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广角镜

岁月,心情笔记,医学知识,有我有你
正文

新中国最惨重的一场灾难

(2019-12-16 11:59:09) 下一个

说到新中国最惨重的灾难,很多人都会想到唐山大地震。其实,在唐山地震之前,地处中原大地的河南,曾经发生过一场严重灾难,死亡人数至今无法得知,但估计高达几十万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河南“75·8”溃坝事件。跟唐山地震不同的是,由于某些原因,这起灾难被长期隐瞒。大水过后,人畜尸体遍野,加上天气炎热,引发严重瘟疫,饿死病死不计其数。据回忆,当时是老百姓在哭,医务人员也在哭。老百姓哭,是因为只能看着亲人家人因病而死无法医救,而医务工作者在哭,是因为想救人却没有医药。最后,为了防止瘟疫扩散,中央命令空军在灾区大规模喷洒农药六六六。 (当年常用的农药有三种:剧毒的液体1059和3911,以及轻毒的六六六。1059和3911主要用于棉田,即使稀释以后加上防护,经常发生中毒事件。六六六是粉剂,经常用于豆科类作物,喷洒时用鼓风机。直接食用的小麦玉米等则不能用农药。至于农药残留,慢性中毒,环境污染什么的,先不被饿死才可以啊)。

天灾与人祸: zh这起灾难的直接原因,是受台风影响的大规模暴雨。但是隐患确是当年不顾科学和不负责任的大量修建水坝。

1949年和1950年,淮河上中游发大水灾,国务院作出了《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在淮河上游的河南省山区内修建了石漫滩、白沙、板桥、薄山、南湾等5座大型水库;在平原上修建老王坡、吴宋湖、蛟停湖、潼湖、泥河洼等5个洼地蓄洪工程。板桥、石漫滩等系列水库是五十年代初期“人民治淮”的产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批设计建设的大型水库。1958年,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归纳了河南总结漭河流域地区兴建山区水利的经验:“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要把漭河经验向平原推广。当时的河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陈惺当即反对: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造成涝、渍、碱三灾。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但是陈惺的意见无人理会。水库施工时正值大跃进,河南省水利厅认为原设计过于保守,作了几处关键的改动,如将原设计的12孔排水闸门减少7门,仅剩5门。片面重视蓄水,忽视防洪,板桥水库比规定蓄水量超蓄3200万立方米,且疏于维护,在溃坝前,板桥水库的17个泄洪闸只有5座能开启。

1975年7月31日,台风尼娜在太平洋上空形成;8月4日,尼娜在福建晋江登陆。随后跨越江西、湖南两省,在常德附近突然转向,北渡长江直入中原腹地,造成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8月4日至8日,整个台风滞留地带共19410平方公里的地区降雨量超过400毫米,京广铁路以西的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到方城一带降雨量大于1000毫米。8月5、6、7三日的降水量均超过中国大陆以往的正式记录。暴雨中,泌阳境内各水库、河道水位急剧上涨,大中小水库均达到蓄水极限。确山经过两场暴雨后,山洪暴发,山体滑坡,水库溃坝,塘堰坝溃决,几十吨重的钢筋水泥军用设施、军方的武器和装备均被洪水卷走。淮河支流洪河和汝河的洪水袭向驻马店平原,洪水越过多处堤坝。8月7日,京广线上一列火车被洪水推出轨道,沉落在马庄河。

8月5日17时,板桥水库库区内电话、公路交通中断。驻马店地区革命委员会生产指挥部副指挥长陈彬只能利用部队的电台进行联系。8月6日子夜,板桥水库开闸泄洪,水库的主溢洪道、副溢洪道、输水道闸门全部打开,按最大能力泄洪。8月7日天,水库管理局开始组织家属转移。中午,陈彬召集驻军、水库、板桥公社领导召开会议商讨应急措施。宣布水库处于紧急状态,通知下游群众转移。并催促地委向驻军求援,派军队到水库抢险,但麻袋、草袋、防汛器材、木料、铅丝、应付意外的炸药等物件均没有。当晚19时30分,驻军向上级部门发出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水库就有溃坝危险!

