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分析师

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为什么市场信息也会波动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难道各国军方秘密操纵该国的动乱??

(2017-12-16 22:46:25) 下一个

主题:难道各国军方秘密操纵该国家的动乱??


我似乎以特别的语言解构方式找到相关证据。似乎隐隐约约直观看到——各国【鹰派】是如何在“背后的军火商”共同地策划一个国家,到跨国的动乱痕迹——即使这个痕迹并没有明显的证据。毕竟它们是追求军火收益,不管生命的军火商

现在就以【文章排列】的方式勾画着一副——全球军火交易与全球“国家暴动”之间的联系


(一)


台美军火交易黑幕        
《环球时报》 2004年11月17日

 

4个神秘的美国人

在美台军火交易中,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美国武器制造商在岛内设的分公司做成的。其中有4个神秘的美国人,他们都有中文名字:洛克希德·马丁台湾分公司经理苏仁声;商来福台湾分公司经理石明楷;波音台湾分公司经理何青山;诺斯罗普·格鲁曼的台湾经理雷利伯。这4人都有很深的美国军方背景。。。。。。

(省略)

这些军火商在竞争的同时相互勾结,组成了“美台商业协会”,专门为美国军火企业在台湾寻找商机,历任主席都是美国卸任国防部长,一年一度的“美台国防工业论坛”就是由该组织承办的。在今年美国凤凰城会议上,国防部副部长助理劳理斯曾威胁说,台湾如不通过6108亿元的军购案,就将成为美国的负担,而不是伙伴

家世显赫的代理商

由于台湾的“军购大饼”实在太大,美国军火分公司根本吃不下,于是就交给台湾的代理商,仅洛·马在岛内就有8家代理。台湾《时报周刊》最近有文章披露:“台北有批生意人,既富有,又低调,除非是圈内人,没几个人识得,也不是八卦杂志跟拍的对象。这批神秘客,专做军方生意,通称‘军火商’。”这里说的正是那些本土的代理商。


军火交易四大步骤

通过分公司和代理商,美国军火商在岛内构筑了四通八达的交易网。据林先生介绍,美台军火交易过程大致包括四个步骤:一是美国提出交易清单。美国军火集团为鼓动台湾购买它所指定的武器,可谓不择手段。通常先由智库炮制《中国军力报告》,详细介绍解放军在增加什么装备,告诉台湾当局应该买什么。例如在2003年,美国就大肆渲染“大陆导弹威胁”,指出台湾至少应该有6套“爱国者3”导弹系统才能确保安全。。。。接着,与军火集团关系密切的美国议员和国防部官员就开始正式游说台当局。

 


(二)


从以上可以【窥探】几个相关规律的“特征联系”

第一,一个国家的军火交易或所谓的【军购案】,似乎存在着在那个国家里,拥有【美国军火商】的“影子”

第二,然后,那个“该国内”的美国军火商【习惯】与其特定人物身份,例如同样是台湾的军火商,组成了——台美商业协会。正如文中提到的

一,专门为美国军火企业在台湾寻找商机,历任主席都是美国卸任国防部长

二,美国军火分公司根本吃不下,于是就交给台湾的代理商

第三,然后就是文中提到的——
美国军火集。。。。通常先由智库炮制《中国军力报告》,详细介绍解放军在增加什么装备,告诉台湾当局应该买什么


????????请注意【炮制】所代表或者折射出来的——人性虚伪及其经验手法


其实,除【美国军火集团】在台湾这样的例子,我在其他的文章中,也看到了【类似】的军火交易的【手法】——炮制的“阴险手段”

例如,以下的文章——


揭秘美国陆军与中俄作战大计划 
 国际 2017-05-05 23:45:12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5月1日刊发克里斯·奥斯本的文章《万一与俄罗斯或中国开战,美国陆军有一个大计划》称,美国陆军官员目前正在进行各种考察,准备提出一个被称为“战地手册3.0:行动”的新概念或既有概念升级。

该概念预计会在2017年10月被提出。 美国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副参谋长里基·史密斯(Ricky Smith)在接受“侦察勇士”网站采访时表示,该战地手册是对陆军目前的“战地手册3.0:全频谱作战”战地手册的补充或调整。 

尽管新的“作战”方针修改版确实承认来自国家和非国家行动组织的叛乱和恐怖主义威胁很可能在未来的数十年持续存在,但新的战地手册将主要关注准备好与一个强大的敌对方进行高科技的战斗。 

????????????您们是否发现了文章之中提到的美国陆军的《战地手册3.0:行动》的新概念的意义

是否非常类似于美国军火商在台湾为了【强迫的理由】,而利用了——美国智库对中国的军火装备的【炮制报告】一样的——谋略形象的呢??


