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中国行流水:杭州

(2019-04-02 09:45:52) 下一个

蒋勋一篇关于杭州的文章收在他一本叫作《舍得舍不得》的集子里,讲到很难与西湖“素面相见”,因为耳闻已经太多,脑子里装满了关于杭州与西湖的历史与典故。他还进一步“危言耸听”说,“风景一旦成了名胜,塞满了太多古人前人的记忆,往往也就是风景死亡的时刻吧”。虽然我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但这也的确是我旅行不喜欢做攻略的原因之一(另一个是因为懒),就是喜欢初见被惊到的感觉,哪怕这“惊”并不总是惊喜。

上面这张照片是我们这次看到的第一眼西湖的一部分。没有什么色彩,灰蒙的天空虽然根据天气预报和口鼻的感觉并不是雾霾,但也同样有些压迫感。不过这单调的色彩让人想起“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描述。蒋勋在同一篇文章里写到他的视觉感受:“一片空白,重重叠叠的白,重重叠叠的空”。都空白了,还重重叠叠的,有些矛盾的趣味。

对于杭州西湖的描述,最脍炙人口的当是那句“浓妆淡抹总相宜”。秋冬的涳濛,春夏的旖旎,都美。也就是李叔同弘一法师所写的“具平等相”。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也就真正的“总相宜”了。

徐霞客到杭州时年事已高,是他五十岁出头要完成最后一次远征时由东往西南路途初期的经过的地方之一。而我们本来是打算从南往北,游完雁荡山与天台山之后才到杭州休整的。但是武夷山连绵不断的雨和我们越来越湿的衣服和鞋子都不得不让我改变计划,先去杭州。

杭州有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是孩子们的姑姑FF家。这个姑姑不是亲的,她管孩子的爷爷奶奶叫干爹干妈,从小在老公家吃饭,跟两个哥哥吃在一处打成一片那种。后来大学毕业时请大哥哥,帮忙找工作。那时我们已经出国,于是把这件事托付给了老公的大学同学。同学不负重托,把FF安排在自己的公司,不但细心培训,而且敢于委以重任,就这样尽心把FF培养了出来。之后事业上顺风顺水,后来搬到了杭州,也买了宽敞的房子,多次请我们过去玩儿。我们也因此在杭州多了一个家,这次还真的就去了。

到家之后先是洗澡洗衣服,然后享受上了提前要求做好的小米粥和其它家常菜。接下来的周末跟姑姑家的小弟弟点点玩儿,之后还去了弟弟的幼儿园做了一次义工,教孩子们做折纸书签和做duck duck goose的游戏。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开心,当然两个孩子也感觉棒棒哒。点点回家后还按照姐姐们教的办法给妈妈做了一个书签。老师后来还给我们发来很多当天的照片,但是考虑到孩子们的隐私就不贴了。现在的孩子们营养都好,个个长得整齐漂亮,而且眼睛里都闪烁着小星星那种,一看就让人喜欢。班上也有比较安静害羞的孩子,做游戏的时候,姐姐特别注意了给那些孩子机会参与。看到那些孩子脸上的笑容时,才是真正的satisfying:)妹妹在教小朋友折纸的时候遇到了纪律问题,尝试了几个温柔办法后,直接上“吼”了,小手一挥,跟一帮小朋友们说,“你们坐下,坐下!”那几个调皮孩子还真听话了。

到了杭州总是要去看看西湖的。于是孩子们体力恢复之后我们就去了。坐地铁,坐公交车,慢慢的,在车上已经开始看到杭州的美。

我们在北山街下了车,因为要去登宝石山。下车后,跟着手机上的地图来来回回走了两三次才终于找到了上山的小路。起初还是有点儿不确定,因为分明得从别人家的院墙下走过。心虚地走了一段,拐过一个弯,路突然开阔了起来,我们也就放心了。一路上淡淡的光打在疏落的藤蔓上,淡季的清净放大了鸟鸣的声音。

