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色的圣诞节【3】等 待

(2021-07-21 18:25:09) 下一个

白色的圣诞节

【3】等 待

旭走的那个月是9月,9月是思念的日子。挺怀念90年代的那个时候还是用写信鸿雁互通的慢节奏年代,那时传呼机BP机刚登台,一个小小盒子呼叫显示回电话,街上遇见万元暴发户提着水桶般的手提移动电话,若不是紧急情况打个国际长途电话还得移步邮局,贵得无法负担。洁儿不久就收到旭从美国来信报平安,信上说他很幸运马上在唐人街的珠江百货找到售货员的工作了,父母在衣厂工作,两个小妹妹还在念书。家里所有的生计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洁儿依旧在职工医院上班,那时基本工资每月加奖金差不多二百多左右。因为国营企业赚的是死工资所以那时好多人打破铁饭碗下海经商。

娟儿是洁儿的漂亮姐姐,当时娟儿就是放弃了房管部门的铁饭碗和老公双双跳槽一起下海经商了。洁儿姐姐一家就这样嫌了改革开放的第一桶金,姐姐当时是第一个骑摩托车让邻居们好羡慕,姐夫林森也拎着大哥大显摆着好威风霸气十足。姐姐姐夫那代人是改革开放的弄潮儿,满脑水都是怎样发财致富。那时怎么走出国门淘金成了好多人的梦想,姐夫林森长着一颗鬼灵精怪的头脑,他灵机一动想,何不帮助这些想出国的人找到门路。当时蛇头的行情是每个人3万美元,就这样大家也要去美国,仿佛美国遍地黄金似的。当时出去的人打拼两年就回本了,还源源不断寄钱回家,最出名的侨乡基本只剩女人和小孩了,男人都跑了。

洁儿在12月生日那天惊喜地收到旭从美国寄来的生日贺卡,打开贺卡一下惊呆了……一张绿色的一百元美钞夹在生曰卡里,天啦那时汇率是1:9换成人民币快1千元,相当半年工资啊。看着花花绿绿的的美元,洁儿等待的心花怒放了。大约半年后,旭又来了封信,坏消息是母亲得了胃癌要叫手术,他要工作养家照顾父母无法回国,说是怕担误洁儿,叫洁儿不要等他了,一时半会肯定回不了国了!洁儿也沒抱怨什么,毕竟要接受现实吧。

世间的一切都自有安排的,洁儿没想到的是有天,姐姐突然对洁儿说,她叫姐夫想办法有机会的话把我弄出国。机会就这样突然来了,洁儿想既然有机会就试下吧,既使是用了非正常的途径,只要能出国就行。巧的是出发日子就定在1996年的冬季,安排在圣诞节之前的两天,如果真如所愿,那可以在美国过个白色的圣诞节。等待洁儿的未来又是什么呢?12月的白色幻想的…未知的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