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國國璽與一美元紙幣的秘密 (1)

(2019-10-23 00:23:39) 下一个

 

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一美元紙幣 [1] 我們都不陌生,但是你有仔細觀察過一美元紙幣上的國璽圖案嗎?你知道國璽上的符號所代表的意義嗎?這些符號真的像官方解釋的那樣,還是另有文章呢?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將在本文中作出一步步的解析。

我們將說明美國國璽和一美元紙幣的設計過程,闡述其設計與秘密組織的關聯,解開國璽上一些符號隱含的意義,並結合聖經及考古知識,提供讀者們自行判斷的依據。

   1. 美國國璽的設計過程

美國國璽的設計一共花了六年的時間,由不同的人經歷四次修改設計的過程才最終於1782年6月20日完成。

資料來源: https://www.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27807.pdf

                      現今使用的美國國璽的正反兩面

 

首先,國璽的14位設計者中,有幾位是共濟會員(從英文的“Freemason”翻譯成中文的專有名詞)[2],其中第一委員會的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是共濟會員,第二委員會的威廉·丘吉爾·休斯敦(William Churchill Houston)是共濟會員[3],[4],第三委員會的威廉·巴頓(William Barton)是共濟會員[5],[6],[7]

 

第一委員會的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 他于1731年,在費城的聖約翰會所(St. John’s Lodge)成為共濟會會員,他在此兄弟會的參與,在接下來的五十年延續進行,並且擔任過許多領導角色。[8]

 

除了這幾位設計者的共濟會員身份外,還有幾位雖不是共濟會員,但與共濟會却有一定的連接[9]。其次,一些學者指出,在設計國璽的過程中,共濟會在美國的代理人哈揚·所羅門(Haym Salomon)花巨額資金賄賂國會和國璽設計委員會等政客,並並成功將共濟會指定的全知眼(the All-Seeing eye)和金字塔符號設計在美國國璽上[10],[11],[12],[13],[14]

 

哈揚·所羅門 (Haym Salomon,1740年4月7日 – 1785年1月6日) ,美國猶太商人和金融家。所羅門出生於波蘭,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移居美國紐約。他在美國獨立戰爭時,與羅拔·摩爾斯 (Robert Morris)共同資助大陸軍(英語:Continental Army)對抗英軍,以脫離大英帝國獨立。並曾經在戰事的最後階級—約克鎮圍城戰役中,以出售匯票 (bills of exchange) 的方式幫助華盛頓,將對法國人的欠債轉換成現金,幫助大陸軍渡過其財政危機。[15]***大陸軍(英語:Continental Army)是美國獨立戰爭中的英屬北美殖民地軍事力量,於1775年6月14日根據第二次大陸議會的決議建立,使美國獨立運動有了革命武力對抗英國軍隊。在整個戰爭期間,喬治·華盛頓擔任大陸軍總司令。[16]
               哈揚·所羅門(Haym Salomon ) 紀念郵票[17]

 

下面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設計過程,你會看到國會每次選誰來設計國璽,還有像全知眼和金字塔這些帶有特殊寓意的符號是如何被一步步加入國璽圖案中的。

 

                    第一委員會的國璽設計圖案正反兩面。左上圖是正面,右上圖是反面。         圖片資料來源: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firstcomm/index.html

國璽的第一次設計開始于1776 年7月4日,國會選定共濟會員本杰明·富蘭克林,托馬斯·杰弗遜(Thomas Jefferson),和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這三位組成委員會[18],[19],[20],[21],並找到埃爾-尤金·迪西默蒂埃(Pierre Eugene DuSimitiere)這位畫家來做顧問。上圖是第一委員會最後提交給國會的設計圖案[22],雖然右上圖是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過紅海的圖案,但左上圖有手拿天平的女神,還有一個三角形的眼睛,稱爲全知眼,周圍四射光芒,是共濟會的象徵符號。左下圖是共濟會的聖徽,其上就有全知眼[23],[24]

 

               共濟會的聖徽,其上就有全知眼,圓規,角尺。 

第一委員會的設計圖案提交後,沒有獲得國會批准,但設計中有些符號被用于最終的國璽圖案中[14],[16],[25],包括全知眼,MDCCLXXVI,拉丁文“E Pluribus Unum”和盾牌,這些符號的具體寓意請看後文。

