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

散文, 小说, 诗词, 美术, 书法。 无拘无束兮如行云,连绵不绝兮若流水。
正文

玩儿家 葛书瑜篇 二

(2018-09-07 11:27:38) 下一个

大壮又开始啼哭,殷彩虹抬头看了看熟睡的萧宏,轻轻掀被子起来。

婴儿房里,萧妈妈抱着大壮摇着。

“怎么你起来了?萧宏呢?”

“这些天都是他起夜,让他睡吧。妈,我来抱。”

“你去热奶,我看梅梅在客厅坐着呢。你陪她说会儿话。”

“嗯,我劝劝她。”

彩虹热了奶,把奶瓶递给婆婆,回到客厅。

“龟姐,还没睡?”

“睡不着。把大壮抱出来,我帮你。让萧阿姨休息吧。白天带孩子,晚上还熬夜,时间长了,老人受不了。”

“她是不放心我。”

彩虹嘴上说着,起身把大壮抱了出来。

“难怪萧阿姨不放心,你怎么这么抱着?”

“让你一说我更紧张了。平常都是我婆婆带,晚上是萧宏。我哪有机会锻炼?”

梅梅接过奶瓶,“你得托着屁股吧?他都滑下去了。”

“托着脑袋才重要,我要有三只手就好了。”

“我这有两只手呢,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呃,放脖子下面,哎哟。”

彩虹手没抱稳,大壮的头向后一仰,梅梅吓得松了奶瓶,两手去扶。奶瓶砰的一声掉在地上,还好是塑胶的。

两人正手忙脚乱,萧宏睡眼惺忪走进来,“我说怎么还在哭,饿着我儿子了吧?”

萧宏一只胳膊熟练地接过大壮,奶瓶塞进嘴里,大壮马上不哭了,贪婪地吮吸起来。

彩虹和梅梅都松了口气,“妈喊你起来的?”

“没有。我的生物钟喊我起来的。”萧宏探过头亲了彩虹一下,“谢谢老婆,让我多睡了半个小时。”

梅梅擦了擦鼻尖上的汗,“带孩子真不容易,小萧,你倒是很熟练哪。”

萧宏看了一眼彩虹,“我手轻。”

“我也不重啊,我来。”

“他吃着呢,你折腾什么?”

“那不正好倒手?给我,你去睡吧。”

“也行,你这样弯一下,放松,紧张什么?”

“你说的轻巧,你胳膊长,手也大。”

“你这不像样子,你先靠舒服,肩膀放松,”

“是你紧张,放手啊。”

“我放手奶瓶子就掉了。”

“掉不了,我捧着呢。”

“这样捧不行,”

“萧宏!你少啰嗦几句!”

“我,我在帮你,”

“你哪里帮我?”

“老婆,”

“你一直在唠叨,我是妈,我还不知道怎么喂儿子,唠唠叨叨,这也不行那也不是,一直在攻击我。”

“鳖妹,小萧没有。”

“就是,我没有。”

“你就是,就是你,攻击我。”

“我公鸡你?你还母鸡我呢。”

“你,什么?去,说谁是母鸡!”

“好啦,你们俩。看,大壮吃饱了。”

梅梅上前轻轻胡撸着大壮软软的头发,孩子微微皱着眉,瞪着眼睛看着三个大人。

“老婆,别亲个没够啦。这样抱着,轻轻拍,打出个奶嗝儿。宝贝儿子就可以睡觉去喽。”

彩虹看着萧宏抱着大壮进了卧室,长长出了口气,“我是真不会带孩子。哎呀,你笑什么?也笑话我笨,是不是?”

“你哪儿笨?我是为你高兴,小萧这么体贴。”

“嗯,出乎我的预料。”

“你们真,幸福。”

“龟姐。”

梅梅摇了摇头。

彩虹搂着梅梅肩头,“龟姐,别放弃。”

“我不放弃。”

         

彩虹刚刚眯瞪着,又到了喂奶时间,她呻吟了一声,“别动,老婆,我来!”

“唔,你来什么?你有奶吗?”

“喝完了?嚯,这才是我儿子,能吃能睡。那,辛苦老婆啦。”

两人来到客厅,看见梅梅背的包儿,正在穿鞋,“哦,你们起来啦。”

“梅姐,怎么早去哪儿?”

“医生来电话了。黎文墨醒了。”

“啊?那太好了。”

“我去机场等下一趟飞东京的机票。”

“我送你。”

“不用,我叫了车。走啦,我到了再联系。”

看着梅梅急急出了门,彩虹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葛书瑜在做梦,很多梦,赛车,枪击,大火。梦里很多人,有母亲,梅梅,萧宏,钟北燕,甚至刘建平,面孔都是模模糊糊的,最后出现的一张脸却是清清楚楚。

书瑜眨了眨眼。

“醒啦?”

书瑜又眨了眨眼,认出来了,那个大汉,李建民!

书瑜惊出一身冷汗,想喊却喊不出声,想躲却动不了。

“嘘嘘,别怕。”李建民的手按在书瑜额头。

书瑜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

一个女性声音响起,“What’s going on here? I thought he is having a heart attack!Sir, I think you should leave。”

又一张脸出现在眼前,一个黑女人的脸,她探头看着书瑜,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Calm down,honey,it’s alright。”

黑女人说着举起手里的针管看了看,低下头,针头扎进书瑜手背上贴着的输液管。

书瑜挣扎着,救命啊!救命!两秒钟不到,失去了意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