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这是关于市场波动信息的【对冲策略】需要呢??还是构成了欺诈性质的呢?

(2018-02-05 00:16:05) 下一个

主题:这是关于市场波动信息的“对冲谋略”?还是构成欺诈性质呢??


我们一直听到【市场泡沫】的各种言论,评价,以及所谓的【证据】。我这里也是讨论与市场泡沫相关的观察。但我要表达的——却是更多的洞察形式

我们既然时常听到了市场泡沫的【国际舆论】,有没有想过这个“市场泡沫”的概念,是否能够当做一种的欺诈性质,或应该当做市场上【由于对冲的策略】而造成,或者完成的【泡沫现象】的呢??

我刚刚看到一个视频。这视频表达了一个我没有想过的问题或者洞察——美国国内其实是【美元流动性充足】,因为美国不断调高——债务上限而只能不断“印钞”来满足美国的债务高企风险,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股市不断攀新高的原因和方式。然而美联储的资产缩表计划以及加息的两种政策,只不过是【反映了】美联储与其其他主要大型私人银行,例如美银美林,大小摩根,或富国银行【联手】在股票市场不断的购买美国国债,所以配合着美国国债(收益率)不超过了2.4%水平,而不断的维持着【整体宽松的市场】

这个视频也就是要表达的是——美联储是一方面在公开市场上【不断声明】加息以及资产缩表计划,但是却【私底下】却联合其他重要私人银行不断的【买进美国国债】,以达到维持——宽松的美国市场环境,【配合】美国债务不断调高的风险

如果这样叙事是存在的话,就有趣了——这种操作手法严格而言,应该不仅仅是美联储的【专利权】。只要全球主要中行一方面要防止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一方面又要顾虑着不断的【国家债务攀升】,那不论什么样的“主要中行”,在执行货币政策之际,不论加息减息,不论量化宽松或紧缩等意义或者【现象】,主要中行也是要——同时顾虑到,国家债务攀升对于【自身债券市场的冲击】,以至于在债券市场的“策略性操作”上,也可能会【暗地里】大量购买着例如美国国债,欧元债券等等不同等级和评级的【债券】,以便能维持着——市场上的【宽松环境】

一方面【对外】表达货币政策的预期和执行力,一方面却要时不时在债券市场之上以买卖债券【来平衡】货币政策给与自身市场风险的——过度或者不及的【缺陷】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全球主要中行都【同时增持】美国国债并且【重视】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幅度的原因

我相信,美联储也是【增持了】全球主要中行的债券,就例如欧元债券,德国债券,或中国地方政府债券等等

(一)

不过我要强调的是,看了这个视频,我突然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看透】一个最基本的市场规律或者原则——只要有【债务不断高企】,那全球主要中行就要不断的让其市场环境【保持程度的宽松】

我们一直忘记【货币就是债务的定律】——难怪我们一直在随着“市场波动信息”团团转

不过即使这样【简化理解】也带来相应的问题——

既然全球主要中行在货币政策以及“市场操作”两种方面都有一个【公开的】以及所谓的【潜规则】,那么

第一个,国际舆论对特定市场信息的炒作,到底是算作欺诈行为的呢??还是当做——这其实就是一路来市场所追求的【投资对冲】这层面意义呢

第二个,既然因为【国家债务攀升】而引发的,整个市场也密切关注的——全球债务风险是一种构成:维持市场宽松的【必要因素】,那——全球主要中行即使在货币政策定夺上存在【货币政策分歧】,但为什么还——表达【加息】的意图,说明,以及“策略方针”的呢??

第三个,对于那个视频我还有另一种【诠释】,也可以当做另一种疑问,那就是——如果美联储【暗地里】已经叫各大私人中行“秘密的”购买美债来维持美国股市的宽松,并美国国内的【美元流动性充足】的话,那么我们时常所谓的——美联储加息,或者总统特郎普减税法案以及扩大基础设施项目,都是为了【大规模吸引国外资本】来美国市场,以推动美国股市上涨从而填补了美国的贸易赤字,财政赤字,以及美国债务风险

我们平常所论述的标准舆论岂不是和——【实际的市场惯性操作】完全矛盾,甚至悖论了,以至于头脑中的思想发生了【观察断裂点】的吗??