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接到急电后立即将险情报告给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纪登奎和李先念经短暂商讨后认为只有动用军队才能化险为夷。他们决定向时任第一副总理邓小平汇报想法,请求具体指示,22时45分左右,李先念向邓小平家打电话。邓小平女儿邓榕称邓小平身体不适,已经入睡。并坚持不肯叫醒父亲,但据纪登奎和李先念后来了解,当晚邓小平并没有生病,也没有入睡,而是在万里家打麻将。

在21时之前,确山、泌阳已有7座小型水库溃坝。22时,中型水库竹沟水库溃坝;遂平县城内水深齐腰。调集驰援水库防守的驻军在板桥水库方面的要求下,在大坝南端升起两颗红色信号弹,并举枪对空扫射报警;信号弹发射几十枚,但大雨导致信号弹范围50米以外就看不到了,鸣枪一百多发子弹,但枪声被大雨盖住,因此无人听到和看到。22时10分,陈斌等人联名向中央、省委、地委,通过军队发出特告急电,这是旧板桥水库历史上最后一份电报:板桥水库处于特别危机状态库水位已过坝顶即将漫过防浪墙主副溢洪道已全部运用要通知沿河社队注意抢险转移水库防汛指挥部在大坝南头请军支援

月8日零时20分,水库电站因形势危急停止发电;20分钟后,洪水漫坝。8月8日1时开始,板桥、石漫滩两座大型水库,竹沟、田岗两座中型水库,以及58座小型水库在短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凌晨1时,板桥水库水位涨至117.94米最高值,超坝顶1.6米,超坝顶防浪墙0.3米,漫过防浪墙的洪水先是掏空墙后坝顶的卵石路,继而推倒防浪墙,然后冲决坝体,洪水以每秒6米的速度冲出板桥水库决口处,冲向下游。首当其冲的道文城公社死绝227户,9600人遇难。垮坝后仅1小时,洪水到达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部分人或被途中的电线、铁丝缠绕勒死,或被冲入涵洞窒息而死,更多的人在洪水翻越京广线铁路高坡时,坠入旋涡淹死。3时左右,峰头高达7米到10米的洪水越过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南下。

河南省有30个县市、1780万亩农田被淹,1015万人受灾,400多万人被洪水围困。倒塌房屋524万间,冲走耕畜30.23万头,猪72万头。驻马店境内京广铁路被冲毁102公里,中断行车16天,影响运输46天,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人民币。是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溃坝惨剧。灾后驻马店地区多处地方受浸,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由于尸体长期浸泡在水中,导致疾病传播;而空投的大部分食物落在水中,更加速了疾病的传播。卫生部、解放军总后勤部、北京、湖北、河北、山西、武汉军区、广州军区、河南省军区及全国各地市的198个医疗卫生部门,派出三千多名医务工作者先后抵达灾区。

8月13日,汝南有10万人被淹(指尚漂浮在水中),已救4万,还有6万人困在树上,要求急救;全县20万人脸浮肿;新蔡有30万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个公社全被水围住,许多群众5昼夜没有饭吃;上蔡有60万人被水包围;华陂公社刘连玉大队4,000人把树叶吃光;黄铺公社张桥大队水闸上有 300人6天7夜没有吃饭,仍在吃死猪死畜。宿鸭湖水库:大坝上5万人4、5天没吃东西了。平舆有40万人在水里,肠炎、脑炎流行。医疗队下去了,但没药物,很多地方出现了灾民有病哭,医生看了病没药也哭的情况。全地区尚有177.3万人泡在水里。

河南被水围困,要求打开蓄洪堤坝,但是下游的安徽等地出于自身利益坚决反对,以至于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由于班台水闸的拦阻,驻马店地区的水位不退,人类尸体与其他动物尸体泡在水里,导致流行性感冒、细菌性痢疾、传染性肝炎、疟疾、流行性乙脑、钩体病到处扩散。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染病病人有113.3万。为了降低发病率,8月14日10点20分,中央下令,驻军用10吨炸药爆破班台水闸,洪水随即向下游泄去,

