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川普的灵丹妙药

(2020-03-28 07:22:57) 下一个

川普的灵丹妙药

有病乱吃药,川普没病不用吃药,可是他却有十几万病人要吃,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周围的那些懂专业的人都告诉他没有办法,因为病毒本来就比较难治,武汉肺炎病毒也不例外,不仅如此,没有人知道什么对这个病会有效果。但是作为一个总统,天才,总不能对自己的人民说没有办法吧,为了找到办法,川普这段时间可以说没少操心,和美国及世界的医药公司共商国是,让他们快点拿出治疗武汉肺炎的新药和疫苗出来,可是,那些知道研发一个新药有多难的高管们虽然个个表态要努力,但都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莫说是川普,就是玉皇大帝让他们快点也没有用,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法国传来了好消息,一个法国医生和他的团队用26个病人做了一个临床试验,给他们每天600毫克的羟基氯喹,其中6人还同时接受了一种抗生素阿奇霉素,对照组有14人,这些人是另外两个医院的,或者是同一个医院却不愿接受羟基氯喹治疗的病人,结果出来,出人意料之外的好,看上去那些病毒见了羟基氯喹就像是细菌见了抗菌素一样,没有几天就被治得服服帖帖的了。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4857920300996?via%3Dihub

问题是真是这样吗? 子曰:if it seems too good to be true, it probably is。首先这个人用的不是双盲对照试验。烦人以前写文反复说过,大多数不是双盲的试验,结果都不可靠,这是因为不管是医生还是病人都会有偏见,结果呢,没有效果的药硬是搞得有效了。

其次,这个试验的样本非常的小,这么小的样本想做出显著性的差别,不仅要在100%病人里有效,而且效果要非常的好,一看的确是如此。有人可能说这个不应该有问题吧,因为他们用的指标是呼吸道里的病毒数量,或者说是转阴的时间,比较客观的指标,很难造假或者受主观影响的。

是的,指标是过硬的,可是如果试验设计或者结果分析有问题,那么再硬的指标也没有用。 那么除了没用双盲法外,这个试验设计或者结果分析还存在着哪些问题呢?据两个英国统计学家分析,这个研究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

第一,没有随机分组。临床试验的设计很重要,为了保证不同组间结果的可比性,组组之间病人的年龄,性别,其它疾病等基本特征都应该尽量相同,要想做得这个就要做随机分组让这些指标在各组之间的分布尽量相同,这个试验则没有,只是在一个医院搞了26个病人接受治疗,而对照组则是另外医院或者同一个医院不愿接受治疗的,尽管对照组的年龄比治疗组更小,却也不是正确的做法。

第二,没有做协变量分析。在没有随机分组的情况下,各组之间的不同特征可能会对结果造成影响,这种影响在统计分析的时候要进行协变量分析,这个试验却没有如此做。

第三,对照组不恰当。除了没有随机分组外,对照组和治疗组根本就不是一个医院的,这种情况下,除了病人的特征不一样外,他们接受其它的治疗也可能有很多不同。 另外,他们将那些不愿意参与试验的病人作为对照组,这个不仅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合乎伦理的。

第四,分析结果时将接受药物治疗的那一组中好几个病人不适当地排除,这些人中,多数人是重症的,其中3个因为是去了ICU,1个死了,1个假阳性。如果这个药那么有效的话,这些人为什么还会进ICU或者死掉呢?用药的目的不就是治病救人吗?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即使能够让轻症病人的病毒得到早一点清除又有什么用呢?

第五,观察指标。观察指标选择的是服药后第六天的病毒量,为什么要选择第六天而不是其它时间呢?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六天病毒的量和临床的其它指标有任何关系。还有就是会导致六天没有资料的病人被排除。另外就是有人的病毒可能在第六天时是阴性,在其它时候又呈阳性。

依我浅见,最大的问题就是指标的选择不对,虽然病毒量听上去很客观,但是却没有很大的临床意义,有意义的是临床症状的改善,譬如说肺功能,血氧量,恢复快慢等等,这些才是鉴定一个药物有无效果的硬指标,这个实验却没有这些,原因不详,如果让我猜到话,我觉得是没有看到效果,想想那几个不得不剔除掉病人症状那么重说明药物根本就没有效果,不仅如此,可能还会让病情恶化。

这个人做的根本就不是临床试验,而是把人当成了荷兰猪,在搞一个没有意义的病毒负荷试验,实验过程和结果不仅经不起专业分析,即使经得起,也没有实际的临床意义。

第六,作者们还夸大了抗菌素的作用,虽然看上去那几个同时服用羟基氯喹和抗菌素的病人似乎比只服羟基氯喹的病人要好一些,两组之间却没有显著性差异。 

最后,作者涉嫌夸大羟基氯喹的效果,作者做的研究上面提到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本身也没有临床效果的评价,他们却通过引用中国人说的羟基氯喹有效的说法去渲染该药的效果。而引用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发表,一个是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胡扯,另外一个是说中国在临床试验。

