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广角镜

岁月,心情笔记,医学知识,有我有你
正文

羟氯喹功与过,都是川普惹的祸?

(2020-08-02 14:15:47) 下一个

羟氯喹从来没有这样火过。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HCQ)属于奎宁类药物,之前主要用于治疗疟疾,后来发现可以被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疾病。羟氯喹早于1955年在美国获得批准,2017年羟氯喹是美国最常用的128种处方药,处方总数超过500万。但是,羟氯喹走入大众视野是在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后,特别是美国总统川普为羟氯喹在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应用背书之后。早在2020年3月,川普总统几次在公开场合谈论并推广羟氯喹以预防或治疗COVID-19。2020年5月18日,川普总统公开表示自己在服用羟氯喹以及锌补充剂,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但是,由于在美国和欧洲的一些研究中,研究人员都无法确定羟氯喹的实际效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撤销了对于羟氯喹用于治疗COVID-19的紧急授权。而川普和羟氯喹因此成了某些媒体和反对者嘲笑的对象。最近,某些参与研究的专业人士认为,关于羟氯喹无效的研究存在漏洞,羟氯喹的效用在某些研究中得到了肯定。这本是正常现象,医学研究经常会得出看起来相互矛盾的结论,有的是实验设计问题,有的是数据处理方法的差异。但是,也许出于之前对于某些人利用羟氯喹攻击川普的愤怒和报复,支持川普的阵营也开始将羟氯喹问题政治化,认为否定羟氯喹的作用是出于政治动机,一时间阴谋论甚嚣。其实,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将原本属于科学争论的羟氯喹问题政治化都非常可笑也非常有害。

虽然羟氯喹问世已久,有关羟氯喹药物作用机理尚不清楚。羟氯喹对于疟原虫的毒性,可能来自于它可以干扰疟原虫特有的生理代谢途径;羟氯喹在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和红斑狼疮中的作用,则表示羟氯喹具有调解人体免疫反应的作用。自身免疫,属于免疫过激和免疫失调导致的疾病。而COVID-9造成的死亡中,免疫失调导致T因子风暴是一个重要原因。也许,具有调节免疫反应能力,是羟氯喹最初被挑选作为预防和治疗COVID-9感染患者的原因。同时,由于当时在武汉疫情高发期间,中国大规模采取了中西结合治疗方案。也许,因为在临床观察到COVID-9感染的部分患者出现了跟疟疾一样的少阳证,而对于少阳证中医用柴胡,西医则用了羟氯喹作为首选药物。如果上述猜测属实,则羟氯喹在临床上不同实验中显示效果不同就很容易解释。COVID-19病毒感染,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差别很大,有的甚至没有明显症状。就以重症患者发热情况来看,晚期高热很普遍,但是病状出现的时机和发热延续长短则差异非常大。也就是说,并非所有患者都可能出现少阳证,每个病例出现少阳特征的时间也不一致。如果羟氯喹只对少阳证有效,则其效用在不同病例就可能完全不同,在临床上选择适当的时间,有针对性地用药,就非常重要,有可能是羟氯喹应用的关键。大量数据表明,武汉使用中西医结合用药治疗效果比较好,其中一个原因也许就是中医诊断可以帮助提高羟氯喹用药的针对性。

总体来说,羟氯喹属于有害副作用比较小安全性比较高的常用药物。羟氯喹被列为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之中,意味着它属于当前最有效且安全的必备药物。临床上羟氯喹引起的常见的副作用包括呕吐,头痛,视力改变和肌肉无力,严重时可能导致过敏反应,剂量相关性视网膜病变和心脏健康问题。如果长期服用,则不良副作用非常广泛,造成皮肤,多个内脏和神经系统的损害。厂家提示,对4-氨基喹啉化合物过敏的人不应该使用羟氯喹。如果接受治疗的人患有某些心脏病,糖尿病或牛皮癣,则需要谨慎使用。有些人错误的认为,川普使用羟氯喹是自作主张或者无知自大。其实,以川普的身份地位,难道他去街道上黑市买来羟氯喹偷着使用?川普使用羟氯喹当然是他的医生建议和审核以后,非常慎重的决定。所以,嘲笑川普无知的人其实自身就是无知自大,而不加考虑后果自行模仿川普在家里自己买来羟氯喹服用的人同样是出于无知自大。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无论你相信还是反对川普,是否可以使用羟氯喹必须咨询和尊重自己医生的意见,以减少和避免由于使用不当对自己健康和身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不良副作用,是在遵医嘱使用安全剂量可能出现的问题。过量服用羟氯喹和氯喹则有剧毒甚至生命危险。羟氯喹摄入过量的症状通常会在服药后一个小时内出现,这些症状可能包括嗜睡,视力改变,癫痫发作,昏迷,呼吸停止以及心脏问题,例如心室纤颤和血压低。羟氯喹过量可以导致永久性视力丧失。据报道,成年人服用过量氯喹的死亡风险约为20%,而羟氯喹过量的死亡风险在7%到10%。在COVID疫情爆发期间,曾有个别病例由于自行服用羟氯喹使用不当导致死亡的报道。这也是目前FDA不推荐羟氯喹用于COVID-19预防性治疗的原因之一。由于对于COVID感染造成大量死亡的恐惧,一些人不切实际的对于任何正在处于试验阶段的药物抱有过高的期望,部分人甚至自行服用药物。对此,每个人应该保持冷静,切勿滥用药物,以免对自己及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不必要的损害。

