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分钱

侯门有一少一千金,初长成,小有成。儿女成长的点点滴滴,日积月累地在侯府夫人那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记忆池中沉淀。风起时,涟漪荡;兴致来时挥洒两滴笔墨,即为私藏,又分享于众,仅作共勉见解。
正文

想找打的请看进来!

(2018-04-22 22:19:42) 下一个

想找打的请看进来,什么叫非金即输!
(写于4月22日晚)

在过去不久的冬奥会上,我从电视上体育评论员那里学到了一句话,即 "We call the second winner a loser!" 这是多么惨烈的黑色幽默。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人会笑,幽默嘛!如果有一天你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实在意义,那只剩下黑色了,一点也不幽默!

眼下我撰文之际,在得州拉伯克的会议中心正在进行着美国武术锦标赛的闭幕式和庆功宴,而我家侯少M难得轻松地玩上电游,说浑身酸痛不想动。Fine,全家人都放松一晚,我也有时间写篇博文,写写我家的second winner the loser。

(下文提到的数据是本人到处打听到的,并非官方数据,若不准请知情人士教正;因为涉及别人隐私,我也不能发合影照、比赛照,请大家包涵。)

2018年由美国武术协会举办的美国全国武术锦标赛,暨青少年武术国家队选拔赛,于4/20在得州拉伯克(Lubbock, Texas)拉开战幕,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武术比赛。此等级的比赛吸引了东西南北的各州武术学校的代表队,当晚雄赳赳气昂昂地按各州的字母顺序入场,有:Arizona, California, Colorado, Illinois, Maryland, Massachusetts, Nevada, New Jersey, New York, Ohio, Oregon, and Texas. 其中参赛人数最多的就是加州,一上场立马占据了小半个的体育馆场地。得州赛手也不少,大概有四个不同地区的武术学校派选手参加。总共有4百余人参赛,每人都是身怀多技,一个人参加多项分类比赛。我家M没有报多项,就一棵树上吊死,只报了散打。参加散打的大概有四十多五十人的样子,他属于少年组12-14岁里,他刚刚够年龄12岁两个月,但是组里只要没过15岁生日的,也算在14岁里。我们周五下午时就赶到了赛场,称了体重,等周六早晨分组名单出来就要打了。

插叙一下有关拉伯克的介绍:拉伯克市位于达拉斯往西350左右英里的西部近新墨西哥州。我们早就跟学校请了假,周五孩子们上了半天课就拉出来了。一家人一路向西,往新墨西哥州方向开去。过了三四个小时,逐见地貌变成红土红岩,颇有小峡谷的面貌。又开上两个小时左右,才来到这个进入新墨西哥州之前的最后一个得州不大不小的城市(在从纽约搬来的人眼里这就是个农村大镇而已)。但是这个城市在得州很有名,我连这个市名都叫不好,孩子们早就在学校里学习了得州历史和地理,学到了这个市,还纠正了我的发音。它是得州第十一大城市,俗称"Hub City",是经济、教育、医疗等多郡县的中心地,市外的大片棉花地竟是世界第一产棉区域,风力发电和灌溉技术在世界上知名。它是Texas Tech University的大本营,市公立高中的IB课程连续三年排名全美靠前,一个女子高中在得州排名也靠前。它又被商界评为美国最适合小型商家经营的城市之一。女市长更是政绩了得,以低租金原则吸引各种跨州性的全国和州际会议来这个市举行,使得当地服务、餐饮、旅游、及Country Music等娱乐行业创收颇丰而且提高了城市的档次。怪不得以前参加过的DI和其它全国性的比赛,州决赛都要去拉伯克比。这次终于在美国全国武术比赛开幕式上亲见了这位女市长致欢迎词,我听了都感动不已,具体不说了,真是大大地佩服这位女市长。

话回正题。周六凌早就被得州特色的强暴雨吵醒,我带儿子早早地在宾馆里吃早餐,看着窗外的大雨渐渐停了,留下地面上很湿的停车场和街道。气温比四月得州的正常温度低太多,我穿着轻薄羽绒服刚够保温,M却只穿散打短裤加队服夹克就跟着我去会议中心的赛场了。进了赛场后看到比赛分组表,他是第九组,和一个小白选手A对抗。好在都是同样重量级的少年,应该势均力敌吧。我数着比赛场次,到了儿子比赛时就开始录像。M平时被视为腼腆书生、琴童、数学娃,练散打一年多也是有模有样、认认真真的。不过练归练,实战这还是第一次。他出拳踢腿速度快,几次近身抱住对方把人家撂倒在地,连我这菜鸟妈都能看出他占绝对优势。结果不出所料两局两胜,他赢了。我们要等整个一轮赛完,裁判们将重新排出第二轮的比赛分组表,就是每组四选三争夺金、银、铜。

午餐时间我们也没有离场,他愿意和武术学校的队友们一起为同队的选手加油助威。我们例餐就是汉堡加饮料。第一场赢得容易,他就不想休息养精蓄锐,拖到下午分组表出来,就有点傻眼了。他知道这个对手小中男S,也看了他上午的场上表现,他是最厉害的,他俩排一组分明就是金银较量了。看对手的体重也比自己多两公斤,儿子找到我说,估计是悬了。

下午比赛在焦虑中开始了,他等到十几组以后才上场。哎呀一上台就比S矮小半头。S果然手脚和摔跤技巧得益于跆拳道,动作干净利索,击中身体得分和摔倒得分比我儿子上午那场赢得还要无悬念。可怜我儿子在场上被打得不行了,竟到了裁判读秒的地步。他却一直勇敢地站立着举手示意要继续打下去。两局两负,他下去到帷幕后面久久没出来。后来就不说了。他一瘸一拐地走到观众席坐在队友群里休息。队友们的安慰比我这个当妈的话更能换来他的微笑。他精神回复了,又为队友助阵去了。

傍晚时分,散打比赛全部结束,裁判们摆好颁奖台,召集所有参赛选手集合台下听武协主席讲话。我听不到讲了什么,站在外围观望之际,有个裁判长来找我,问我是不是M的妈妈,我说是。他特意向我说明M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他这么多年没见过被打成这样还意志如此坚强的。后来主席讲完话,也找到我,一个劲地夸M好,M输得光彩。我想他们这样安慰我和M是想鼓励好苗子,不想因为输了以后就再也不来了,或者干脆不练了。这种鼓励的做法我还是挺感激的。

又在宾馆睡过一晚,一家四人行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写完此文之时,我又幻想着去阿根廷和巴西旅游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北北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这是实打实的比赛。我以为是同一重量级别比赛他能拿金,结果又和重一级的孩子比,只能产生一个金,结果他拿了个银。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赞!儿子和妈妈都很棒。输不怕,只要打出自己的水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