8月18日,平舆、上蔡、新蔡尚有88万人被水围。汝南50万人中32万人发病:其中痢疾3.3万,伤寒892人,肝炎223人,感冒2.4万,疟疾 3,072人,肠炎8.1万,高烧1.8万,外伤5.5万,中毒160人,红眼病7.5万,其它2.7万。上蔡华陂公社56,000人仍有21,600人泡在水里。刘连玉村8户围1只破锅做饭,用南瓜挖空作碗,树枝当筷。有的地方仍在堤上吃小虫吃树叶。已病死21人。8月20日,全地区尚有42万人在水中,病死者274人。8月21日,全地区尚有37万人泡在水中。汝南32万人患病,190人病死。灾后第21天,遂平县革命委员恢复运转并发“关于当前防病治病的通知”。文件说“由于灾后环境污染严重,人群抵抗力下降,乙脑、伤寒、疟疾等传染病日趋上升。”要求各地建立野战医院,加强疫情报告,就地隔离治疗传染病。

根据中央指示,为了防止疫情扩散,空军从9月1日至6日连续出动飞机272架次,喷洒可湿性“六六六”粉农药272吨。

灾难过去了,生活还要继续,罔顾科学,盲目自信给我们带来了多少惨痛教训?愿这样的悲剧不再上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7)
评论
slow_quick 回复 悄悄话 我当时在灾区下游,非常紧张,把人、大牲畜都集中到附近高地,大家都不敢睡觉。

往河南去的公路经过县城,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重型奔驰(!)卡车,都是开往灾区的,一辆接一辆,估计30分钟才过完。

在我们西边的朋友后来告诉我们,当时他们那里涡河上天天漂过来许多尸体。

记不得那里来的消息,好像那时是飞机喷洒一种低毒有机农药叫辛硫磷,防止苍蝇蚊子滋生。

我们县里的头(县长、书记?)说让他们坐飞机去灾区看,那是一片沼国,全是水看不到边。让他们去看是鼓励非灾区多出力救灾。

当年听县里的头私下说死了25万,但现在官方数据只有2.6万。

那年冬天,河南灾民到我们这里拉些粮草,每个生产队都摊到几个。到我们生产队来了一辆驾车(板车),两个人拉。两人自带粮食,自带锅碗,分伙吃(!)。他们说给的配给是每人每天8两粮食(这是给拉粮草的劳力,留在灾区的要少很多)。我们队的老乡大家都给点,凑了上百斤粮食给他们带上。我们队想多给他们些草料,可他们不要,说拉不动。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邓打牌的双手都是血。
nnndayd 回复 悄悄话 纪登奎儿子纪坡民发表过一篇回忆文章,给邓辟了谣。所谓打牌不接电话之事不存在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用农药666消毒...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夫子' 的评论 : 当时本来基础就差,认为失职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当时,最大的薄山水库也面临溃坝危险,亏的解放军一个师及时到达,否则就更不知道要死所少人。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纷纷繁繁' 的评论 : 是啊,至今河南也没有翻身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racottaWarrior' 的评论 : 当时敢出声的都很了不起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也许吧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萸香慢' 的评论 : 是,以前的宣传令人无语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yx-003' 的评论 : 有一个国家想控制但是很难控制的东西,叫做Internet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曌' 的评论 : 是,很多人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
夫子 回复 悄悄话 听亲历者讲, 溃坝的第一波水头高达20多米,水到之处, 房倒屋塌, 无人能够幸免。 大水过后, 树上挂满了人和牲口的尸体, 上面来人检查, 只好雇人将尸体摘下, 可树下是一片汪洋, 无法入土, 只能泡在水里。 等检查团走了, 重新把尸体挂到树上。 好像溃坝前多次去电请示老邓, 要不要炸坝, 邓在家打桥牌, 邓榕拒接电话。
纷纷繁繁 回复 悄悄话 河南这个地方真是多灾多难。“三年自然灾害”的重灾区,好容易缓过一口气,就来了这个水库溃堤。再后来又有艾滋病血祸。感觉共产党上台以后,河南是被折腾得最惨的地方了吧。
TerracottaWarrior 回复 悄悄话 那個板橋水庫黃萬里貌似也反對過,我還以為其他人都明哲保身沒吭聲呢,沒想到還有一位陳惺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不是三年灾害吗?据说饿死几千万人。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到后来再看见那些战士挽着手用身体堵坝有点想骂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是,农村人的孩子也是人,有时看到电视上那些堵坝救灾的军人,多数还是娃娃脸,看着满心紧的。
我也是出来后才知道这事的,回去问了下父母,从不知晓。
jyx-003 回复 悄悄话 既然是国家机密,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情况和具体的数据的?
回复 悄悄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49年10月-2019年9月)。下面是大事记介绍的一九七五年的大事:
1月13日-17日 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会议重申四个现代化的目标;选举朱德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任命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邓小平等为副总理。此前,邓小平在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在1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共十届二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2月 邓小平在毛泽东、周恩来支持下,开始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7月,开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主持工作期间,对全国各方面的工作进行整顿,收到显著成效。11月,整顿被迫中断。

