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搀扶小解初相依

(2020-06-27 19:36:11) 下一个

搀扶小解初相依 - 无聊故事,纯属虚构,对号入座,后果自负。

不时,亚希端出一盘食物,放在一石凳上。子健见了欲起坐立,因痛不成。亚希一看,忙说:公子安卧,容我候,以你之内健外壮,不日应可恢复,行走自如。

子健无奈一笑,说:也只能如此,望能早日康复,不然太过麻烦。

一语未落,亚希已将剥好的红薯递到他嘴边。他张口接过,稍微一嚼即全吞下。如此几下,将那两熟红薯全吃进去,然后还吃了几个杨桃。吃完,体神皆好许多。

食间,两人轻言细语,拉扯不少家常,越说越投缘,相知许多。

原来,亚希乃当地大户唐老爷之女,所在之洞就在家山之中。亚希自小即爱来洞中玩耍,长大之后,干脆把其当作半个闺房,在城中住腻了,就来洞住上一天半日。昨日就是来此路上看到子健躺在路边,问了郎中后和女仆及马夫将他扶上马车拖到山洞的。

子健也大致地讲了一下他的身世,说住在数里之外大波镇,平常喜到城里玩撒,时不时即兴说书。亚希点头,说她已注意他多时,对他多有了解。子健一笑,道:啊,那你不怕我乃小人,会对你无礼。

亚希一听此话,即知其意,说:身正不怕影歪,你虽直言快语,却也不曾于人无礼。说书之人,难免会有粗俗之语,爱听就听,不听避之。况且说三道四之人,也难全净。

子健接过说:江湖事多,总会闲言闲语,今后当更加提防,远离是非。

亚希不断地点头称是,并说:只怕人家不肯放过你呀,再说你也爱路见不平,拔键相助。

子健能听出她那几分担忧,安慰道:放心,江湖之上,虽有小人,更多君子。有害人之心者也就那么几个。

这时,亚希换了话题:我要到山下去拿些换洗衣服给你,你一人在此,应该没事,我快去快回,正午之时应能回洞。你要方便一下吗?

子健一听,虽觉几分尴尬,却只能点头称是。亚希说:我来扶你。说着移到他身边,把他的一只手拿起搭到肩上,边搭边说:会有点疼,忍着点。

子健答好,一手搭在亚希肩上,一手撑在地上,慢立而起。虽仍横身疼痛,倒也能忍受。此刻的亚希,半是依偎,半是支撑,在他腋下,搀扶着他,寸步步地往洞外移着。她的体热隔着单薄的衣衫传给了他的胸侧,让他感到好了许多。突然,他好想将她双手抱住,但又想不能那样。

即便是如此情种,也未免过快。再说来日方长,若是有缘,自然会再有机会。能有这样的姑娘,莫说再等一天两天,就是十天半月,一年两年,或是一辈子,也值得。

亚希把头挨他心动之处,似要听出他那心思,寸步一移,边移边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心跳。两人沐浴在春日的晨阳之中,犹如梦境。

不知不觉,来到了洞口外左边若两米之处一巨石旁,亚希停下,说:好,就这儿吧。子健问:是不是太近。 她答道:不要紧,风来一吹,异味全无。再说夜里你睡洞口,我睡里洞,你若不觉,我更无妨。

说罢,她问可用扶否,他答曰不用。于是,她放下他那手臂,转身走了数步。为更避闲,他手拉一树枝,欲再往丛中移几步,正要挪步,即闻亚希叫道:放心吧,我家有四兄,啥没见过。

一听此言,子健说:好吧,那就不客气,姑且视我为五哥。亚希听了,轻轻地在心里骂了一声:傻子。

等子健便毕,亚希又像来时那样,将他搀扶回洞,安顿他躺下,告辞离去。

 

子健山洞遇亚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茅坑在哪?茅坑在哪?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我说实话,你太缺乏生活体验了。得先挖个坑,不然总得挪地方。若不挪,糊一大屁股。还得劳驾亚希帮忙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