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中国行流水: 飞来峰与灵隐寺

(2019-04-03 16:14:59) 下一个

李叔同在《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里一开头就说“杭州这个地方,实堪称为佛地,因为寺庙之多约有两千余所,可想见杭州佛法之胜了!”

我们这次只是去了飞来峰灵隐寺和上、中、下三个天竺寺。但已经感受到了杭州的佛法之胜了。从宝石山下来后,我们吃过午饭,直接前往灵隐寺。在草木对眼睛和身心的安抚下,我们经过了照壁和理公塔。这几片红叶像是专为我们这些来迟的人们准备的。

灵隐寺山门外有一个齐整的照壁,游人稀少的好处是也能够拍到比较干净的照片。

这是进来后很快看到的理公之塔。是一座七层六面的实心砖塔。上面刻着六字真言、金刚经、佛像等,是灵隐寺开山祖师慧理的墓塔。

然后就是飞来峰的造像群。这些佛像和罗汉像造于天然或人工凿制的石窟中,从五代到元朝一共有380尊。记得多年前跟M同学来时是夏天的高峰期,想拍张照片时都得把相机举过前面人群的头顶。这次可以悠哉悠哉地仔细端详。当年徐霞客在《游记》中记录了他在飞来峰的游历:“大约其峰自枫木岭东来,屏列灵隐之前,至此峰尽骨露;石皆嵌空玲珑,骈列三洞;洞俱透漏穿错,不作深杳之状。

下面两张是我们上山的路和山顶上的飞来峰顶的标志。这里的最高峰是北高峰,可以做索道上去,灵隐寺就在北高峰下。我们选择了登上飞来峰,然后从小山的另一边走下去寻访灵隐寺。徐霞客独自一人独游飞来峰时,显然也是享受的,有《游记》文字佐证,“是时独诸丐寂然,山间石爽,毫无声闻之溷,若山洗其骨,而天洗其容者”。在这样的安寂清净之中,徐霞客显然能量充盈,于是“遍历其下,复各扪其巅。洞顶灵石攒空,怪树搏影,跨坐其上,不减群玉山头也”。

《游记》说了,“下山涉涧,即为灵隐”,果然如此。灵隐寺应该是杭州最古老的佛寺,已经有1600多年的历史。东晋时期,印度僧人慧理来中国传教,来到飞来峰与北高峰的山麓认为这里是仙灵隐居之所,于是建了这座寺,取名“灵隐”。这里也是济公的修行地,里边供着济公像。从印光法师担任灵隐主持开始,这里成为净土宗的道场。

进入灵隐寺的时候,我首先被它的排场震了一下。这是我去其它寺院没有感觉到的,就是感觉哪儿哪儿什么都那么大。另外这里无论各殿内的装饰贡品还是庭院里的摆设装置都整齐干净,质量上乘,一看就是一个香火旺盛供给富足的地方。这里提倡“文明礼佛”,讲究上鲜花而不是上香,进门时没人发给三炷香,只能在殿外烧,可见也是一个引入了现代管理方式的古刹。大雄宝殿里供奉着释迦摩尼的莲花座像,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木雕佛像。

从华严殿下来可以看到翠竹丛边的空海大师像。

说起灵隐寺,不得不说那对传说中的对联:“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都说这是一对灵隐寺的名联,但是我们真心找不到啊。甚至到网上搜都搜不到。还望杭州本地的朋友们能够指点迷津。

现在转回头来说弘一法师。他在虎跑寺落发之后,是去到灵隐寺受戒的。用他自己的话说,“灵隐寺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对着它是很喜欢的。我出家了以后,曾到各处的大寺院看过,但是总没有像灵隐寺那么的好。” 弘一法师还回忆了当时大师父慧明法师对他的教导。

而《游记》里关于徐霞客在灵隐寺的见闻,我认为也是整个《游记》中最为有趣的记述之一:“有一老僧,拥衲默坐中台,仰受日精,久不一瞬。...是日,独此寺丽妇两三群,接踵而至,流香转艳,与老僧之坐日忘空,同一奇遇矣”。是不是挺有趣?更有趣的是,老徐接着说,“为徘徊久之”,因此我在此徘徊了很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嗯,清心寡欲的生活其实非常liberating。谢谢分享海涛法师的事,很敬佩他儿子的态度。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读此文时,想起弘一法师立志出家前夕,那位从日本随他来中国的太太三番五次告求见他时他的表现。以及,现在的那位海涛法师,他出家后的前几年里,他的妻子的缠绵,以及他的儿子对他的选择的态度,当时不到十岁吧,他说:父亲,你先去,我陪伴母亲之后,就来找你。。。
刚才出去散步,夜里还冷,几乎无人,遇见遛狗的德国老移民(他们来这三十几年了),陪他说了好一阵,他说了对“现代文明”生活的诸多看法。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是的,我们一起游。她们有她们自己的观察,也能发现一些我看不到的看点:)我就觉着哪怕只是hiking也好过待在手机上。神奇的是,每个寺院几乎都有猫咪,所以她们常常有猫咪时间可以用来恢复。其实想想猫咪与佛寺还是满搭的。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这些地方写写都带着女儿们游的吗?历史,佛教,ABC,想想都觉得是mission impossible 。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我记这些流水账就是舍不得忘记,因为我的记忆力从小就不好。遗憾不能边走边写,实在是精力不够。所以也常常感慨当初徐霞客是怎么做到的。对我这么一个笔头不行的人来说,“记”比“游”难多了。发现我其实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也不甚发达的人。我猜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之后更容易接受上天赋予的大爱吧。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读这篇,我深深体会到写博对我的意义。你描述的地方我都去过,但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而我一直总是以记忆上乘沾沾自喜的。写下来,是对足迹停驻,灵感闪过的一个存留。当然,修行修到一定境界,是连存留都不必了。不知我会不会最终也"空"成这样,至少现在,我依然享受记录。

你笔下的佛,能让我感受到"博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