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日子 (3)- 老有所依?

(2019-12-01 21:46:15) 下一个

印裔外科手术医生Atul Gawande根据自己家庭经历与从医的亲身经验而总结出来的 Being Mortal: Medicine and What Matters in the End《最好的告别》这本书, 是直面衰老与死亡的一个感性化的理性表述。

到了2044年,世界上80岁以上人口将会多于50岁以下人口;老年人们怎样安渡晚年,是个世界级别的难题。

Gawande医生说,“It is not death that the very old fear ….  It is what happens short of death — losing their hearing, their memory, their best friends, their way of life.”

确实,人们在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慢慢随着年龄在退化的时候,在这种退化影响了生活方式以后,会有抵触心理,很难接受,因而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去适应这种变化。

当人们的同龄朋友们开始衰老生病,慢慢减少的时候,才会感觉到一种危机;而往往人们只有在自己或身边人和亲人们遇到了生命危急的时候,可能才会意识到,人,对于生的欲望,对于此生此世的留恋,可以是如此地强烈。

随着父母辈年龄渐长,养老这个问题,就不可避免地会摆在每个人的面前的。

特别是现代中国的人们,年轻时大多在为国为己而努力奋斗着,家庭往往是第二位的;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祖父母们照顾孙辈,孩子们年幼就全托 住校,现在是出国小留学,在新中国70年的过程中,不断地以不同的形式重复着。

当人们老了,“有出息”的子女们一般不在身边。当孩子们去外地居住工作,或移民国外越来越多的时候,“留守”老人们的晚年生活,养老问题,就逐渐变成了一个看得见的社会问题了。

现代中国社会,传统的“孝顺”经过了打破旧世界的文化大革命,被一定程度上“封建落后化”以后,却又被当代化地以”义务“的方式写入法律 -“子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近四十年改开财富的积累,使得遗产分配也成为了很大的社会问题,特别是法律上“子女有继承的权利”;“义务”是很难量化的,而“权利”是极易量化的,因而,“义务”与“权利”间的不匹配,以及老年人们没有做好去面对老年生活与安排身后事的心理准备,造成了现代中国社会上不小的家庭矛盾。

Being Mortal 这本书的作者,Atul Gawande, 是二代移民;他的祖父辈是生活在“老人当家作主时代”的印度,一家有12个子女,晚年在印度村子里居家养老,亲人们来送终;而作者的父亲,Gawande senior, 是一代移民,一个有成就的医生,经历了美国的养老与临终关怀,最后,他的儿女们按他的遗愿,把他的骨灰撒到三处:他们印度的家乡小村庄,美国的居住地,印度圣河-恒河。

移民一代Gawande senior的经历以及从移民二代Gawande视角出发的观点,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一代,是有启发性和可借鉴的现实意义的。

海外的我们,有机会来一边学习一边实践,去面对中国老人们的“老来困惑,老有所依”这个不小的社会难题,也是帮助父母辈们在有生之年,能够重新有机会把家庭放在生活的第一位,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命运的轮回吧。

2019Dec2

-By CoinByCoi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coinbyco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感谢留言;老 是件无法避免的 但又是很不容易去正视 去面对的事;边做边总结。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好,等下再认真看!谢谢分享啦!
coinbyco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这个话题比较难,边做边学边总结。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很喜欢这本书,触及了一些原本不敢探索的“禁区”,很有帮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