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广角镜

岁月,心情笔记,医学知识,有我有你
正文

一个小粉红的爱国之路的启示

(2020-06-26 16:03:38) 下一个

“战狼”,这本是一部虚构的电影故事,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会为之疯狂?是习惯了虚假的宣传还是缺乏自信,只能靠自己的想象安慰自己?一个人对于客观世界的认知,难道不是应该建立在你对於客观事实的观察和思考的基础上?比如说,自然界哪种植物是否有毒,你应该相信科学数据还是自己想象?建立在虚假信息上的认知必然会被证明不可靠,最终让人反感。可惜的是,中国人太爱好虚荣了。以前老北京,不少人在家门背后挂一小块猪油,出门的时候在嘴上抹一下,好让别人看到自己吃的油光满面的样子。原因就是虚荣而且因为穷对自己没有自信。多年来,我们的宣传就是如此,把故事里的人物当作生活中的英雄进行吹捧,可笑又可悲。比如说,红岩本就是虚构的小说故事,怎么就有了红岩精神?如果这种精神这样的英雄真实存在,何必要用假的?宣传爱国要造假,教育出来的爱国能是真的?

詹姆斯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爱国者。 虽然他在美国大学读书,国庆阅兵让他热血沸腾,战狼让他感到骄傲,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现实跟想象不同。他承认自己是小粉红,跟很多与他一样年龄的留学生一样,他反对一切在网络上对于中国的批评,不遗余力地发言捍卫国家。他谴责香港的民主抗议,认为那是少数人分裂中国的举动;在川普总统将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后,他在Twitter发文反驳使用这个词的人,可以说是典型的把互联网当作爱国战场的一代人的代表。但是,这一切随着疫情的爆发改变了。他今年毕业,希望回到中国,但是却面临无法回国的困境。他预定的航班被取消,高价机票令他这样普通家庭的孩子望而却步。更可悲的是,无论是政府机构还是国内民众,都劝他不要回来,因为国家防疫的需要。回国之路如此遥远,他感到自己爱的国家并不需要自己。

对于中国发生的悲剧,很多人经常用“国家利益”这个借口辩护。比如说,昨天提到长春惨案,有人觉得为了夺取政权是无法避免的。中国的宣传也一直强调国家利益,为了多数人应该牺牲少数人就是这种逻辑的产物。在医学上一直有一个宗旨,不能为了救十个人而杀一个人。任何人都没有决定别人生命的权力,因为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是哪个被牺牲的人。很多时候,中国人对于生命冷漠,不在乎别人的生命,就是希望牺牲别人而保全自己。比如,牺牲武汉保护全国。可是,如果有人要牺牲中国保护世界保护地球,这些人就开始跟你谈人生在具有的权利,相信普世价值了。上述故事中,James不也是当自己最后成了被牺牲的少数,才意识到这种口号的荒唐和可笑?

昨天看到一个故事,是几十年前发生在美国的一场海难。当时,附近只有一艘救生艇,队长冒着生命危险在大浪中一次一次接近遇难船只,将全部31名船员救上了救生艇。按照规定,这艘救生艇的最大承载能力是12人,而且当时天气极端恶劣。但是救援队长坚持,不放弃任何一个人,宁愿拿自己生命大家一起冒险。国家不是一个政府,不是一个生来具有的存在。很多时候,生活并不需要国家。去年美国政府因为财政预算关门,大家也没有觉得活不下去。人民选择建立一个国家,是因为当需要的时候,自己可以得到帮助,而不是被牺牲。美国人平常骂总统骂国家闹意见,外人看来这个国家就要土崩完结了,可是美国为什么强大? 因为美国人爱国。美国人爱国不是一句口号,是真的为国而战。原因很简单,你看一下这次疫情大爆发,美国为什么给穷人发钱,为什么提供优厚失业救济,提供免费午餐?原因很简单,这就是国家的责任,保护每一个公民。中国人爱国喊口号,大难临头各自跑,为什么?因为你不敢相信国家会保护你,你随时会成为被牺牲的少数人。很多人总是觉得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不够才导致很多问题,却是一部到爱国不是教育出来的。

