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谈谈大便菌疗法

(2019-12-07 10:22:20) 下一个

谈谈大便菌疗法 

首先声明一下,这是一篇很严肃的科普博文,不是恶搞,如果你是想来看幽默,就请stop,否则你会因为失望而骂我,而且也浪费你的时间。

城里可能没有人接受过这个疗法,最多只会有几个服用了所谓益生菌的,但那个和我要讲的大便菌疗法不一样,我所要讲的大便菌疗法不是eating poop,而是把从健康人的大便中提取的细菌通过上面或者是下面的口给有病的人,在临床上叫大便移植或者fecal transplantation或者大便微生物群移植(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MT)

大便移植的理论基础就是人们相信很多疾病是因为肠道菌群失调引起来的,这是过去几十年对肠道菌群的研究发现而得出的结论,我在前面的《你肠里长满了菌》文里对这方面的研究泛泛地谈了一下,在文章结尾也提了一下大便治疗,有点味犹未尽的感觉 ,所以再跟进一篇。

在那篇文里,我指出对肠道菌群的研究很红火,到底怎么红火呢?请看看下面这个图:

政府每年花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资助这方面的研究一目了然,川普如果看见这个图不知道有何想法,希望城里的铁杆川粉们千万不要给川普报告,不然他老人家一个推特我们这些靠政府资助搞有关研究的川黑们就惨了,求求你们了。

不光是饭碗问题,为了MAGA我也希望川普和他的粉们能够理解科研还是要搞的,不能只靠常识生活,不然我们这个社会就不能进步,要想保持美国的竞争力,光靠民主和贸易战是不够的,科研创新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不仅如此,还要让科学家自由地搞科研,让那些对粪情有独钟的人去深入探讨粪里的奥秘也未尝不可。

虽然我在《你肠里长满了菌》文里说了菌群很复杂,剪不断,理还乱,意思是说放弃不行,研究却越搞问题越多,但是还是要继续地剪,不然不仅很多川黑要失业了,也会让美国人对大粪的研究落后于他人。讲到这里我在想川粉和川黑中搞科研的哪个更多,我知道至少有一个川粉是搞科研的,好了,再不侃川粉了,说正事吧。

在谈科学之前,首先谈谈大便移植疗法这个名词,中文的正规叫法似乎是粪便移植或者是粪便微生物群移植,不管是哪一个都有粪和便在里面,这个让人心理上对这个疗法的印象有点差,从恶心,反感,抵触到反对,所以可以考虑改改这个名字,建议中文改为粑粑疗法,英文改为poopoop therapy。或者沿用英文缩写FMT,但全称改为food mud therapy,中文叫食泥疗法,想想,大便不是食泥是什么?

哈哈,言归正传吧,前面已经谈过食泥疗法有两种主要方式,就是是从上面还是从下面的口给进去,上面的口需要把细菌放在特定的胶囊里吞服,让它能够在胃里不被破坏,把细菌送到肠子里,或者是用鼻管送下去,下面的口就是把细菌直接从下面的口里放进去,一般是灌肠或者用内窥镜直接送进去,这个正好歪打正着地应验了中国人的一句老话:吃啥补啥!

那么食泥疗法有没有效果呢?从目前的资料来看,最有效的应该是对一种叫做“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的病,顾名思义,这个病是肠道里的艰难梭菌感染引起的,艰难梭菌是一种厌氧革兰氏阳性的芽孢杆菌,它可以产生一种毒素,让肠道的上皮细胞大量分泌水分,引起腹泻。这个病发生原因不详,据信和使用抗生素或者化疗让肠道菌群失调有关。

菌群失调了,就像这城里的粉黑失去了平衡,一旦出现这些现象,就有人出来闹事了。此外老年人身体差也可以引起。可用抗生素治疗,问题是治疗后很快就会复发,因为不可能杀死全部的细菌,而且抗生素治疗会使菌群进一步失调,治疗后细菌产生变异,比治疗前的细菌毒性更大更耐药,结果是不仅反复而且会更持续,是一种很头疼的疾病。

