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2019 歌手 第一期】【查理老师点评】

(2019-01-15 13:14:33) 下一个

 

  2019《2019 歌手》第一期 查理老师点评

 

《燕窝》演唱:吴青峰

 

《燕窝》这首歌如吴青峰本人所说,讨论的是歌手的价值,如燕子筑巢,初心并不是要变成人类的保养品燕窝。文艺作品在创作的时候,作者其实往往是不会想到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的。只是揣着单纯的意念去完成一部作品,之后被人如何解读和消费,也是不由自己控制和把握的。这首歌阐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事实,以及满腔热忱的热爱创作的初心。这首歌原版的弦乐编写有浓郁的欧式风格,是那种清新干净的田园色彩。而这一场的版本加入了英式摇滚的元素,仿佛多了一层硬朗的骨骼,比苏打绿时期更加的坚定无畏成熟。吴青峰的声音一如往日的清澈动人,有着明亮而柔和的音色。在华语乐坛一众男歌手中,他的声音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小巧睿智,闪着纯净的光泽。这一场的演唱,他在原本的音色之上加入了很多强调的语气,显得更加坚决有力。他的混声是以鼻腔共鸣为主导的高位置混声,声音的聚焦点很小,穿透力强,入麦很好。这首歌的创作,在副歌部分重复起伏跳跃的那段旋律线,是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记忆点,在他的头脑中,有着很多细碎精致的洛可可式的曲线,非常唯美。

 

《可汗山》 演唱:张芯

 

声音技术完善,基本功深厚。华语乐坛又一个女声的声乐技术指南。她有着很多和黄绮珊类似的声音特质,继承了90年代欧美Diva嗓音的“高大全”,是发声技术辉煌壮丽的那种芭乐大情歌类型。高中低三频的声区特别统一,混声的形态多变,从弱到强,从虚到实都有着极强的控制能力。音色上面共鸣饱满,喉咙开阔。因为有着咽音技术的加持,所以高音特别的具有爆发力和穿透力,她拥有灵魂乐女歌手所需要的嗓音肌肉能力。值得所有流行女声学习。再说一下这首歌的创作,从曲风上来说,不算新颖,旋律型是偏老派的大流行风格,长线条比较突出,而律动感缺乏。当代的流行音乐其实已经不太出现这种类型的曲风了。所以从演唱意识、审美,和时代的角度出发,期待张芯下一期的演唱能有新的变化和选择。

 

《一万次悲伤》 演唱:逃跑计划

 

逃跑计划的歌其实更多的光彩体现在现场表演的欣赏性,这种欣赏性大于竞技性。他们是中国流行摇滚乐队里闪亮又充满朝气的一支队伍。 其风格和其它摇滚的反抗批判精神并不一样,他们一直用最温情坚毅的力量正面的追逐着理想与光明的那种精神倒十分的可爱。把他们放在一个歌手竞技的舞台上可能会比较吃亏。单纯从演唱的的角度来说,毛川并不具备一个用来竞技的嗓音。也谈不上歌唱技术,还有着悬而未决的换声点。但是毛川的嗓音很有美感,透着单纯的直来直去的洒脱自由,就像逃离了束缚,在阳光下的麦田里奔跑的男孩,一路上带着金色的质朴的风。他的演唱,在高音处时不时发出非常迷人的真假音转换,比较有意思,也很讨巧。在需要强声爆发的时候,发声点比较集中,入麦也很锐利,穿透力也强。。内心的细腻还是很明显的。期待下一期的演唱。

 

《Beautiful Mess》 演唱:Kristian Kostov(保加利亚)

 

小男孩还是非常有想法的。他的曲风延续着欧美乐坛最常见的大热流行的模式,还将中国民族乐器二胡和中国鼓融入 ,并且运用的毫无违和感。他在这个舞台,是代表一个国际化的窗口,将时下最新的欧美流行音乐思路通过他的演绎植入进来,展示在我们的舞台上,对于他个人或者对于我们来说,都非常有意义。小男孩的乐感律动都很不错,并且特别注意了他有几个说中文的瞬间,语感发音也是惟妙惟肖的。灵气满满的小子。期待后续的表现。

 

《我比从前更寂寞》 演唱:杨坤

 

