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琴

胡说八道:
龙虎齐聚石头城,凤凰相戏国瑞堂。
秦淮河畔吼新曲,夫子庙前觅旧章。
白马过隙半世短,琼浆豪饮小话长。
莫道此生浪虚度,尚有余年换新装。
个人资料
正文

三个丢失的诺贝尔奖

(2019-12-07 18:49:44) 下一个

当埃伦费斯特的学生乌任贝尔和哥德史密斯准备提出电子自旋假说来解释氢原子光普中的双普线现象时,害怕招人嘲笑。因为如果电子是个带电球的话,按照当年测量出的电子半径,球表面的速度要超出光速。埃伦费斯特回答说,如果是我提出的,因为我的地位和学术成就我会被人嘲笑。但你们是年轻人,可以犯错。发表吧!他们没想到的是,兰道的学生科龙尼克早于他们也提出了同样的假说,但是因为被泡利严厉批评而没有发表。从而失去了发现权。兰道没有全力支持他的学生。不过,物理学家至今仍然不清楚电子自旋或者费米子内禀自旋的来源。

很遗憾兰道的另一个学生提出过用宇称不守恒来解释贝塔衰变中的怪结果。被兰道扔在抽屉里。兰道认为那是胡扯。他认为宇称守恒是天经地义。后来李杨提出宇称不守恒并提出实验验证方案。被吴健雄用美国国家标准局两个科学家建立的实验装置中测量到了。不过吴却没给那两个科学家分享应得的发现权。另外,没给吴诺奖是正确的。同样,西格斯粒子诺奖也没给CERN的实验物理学家。加上吴的实验方案还是李杨的。兰道这样有两个学生没得到本来应该得的奖。

泡利自己也失去一个得奖的机会。就是非阿贝尔场理论(杨-米尔斯场)。泡利想做这个场,但是发现这个场不能有有质量的粒子,而没质量的粒子的场是电磁场,已经有了。他认为这个场没有物理意义就没做下去。所以后来杨振宁在普林斯顿研究院作这个报告时,泡利不停地打断杨振宁的报告,追问杨振宁你这个场的对应的粒子是什么。杨振宁只好坐下停止了报告。最后是奥本海默打圆场让杨作完了报告。后来弱电统一理论得奖时,应该杨振宁再得一个奖,但是萨拉姆搞公关硬是挤进去。而诺奖只能有三个人。把杨振宁挤出来了。

老一辈科学家很严谨。不随便发表不能被验证的猜想。这个也是他们提出的理论有坚实的基础。但是也使得他们有可能与一些第一发现权失之交臂。这个趋势现在走向反向,许多科学家轻率不负责任地提出一些胡说八道理论。而且给后来者或者决策者误导,或惑悠有关机构提供项目资金。如果是小量的还危害不大。但是有些有地位的所谓院士也惑悠,典型的就是哪个缠绕“专家”。包括哪个“一流”物理学家霍金,我读过他发表在“自然”上的好几篇文章。简值是胡说八道,而且根本无法用实验验证,霍金占据了不少应该让位给年轻人的资源。现在的弦理论也是这个状况。弦(玄)论家惑悠国家出大钱搞巨型项目去验证根本无法验证的结果,而且弦理论也根本没提出过什么可以实验验证的方案。弦理论对撞机所需的能量级别,可以说人类在有限的未来都不可能做到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reYOUsure 回复 悄悄话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缠绕”指“量子某某”吗?是的话俺也同感。相信历史终究会还原真相的。

谢谢科普关于杨振宁的第二次得奖机会。霍金的事不知道,您这样的同行最有发言权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