其实,在中国内地,或者韩国也有类似的【鹰派】,应该和军火商存在关键。例如以下的两篇文章


(三)


2014年国际秩序与格局的转折之年
2014-12-17 08:09


2014年4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发表《集体性失明:反思中国学界对伊战、阿战的预测》一文,堪称本年度投入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这潭静水的一块石头。牛新春直言,“当年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的主流判断以及预言,不论是战略性判断还是战术性预测,几乎是集体性走偏”,

《集体性失明》一文发表之际,正值乌克兰危机激化,中国国内舆情挺俄呼声高涨,主张中俄结盟对抗美国者大有人在。

 

《集体性失明》没有回避“政治正确”的问题,指出在中国学术界,作为“政治避险的捷径”,把美国的威胁估计得严重些是永远正确的,看坏、唱衰美国也是永远正确的,“过去几十年的学术历程大体表明,中国学术界对美国威胁的估计往往偏于严重”


????????????中国内部也——唱衰美国,甚至于【炮制了】美国威胁论哈哈哈

这样凑合起来,中国,美国与台湾,背后都存在着【相通而如同协同的军火商集团】

这难道仅是——国家之前由于主权问题的争端,才导致大国博弈及其衍生出来的——区域冲突动荡的吗???

还是说,欧美资本力量如果是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影子政府】,而——以其【军火商集团】的形态,“隐身”在一个国家的【内部】,进行在国家层面看只不过是——官商勾结的【代替品】的吗?

刚才摘录的文章中,我曾经就简短写了以下的【阅读笔记】

 

我的注解与观察——

全球化,既是急着更加融合的发展,但也是【内部分裂】的加剧——这两者之间,到底是说明了【两股势力】分庭抗礼呢??还是,它们的矛盾组成就根本是一种——看似无关却存在“某种相关链接”的【协同分配】的呢??

如果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改变了国际社会的恐怖主义版图,也改变【文明世界冲突】的版图的话,这也“内在的”透露一种信息——早就在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形成之前,以及它导致的【中东秩序乱局】之前,在国际社会上所发生一些有关的美国,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的【大国博弈】,并不像国际舆论认为的“政治新常态”趋势,也并不像市场波动信息所认为那样的,简单的【货币战争】,或货币政策分歧

大国博弈,内在的意义就在于源自于一种——受控制而主导的——【文明冲突】这样阴谋信念之下,借住于战略博弈与政治博弈,而投射或者折色在大国之间的【权力牵制】,与外交互动,政治较量中,包括了货币的互换协议,以及亚太战略,叙利亚冲突局势,美俄与中美关系等等的【国际形势演变】这样的意义

而【文明冲突】的存在,与其它与恐怖主义威胁的版图之间的【同时相关性】,就已透露了。。。。。国际社会上的确存在【某种关联性】,让文明冲突的【进程】以其恐怖主义长久得到不同形式“资助”及其武装之下,两者形成大国博弈之间及其博弈进程中的,隐秘的【平行互动】,或互为表里的作用,从而推动了国际社会震荡的【交叠效应】

也就是说,大国博弈不是什么复杂的【国际形势演变】,也不是什么“特殊的”市场关联性的意义

大国博弈本质上就来源于一种叫做【文明冲突】这样的有形无形的事实——也可以视为了一种的【隐秘力量】——产生出各种形态的国际舆论,国际分析,市场波动信息,或局势动荡,政策执行等等

所谓的冷战,热战等等【叙事的格局】,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表达【文明冲突】自身另一类的“话语展现”

新地缘政治博弈时代的来临也在这样——视野?框架?之下发生的【话语生成要素】

而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布局也是冲着【文明冲突】的无形精神而衍生出来的,有意识无意识的【战略谋划】


在“文明冲突”的【影子】及其相关痕迹,轨迹之下,产生了很多的【相连特色】
——普京的“制裁反击”
——奥巴马的“美国例外”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
——安倍晋三的“靖国神社”
——金正恩的“核试验”
——印度莫迪的【民族复兴】理性崇拜
——东亚领土海洋争端
——乌克兰危机
——英国脱欧
——欧洲难民危机

以上种种的【文明冲突】影子的发生类型,可以诠释为金融危机,也可视为地缘政治冲突危机,也可以当作是制度危机或者【信心危机】,也可以如国际舆论指称的——人道主义危机,国际安全形势,或网络安全控制等等

在这样的【机会主义】影响下,文明冲突所折射出来的的【象征行动】,追求的可能更多是——冲突的概率,亦即国际风险的【爆发概率】


这也就是文中所描述的——
只要做出一系列外交,和军事误判,即使是小小的局部危机也能升格为争夺区域主导权的全球冲突。

 

(四)

我们现来看看【韩国的】官商勾结。它的这样社会结构或者政治制度,也许也【隐藏】了韩国背后也有——美国军火商集团


韩国政府与财阀的关系为何如此扭曲(组图)
来源: 腾讯财经 于 2017-05-10 22:45:07


韩国财阀不仅以强大的市场支配力排斥自由竞争,而且尽量回避不同财阀之间的竞争。除了少数由韩国政府直接控制的部门外,财阀控制着几乎所有重要的工业部门。1996年,现代、三星、金星(LG)、大宇等财阀销售额占韩国国民生产总值(GNP)的89.2%