四年後,即1780年3月25日,國會成立了第二委員會,由詹姆斯·洛弗爾(James Lovell),約翰·莫林·斯科特(John Morin Scott),和共濟會員威廉·丘吉爾·休斯敦(William Churchill Houston)組成[16],[26],[27],並找到弗朗西斯·霍普金森(Francis Hopkinson)做顧問[28]。霍普金森完成了大部分的設計工作,于六周後,委員會提交了設計圖案,如下圖。

 

                         第二委員會的設計圖案  圖片資料來源: http://greatseal.com/committees/secondcomm/index.html

同樣,第二委員會提交的設計圖案,也未獲得國會批准,但也有些設計符號被採納使用[16],[21],[22],包括紅白條紋,13顆星,和橄欖枝。

于是,在1782年5月4日,國會成立了第三委員會,由亞瑟·米德爾頓(Arthur Middleton),約翰·拉特利奇(John Rutledge)和伊萊亞斯·布迪諾特(Elias Boudinot)組成[16],[29],[30],並找到威廉·巴頓這位共濟會員做顧問。巴頓幾天後就完成了設計,于是他們在同年的5月9日提交給國會。

威廉·巴頓(William Barton,1754年4月11日 - 1817年10月21日)是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位律師,學者,以及美國國璽圖案的設計師[31]

 

巴頓建議國璽的反面使用13層階梯的金字塔,金字塔是共濟會的主要象徵符號之一[32],[33],如左下圖。很明顯,巴頓的設計受到第二委員會顧問霍普金森于1778年設計的50美元中金字塔的影響,50美元中的金字塔圖形如右下圖所示[25]

 

          巴頓建議國璽的反面             1778年設計的50美元中的金字塔

國會拒絕了第三委員會的設計後,于同年6月13日,把三個委員會的設計報告都交給了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34],[35]。湯姆森咨詢了威廉·巴頓(共濟會員),對三組委員會的設計做了一些選擇與修改,並創立了兩則新的箴言:"Novus Ordo Seclorum"和"Annuit Coeptis"。湯姆森于1782年6月20日提交了他的設計報告,很特別的是,湯姆森有設計私人草圖,但他提交的報告中,只有文字描述,並沒有圖案。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1729年11月29日 - 1824年8月16日),他在美國革命期間(1765年至1783年,導致了北美十三殖民地脫離大英帝國,並且創建了美利堅合眾國的一連串事件與思潮)是愛爾蘭裔革命領袖,也是美國大陸議會的領導人(1774-1789)。大陸議會(英語:Continental Congress):北美十三州在1774年至1789年間組成的聯合議會,是美國國會的前身。[36]

 

REPORT THIS AD

 

 

第二屆大陸議會簽署美國獨立宣言。油畫繪者:Armand-Dumaresq,約繪於1873年。[37]

 

 

在沒有圖案的情況下,國會居然當天就批准通過。很明顯,僅從文字描述,我們並不能完全瞭解湯姆森(Charles Thomson)在設計中要表達的真實意思,若要知道湯姆森設計的真實意思,只能從其私人草圖中得知。針對這一點,我們在後文會作詳細分析。

現今美國國璽正反面兩面的圖案是根據湯姆森提交的文字描述而得到的圖案 (見下圖)。其中右下圖,國璽正面上方,圓環內的六芒星是共濟會的象徵符號之一,具體見後文。三個月後,第一個國璽正面的模具被製作出來,並且于1782年9月16日第一次被印在文件中。在此,我們只看到國璽的正面模具被製作和使用,然而其反面的模具至今卻還尙未被製作出來。

全知眼先後出現在迪西默蒂埃(Pierre Eugene DuSimitiere)和巴頓(William Barton)的設計中,並最後獲得湯姆森(Charles Thomson)的批准,這三位設計者可能都明白全知眼在埃及符號中的象徵意義,那是古埃及崇拜的太陽神的象徵,詳見後文論述。

        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設計的國璽正反面兩面圖案

 

REPORT THIS AD

 

從以上這個複雜的設計過程,我們看到共濟會的直接和間接的參與,也看到共濟會的主要象徵符號(全知眼,金字塔,六芒星等)都“巧合”地出現在國璽上。下文將進一步闡明共濟會又如何影響到把國璽設計到一美元紙幣上。

