在那里,随便拿起一本书翻着。他知道,等一会,老婆会来叫他去吃饭的。到时,再对她表一次忠心就是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啊,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把悲伤写进故事,就不再悲伤。把忠心写进故事,就悲伤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