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My Dear Hamilton读书笔记之二

(2020-07-27 13:34:03) 下一个

My Dear Hamilton一书是以Eliza Hamilton的第一人称写的,作者索性自己灵魂附体到Eliza身上。 若干年前读过当代男作家写的开国历史(比如Killing England), 是隔着距离来讲故事,脉络清晰,幽默风趣,但读不出任何作者的个人情感, 历史就像理智的机器,按某些既定的规则运行。

而这本书从Eliza的一个局限的视角来经历腥风血雨的开国历史,Eliza在自家家的书房,餐桌,客厅见证历史, 也是几任第一夫人的好友。 作者还贴心贴肺的想象和描述了Eliza的丰富内心心理活动。 让我感慨男女作家风格的不同。有时女作家的作品就像有蜗牛的触角伸出去体会世界,也许角度更局限,但个人情感色彩更浓烈。

Eliza的一生喜和悲,都是常人的几倍。 大儿子年纪轻轻就在决斗中丧生,大女儿随之精神失常,这些都是母亲不能承受的痛苦。 丈夫跟个年轻女郎的故事就跟当代的克林顿和莱维斯基一样,细节都路人皆知,这对妻子来说太难堪。再然后丈夫英年早逝,留下巨债和政敌们对遗孤们的敌意。随后的50年她没有再婚。

可是Eliza出身于北方最有实权和财富的将军之家,父亲钟爱她,兄弟姐妹友爱, 嫁给了国父之一, 积极参与到丈夫的政治生涯, 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夫人, 养育了8个孩子,孩子们长大后她投身慈善,成立了纽约第一个私人孤儿院,终老于97岁高龄。这是多么丰富的经历!

还知道的历史事实是,她在丈夫去世后,到处奔走搜集保存丈夫的书信文章以便保存他的legacy, 致力于维护丈夫的名誉。 当时的执政者多是Hamilton的政敌,Eliza有一段时间几乎是与整个执政层为敌。Eliza还让儿子根据这些书信写了Hamilton的传记。

读到这里,觉得Eliza不愧是将军的女儿,很有政治敏感度,书信文章这些是Hamilton留下的精神遗产和政治遗产。可另一个问题是,Eliza是怎样原谅丈夫的不忠,尤其是丈夫和姐姐的双重背叛? 被当代心理学社会学洗礼过的作者是这么说的:

“A marriage is like a union of states, requiring countless dinner table bargains to hold it together. There may be 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 brewing below the surface that can come to open rupture. And there is, in a marriage, as in a nation, a certain amount of storytelling we do to make it understood. Even if those stories we tell to make our marriage, or country, work don't paint the whole picture, they're still true. But to leave Alexander Hamilton out of the painting entirely is a lie.”

“But I think it better, in times like these, for us to acknowledge that marriage is a choice, one made, every day, anew.”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