作者的这种做法不能不说有暗度陈仓,忽悠世人之嫌。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做这个试验之前就一直在宣传这个药的效果,就是说有可能在做试验之前就已经认定了该药会有效,做这个试验只是为了印证其假说,而不是看药物是否真的有效。在这种情况下,做这么一个试验出这样的结果更让人觉得可疑。只是这种忽悠很快懂得专业和临床试验人的一致质疑或批评,这些人包括川普防疫团队的主要成员福熙医生。信他们的可能只有那么几个,川普和一些和川普一样宁信CS不信科学的人。

由于川普的推动,美国将在病人身上第一次大规模地使用一个没有经FDA批准的药物,对此,很多科学家表示了不满,《科学》杂志上有专文评论了一些科学家的质疑和批评。应该指出的是川普团队里自己的人都没有支持这种做法,尽管如此,在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巨大压力下,FDA不得不发文含糊其辞地说:There are currently no FDA approved therapeutics or drugs to treat, cure or prevent COVID-19; however, there are FDA-approved treatments that may help ease the symptoms of COVID-19. (当前还没有经FDA批准可用于治疗或者预防COVID-19的药物,但是有FDA批准的药物能够帮助减轻其症状。)同时允许厂家用原料药大量制造药片,字里行间吐出了FDA的犹豫和无奈,希望这个药至少不给病人造成坏处。 

https://zenodo.org/record/3724167#.Xn6lrIhKhaR

疫情方面,意大利仍然在山顶上徘徊,似有此处风景独好,不愿下山之感觉,死亡之增加速度仍未有明显的放缓,估计还有一半的疫途要走,这样下去,意大利最后可能要死15000-20000人。伊朗的疫情曲线仍然很诡秘,不知道到底有多么严重。欧洲其它国家中仍以西班牙为最重,这几天的升势比意大利的还要猛,这样下去,病人总数上赶超中国和意大利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西欧其它国家的疫情也还没有延缓的迹象,德法英瑞(士)比荷奥等国都有比较大的增加,前四国过万例(1-5万),后三国接近赶上万例,值得一提的是英国,该国政要频频中招,死亡人数是德国的两倍,而病人数却远低于德,病死率是5%,是德国(0.6%)的8倍多。虽然不能排除两国的各方面的条件的不同对病死率有一定的影响,但主要的因素可能就是检测上的区别,就是说英国的检测远远落后于德国,这个很让人吃惊,也许是他们还在私下实行群体免疫,或者是检测力量跟不上去。不过这个局面可能会马上得到改变,据报道,英国正在培训嗅觉灵敏到可以闻出病毒的狗来识别武汉肺炎病人和病毒携带者,看了这个新闻,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脑洞之大。

美国方面,疫情进一步恶化,昨日日新发病人数再创新高,真可谓是火箭速度,在各州中,大苹果依然是遥遥领先,老二是纽约的后院新泽西,这个也不难理解,因为新泽西实际上是在不少在纽约上班人回家睡觉的地方,把病毒带回去是很自然的事情。烦人所在的麻省形势非常险峻,最近几天大涨,大有不甘被踢出四强的样子,现在已经从后面跑到第五,升速在各州之首,可以说超过了纽约,这样下去,迟早会让烦人中招,唉,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这几天已经在开始大吃鱼肉,有人让我吃维C,对此我说宁愿吃XX丸都不吃维C,哈哈,反正都没有用,就像是人民的希望和羟基氯喹一样,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就是自己的免疫系统,其它的到时都救不了你,能救你的只有自己的免疫系统和德国的医疗服务,可惜我不在德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_abcd' 的评论 : 谢谢,大家都要注意!:)
cn_abcd 回复 悄悄话 麻省真的很多,你要注意安全防护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这种没有对照的试验做得再多也没有意义,看看这篇文章吧,用药和没有用药的都一样。