以上的三大问题,让我不知道到底是要相信【新的洞见】

还是选择【维持着】——传统的【市场叙事模式】

不过我还是选择了【新的论述发现】——因为市场是复杂的,加上生活中的工作经验都让我们【能谅解】,全球主要中行的【潜规则】市场操作

不过,如此的【定位】也让我回头看市场讯息不对称,我就发生——自身的【思想冲突】

我重新阅读2018年1月6日在大马财经报纸《星洲财经》中的国际版,就有一个报道标题写着《去年第三季全球债务升至931兆。新兴市场尝债压力重》。里面有这样的描述——

“国际金融协会IIF称,2017年第三季,全球债务水平飙升至记录高位233兆美元(约931兆马币),但IIF指出,经济增长强劲意味着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在下降”

这里的【说谎】或者忽悠太过明显了——这一篇报道乃是(伦敦5日讯)所报道的

第一个,按照那个视频说的,由于美国债务不断攀升而推导出【美元流动性充足】的话,那意味着,全球债务风险如果真的【飙升】,就是见证了——全球的流动性也充足或甚至于【飙升】才对

第二个,既然建立在债务高企意义上的【全球流动性充足的】局面下,却只是刻意强调着——新兴市场尝债压力沉重的呢?

第三个,既然【货币就是债务的】话,,全球债务攀升反映的【流动性充足】,那么根本就不存在着——全球经济复苏强劲(流动性充足)情况之下发生了。。。债务占比GDP会下降的【格局】。

因为——流动性充足与其债务高企风险之间【相互依托】的

一个国家越是GDP高比重的话,不论是经济增长强劲或者经济增长减缓之下,债务高企始终存在的——没有债务风险的话,全球经济早就【奔溃】

第四个,那篇报道其实也存在一个【陷阱】——明明按国际标注的【美元计价】来算全球债务高企的【单位】,明明是出自于【伦敦5日讯】的英国报道,却不写233兆美元,而偏偏表达【931兆】马币,这到底不存在着——什么居心的呢??想要引起【市场动乱的】吗??

第五个矛盾或者问题,来自于另一篇报道:《全球留心通膨风险。PPI升势涨,CPI恐跟进的》。里面有这样的三段叙事

1)开年以来各国陆续公布的最新经济数据明确显示,生产者物价PPI上升势头强劲,专家担心消费者CPI可能不久后便跟进,通膨风险可能震撼了全球金融市场

2)不只是美国,全球制造业都出现供给益发吃紧的讯号了,可能促使厂商提高售价。

3)通膨的另一项威胁,就是近月来石油,铜,棉花等多种原料价格大涨,使美国原料商品实质价格超过长期平均水平

配合刚才的报道篇幅,又出现更多的【悖论】了

第一个,最近公布的市场数据都在用——不同国家,主要是欧元区,中国,德国,美国等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来作为“代表”全球经济复苏的——指标

现在,却又把有经济增长强劲指标的【全球制造业】,仅仅衡量【其中的】PPI,而突出了——制造业【供给吃紧】的叙事框架

这不是在【玩死人】的吗??


第二个,之前用PMI表明全球经济增长强劲的时候,也阐述了全球经济仍在:不到2%通膨目标的【低通膨】阶段

如今,却同样用——制造业中的PPI所折射的【供应吃紧】来论述着——通膨风险会冲击全球金融市场

全球经济以及相关的货币政策到底是害怕【低通膨】,还是经济增长强劲之后的——通膨风险的呢??

第三个,与第二个相关的矛盾就是,PMI所象征的经济增长强劲,到底【透露了】制造业的【需求强劲】,供应健康,还是——供应吃紧的呢?


第四个,制造业【供应吃紧的格局】是否代表着或者意味着——全球流动性【不足】的问题呢??

这样的话,为什么伦敦的IIF却表示——【全球债务不断攀升超过了233亿美元】这个命题的呢??


所以,以上种种【纵横交错的】矛盾,问题,甚至悖论的发现,让我只能相信——市场上的【流动性】,在全球主要中行【惯性的】公开的声明与所谓的“潜规则”——这一个双重执行的意义下,展开了我刚才相信的【新的论述】的“旁证”

美国债券收益率又是——全球资产的定价的【基准利率】

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大国博弈,目前应该就是进入到了【全球流动性的博弈】

也就是——操作债券市场及其债券价格的【博弈】

因这是关乎【外汇储备】能否应对金融风险的——战略博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