杨坤的声音辨识度在华语男歌手里面是极其鲜明的,把他放在任何时间地点,只要一开腔,马上知道是他。他是华语乐坛能够把嗓音问题化腐朽为神奇的案例,没有之一。因为就从科学嗓音的要求来看,他的声带不算很规则的那么健康。发声的时候全在漏气与不漏气之间来回切换,于是造就了他独一无二的富于变化的音色。而在使用这一音色的控制方面,他也是高手,他很懂自己的嗓音,也很懂得如何利用现有的嗓音机能变为艺术表现的工具。在情绪处理方面,他独到而细腻的拿捏方式也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标杆,也出现过很多模仿他沙哑磁性烟嗓的男歌手,但是无一例外的只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他还是他,不可复制。在这首歌的曲风上面稍显老套了一些,以他独特的嗓音能力其实如果好好利用,拓宽更加流行时尚的风格的话,依然是一把尚方宝剑。

 

《最爱》 演唱:齐豫

 

齐豫这个名字,就像华语乐坛的一场奇遇,更是所有漂泊者的奇遇。作为台湾民歌时代最顶尖的民谣歌者,她身上背负着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的文化烙印和集体记忆,带着台湾的眷村人解不开的共有的乡愁。所以在她的声音里永远都自带一个流浪者的自由与惆怅 。那种飘远的无根的空灵音色,成全了她早年的那首一鸣惊人的《橄榄树》。当我听到她1997年的专辑《骆驼 飞鸟 鱼》里的那首《四十个无亲无故的年头》的时候,我更加豁然的理解了她声音里永远居住的那个漂泊的灵魂。我是流着泪听完这首《最爱》,她的声音里富有古典色彩的高雅共鸣、忧郁的混声,隽永细腻的线条感,亲切的语气 。和杨宗纬那种包含戏剧张力的演唱不同,杨宗纬的版本是人间烟火里的嗔痴,而齐豫的版本站在人生的天边,无依无靠的望着人生。比起震撼人心的悲壮戏剧感,更能打动我的是这种苍凉的意味深长的情怀,悲壮是一种完成,而苍凉是一种启示。我其实不想用声乐技术的一大堆科普来分析她,那样太无情,我更愿意静静地躺着,听她诉说,在人生的遥远天边,那些可依靠的信仰和音乐的慰藉。孤独的人听齐豫, 就像外面下着雨,你透过玻璃窗上的水珠看风景,飘摇的湿漉漉的虚无感,听得人心里空落的想哭。那种苍凉的气韵和意象,恐怕只有张爱玲的小说里才能找到,就像《金锁记》里那段 关于“三十年前的月亮”的描摹,“红黄的湿晕”,“朵云轩信笺上的泪珠”。

 

请原谅本期的点评我就任性的先写到这里吧。我知道还有刘欢老师的没有写,但是我写不下去了,后面再补。因为反复循环着那首《最爱》,其他人营造出来的气氛我暂时进不去。所以不做强扭之瓜,有点抱歉,并谢谢大家。

 

《夜》 演唱:刘欢

 

如电影配乐一般,前奏一开始,故事的画面就出现了。这个音乐的风格有比较古典的东欧色彩,这一类的曲风非常适合用来表现神秘、阴冷、幽深的气氛,仿佛要讲述一个中世纪城堡里的传说一般。比如周杰伦那首《夜的第七章》也用了这种曲风来表现。这首歌的音乐在创作上有很多技术含量。音乐的调性采用了大量的离调,离调是音乐创作中的一个手法。最通俗的解释就是:你会觉得怎么唱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换了一个调,但是过了一会好像又换回来了。对,离调手法放在音乐里,就是用来制造这种曲径通幽,柳暗花明的意外感和新鲜感和错觉感。对于作曲家来讲,他需要丰富的音乐理论知识,不然可能会在和声结构上弄巧成拙。刘欢老师多元化的音乐素养(古典、流行、民族)和创作功力非常深。他代表着中国大陆流行音乐的殿堂级水平。刘欢的演唱方面,这一期有点感冒,原曲上有降调,这是很正常,也是非常应该的一种保护措施,保护了作品,也保护了自己,为了呈现完整的表演。这些并不影响我们欣赏到他深邃的艺术功力和宝刀不老的嗓音能力。他的高音依然富有穿透力,多年的咽音技术保驾护航,使得他的发声一直处于科学平衡的状态。以鼻腔/面罩为主导的高位置共鸣,传送力和集中度都很强。即使健康有恙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凭借扎实稳健的基本功一路撑到底,值得年轻歌手们好好学习。继续期待后期精彩的表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