硫酸羟氯喹治疗普通型 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患者
初步研究
陈军 刘丹萍 刘莉 刘萍 徐庆年 夏露 凌云 黄丹 宋树丽 张丹丹 钱志平 李涛 沈银忠
卢洪洲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感染与免疫科,上海 201508
[摘要]目的:初步评价硫酸羟氯喹治疗普通型 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患者疗效和安
全性。方法:收集 2020 年 2 月 6 日至 25 日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住院治疗的 30 例普
通型 COVID-19 确诊患者。患者 1:1 随机分配到试验组和对照组。对照组接受常规治疗,试
验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口服硫酸羟氯喹(400 mg,1 次/d,疗程为 5 d)治疗。比较两组
治疗第 7 天时咽拭子病毒核酸转阴率等指标。研究获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伦理委员会批
准,并登记注册(NCT04261517)。结果:在治疗过程中,试验组 1 例患者发展为重症。入
组后第 7 天,试验组中 13 例(86.7%)和对照组中 14 例(93.3%)咽拭子病毒核酸检测为
阴性(P>0.05)。在 2 周的访视期内,所有受试者的咽拭子核酸检测均转为阴性,其中试
验组咽拭子核酸转阴时间为入院后第 4(1~9)天,对照组为第 2(1~4)天,差异无统计学
意义(U=83.5,P>0.05)。试验组在入院后第 1(0~2)天体温恢复正常,对照组在入院后
第 1(0~3)天体温恢复正常。在影像学上,试验组 5 例(33.3%)和对照组 7 例(46.7%)
均在入院 3 d 后的复查中出现了进展,所有患者在随后的复查中均提示病灶好转。试验组和
对照组分别有 4 例(26.7%)和 3 例(20.0%)出现一过性的腹泻和肝功能异常等不良反应
(P>0.05)。结论:目前普通型 COVID-19 患者预后较好,以病毒转阴率、重症化率为主
要终点的研究难以对药物的疗效进行比较。开展后续的研究需要确定更合适的人群和终点事
件,并充分考虑样本量等试验的可行性问题。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说的丸子是泛指中药的。】

》你是不是不进1U地方看他咋地胡说的啊?我只好点名提醒你啦!看你批判的东西好像和他说的有点关系,我还以为你去看过他的胡说了。

没有看过就算啦,你不去,我可不能不去围观啊,呵呵!我得看看他究竟是咋地胡说,忽悠他的粉丝的。我得收集炮弹,以后在哪里碰上他了,我可以马上用上。
Jess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的评论 :

New paper link: https://www.mediterranee-infec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COVID-IHU-2-1.pdf

在conclusion 部分, paper 写到: “Given the urgent therapeutic need to manage this disease with effective and safe drugs and given the negligible cost of both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we believe that other teams should urgently evaluate this therapeutic strategy both to avoid the spread of the disease and to treat patients before severe irreversible respiratory complications take hold.”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死亡数字肯定会上升的,美国的也会,但可能不至于像中国武汉,伊朗和意大利那么高。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说的丸子是泛指中药的。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是双盲吗?如果不是,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相信你会理解的。 至于Abbot那个仪器,应该可以增加一线对病人的及时诊断,不过没有看到有和经典的RT-PCR的对比结果,不知敏感性和特异性如何,类似的快速PCR测试在流感中还不错。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找到一个新闻连接:https://english.alarabiya.net/en/News/world/2020/03/28/Hydroxychloroquine-and-azithromycin-effective-in-treating-coronavirus-French-study
不过80个病人,一个死了,一个还在ICU,这个治疗效果不是跟纽约的情况差不多吗?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我也听说,但是在网上没有找到该文章,能否提供一个连接?谢谢。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德国5万多确诊,超过纽约州。 死亡率上升,不久将与纽约州同步。西方到目前为止的防护措施已失败。 再不向东方学习,后果不堪设想。。。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唉,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这几天已经在开始大吃鱼肉,有人让我吃维C,对此我说宁愿吃XX丸都不吃维C,哈哈,反正都没有用,]......

》哎这哥们鼓励他的拥趸们服用维C【Vc】抗病毒,看看他的拥趸们信不信他了。反正服用维C【Vc】也不会有死人的事,连得肾结石的可能都没有,如果服用的量不够大的话。你说的“XX”丸是不是什么“大力丸”啊?不要躲躲闪闪的,我帮你补充弄明确一下好了。反正你说不是你自己说的,是我说的我认账,看他有没有斗胆把他的大门打开。

看看烦人你也在关注他的胡言乱语,我就稍微的放心了。但是为啥你不敢去驳斥他几句呢?我是进不去,只好看着摇头,你们进得去的人也无所作为,我就无语了。
JessAB 回复 悄悄话 昨天FDA授权Abbott 的5分钟检查阳性Coronavirus 的手提检测仪器. 希望positive 的人都能隔离, negative 的人可去工作.

咋天Dr. Raoult 发表了新paper用80个病人: “In 80 in-patients receiving a combination of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the team found a?clinical improvement in all but one 86 year-old patient who died, and one 74-year old patient still in intensive care unit.”

很多大制药公司也在联合起来筛选公司compound library 的一些anti viral 的化合物.

不要恐慌, 做自己能控制的事.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3/58832/43671.html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的,你们那里还好吗?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的评论 : 很值得一读的文章。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佩服英国人的脑洞之大”+1. 同怀疑这个“氯喹”, 那个发表人也一直都非常有争议。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凡人科普,昨天也正好看到那篇评论文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