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周五泪思黄鹤楼

(2020-02-21 13:51:05) 下一个

周五泪思黄鹤楼

看着窗外的冬日斜照着,我想着那远方的武汉。这段时间,我常常这样。此刻我正想着以前曾见过的那一景一致,很多的模糊了,很多依然很清楚,其中之一就是那高耸的黄鹤楼。

她越来越清楚,她依然耸立在那里,在蛇山上,大桥头,长江侧,琴台旁。像是一颗女神,守卫着大武汉的三镇:汉口,汉阳和武昌。

她似乎在告诉所有的武汉人:别怕,只要我在,武汉就在。只要我在,武汉人就在,再坚持一下,武汉是我们的。只要我们坚持,莫说是病毒,不管是什么都打不到我们。

我曾不觉到她壮观,我甚至不觉得她美丽,可是现在我心中的她,是那么的壮观,那么的美丽。

我好想尽快去看她,在她远处的龟山顶,在她近旁的蛇山腰,在她脚下的置笛地,在她臂上的望鹤处,好好地欣赏一下她,她的城市,她的人民。

此刻,我在想着他们,我想在那春暖花开的时候去好好地看看她们。

我边想边听着耳机里的《武汉伢》,突然我感到两眼一热。我去把门关上了,好让这两行热泪随便地往下流。

"我是武汉伢,我爱我的武汉!....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如果其长得像爱因斯坦,那就是犹太人。我知道一位教授来自波兰,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觉得像爱因斯坦。后来,知道其是位犹太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我不知道啊。我也没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你邻居是犹太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不会。我邻居肯定比他大。长得像爱因斯坦。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孩子也是邻居家的。可梦里我就觉得那是你。】

哈哈,烦人在你的梦中返老还童了。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还有一个好大好大的房子,多大,问我就不讲了,反正你看了觉得特别大。 】

不管多大,能在里跑步就行。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我和穷兄不见得玩到一块去!:)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这些都和现实很接近的:我很勤快,在家的时候,不是在文学城里,就是在家洗碗,拖地,洗衣服,干家务,我昨天看到一篇网球赞助商的文,说考虑要不要再生两个孩子并培养他们打网球。我家孩子们有时也把头发染红的。还有一个好大好大的房子,多大,问我就不讲了,反正你看了觉得特别大。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最早还有xiangbuming, 他和你在玩一个游戏。你们俩拿着好多恐龙模型,但是玩的是宠物小精灵内容。后来我被你们轰走了。我回家,我妈就说要去你家。然后就是后来的故事。我现在还在笑。笑死我了。做梦太好玩了。我打算不起来,接着看看还会做什么梦。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我刚梦见你了。梦里你住我对面山坡上,梦里你太惨了。从我们全家,除了我爸不在,进你家门,你就在洗衣服,做饭,擦地,我两个弟弟和你家几个大点的孩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妈一直在观看你家的大院子,我抱着你家最小的那个女孩子带她玩。才两三岁,还有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子。天啦,累死我了。我想偷偷遛走,被你发现了,叫我回去等一下,一会儿要有正事,好像你要我们去你们家一起拍照片鼓励家乡人民抗疫。我只好回来又帮你带小孩子。我妈还在看你家的大房子,不停说真好啊真干净啊。你还在干活,这回是在楼上收拾玩具。我一看那些玩具都是我小时候做的大头娃娃,吓人吧。好多大脑袋。突然我发现为啥你家孩子都是红头发,外国人的样子,再看你也是外国人的样子,鼻子好高好大,头发也是红的。吓醒了。醒来想明白了,梦里那个人就是我邻居。孩子也是邻居家的。可梦里我就觉得那是你。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关键是地理位置,内陆城市都是如此。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嗯,我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慷慨美言,足以让我今夜无眠!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八十年代初,武汉的长条泡泡糖曾经是全国最好的,可以吹好大。
记得小时候我们大院里的一个叔叔去武汉出差总买一盒知名的武汉泡泡糖回来,他女儿拿到学校一毛钱一块儿卖,我们都抢。

我们小学一年级最好看,最洋气的女孩是武汉人,读了半年就回武汉了。后来知道了刘亦菲,唐一菲,还有徐帆,觉得武汉真是出大美女的城市。
我在中国上班,在小区等公汽认识一个湖北美女,又温柔,又好看。晚上下班,她老公骑自行接她,她搂她老公的腰,娇滴滴的模样。我现在还记得。

后来武汉就没那么发达了,感觉只是全国交通枢纽,从仅次于上海的大城市,老二地位慢慢后退。

记得小时候我们编特务故事,特务接头就在武汉长江大桥,弄得我一直觉得武汉特务巨多。现在编故事,我们就会编蝙蝠,武汉病毒所,海鲜市场,瘟疫。

武汉啊,武汉!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最有感情的一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你开博以来写的最好的一篇

周末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