药物研究关注的两个主要问题,就是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但是药物研究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比如说,有效性涉及剂量问题,而剂量变化又会衍生由此带来的安全性考虑。因此,羟氯喹虽然是使用已久的药物,曾经用于治疗疟疾和自身免疫疾病,但是用于COVID-19治疗的有效剂量可能跟原来完全不同,要比较不同剂量的疗效和评估其计量安全性需要很长时间。中国在SARS疫情期间使用大剂量激素,这在当时似乎是安全有效的,但是后续跟踪发现大剂量激素导致很多人残疾甚至死亡。COVID-19的易感和死亡率最高的人群大多数有基础病,这这些基础病经常是羟氯喹本身的使用禁忌,这一点也是需要格外小心的。

很多人想的很简单,觉得实验方法现成,找两组人做个什么双盲对照试验,不就很快得出结论了?所以,迟迟不能得出结论肯定是因为有人不想让大家知道真相。阴谋论受欢迎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迎合某些人的窥密心态,一个是大部分人对药物研究的复杂性无知。 如果你真做过药物研究就知道这活简直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经常是辛辛苦苦十几年,从设计到生产合成,然后动物实验再到临床测试,最后发现这药物不听话,这人更不听话。比如说,小规模临床试验结果不错,扩大到大规模实验,可是结果有人有效,有人无效,有人出现相反结果,统计结果剔除误差之后豪无意义。你说它无效,可是它又对部分人有用;你说它有效,为什么对很多人无效甚至适得其反?那么,有效的部分人究竟是药物起作用,还是偶然?无效的人是由于药物本身问题,还是实验设计出了差错?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专业知识,需要时间。在美国,一项药物从开始进入实验到可以获得临床应用,平均需要十年时间。

