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中国行流水: 雁荡山(2)

(2019-06-25 10:49:24) 下一个

游览完合掌岩之间的寺庙之后,孩子们就回去休息了。离景区关门还有两个多小时,我就独自出去进行了一番“考察”。先是去找天聪洞,龙鼻洞,都在灵岩寺后边的山上。灵岩寺本身也是一个重要的去处。灵岩寺后边是屏霞嶂。有晚霞的时候可谓名副其实。

前一天过了玻璃栈道从舍身崖往下看到的就是灵岩寺,也比较能看清被群山环绕的地理位置。《游记》里也有对灵岩寺这一带的描写:“...至灵岩寺。绝壁四合,摩天劈地,曲折而入,如另辟一寰界。寺居其中,南向,背为屏霞嶂。嶂顶齐而色紫,高数百丈,阔亦称之。嶂之最南,左为旗展峰,右为天柱峰。”徐霞客1632年再游雁荡山的时候再次经过灵岩,记录中虽是一笔带过,但也精准,“叠嶂回环,寺当其中”。

灵岩寺初建于北宋年间,一度成为东南首刹,但是后来经过九次毁建,文革期间更是遭到文物尽数被毁的劫难。照片中看到的寺院是新修的,后边的旧址正在整修之中,圈了起来游人免进。但是我去的时候游人基本都已经离开了。看到我在门口张望,里边干活的师傅说,“没事儿,进来吧。”这黄色的建筑是上一版的灵岩寺,墙上的题字可以看出是明万历年间。

侧面的天柱峰上每周也有特技表演,好像有个特殊的名字叫“灵岩飞渡”,表演者腰间绑着绳子,从峰顶荡下至山脚,原本是山里的药农在山间采药的方式。

从灵岩寺旁穿过后,往左可去龙鼻洞、小龙湫,往右可上天聪洞。因为对《游记》中徐霞客在洞中“呼仲昭相望而语”印象深刻,决定先去探探天聪洞。回来后如果时间够用再去另外两处。

还真是颇爬了一阵山才找到了洞口。可惜照不到洞内的全貌,隐约可辨认出“圆洞二”,也就是兄弟俩呼喊着“相望而语”的地方。“洞中东望圆洞二,北望长洞一,皆透露通明,第峭石直下,隔不可履。

抽身而退,依山势转到洞的另一侧时才收获了此行的最大惊喜。从这个角度看上去,洞口的形状真的像一个耳朵,最意外的是这里竟然还真架着一个用草藤竹竿树枝绑成的梯子。《游记》里不是记录着“峭石直下,隔不可履”吗?于是徐霞客“复下至寺中,负梯破莽,...,直抵圆洞之下,梯而登;不及,则斫木横嵌夹石间,践木以升;复不及,则以绳引梯悬石隙之树。梯穷济以木,木穷济以梯,梯木俱穷,则引绳揉树,遂入圆洞中,呼仲昭相望而语”。

就这个梯子,特别是上边已经朽烂的藤绳真让我恍惚间觉得这就是四百多年前徐霞客曾经用过的梯子。我也真实不虚地有爬上去的冲动,但是真不想就此把这梯子给毁掉,更何况也顾及自己的安全。虽然真会摸到这里来的游人恐怕少而又少,但万一呢?为接下来的TA留着这份遐想/瞎想吧。

再一次地只身行走于大山中,一边下山,一边看着烈日下的天柱峰,在百雨一晴的日子里尽情吸收日光的馈赠。

下来展旗峰还有时间,便直接上了介于天柱峰与屏霞嶂之间的山路去探龙鼻洞。“龙鼻之穴从石罅直上,似灵峰洞而小。穴内石色俱黄紫,独罅口石纹一缕,青绀润泽,颇有鳞爪之状。自顶贯入洞底,垂下一端如鼻,鼻端孔可容指,水自内滴下注石盆。”我一个人在洞里,比照着书上的描写,费了很大的功夫也不能确定到底哪一部分是龙鼻子。经过四百多年,岩石的颜色质地一定都有了变化。找到一处接住水滴的石盆,但水盆的位置又觉得不对,因为上方的岩石完全没有龙或者龙鼻的样子。但题刻迨遍的样子到还是很明显。

 

 

下山途中去从不同角度看了一眼小龙湫就回旅馆了。小的们见到妈妈的欢呼雀跃是一剂解乏良药。第三天我们离开雁荡山之前去了净名谷。这里的水真是清澈得直沁心底。

这最后一天由着孩子们玩儿。她们选了山间的大滑梯。我那揪成一团的老心脏看到孩子脸上的笑也就又舒展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新春愉快!我来给你拜个年!恭喜发财:)
尤其开心USA 回复 悄悄话 开心来看写写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净名谷的水真好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景色非常美。照片很令人饱眼福。也颇喜欢你的文字介绍。清楚明晰,无文字疏忽。

曾潜水跟读了你前面的徐霞客游记的开始几篇。游记好像也读过一二。欣赏。问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好久没来了。谢谢暖冬:)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写写跟着徐霞客的脚步走,体验他文字中的意思,这样的旅行是真正的探索性的。写写的走山用心去体会山与人的合二为一。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这次尝试了一下用脚步来读书,不过还是少不了书呆子样儿:)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为写把《游记》都掰开碾碎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