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美军歼敌无数,为什么最后要撤离阿富汗?

(2021-05-03 21:53:30) 下一个

基本是以前其他国家比如越南,现在在阿富汗的故事全部:

1.“入侵一个国家”,“扶持傀儡政权””反叛分子试图夺回国家”

2.“傀儡政权极度腐败无能”“反叛分子逐渐控制了全国基层“

3.“美军和反叛分子大战,情况焦灼””美军政治和经济不堪重负“

4“ 美军被迫撤离”“反叛分子席卷全国”

每消灭一个塔利班,付出代价是阿富汗政府军1.5人,北约(含美国)军人0.08人,美国承包商0.09人,和美国纳税人0.23亿美元

下面我们逐一看来:

 

1. “扶持傀儡政权”“傀儡政权极度腐败无能”

在打击塔利班的时候,长期是与北方联盟做盟友,而北方联盟正是当年被塔利班打散了的军阀,看一下北方联盟的组成:以拉巴尼,马苏德为代表的塔吉克人军阀;以多斯图姆为代表的乌兹别克人和土库曼人军阀;以卡德尔为代表的普什图人军阀;以莫塞尼为代表的什叶派塔吉克和哈扎拉人军阀。

这些军阀本身都有很多问题,例如多斯图姆,此人本身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和屠杀,甚至在奥巴马期间都说要调查他的,结果过了11年了,什么结果都没有,这些东西是多斯图姆本人自己都不否认的,结果居然在2014年甚至当上了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第一任阿富汗总统大贪特贪,他弟弟把阿富汗最大的银行喀布尔银行贪的破了产,阿富汗央行被迫接手。

英国广播公司“寰宇透视”(Panorama)节目播出了一部名为“功成身退?赫尔曼德省的秘密”(Mission Accomplished? Secrets of Helmand)的纪录片。在长达5周的时间里,记者本·安德森与驻阿美军一起,深入阿富汗最危险的赫尔曼德省桑金地区(Sangin),揭露那里令人担忧的安全现状。
纪录片的主角比尔·斯蒂伯是美海军陆战队少校,他主要负责带领顾问团队给桑金地区的警方提供咨询建议。在阿富汗,警察是安全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谈及日常工作的情形时,斯蒂伯的话语里不自觉地透露出一丝失望和愤怒。“他们简直太猖狂了,从机车燃油到枪支弹药,他们都能偷去卖掉。更可恨的是,他们还经常非法监禁无辜的平民。”斯蒂伯称,无端扣押民众、通知其亲属来交钱赎人是当地警方惯用的“生财之道”。除此之外,桑金地区的警员甚至还在集市上公开叫卖火箭推进榴弹等重型武器,而这些武器经过几番流转后最终落入塔利班之手。斯蒂伯说:“有一次,当地一个巡逻基地突然变成了危房、不再适宜安保人员居住,原因竟然是当地警员把巡逻基地的防护墙当作废铁卖掉了!”
斯蒂伯还表示,阿富汗几乎每一个警局都有一名“茶童”,他们通常是十几岁的男孩,负责给警局官员端茶倒水,有些“茶童”甚至还被当成“性奴”。今年1月份,4名男孩从赫尔曼德省一个警局逃走时遭到枪击,其中3人丧生。据信这些男孩是被警局官员强行带走用作“性奴”。而在桑金地区的大街上,经常能够看到公开吸食大麻的阿富汗警员。

 

2“反叛分子逐渐控制了全国基层“

美国《外交政策》期刊的一篇文章,写于2018年。《外交政策》是由亨廷顿主办的。就是那个“文明的冲突”的那个亨廷顿。)

里面介绍了一些当时塔利班如何在农村发展自己,以及当时已经包围城市的现实。在阿富汗农村,塔利班建立的政权被农民认为和喀布尔政权比,是“公正和诚实”的:

“查尔克看起来像一个典型的阿富汗农村地区。由于没有什么发展,也没有工业,它的48,000人口主要靠务农维持生计。贫困是常见的;那些能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工作的人会离开,寄钱回来养家。
但是,仔细观察查尔克就会发现,这里的情况与人们对阿富汗一般地区的预期有所不同。 

那里的管理者被普遍认为是公正和诚实的,这使得他们在这个一直被列为世界上最腐败国家之一的国家中显得格格不入。当地人说,这里的犯罪率非常低。邻里之间或家庭之间很少发生纠纷,一旦发生,地区官员或法官会迅速解决。

