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夕的博客

生命本无意义,是你自己让它变得有意义。
正文

#4(1)心安归处

(2021-08-01 11:14:57) 下一个

   第一章:故乡的灯红酒绿

2005                                                                                           夕夕

 

洁儿携着女儿踏上故乡的那一刻, 阔别已久的故乡在她心里已经感觉到些许陌生了, 故乡俨然变成了她的异乡。

想到古代诗人白居易的一首诗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后来宋代的苏轼也延续了他的感慨,最著名的宋词是此心安处是故乡

其实, 我们真正的家乡, 不一定是故土。 真正的家乡, 应该是让我们心安的地方。

洁儿昏睡了几天几夜, 美其名曰是倒时差的困顿, 其实心里很清楚明白,只是故意的逃避,远离人群,逃避那些灯红酒绿的聚会和无休止的问候。

虽然女儿小叶子是第2次回国, 但是已经不记得过往的的记忆, 曾经心心念念的花花保姆姨姨早已抛之到九霄云外。小孩子的记忆力通常都是在三岁半之后。

回国见到的都是大好河山的繁荣景象, 妈妈因为旧房拆迁买到了一个商品房, 只补了几万人民币的差价, 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商品房买卖的初始阶段,现在只能后悔当初没多买几栋房, 怎么会想到十几年的房价涨得如此的离谱。

姐姐一家下海经商很成功, 开了连锁的酒店和卡拉OK了, 当时的娱乐行业特别吃香赚钱,因为中国的所有生意都是跟吃饭娱乐挂钩的。

哥哥是老实的一名教师匠,拥有房子妻子车子孩子,其乐融融生活的小康之家 。家里最小的这个出国的妹妹却成为大家眼里惨兮兮的一个人! 

然而国外的几年漂泊生活,却给了洁儿不同的视野和观念,让她淡泊物质生活的欲望,还是觉得当初出国的决定是对!那是一种精神上的释放,或许是对自由的向往。。为了自由而付出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同学聚会都免不了大吃大喝一顿,好几十张的老毛头像飞飞飞出去,在觥筹交错的酒杯中灰飞烟灭了。小叶子严重的水土不服,一吃就拉!

五岁的她吓到对妈妈说:我不去吃饭了!!会拉肚子的!太难受了!

她上次拉肚子蹲在酒店没有坐的茅坑上,一蹲就蹲了一个小时,把小叶子的小腿蹲的都软趴趴的。洁儿在旁边还扶着她好久,所以小叶子最怕的就是跟妈妈出去应酬。实在没办法了,就看着不吃,只喝冰水。洁儿心疼白花花的银子都花在吃上面了,只能看着大家酒肉穿肠过的百态人生,自己只能喝着凉水。

国内大吃大喝的之后,就免不了晚上唱歌的娱乐节目,姐姐那座的几万尺的娱乐城,把她看得眼花缭乱的,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姐姐就像电影里面的妈妈生似的招呼着年轻漂亮的粉墨浓妆女孩子,同时领着她参观了这个不夜城。。。

姐姐和她聊了一会儿,在外面都没有出去唱歌吗?外面好吗?’’

我没时间。好好。。。洁儿想我的时间都花在了学习和打工上,哪还有时间去唱歌呀。姐姐很开心妹妹回国了,然后还在那边气愤的数落着叶园的不是。洁儿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说想家了,就回国看姐姐。。少说为妙。

那天洁儿带了敏和琳俩个最好的朋友来唱歌,敏也有一个和小叶子同岁的女儿,老公是政府部门的员工,在市中心有两房一厅的房子。琳也结婚了,孩子也是6岁的儿子,老公居然是她以前最好的同事于华。现在于华也跳槽了,自己创业当老板了,一家三口买了豪宅,开了一辆奔驰车来了!一个个同学都是风光十足,在国内的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敏还调戏她:当初你要是不出国找旭去了,如今也是个大牌医生了,而且你们厂那么大,很多人都分到房子了!你也分到大房子,说不定比我们更好的。

他们一直以为洁儿和旭在国外幸福的生活着。。。洁儿也沉默不语,任凭大家发挥想象,也不便多说什么了。反正沉默是金。

大家聚在一个VIP包间里面唱歌了,于华点了一首刘欢的【千万次的问】那是北京人在纽约的主题曲,唱得汹涌澎湃的,唱得她直掉眼泪。。。。一首触景生情的歌!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象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Time and time again you ask me

问我到底爱不爱你

Time and time again I ask my self

问自己是否离的开你

我今生看来注定要独行

热情已被你耗尽

我已经变的不再是我

可是你却依然是你

问我到底恨不恨你

问自己你到底好在哪里

好在那里

 

好久都没有唱歌了,洁儿就点了两首歌【爱的代价】和【悲伤留给自己】,欢快的气氛突然被这两首悲伤的歌给弄得忧郁起来。大家不停的喝酒唱歌,在歌声中「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青春时代的美好就这样过去了,在歌声中缅怀青春的蜕变和成长。

狂欢之后就归于平静了,洁儿心心念念的居然还是纽约,叶园偶尔有打电话说,生意不好,卖了公司又重新打工生活了。还给洁儿小叶子爷爷奶奶的地址。她就带小叶子去见了爷爷奶奶,毕竟是他们的亲生孙女儿。就安排了小叶子和爷爷奶奶吃了一顿饭,小叶子那晚特别乖一直喊着爷爷奶奶好,想你们奶奶还拿出一枚金戒指当做见面礼,她不便不收也就勉勉强强接下了。只是放在家里,也没戴到手上。面对叶园生意的失败,其实很难过,心里也承担了不少的愧疚和遗憾,但是更多的是对这个男人无限的同情。也明白的知道维持她们之间的只是小叶子,爱已经在残酷的生活和细节中灰飞烟灭了。

在回美前托人在美国租了一房一厅的地下室450块,如今逃离这两个字成了洁儿字典中常常出现的词,从不会正面和亲密的人反抗和抗争。只是默默的选择逃避,逃离,远离。。。注定要分离,成为各自独立的人。最终走向属于自己的道路,逃离其实就是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当洁儿再次踏入纽约回程的时候,已经不再是当初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恐惧,如今是她们两个人,她和小叶子两个人将要面对共同未知的恐惧,更增添了一份责任和负担。

说真的,她不会留恋故乡的灯红酒绿,回纽约的心情载然不同,是一种渴望回去的兴奋和憧憬。仿佛纽约更像故乡的感觉,这座城市总是无条件宽容的接纳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接纳不完美的她,给她心安的感觉!纽约是让她心安的地方。

如今的异乡已经成为故乡。她留恋的是这里清新的空气?还是自由飞翔的灵魂?或是向往那份简单平凡单纯的生活?

纪伯纶的诗是此刻回到纽约真正的感受。

如果有一天

你不再寻找爱情 只是去爱;

你不再渴望成功 只是去做;

你不再追求空泛的成长,只是去修养自己的性情

你的人生的一切,才真正的开始。

纪伯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