在历史上,把科学问题政治化导致的悲剧并不罕见。比如说,中世纪欧洲宗教法庭对于地心学说争论的粗暴干预,在中国早期对于基因学说的批判。这些行为严重阻碍了科学的发展。科学研究需要一个开放自由的学术环境,要允许不用意见存在和争论。借用政治势力和新闻媒体力量干预科学问题的争论本身就十分荒谬,无论这个学术问题涉及到任何人。如果羟氯喹对于COVID-19毫无作用,不可能有那么多国家和研究单位关注它;如果羟氯喹非常有效,也就不会存在如此多的争论。现在,诸多研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就表明羟氯喹对某些患者可能有一定作用,但是其作用并不显著。对此,每个人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客观看法,不要被任何媒体或者团体左右自己的思想。特别是,很多煽动阴谋论,打着揭露所谓黑幕的人,本身可能就是试图用黑幕掩盖真相的人。相信医学,相信科学,不要迷信羟氯喹,也不要迷信任何人,包括川普总统。在医学问题上,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1)
评论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86' 的评论 : 谢谢你来访并留言支持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n' 的评论 : 谢谢你提供的专业信息。这两种应该都是控制免疫反应的?这个病毒很难缠,看样子很难有可以广泛应用的特效药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很客观科学。
Ter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我就是做药物临床试验设计的,对于COVID-19相关的药物比较了解。人民的希望和血清抗体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现在重症最有效的药物是低剂量地塞米松;对于轻症目前比较有希望的是beta干扰素,好几个大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当中,不久我们就会知道更多更有说服力的结果。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科普闲谈' 的评论 : 正相反,根据使用经验,重症效果不佳。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n' 的评论 : 在美国做过临床吗?收治过COVID-19的病人吗?用过这个药吗?谈谈体会。好期待呦!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对羟氯喹的评价是迄今为止,坛子里比较全面且公正。请看摘抄:羟氯喹在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和红斑狼疮中的作用,则表示羟氯喹具有调解人体免疫反应的作用。自身免疫,属于免疫过激和免疫失调导致的疾病。而COVID-9造成的死亡中,免疫失调导致T因子风暴是一个重要原因。也许,具有调节免疫反应能力,是羟氯喹最初被挑选作为预防和治疗COVID-9感染患者的原因 。该药的抗病毒和调节免疫作用特异性和有效性都不理想,很难大规模应用,也许只有针对特定病人在特定时期使用才有一些效果,这也加大了研究和使用规范化的难度。以上博主见解,如果没有医学院及多年临床背景难有此见解。看不懂或呲之以鼻者靠边,歇菜!
Tern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同样的标准没有出现在其他几个实验性药物(也都最多部分有效)的尝试过程中?” 问这个问题的人应该去至少先了解一下事实吧。同样的标准,在同一个临床试验中跟羟氯喹一起被停的还有一个著名的药柯立芝,原用于治疗艾滋病的。新冠刚开始流行的时候很多医生紧急用药,觉得好像也有效果,跟羟氯喹一样的待遇。但是在大型临床试验中没有显示对新冠的有效性,也被叫停了。那些为羟氯喹呐喊的人对柯立芝的被停安之若素,却死活不能接受羟氯喹被停。两个药一摸一样的旅程,是什么导致了柯立芝被冷落,而羟氯喹高潮一波又一波?我看就差个川总的推。“On 4 July 2020, WHO accepted the recommendation from the Solidarity Trial’s International Steering Committee to discontinue the trial’s hydroxychloroquine and lopinavir/ritonavir arms”.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其实,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将原本属于科学争论的羟氯喹问题政治化都非常可笑也非常有害”这句话有错?看不出来,恕我眼拙,我借用你的慧眼,也没看出啥政治问题,到美国了,好好享受自由美好生活吧!博主觉得搞政治可笑,我也觉得可笑,在美国搞政治是职业,不是管人的,管国家的,在中国是。美国有宪法,三权分立,好着呐,另外插一句,搞政治苦着呐,在中国要拍马屁,(捞钱,欺压百姓爽着那)在美国要为人民服务,基层选举像孙子似的,跑断腿,累坏嘴,一场选举下来,哪个不哑声失语。好好享受生活吧。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你被禁言了,滚远一点。如果你再来捣乱,你会被文学城封禁,不要在这里耍流氓,以为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哈哈,你太高看自己了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是个好玩意!
你随意开口骂人,却不敢面对自己的失态。
你删一次我发一次,直到你把骂我的评论也删了为止。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哈哈,这些人就这德行,自己贬别人毫不吝惜,也不觉得自已粗俗无礼,轮到被别人扁了就想起来做人的大道理了。对于这些人,道德不是用于律己,是对付别人的手段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oiceofme' 的评论 : 没有那么简单。在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凡是试图用一个简单的理论接是一个复杂现象的基本都是错误的。我的忠告是,少参与这些事情,也不要贸然下结论,因为你可能太高估了自己,你并不知道全部内情,也不一定有能力做出这个结论。这些事情留给医学界自己去解决,等到有了令人信服的证据,无论结论是什么,就不会有真么多争论了。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mmingbird7' 的评论 : 是谁简单粗暴?你搞搞清楚,“这帮医生”,多粗俗,恶劣的用词啊!还说别人逻辑不清,无知+粗鲁+无礼,又来这一头脑不清的,瞧你那名儿起的。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HCQ 被政治化,trump不用负全责,但他得负很大部分责任。他一个总统,不是医生也不是科学家,非得说hcq能治covid-19, 媒体当然有责任指出这个药的效果还不知道。 如果trump把药的问题交给专家,就不会有hcq政治化的问题。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谢谢你,其实我也是接受了教训,之前几位朋友都是因为写文章被人公开或者背地里辱骂难以忍受,最后选择了封笔。曾经有一位朋友问,大哥,我只是爱好文学才来码字,为什么文学城的人如此恨我?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中国文化缺乏容忍性,有些人打着来讨论的目的,实际上是非要来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作者,如果不满如愿就大发雷霆;第二,嫉妒。每个人都觉得你没什么了不起,你水平还不如我,我只是不屑去写而已。文学城是个开放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开始自己的博客,写自己喜欢的。有本事就自己去写,何必非要在嘴上争长短?但是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嫉妒,会把自己打扮成伸张正义的代表。对我来说,我不在乎谁来不来看不看,写文章是为了我自己。所以,我决不容忍有人把我的博客变成他们的战场,干净一点,安静一点。谢谢你的建议和忠告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住长江边' 的评论 : 是这样的,太多的人为了各种各样的私利,在利用人们对于病毒的恐惧心理达到自己的目的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1. 你问错人了,谁这样做你去问谁,跟我无关;2.文章就是反对政治化这个问题,错在哪里?3. 我写什么不写什么,什么时候愿意写什么时候不愿意,看我高兴不高兴,够了我?你觉得应该写自己去写,我没有干涉你。你来我的博客,毫无感谢之意,好像我倒是欠了你一样,你问我当初为什么不写?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这样说话?因为你自己自私又无能写不出来,就来怪我?怎么,你付给我工资了?什么玩意儿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帮医生不知怎么想的,这麽简单的逻辑都搞不清!”

