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灯可除千年暗

千年幽谷一燈纔照則千年之暗俱除
正文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2019-09-20 10:10:05) 下一个

现代人把旅游当作一种享受,或者由于生活无聊而追寻的一种刺激。这种旅游只是一种短暂的出门,旅游者衣食无忧,甚至优于平日的享受。虽然出门,但是家仍然安好,和朋友亲人的联系如故,不须多久就会归来,甚至可以随时回家。但是旅行的经典意义则是完全相反。古时候的“旅”代表着家破人亡,离乡背井,无依无靠的艰难生活。旅人不会很快回来,可能永远也回不来,即使回来也早已失去居所,只能白手起家。

易经里用着火的山表示“旅”,可见“旅”的险恶状况。如果占卦得到了“旅”卦,代表着人生的低谷,没有任何依靠而不得不漂泊在外,生活的惨状可想而知。传说孔子在鲁国不得志的时候,占卦得“旅”卦。当时平息权臣的努力也已经行不通。虽然是代理宰相但已被国君疏远,甚至难以见到国君。而当权者整日沉溺于齐国送来的美女和乐舞,不理国政。在这种失时失位失势情势下,于五十五岁的时候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周游列国的艰苦旅程。即使是现代人,到了五十五岁也都在筹划自己的退休生活,而且身体和精力也大不如从前了。孔子作为朝廷高官是完全可以闲居在家,个人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这个年纪仍然能毅然出行去实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的大同世界,也真正做到了”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中国历史上宋朝是知识分子的黄金时代,由宋太祖设定的不杀士人的训示使得整个宋朝几乎没有知识分子因言被杀。虽然如此,却可以因言被贬,甚至一贬再贬。其实每贬一次,对其人和家庭的打击也非常巨大。贬令一旦发出,其整个家庭在几天之内必须出发,所以财产房子几乎会损失大半。到达被贬地的期限也有规定,所以路上也得拼命赶路,有风景也没时间没心情欣赏。至于路费当然是自己准备。古时因为被贬而心情低落或者疾病缠身而郁郁而终的比比皆是,比如明朝王阳明被贬贵州时,亲自看到被贬的主仆三人经过他所在的地方的时候相继殒命,作了一篇著名的祭文《瘗旅文》,收录于《古文观止》。苏东坡数次被贬,自然是深晓其苦。好在其人心性豁达,竟然也都熬过来了。虽然如此,在其诗词中也屡屡可见背后的失落和酸楚。“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即是在与朋友送别时的感叹。

人的一生可能有多次旅行,但是整个人生又何尝不是一次旅行?生生世世又有哪一次不是呢?儒家的易经把旅用火山来代表,佛家则是用着火的房子来表示,《法华经·譬喻品》:“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常有生老病死忧患,如是等火,炽然不息。”只要人们还局限在这样一个虚妄的世界无法脱离,就如同在着火的房子里生活,就算有短暂的歇息和惬意,终究逃不过“火”的煎熬。而煎熬的时间要远远多于舒服的时候。

不管是背井离乡的漂泊旅行还是整个人生的旅途,其旅行的过程是怎么样呢?旅卦的六爻给出了典型的描述。

旅行的艰辛从“旅”卦第一步就可以看出,“旅琐琐,斯其所取灾”。旅行伊始是大量琐碎的事,忙于解决饥饱和找地方暂时歇息,人穷志短,在生存线上挣扎哪有功夫去图谋远大的抱负?佛教里讲“法轮未转,食轮先转”,“身安则道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如果从人生来讲,大概对应着一个人从出生,经历懵懂的幼年,少年和青年,直到完成学业,有一定的能力,可以自由的开始对人生的追求的时候。

走到第二爻“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总算时来运转找到一个暂时安定的地方,还有了一定的积蓄和别人的帮忙,充满希望的新生活开始了。此爻变则”旅“卦成”鼎“卦,即开创新局面。从人生路来看,这个过程对应着成家立业,甚至有了小孩,事业上也开始有所发展,生活上也开始富足一些。

