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置换空间(六十)不速之客

(2019-10-17 05:04:46) 下一个

置换空间(六十)不速之客
文/风起云止


除夕夜和奕轩的视频,让阿楚心里再起涟漪,虽然是一次隔空相约,但她终于明白并不得不承认,奕轩在她心里,早已不是她一直自欺欺人的哥哥定位。。。

只是造物弄人,今生注定他们只能是兄妹。

元旦晚上和三位好友的聚餐,稍稍驱走了些肖楚心里的惆怅。菲然和秦岩的关系看似又进了一步,她心里暗暗为他们高兴。自从肖楚接受了高律师的借款,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微妙起来。高律师比秦岩和奕轩都多一份儒气,对肖楚也是呵护有加。肖楚尽管表面上和他还是刻意保持着一点距离,但心里已把他当亲近的朋友,并为有这么一位好友感到欣慰。她肖楚何德何能,生命中相继出现几位优秀男士。

新年过后,奕轩果然如他所说,没有再来信。她知道他回去上班了,工作压力肯定很大。其间她给萧爸爸萧妈妈打过电话,听到阿楚的声音,老两口特别开心,提到奕轩,他们也说他很忙。肖楚对萧爸萧妈说不要再寄钱给她了,她现在有稳定的收入,生活绰绰有余。但萧爸萧妈坚持要继续打款给她,肖楚急了,非常坚决地说如果他们再寄,她一定会连同以前的钱一起寄回,并强调她现在确实不需要用钱,等哪天需要了一定会主动开口。萧爸萧妈看阿楚这么坚决,怕伤了她的自尊,只能作罢,反复叮嘱她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告诉他们。

肖楚并没搬进自家楼房。权衡再三,她打算把房子出租,争取在两年内把高律师的借款还清。说实在的,她一个人不需要住那么大的房子,每月的维护管理费她暂时也承担不起。菲然现在和秦岩打得火热,也不可能搬来跟她同住。

高律师知道肖楚要出租房子,极力阻拦,苦口婆心地劝她:

“肖楚,你好不容易把房子要回来,租出去,多舍不得。我那点借款,你不用急着还。等你哪天设计公司开大了,赚了大钱再还不迟。再说还款时间迟一点,我赚的利息也多一点。” 

肖楚知道高律师是好心,故意笑着跟他抬杠:

“俊一,别以为是律师就高人一等。我的利息也没那么好赚。再说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我还怕呢。出租两年,就是一百多万,这美事,当然不能错过。反正房子是自己的,以后不想住都不行。”

高律师知道她的脾气,自己认定的事,别人根本说不动,只得无可奈何地帮她找经纪把房子放到出租市场上。

当初为了让奕轩有个舒适的住宿环境,肖楚让菲然帮她在这一片高档小区找了个比较大的两室两卫房。她知道奕轩以后回上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没必要一个人住着这么昂贵的公寓。创业阶段,又身背巨额债务,能省且省。肖楚找到同一个中介,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个一室一卫离她办公楼比较近的小公寓。奕轩留下的衣物,她小心地叠好,放在衣柜里。

一切安顿好后,肖楚的生活一下子平淡了下来。那段和奕轩共同生活的日子,表面上于她,已成往事。但夜深人静时,她还会时不时地想起阿轩失忆后傻乎乎的样子。

纽约,离手术只剩最后五天。自从定下日子后,萧爸萧妈就时时盯着儿子,逼他早睡早起,健康饮食,每天去健身房跑步举重。在爸妈严格的调理督促下来,奕轩越发强壮,胳膊上的肌肉如小山丘此起彼伏。奕轩跟爸妈开玩笑,说自己这下名副其实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根本不用上手术台,直接走T台去算了。肖爸萧妈看着儿子容光焕发,脸上笑嘻嘻的,心里直悲哀,儿子要是一直这样健健康康的,该多好。

这天下午,奕轩刚健身回来,发现家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悦,是你?! 你怎么来了?” 

他一眼便认出是郭悦。其实回纽约后不久,奕轩就记起了他和郭悦之间那些事,自然也记起他们分手的细节。新年前他曾收到过郭悦的一个短信,但因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病情,就没回复。

“奕轩,阿楚跟我说你临时回美了。我给你发短信,一直没收到你回音。这次刚好来纽约,我还记得伯父伯母的家,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们。”

萧爸萧妈依然热情地款待着郭悦,以前她跟奕轩来过家里很多次,他们也不知儿子怎么就突然和她分手,冲动之下去了上海。

看到儿子回来,萧爸萧妈识趣地开车出去了。奕轩感情上的事,他们从不干涉。

“对不起,悦,我确实收到过你的短信。当时正在忙,想过后给你回,没想就忘了,你知道我这记忆。。。” 

奕轩不擅长撒谎,隔着屏幕还好,当面这么说,有点心虚。好在刚刚锻炼完,红润的脸色遮盖了一丝窘意。

郭悦这次是破釜沉舟。奕轩不辞而别,又不回她短信,她大概也清楚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只是她不愿这么不明不白地放弃,想厚着脸皮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她知道奕轩记忆还有问题,也许他只是一时疏忽。

她这次来纽约,是专程找他的,她想当面问清他的态度。如果他没有复合的想念,她也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费感情,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生活继续。

“奕轩,我知道。对不起,我没事先打招呼就过来,我没有你家的电话号码。” 

郭悦看着愈发帅气的奕轩,心里更后悔自己当初任性耍小脾气。

“奕轩,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好。我这次来,就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们分开后,我一直想着你,我爸我妈也怪我太不懂事。奕轩,我知道你记忆还在恢复中,让我留下照顾你好吗?我们可以一切从头开始。” 

郭悦拉住奕轩的胳膊,晶莹的眼睛楚楚动人。奕轩看着看着心软了,想起自己和她曾有过的耳鬓厮磨,心里长叹了一声。

“悦,你先坐下,听我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