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昨天捅了蚂蜂窝

(2019-08-25 07:09:48) 下一个

昨天捅了蚂蜂窝

每次我的文章一上城头就像是捅了蚂蜂窝一样,总会招来一些有心人的恶评,更常常被骂为五毛,天看见上城头后就跑出去割草,想避下蚂蜂。

出门的时候天气正好,蓝天白云的,不仅如此还有点早秋的凉意,如此的天气加上今年的草长势喜人,让我在院子里做事也格外的有劲。天本打算花上一个小时把前后院的草给割了,再将前院靠路边用trimmer给修修边幅,把门前修理的让当地的人看到都没有话说。于是我就把割草机,trimmer和吹风的都拿出来,在门口摆放一整齐,把里面都加上油,准备大干两个小时。

第一件事就是割草,我最喜欢割前院的,不仅草长得好,而且比较方正,来来去去的,每边,十几二十下,再到人行道和正街之间来回三次就能搞定,只是到房子的两边有些树丛,割起来要注意点,但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什么事。每周一次,闭着眼睛都可以干的话,心情好的时候更是不成问题,再说天也不热。

就这么开始干了,一切都很顺利,我一割一边哼着小曲,享受着劳动的快乐,同时还在想我那篇新写的《舌尖血馒头五毛》,想到器官的时候我禁不住地笑了起来,心想NND,自己真是天才,还没有笑完,突然感觉到脚上几处刺痛,那感觉就像是被针扎一样,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我想看发生什么的时候,机器停止了,我听到一窝蜂朝我扑来,原来是我在转身的时候碰到一个花树捅了蚂蜂窝了,还不止脚上的那几个,脖子也被咬了,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丢下机器,边打边跑,一会跑到家门口,等我开门的时候,门居然还是反锁的,原来我是从车库出去的。

我一边打蜂子,一边捶门,LP听到,马上跑了出来,见我那样,吓着了,连忙问怎么了,我说快点让我进去。一进屋,发现衣服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原来是它顺着领口进下去的,被打死之前把我背又给咬了一口。

就这样,我一共被咬了五个地方,左脚上两个,右膝盖旁一个,脖子上一个,背上一个,幸好穿着长袖子,不然可能咬得更多。真疼,钻心般地疼,好久没有那么疼了。我疼在身上,LP看了疼在心上,她连忙问我需要她做什么,我说把止疼药膏拿来。LP连忙把药膏拿来,帮我涂上。即使涂了,还是很疼。

LP一见,说别割了在家休息吧,我说没事,坐会就好了。坐了几分钟不仅没好,而且开始肿起来了,不过,我知道休息也没有什么用,于是忍着痛,出去接着把事情给干完了。回来时,LP说今晚不用你做饭和洗碗了,好好休息一会。哈哈,真好,嘴上没说,心里却在想这下因祸得福了。

坐着坐着,想想被咬成这样子就生蜂子的气了,这个时候,想起了城里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我想对于这些无故伤害我的蜂子来说,迟还不如早还,于是我就跑到那树丛里去找它们的老窝,可是那树的枝叶太密,看不到蜂窝在哪里,又不敢拨开树枝看。没办法,只等秋天来了树叶掉了再给连窝端了,可是到那个时候蜜蜂还在吗?如果不在,这个帐就没法算了,MD,今天真倒霉!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被蜂子咬了,第一次是上小学时在山上玩的时候,当时不小心碰了窝,那可是真正的蚂蜂,比这次的蜜蜂还要厉害,而且咬得地方更多,连脸都被盯了,肿得老大,弄得好几天都被同学笑,现在想起来虽然没有什么,当时还真觉得有点没面子。 和那次比起来,这次的好多了,可能是蜜蜂没有蚂蜂厉害,也许是皮子老了,不论如何,和上次比起来都是不幸中的万幸,哎,打不到蜂子,复不了仇,只有这样安慰自己一下了。

咬了我的那母蜂王应该在写《舌尖上的人血》的博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就在一人高的芦笋丛中见过这蚂蜂窝。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他说了实际是蜜蜂不是马蜂吧?好像蜜蜂是任何缝隙都能做窝的(只要有缝)。马蜂就是蜂巢了,挂树上的多。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你明明是在割草,怎么会去捅蚂蜂窝?我苦想半天,终于明白的缘由。你的那所谓草坪一定是布满一人多高的杂草,这让蚂蜂在里面做窝。你割草机进入时,也就捅了蚂蜂窝。那蚂蜂聪明得很,它们会在你那天进入房屋的门口守候你。你去看看你门口有蚂蜂否?
SwissArmy 回复 悄悄话 干什么活都要注意安全才是真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