然而造物弄人,没想到走到下一步却是”旅焚其次,丧其童仆,贞厉“,房子烧了,帮忙的人也跑了,终点没到又回起点。当然这也是与处在这个位置的人有关 – 忘记自己是人在旅途,反而开始觉得自己不含糊,傲气十足,指手画脚,得意忘形,做事说话都欠考虑。”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从来都是往上爬费尽周折,往下掉瞬间及至。这大概就是典型的中年危机 – 从前的闯世间的激情已经在流逝的岁月中逐渐消磨殆尽,环顾四周都是“眼前的苟且”,每天难见一丝笑容。更糟糕的是都不清除自己是怎么一下就成了这般光景。

经过这样的波折,总算吸取了些经验教训,开始成熟起来,虽然之前损失惨重,但毕竟积累了一定的资源。继续前行到达第四爻“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这次不仅仅在财富上积累,也学会得到一定力量的保护,所以“资”和“斧”兼备。尽管如此,其位置并不稳固,自己也很明白风险时刻都在,所以也高兴不到哪 - “我心不快”。在人生中,这里已经是儿女已长大成人,自己在生活工作上也锻炼出了一定的水平,生活相对稳定。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未来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儿女可能需要自己的大力协助;如果工作有问题,再去找恐怕也不容易;退休金不一定准备得好;而且身体的也每况愈下。种种的不确定性仍然让人难以开怀。

经历种种的波折,“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旅程结束的一天即将到来。到来之前还有可能享受一段怡然自得的日子,如同回光返照,也长久不了。如果在旅途中竭尽全力的达到物质上的丰足,以有限的资源来满足自己无限的欲望为己任,人在旅途却不能遵循旅行的原则,时时把实际上是旅客的自己当成主人,最后就会直达“旅”的最后一爻,“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眺。丧牛于易,凶。“旅途中所得的一切化为乌有,如同鸟巢被烧,虽然也有过短暂的好时光,但最终结果却是” 丧牛于易“。都说”谁笑在最后谁笑得最好“,这一次的失败就是最后的哭。不象之前还有翻盘的机会,这次只能去接受。这个爻变之后”旅“卦成”小过“卦。”小过“卦本身就是小鸟拍着两个翅膀学习飞行的样子。旅人就像小鸟从天上飞过,始于一无所有,归于一无所有。也许那句”天空中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可以聊以自慰?这大概就是退休之后的生活吧。一开始还好,但越往后越不济,身体越来越不行,而之前几十年也没有积多少德,此时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帮忙。不幸的是儿女也不孝。最终心不平,气不和的结束了人生之旅。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落到这样的结局。也有少数的人由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或者自身的崇高修养,达到旅卦第五爻“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这个位置是代表文明的离卦的关键爻,意味着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精神和修为。一箭射中目标,其肉体已去但精神永存,所以他们其实并没有离去,他们的人生也超越了“旅”。历史上这样留名的人也不少,象中国的万世师表孔子,印度的圣雄甘地,美国的国父华盛顿。各个宗教中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唐朝时的六祖慧能大师,把禅宗发扬光大,“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一千多年来,《六祖坛经》引导着众多的迷茫众生走向解脱之道。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其肉身, 从未用过什么防腐剂之类的处理, 在经历了这么久的时日和几次蓄意的破坏,至今仍然安坐在广东南华寺,和世人无声的宣说着世界和人生的真谛。

那么是不是只有那些闻名于世的伟人才可能不枉人生,超越旅途呢?当然不是。其实是否闻名于世对于那些有成就的人也不过如浮云。易经说“旅贞吉”,人在旅途只要遵循旅行的原则,人人都可以最终获“吉”。对于这些,下次再讨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一灯可除千年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最爱蓝色' 的评论 : 有人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在物质的世界里其实人能做的并不多,但是每个人在其精神的世界却可以大有作为,然后返回来会影响物质的世界。
最爱蓝色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一篇很是深刻的好文。对人生之旅途有很独到的诠释。要好好细读慢慢消化一下。
比较喜欢文里那句话:““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都在因果缘份里吧。期待更多的好文的分享。祝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