由于这个病的本质是肠道菌群失调,用食泥疗法去恢复正常的菌群从理论上讲应该是最合适的。实际上也是如此,从目前的研究结果看,这个病是FMT最有效和最被认同的适应症,有人对文献中报道的病例进行了综合分析,发现接受FMT治疗的516个病人中解除症状的高达85%

除了这个疾病外,还有其它很多的疾病也有用FMT治疗的报道,以肠道的疾病比较常见,在过敏性肠道综合征中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安慰剂效应也很大,说明这种病可能和精神饮因素有一定的关系。

在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两种自身免疫性的炎症性肠道疾病中,虽然前者有一定的效果,但却非常小,接受FMT的病人比安慰剂的病人更多的出现症状改善,但一般都在30%20%几左右,这种结果没有实际的临床意义,在克罗恩病中效果似乎更差。

在肠外疾病甚至神经系统的疾病中都有科研证据表明这些疾病和肠道菌群有关,包括自闭症和这几天城里讨论的海带药治疗的老年痴呆等等。有人在前者身上试过FMT,发现对改善精神和胃肠症状有一定的改善,但还处在研究的早期阶段,结果很不成熟,还有很多研究要做。

总的来看,现在对肠道菌群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都很火热,在临床上因为FMT比较安全并且操作起来比较方便,医生们对很多病都试过这个方法,除了文献中有很多报道外,正在进行的试验也不少,光在美国临床试验网站上就有三百多。但效果除了在“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比较好外,其它的目前都不能确定,所以如果你有什么病想试试的话,还是要三思而行,如果是有病乱投医,不妨去找个便疗医生商量一下,但是要风险自负。

便疗名字虽然不好听,但病人似乎并不介意,多数病人愿意接受人家的食泥或便菌,相比之下,医生不是很愿意,这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方法恶心,而是认为该法的疗效不是那么确定。在这一点上有调查发现中国医生比其它国家的更为积极,哈哈,是不是俺们中国的医生对便菌情有独钟呢?说不定这个方法慢慢地会变成中医的一种,其实天然的便菌和中医取材于自然的宗旨很一致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有记载越王勾践,为了伺候吴王夫差,甘愿尝夫差的POOP。现在看来,不是勾践屈尊以图强,而是他在配药。 】

回复:你这故事讲的好,而且联想得也滑稽,这勾践当时应该是肠道菌群紊乱,腹泻不止,所以,要借夫差的粪便用一用,帮助自己重新恢复肠道菌群。

可是,实际情况是夫差拉肚,勾践口尝其粪便,然后,告知其腹泻已好。勾践的目的不是伺候夫差,而是要麻痹夫差。你太可爱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勾践有先见之明,搞不到海带吃,干脆直接吃有机益生菌。想想,中医里其实有“以屎入药”之说的,只是城里的江湖郎中们不提屎药而已!:)
cng 回复 悄悄话 有记载越王勾践,为了伺候吴王夫差,甘愿尝夫差的POOP。现在看来,不是勾践屈尊以图强,而是他在配药。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益生菌是不是越减越肥? :)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烦人见过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减肥的人老提益生菌减肥,此外我还没太见过用这个治病的。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在帮你把题目变得专业一点,既然有科普的性质,那就专业一点。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哈哈,你谈你的量子,我谈我的大便,咱们不要纠缠!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看你的内容,没见到讨论大便的问题,所以,你有标题党之嫌。你可以这么说:谈谈建立肠道正常菌群。

另外,这“大便”的字眼并不吸引眼球,而且都把人给“恶心”走了。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谈谈大便菌疗法?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你文章的题目起得有问题,大便移植是指将一个个体的粪便塞进另一个个体的体内。而实际上,你文章的内容是将外来有益菌体植入体内帮助恢复和建立肠道正常菌群。而粪便里有害和有益的细菌都有。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oginwell' 的评论 : 大排?
Froginwell 回复 悄悄话 改成排泄物是不是更文明一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