 

 

 

1357499 (1)(上圖是一美元紙幣的正面)作者:Lili (末世先鋒特約研究專員) 編譯審稿及資料搜證:末世先鋒研究翻譯團隊

 

2.  一美元紙幣的設計

美鈔是在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執政期間,于1935年重新設計印製,並一直延用至今。當時美國剛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在此新版美鈔的設計製作中,時任農業部長的亨利·華萊士(Henry A. Wallace)起了重要作用,華萊士于1940-1945期間成爲美國副總統。羅斯福總統與華萊士當時都已經是第32級的共濟會員[1],[2],[3],[4],而共濟會蘇格蘭禮(Scottish  Rite)最高只有33級[5],[6],作爲這樣高級別的共濟會員,他們已經有權知道共濟會組織的很多秘密了[7],[8]

                         華萊士 (Henry A. Wallace)             農業部長 (1933 -1940), 第33任副總統 (1941 - 1945)

 

REPORT THIS AD

 

 

上方照片是富蘭克林· 羅斯福於擔任紐約州州長時,在1929年2月28日當天,加入共濟會奧爾巴尼會所(Albany lodge)與六位33級共濟會員的合影(當時的羅斯福州長是中間坐著的那位),他當天正式進階成為32級共濟會員。 請注意照片中的會員級別標示,已用紅線標示出富蘭克林· 羅斯福 (Franklin D. Roosevelt)- 32級共濟會員。 照片出自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9]

 

1935年11月7日,羅斯福總統參加他兩個兒子的共濟會進階儀式。這次會議是在紐約曼哈頓的建築師會所(Architect Lodge)召開的。兩個兒子(James and Franklin D. Roosevelt, Jr ) 在照片中,是站在羅斯福(六位坐著的人的中間那一位)的正後方。本資料出自於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10]

 

REPORT THIS AD

 

 

羅斯福總統是第32級共濟會員是有據可查的。根據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FDR Presidential Library & Museum)的記載[11],,羅斯福總統是一位32級共濟會員,是紐約市荷蘭第八會所(Holland Lodge No. 8)的會員。羅斯福總統的共濟會標誌(Masonic regalia)現在並沒有公開展示出來。而且,在羅斯福當任州長和總統期間,他被正式引進很多的兄弟會組織(fraternal organizations)中。

以下兩張來自羅斯福總統圖書館的照片證明羅斯福總統在紐約荷蘭會所的共濟會會員資格,其中包括我們所能找到最早的會員卡,以及1945年3月發給羅斯福總統的最後一張會員卡。資料來源:點擊羅斯福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https://fdr.blogs.archives.gov/2011/09/08/found-in-the-archives-12/ 的英文詞“Holland Lodge”查看原始檔案資料。 

 

 

羅斯福是32級共濟會員,又是第32任總統,然而羅斯福在任內驟逝;1945年4月12日,杜魯門 (Harry S. Truman)宣誓就職繼任為第33任總統,而杜魯門在約半年後被拔擢為33級共濟會員(資料來源:杜魯門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12]。 對密教來說,在數字命理學(numerology)中,數字有它的獨特能力和重要性。

此共濟會的文件是由最高層級33級的人所簽署的。圖中紅色箭頭所標示的數字代表簽署人的層級。杜魯門 (Harry S. Truman)在文件左上方簽名 (末世先鋒已用紅色大箭頭標示)[13]

 

下圖是上圖當中,杜魯門的簽名,和他所寫的數字33°之放大圖。“Harry S. Truman 33°/ P G-M / 5-25-67 / Mo. (5月25日1967年) [14]

 

REPORT THIS AD

 

 

 

杜魯門 (Harry S. Truman) 在寫給受信人約翰·斯奈德(John Snyder)的信件中親筆簽署了自己的名字“Harry Truman”,署名日期為1966年10月25日。紅色框框圈起來的內容中文翻譯如下:“親愛的約翰:我很高興知道你現在被拔擢到與‘極少數被挑選出來的人’('chosen few')同等級的(共濟會) 第33級會員。 恭喜!”[15]

 

杜魯門 (Harry S. Truman) 穿戴共濟會飾物及徽章的畫像。 資料來源:杜魯門總統圖書館官方網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