卫生官员定期巡查诊所,以确保医生和护士在职,并确保药品储备充足。

整个学区的学校都有政府的老师来上课,学生出勤率很高——这在旷课现象普遍存在的情况下是一种反常现象。
理论上,查克的惊人成功可以被解释为美国支持的阿什拉夫·加尼政府终于将表面上的良好治理扩展到首都喀布尔以外的地方。但事实上,阿富汗政府不应该因为查克而受到赞扬,该地区目前由塔利班控制。

事实上的地方当局,从市长到该镇唯一的法官,都来自塔利班,而普通的官僚,如教师和卫生官员,都是由叛乱分子审查和挑选出来的——尽管喀布尔政府仍在支付他们的工资

尽管美军人数在过去一年里增加了近一倍,空袭也有所增加,但塔利班仍在阿富汗广大农村地区保持着重要影响力,并超越加尼领导的国际公认的民族团结政府。

今天,塔利班正设法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能够管理服务和治理国家的合法政治运动。随着美国和阿富汗军队撤离以保护主要城市,塔利班正在填补这一真空。他们不再只是一场隐蔽的叛乱,他们是一个等待执政的政府。

。。。塔利班争取民众支持的斗争,后来它发展成一个复杂的治理结构,包括管理学校、诊所、法院、税收等等。

塔利班成员开始与阿富汗士兵进行非正式停火,以缓和冲突。 政府军士兵将在检查站驻扎到晚上,之后塔利班将占据这些位置直到黎明。


 。。。尽管塔利班继续定期袭击城市,就像去年春天在西部法拉省和8月在东部加兹尼省所做的那样, 塔利班的新重点是,他们在一个又一个村庄获得了新的立足点。 ”

 

3.“美军和反叛分子大战,情况焦灼””美军政治和经济不堪重负“

拉姆斯菲尔德的民政顾问马林·斯特雷米基向五角大楼负责人提交了一份长达40页的机密报告,其中记载的伤亡:

阿富汗安全部队死了64124多,平民死了43074多;

塔利班以及其他所有反叛组织死了42100多;

美国承包商死了3812,美军死了2300,北约其他部队死了1145,另外还有人道主义援助人员和记者死亡不等。

就是说阿富汗政府军加美军的伤亡,超过塔利班50%;当然阿富汗政府军占了大多数。但是这个战果仍然匪夷所思,因为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和独立研究者的测算,美国史上持续最久的海外冲突阿富汗战争已让美国纳税人付出近1万亿美元的代价。所以这个4万2千的战果就等于:每消灭一个塔利班,付出代价是阿富汗政府军1.5人,北约(含美国)军人0.08人,美国承包商0.09人,和美国纳税人0.23亿美元。

美军和北约盟军自己也军纪败坏,包括侮辱尸体,滥杀,比如报道的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屠杀。还有一个被曝光的例子:坎大哈大屠杀

”美国陆军驻阿富汗的一名狙击手罗伯特·贝尔斯,2012年3月11日凌晨3点,持枪离开军营,进了坎大哈纳吉班村,闯进了穆罕默德·达伍德的家,开枪杀死了达伍德,在达伍德的妻子苦苦哀求下,饶了达伍德的妻子和六个孩子。但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阿卜杜勒·萨马德全家被杀,包括他的妻子,四个2到6岁的女孩,四个8到12岁的男孩以及两名亲戚。

据目击者称,贝尔斯拖着男孩的头发,把枪塞在男孩嘴里打死了男孩,另外几名儿童是直接被枪命中头部而死。另一名55岁的平民穆罕默德·道乌德也被杀。贝尔斯把这些受害者的尸体拖到一个房间,放了一把火,随后到美军基地投降,此后被判无期徒刑。“

事情发生后,美国给予遇难者家属一笔钱,分别是:死者家属获5万美元,受伤者1万美元,并且特别说:这笔钱不是赔偿,而是美国政府提供受害者及其家属的“礼物”。

美国媒体描述,贝尔斯有饮酒,妄想症和睡眠问题,并且在阿富汗的战斗中“受到了严重的心灵创伤”。整个报道下来,还以为贝尔斯是受害人。

同样是美国媒体,把塔利班描述的一无是处,看得美国人经常会问,为什么在阿富汗,我们想为当地人带来民主和自由的社会,而当地人不领情呢?

只有一个原因:美军或者美军扶持的喀布尔傀儡政府控制下,有可能更惨,阿富汗民众两害取其轻。

 

4“ 美军被迫撤离”“反叛分子席卷全国”

2021年4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宣布,将在今年5月1日前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并在9月11日前将所有美军士兵撤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