财阀崛起是韩国政府产业政策的产物。政府把从国外引进的资金、物资和技术以优惠条件分配给那些在政府看来合适的财阀,而财阀只要能满足政府的要求就总能得到政府产业政策的支持。这样,在过去几十年的产业化过程中,韩国形成了官僚和财阀之间相互依赖关系。政府依赖财阀发展国家经济,取得政治资金,财阀依赖政府产业政策。


由于韩国历史上中央集权制的政治传统,多届总统的权威主义统治,政府长期控制几乎所有金融渠道,士农工商等级观念等原因,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韩国财阀不仅没有像西方国家的富翁们那样控制着政府,反而只能充当政府官僚的顺从的附庸


然而,政府过多地介入经济生活,又带来了不少弊端。在“官治经济”下,韩国政府可以左右企业,因此企业要得到政府的优惠,要取得贷款和外汇,往往会向政府官员提供所谓“政治资金”(即行贿)。而政府过多将国家资源集中投向财阀,也影响了中小企业的发展

 

????????????????以上虽然看起来与【军火商集团】没有关系

但是,如果我们想到——萨得系统的引进,以及与中国交恶的那段时期(我总觉得应该是中国内部的美国军火商代理人与其韩国内部“看不见的”美国军火商之间的【地盘斗争】)

还有就是我们熟知的——美国的军事基地在其韩国内部的【权力机制】及其战略辖制

我们大概就能明白,韩国内部同样的【官商勾结】是如何与萨得系统背后的【军火商交易关系】形成一个——战略网络

而关于萨得系统的纷纷扰扰的新闻,也发生了,连同日本和台湾都【嚷嚷】也要引进萨得系统

看来,韩国,台湾,日本也许存在着——共同的【军火贸易网络】


所谓以上【论据】中的军火商相互联系,都【起源于】美国的一份“意识形态报告”


(五)

美国国会与其中央情报局之间的某些关联性协定;一个来自于冷战结束后的【冷战思想方式】没有妥善处理的【政治心态】,而产生一份——五角大楼文件《防务计划指南:1994—1999》里提到的【美国意识形态战略手段和需要】,“美国将主持美国领导下的和平而【劝阻】发达工业国【争夺我们的领导地位】,并威慑【潜在的竞争者】追求更大的,全球的作用了

1963年及其以后
卡梅洛计划。国防部的【陆军研究所】——关注全世界各地的反叛运动——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与一个【社会行动研究组织】合作安排

在国外从事研究的美国公民
五角大楼与美国大学间的联系
国防部资助外国问题研究
五角大楼以大学为基础的研究体系
美国大学与中央情报局之间的联系更趋稳定
中央情报局建立了一个可以把钱输送到学术界的【基金会】

1988年北美学术界就影响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一些中国第一流大学的【理论工作者】传播了一种——六十年代时期的新权威主义理论。
亨廷顿+美国【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的————比较政治学委员会。强调了【把政府权威加以体制化保证发展的意义】


(六)

【经济】美式经济学是骗人把戏的又一表徵 王孟源
头像
世界对白  
2015-5-19


1960年代是美国国力的巅峰,社会财富的分配也达到历史性的公平均匀程度。於是在1970年代初期,美国的亿万富豪们开始了全面的大反攻。首先是买通国会,修法使收买议员成为公开而且合法的行为,从此建立了庞大的游说工业(Lobby Industry)。其次是参照烟草公司数十年来制造假科学论文以“证明”吸烟无害健康的成功先例,建立了好几个智库,专门负责扭曲事实,假造证据,以便在推行谋求私利的新法案时,能有学术上或半学术上的理论根据。例如很有名的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就是在1973年,靠著啤酒、石油和金融大亨的捐款而创立的。另一个大名鼎鼎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虽然是1938年就成立了,但是一直默默无闻,无足轻重;直到1972年忽然收到大笔捐款,从此招兵买马,连福特总统在1977年卸任之后,都和他的幕僚一起搬家到AEI。这些銭包饱满的专业宣传机构,不但很快地帮雷根选上了总统,在经济、外交和军事上,也从此一直非常成功地使美国的政策只为大公司的利润服务。

在经济学界,要直接收买教授当然比建立基金会还更便宜,不过哈佛或史丹佛的教授们自视太高,所以就从中西部下手,尤其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系,由於有鼓吹绝对自由主义的Milton Friedman在,早在1950和1960年代就是中情局送拉丁美洲学生接受对美国资本完全开放的洗脑教育的重点站,在1970年代初期也将忽悠的炮口转向对内,成为美国国内新一代自由放任主义的掌旗手(Standard Bearer)。后来在20世纪末期,美国的经济学界基本上分为两支:即所谓的 “咸水经济学”(“Salt Water Economics”)和“淡水经济学”(“Fresh Water Economics”)。前者指东西两岸诸大学,其对自由放任主义的主张还稍受理性的节制;后者指中西部不临海的大学,其对自由放任主义的信仰则已到达完全狂热的地步。对他们来说,政府做什麼都是有害的(即雷根的名言:“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连修公路、执法和作战都应该留给私人来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