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是一种常见的逻辑错误。这个逻辑谬误指的是只能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而没有意识到筛选的过程,因此忽略了被筛选掉的关键信息。比如现在开始提倡地摊经济,新闻媒体都在宣传,却从来不去调查究竟有多少人成功,有多少人失败。当取得资讯的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因为死人不会说话),此资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的偏差。比如说,一家企业的成功往往被视为“传奇”,它的做法被争相效仿。而其实有些也许只是因为偶然原因幸存下来了而已。在日常生活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亲戚吃这个药好了”或者“我一个朋友去找了这个老中医”等等。最常见的幸存者偏差?“得民心者得天下”!今天的社会,欺骗往往不是简单的造假,编造故事,而是有选择地告诉你只希望让你知道的信息。信息封锁的目的就在于这个,而小粉红的行为之所欲可怕也在于此。结果就是十四亿人有着“最自由”“最多的信息”,看到的都只是故事的一面。你可以有五十个电视频道,可播放的都是新闻联播。习惯了以后,小粉红厌恶了新闻联播,翻墙出来以后却还是希望看到的是新闻联播。他们意识不到,假的就是假的。或者当有一天意识到了,才发现可能已经太晚了。当初批胡风的那些知识分子,会想到有文革吗?

和其他无数滞留海外的中国人一样,詹姆斯现在第一次与自己国家的基本政治原则发生了矛盾:国家利益高于个人需求。这乍听起来很有道理,甚至合乎逻辑,但是又不愿意牺牲自己。他意识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观点更有道理,少数人的权利也应该受到保护。 被困的学生成了少数人,他们就得为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出牺牲?一些小粉红正在重新思考他们与国家的关系——在中国的教育中,国家、政府和共产党都是一体的。现在残酷现实迫使这些人重新思考: 他们听从了中国政府的指示,保护好自己,但要留在原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感到对他们而言,心目中的中国就像一个美丽但无法触及的梦。这些学生中的很多人可能属于自40多年前中国对外开放以来,民族主义情绪最强烈的一代人。他们是在严格的审查制度和日益强势的宣传中长大的。到了国外以后,接触外国文化和语言并没有使他们中的许多人更愿意接受外国思想。社交媒体,特别是微信,的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他们中的大多数虽然身处国外,但依然活在中国的泡泡里。 战狼结尾,一张红色中国护照的背面逐字打出了这样一段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但是,电影能当真吗?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战狼来救你。

在医学上有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最初的来源是发生在瑞典的一宗抢劫和人质劫持案。事后发现,被劫持的人质对于劫匪非常同情,主动配合他们的行动,而对救援他们的警察持有敌对态度,也不愿意配合调查。这种现象也许是潜意识里对于自己生命受到危害的恐惧,因此自我欺骗,觉得歹徒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就不会危及自己的生命。后来研究发现,这种现象在很多情况都会表现出来,特别是在极端压抑的封闭环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小粉红虽然私下对政府有很多意见,在网上匿名时也会有所表露,但是接受采访时都声言自己会害怕回国遭到报复,尽量克制并要求匿名。所以,很可悲: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知道自己在撒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但是他们还是会撒谎。靠重复谎言安慰自己。对于这样的人,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我同情这些回不了国的小粉红,希望他们早日回到自己的国家,最好不要再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ysyphe' 的评论 : 不难理解,他就是太监心态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yalflush' 的评论 : 谢谢你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姐' 的评论 : 他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不好过:他们也会发现自己被抛弃了,会发现反美是有代价的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x5019' 的评论 : 我喜欢,我就是自嗨也不管你这吊毛的事,有本事你(????)??嗨一个啊。你是不是阳痿了所以看见别人自嗨就难受?
sysyphe 回复 悄悄话 tx5019 发表评论于 2020-06-26 23:59:24
版猪一把年纪了 省省吧 别天天在这儿自嗨了 such a moron

楼上的才是一个moron!
人家版主自己的地盘,想怎么嗨就怎么嗨,管别人什么事儿?有病!
royalflush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家的小粉红们咱们不管了,留在北美的老粉红们呢?想想就来气。
tx5019 回复 悄悄话 版猪一把年纪了 省省吧 别天天在这儿自嗨了 such a moron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dknight' 的评论 : 是的,他们也知道自己在撒谎,活得很可怜,所以潜意识里仇恨一仇恨外面的世界,不懂得感恩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怜天下父母心' 的评论 : 对于患病的人要有点同情心,这些人在哪里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是自己不明白罢了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驻足闻香'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qdknight 回复 悄悄话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呵呵受虐狂,粉红们确实有病。
可怜天下父母心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点都不同情他们。他们活该。
驻足闻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