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见博友是何故

(2019-01-26 06:26:49) 下一个

梦见博友是何故

我写了好几篇梦文,基本上都是让人销魂的春梦有关,男人做春梦让人好解,因为男人一天都晚会用很多时间想性,有人说每隔七秒就想一次,哈哈,真是讨厌。

昨晚的梦也是从春梦开始的,梦的是俺和一个女人,不知道是谁了,反正不是城里的女人,和这女的一起去坐游轮,到了晚上,我问她我应该在哪里睡,她说那整间房里的床铺都是她的,意思就是我随便睡哪里都可以,我当然不想随便睡哪里,我只想和她一起挤着睡。

于是我就爬到她在的上铺了,上去了,才发现原来是那么宽那么舒适,一到那里就很自然地开始发生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可是正在兴高的时候,听见一女孩惊叫,不知什么时候,那房间的墙不见了,和隔壁的通了,女孩那么一叫,引来了一队持鸟枪的黑衣男子,大概有五六个人,其中有的已经对着我们瞄准了,这是我只好带那女子一起跳到船下,船下居然不是水,是火车的轨道,这时我才想起应该怎么向LP交代为何一夜不归。结婚后除了出差,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具体找什么理由和后面的事就记不清了,奇怪。

更为奇怪的是,后来我们又去了华盛顿,在那里逛街头小摊,想买一种cushion,可能是想用来坐,没有找到理想的,继续往前走时,遇上几个中国男人的小摊,大概四人,摊子连着,其中城里一位擅长写古诗的博友的摊子是第二个,他个子不大,但很精干的样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带着一个棒球帽,不是MAGA那种。为了他的隐私,我不提他的名字,但给你一个clue,我以前在一篇文章里写过这位博友。不过他可能不在乎他的隐私,至少在梦中是这样,因为他的摊子上面赫然写着他的大名,可能是以他的大名来推销他的货品,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诗集出版,但我却以为他是在卖他的书,他最抢手的生意是上面写着七个字的签子,就是在庙里抽的那一种,生意居然很好,很多中国游客去买签,这些人在他那里买了签和在隔壁小摊上买了香后,就三个一排,四个一堆地在national mall的草地上跪着烧起来,边烧边拜,弄得到处轻烟缭绕,有意思的是没有警察来管他们。

我从摊子走过,没有过去和诗人打招呼,我在想他原来是做这个的,而且还有那么样的雅兴写诗,经过他的摊子后面的时候,看见他在用一个特大号毛笔在练字,练的时候没有沾墨,干着,可能是为了节省墨汁和纸张,而且在那里真是写字也不方便,那毛笔都被他写的毛所剩无几,就像是用久了的扫把,这说明这个人既好学,又节俭,还会利用时间,让我心生佩服。

这是继上次梦见城中某大佬理发后第二次梦见城里博友,说明我这人已经陷的太深,居然梦中都是城里的事情。还好,至少梦见的不是女博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来也匆匆London 回复 悄悄话 艾玛,你的梦也太天马行空了!我只梦见儿子的数学题我不会,然后就愁得头发都白了,很恐怖的(^o^)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男人春梦梦到的都是不认识的, 陌生人
女人作梦梦到的都是认识的, 家里人

你不是学心理的吗 ? -不可不信 :)

我作证跟小宝上船的他真不认识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你倒真不是乱用乱字。你是用梦实现了它。:)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我的不乱。你的乱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梦太乱了。我昨晚梦见薄熙来,他的眼睛在哭。我说没关系,历史书上会记下你。醒来后一头雾水。大写问号?什么?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我作证: 跟你上游轮的就是城里的女博友!

我大老远的就认出来了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