看看你自己是怎么说的,你觉得所有的医生都不如你,不懂这个简单的逻辑?你这是讨论问题化石在骂人?你不就是来推销阴谋论的?我告诉你,你这是自取其辱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有无知的人,才有了“无知”这个词儿,才有人用。没人愿意受用?那就变有知啊!“我会说...‘’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怎么到处都有你!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在评论区留言里,出言不逊,无知自大,或是:居高临下的这些人,他们在生活,工作,朋友,同事,社会等等各个领域里,基本上没发言权,既是:说了,不算,也没人听。当然,他们自知没有水平也招人烦。故而,时间长了,也就闭嘴了。这里不一样,谁也不认识谁,也见不着面,乖乖,这下逮着了,胡說八道,對付这种人,LZ高兴了,不理他们,不高兴了骂他们两句解解气!仅此而已。你,精通业务,文笔又好,实不可多得。又勤于爬文,就更加不易了,这样的人,哪儿都有,当年班里,系里不也偶见这类SZ. 祝好,勤笔,我等盼着呢。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基本同意博主这个文章的观点。科学问题还是要尊重FDA这种权威科学机构的决定。尽管如此,学术上的问题,还是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允许不同观点之间的争论,寻找共识。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完全不合逻辑的意见,不会得到多数人的共鸣,最后还是正确的观点占上风的。要相信大多数人的智慧,不会被极少数不理智的人所绑架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在把它政治化的初期,博主有没有出来呼吁不要政治化?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如何解释试验被突然叫停? 为什么很长一段时间只报道负面研究结果,包括有问题,被撤稿的论文?为什么同样的标准没有出现在其他几个实验性药物(也都最多部分有效)的尝试过程中? 为什么出现州长下令不可以使用的情况? 难道真没有政治化?是谁把它政治化了?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Trump是人民选的,是服务于人民的。如果总是搞错,害了人民,人民当然要把他选下去。Youtube,Facebook是私营的商业机构,他们自己制定政策,不用听任何人的指挥。

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是独立互相竞争的,如果它们一起封杀一个消息,那么只有一个原因:这个消息是假的,捏造的,这个消息会给它们的用户带来灾难。如果它们不封杀,最后成为假消息的传播者,成为恶人的帮凶,对它们今后在市场上生存极为不利,因此才封杀。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博主一定是药理方面的专家,大家都学习了。