11月26日 中国成功发射一颗返回式遥感人造地球卫星,并按计划顺利回收,成为继美国、苏联之后第三个掌握卫星回收技术的国家。

在1975年大事记中根本就不提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

Culture of concealment .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ngmarch' 的评论 : 中国的水害历来已久,那个年代不讲科学,盲目修水坝,可谓得不偿失,譬如黄河三门峡。这个弯路美国也有过,后来又花费人力物力拆除很多水坝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是,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幸运的是,当时最大的的一座水库也面临垮坝的危险,当地驻军一个师的官兵及时赶到,和附近的老乡一起加固堤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是啊,我老家也有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啊,小时候就有一个信念,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有解放军。但是,到后来再看见那些战士挽着手用身体堵坝有点想骂人,难道国家买不起几个麻袋?各地政府做不好自己该做的工作,出了事就想起了就解放军。那年深圳大火也是靠部队,否则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深圳了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常态' 的评论 : 也不能说是邓的责任,中国的事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不奇怪,其实迄今为止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中央也没有正式公布过,这是网上有人谈论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谢谢,当时没有看过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ThereDoIt' 的评论 : 是,我也是出国以后才知道这件事。在国内的时候,去过河南很多次,从来没有挺诱人谈论这起灾难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介绍!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longmarch 回复 悄悄话 毛时代的水害。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一声长叹:问责机制缺失。P民有歌功颂德的义务,无追究责任的权利。悲剧只可能再次重演,而无法有体制上的改进。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小时候经常有从安徽或河南来乞丐原来是这么回事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细赞一个。 十几年前在国内网看到这个报道。 必须要再声讨一下文革和四人帮。除了当年不顾科学和不负责任的大量修建水坝, 管理混乱也是一条。 有了灾情找不着人! 死了那么多人, 干部应该被撤职。

解放军出动救灾, 赞一个。 其实中国已有灾情就出动军人救灾。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板桥+64.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姓邓的!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49年10月-2019年9月)。下面是大事记介绍的一九七五年的大事:
1月13日-17日 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会议重申四个现代化的目标;选举朱德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任命周恩来为国务院总理、邓小平等为副总理。此前,邓小平在1月5日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在1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共十届二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2月 邓小平在毛泽东、周恩来支持下,开始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7月,开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主持工作期间,对全国各方面的工作进行整顿,收到显著成效。11月,整顿被迫中断。

11月26日 中国成功发射一颗返回式遥感人造地球卫星,并按计划顺利回收,成为继美国、苏联之后第三个掌握卫星回收技术的国家。

在1975年大事记中根本就不提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八十年代中期,苏小康曾根据此事写过一篇报告文学《洪荒启示录》。
BeThereDoIt 回复 悄悄话 九十年代初出国才在英语文献了解这事。后来问在清华大学水利系当过助教给胡锦涛改过作业的父亲 , 知道这事吗?为什么不告诉我(本人专业土木工程 算专业相关)?回答是 国家机密 孩子们还小不懂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成年了自然会知道 — 可如果不出国 到老也未必知道 ......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