这句话应该在以后注意改进:“不是这帮医生笨,是你自己无知:” 我会说,不是这帮医生笨,是有以下一些原因:。。。

“无知”是给贬义词,没有人愿意被人称自己无知。世界是无穷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无知的,因为我们不可能了解一切知识。大家互相学习,一起共勉。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mmingbird7' 的评论 : 你多虑了,老讨论问题的和来争个高低的人是不同的。如果我不加制止,我这博客根本就没法写。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担心。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tree' 的评论 : 凡是在我这里打广告发链接的我都会删除
Hummingbird7 回复 悄悄话 本来对博主印象不错,但今天博主这么简单粗暴,以教训人的口吻轻易地就给别人扣上“无知”的帽子,有点自损形象了,大家都是读书人,都是抱着探究事实的心态,希望今后对不同的见解多加包容。
o-tre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你给的这个YouTube 链接, 正是川粉们把这个药政治化阴谋论的代表。 这四个人里的何刚医生, 是个外科医生,笔名力刀,也是文学城博主。 另一个他的校友也没治疗新冠的经验。他们的所谓证据不是双盲对照实验数据。 正如本文博主所说,决定一个药是否有效的不是医生, 而是药物专家。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doldentate1:你什么WBD人啊,对每个人出言不逊!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曾在庄里' 的评论 : 很遗憾的是,很多人觉得一个外行比全世界几百万医学研究人员加起来都牛,特许就是无知者无畏吧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不要在我这里推销,我不感兴趣,你觉得你高明就会你博客去写一篇文章出来,我并不想说服你,更不想跟谁比个高下,闲的蛋痛?
曾在庄里 回复 悄悄话 这才是科学的态度。科学的交给科学。虽然科学研究也能犯错,但总比拍脑子出主意强。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间地垄' 的评论 : 不是这帮医生笨,是你自己无知:1.决定药物是否可以用的权力不在医生;2.现在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效用带来的好处大于潜在危险,数据的积累需要时间;3.历史上多次发生过药物不成熟是投入市场导致的灾难,所以美国对于药物的审批非常谨慎。比如说,结社这个药物用于孕妇会导致新生儿畸形怎么办?用于儿童导致智力发育受到影响你来负责?医学问题自有专业人员和有关管理机构负责,现有的审批流程都是经过多年验证总结了经验教训形成的。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hhh' 的评论 : 这是一个问题
田间地垄 回复 悄悄话 个人看法:既然没有其他的特效药,既然氯喹对某些人有效,无效的副作用也不大,那为什么不用呢?better than nothing 不对吗?总比眼睁睁看着病人病情变重,最后死亡要好多了吧?这帮医生不知怎么想的,这麽简单的逻辑都搞不清!
ahhhh 回复 悄悄话 现在不是什么药,而是任何人讲对川普有利的事,就会被人格谋杀。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我觉得很多人现在把这个为题当成了政治竞争的工具,是娱乐理性,很可悲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科普闲谈' 的评论 : 是这样的,该药的抗病毒和调节免疫作用特异性和有效性都不理想,很难大规模应用,也许只有针对特定病人在特定时期使用才有一些效果,这也加大了研究和使用规范化的难度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谢谢你来访并留言支持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本文不讨论政治,因此没有兴趣回答你的问题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cwu' 的评论 : 出现无知行为并不意外,可悲的是用自己的无知作为愚蠢的借口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byd_妈妈07' 的评论 : 谢谢你来访和留言支持鼓励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介绍,把科学政治化的人是害群之马。一种药物需要很多的时间的研制是一种常识,如果一个人连这基本常识都要扭曲不是坏就是傻
科普闲谈 回复 悄悄话 巴西亚马逊河流域患新冠病毒的土著,有得到羟氯喹的机会,但不敢服用。到山里抓点野草,煮了当茶喝,病愈。当然,这草里的一些有效化学成分对抗病毒有强效。轻症易治,这是共识。

以现在的标准,羟氯喹的抗病毒能力不算强,有个靶点只有“人民的希望”的一半。羟氯喹在人体内的靶位很关键,比如肺泡壁、血液、血管、血栓形成体等等,是个广谱药。

为什么羟氯喹成不了大气?它在人体内的靶位适用于重症,它的抗病毒能力适用于轻症,二者不匹配。做预防可以,但现在可做预防的候选药不少,选副作用低一些为好。

现在临床的试验药中,有不少初见成效的强效药,慢慢会好起来的。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科普文章,非常不错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川普推荐错了起码要下台。油管脸书封错了,承担什么责任?油管脸书有民选委托吗?有立法执法的代议代行吗?凭什么可以执行政府权力而不承担后果?
这个药是小事,大资本操控信息,走向中共化才是绝世的危险。不要被表面现象蒙蔽。
mikecwu 回复 悄悄话 科普文章,非常不错!不相信科学的反智,反而成为很多人引以为豪的行为。
tobyd_妈妈07 回复 悄悄话 相信科学!理性的好文章!谢谢分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