走过这段白墙,色彩有了变化,变成了明晃晃的黄色。

后来发现这一带的修行场所多为黄色,与北方和更南方的色彩颇为不同。沿着葛岭的山路一路向上。晚秋的零星红叶亮了眼也暖了心。

走到岔路口,没有标志牌,手机地图也不给力。我们决定一边休息一边等有人来可以问路。带着二小姐爬山,我们没有走错路的资本,她那有限的一点点体力,要省着用。看到了保俶塔,就知是到了。这块寿星石,在《徐霞客游记》里是叫“落星石”。

时间久了,我也忘了这保俶塔的历史与来历。只记得是一座屡毁屡修的沧桑塔。苗条的她与胖胖的雷峰塔遥遥相望,被杭州人称为一男一女的一对儿塔。可惜也是可望不可及,真的被人描述成了一个苦命的塔。还有这保俶塔的塔刹是最近几十年才新换的,换下来的旧塔刹是明代的旧物,放在附近供人赏鉴。

保俶塔的左侧可以看到市区的建筑,右侧可以远眺西湖。

我看景的时候,二小姐在寻找宝石山上的宝石。还真找到了。这山叫作宝石山是因为山体属于火成岩,内含红色的氧化铁,嵌在黑色的山体中,犹如红色的宝石。后来才知道“宝石流霞”还是西湖十景之一。不过我们来的时候既不是日出也不是日落时分,没有看到“流霞”的光景。

宝石山后去访灵隐寺。下篇再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3)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西湖大概得一年四季都去看看就看得完全了。就像蒋勋在文章里说的,“一年的西湖,从初春的苏堤春晓,看到入冬的断桥残雪,也恰恰是看了生命的繁华璀璨,到最终的沉寂空幻吧。”我觉得风景是一方面,但人们看景的时候,总会有觉知或无觉知的伴随着一些精神活动。可能西湖特别地能够触动这些精神活动吧。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2017年五月游过西湖,确实秀丽,虽说老家离的并不远,但是对西湖并不熟悉,也在体会西湖的美到底美在哪里。写写这篇写得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umia' 的评论 : 我也是第一眼看见就好喜欢那个描述。
Luumia 回复 悄悄话 “一片空白,重重叠叠的白,重重叠叠的空”~~这美学家的眼睛就在创造着美。
写写这篇的引言非常有韵味,是能够让人静下心来的文字。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qdeer' 的评论 : 现在好像不行了,但也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宁宁' 的评论 : 宁宁来啦。我们是去年年底去的杭州,待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杭州可以一去再去,这样每次不必觉得要哪儿哪儿都看到。第一次去M同学暑假在上海实习,我们做了火车去苏州杭州。下次争取春天去。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很多很多年前 苏堤 白堤 上面还可以骑行的,不知现在还可以不?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写写去西湖了?什么时候去的?三月初我就在西湖边上,咱们会不会擦肩而过了?

雨中的西湖,那天,美的十分含蓄温柔。和北京的皇家园林相比,西湖处处都透着灵秀。几百年来赞美西湖的诗句,真是没有比“淡妆浓抹总相宜”更妥帖恰当的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宋遗童' 的评论 : 您这个网名真有趣。杭州虽是挺大的城市,可城里却有现成的山水,想必生长在那里的孩子是快乐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嗯,我都已经想好了再去杭州的时候要去哪里了:)孩子们的灵的确更灵一些。你把西湖比水沫,很恰当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清淡”这个词用得好,大概我当时的心境也挺清淡的。玩笑话,其实还不是老天爷做主,他给了这样一个深秋初冬的多云天,也就只能清清淡淡的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我还觉得照片太多了些呢。可谓文笔不够,照片来凑:)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是的,我们去的时候是12下旬了。照片的前两天刚下过雪。地上薄薄的一层就引得杭州人兴奋不已,网上也贴出了人们去赶”断桥残雪“场的不少照片。杭州自然人文都好,又不像大都市那么闹腾,是个招人爱的地方。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带了两本蒋勋的集子回来。我其实更喜欢看他的讲座视频,那么温和的举止和声音。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_Shanghai_Ren' 的评论 : 这个例子有趣。杭州萝卜绍兴种,这个也有趣。谢谢分享你的想法:)
南宋遗童 回复 悄悄话 让我想起在保俶塔小学读书时,和同学们一起去爬山,当时的感觉像探险。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真是一路走,一路随心而动。随缘的风景才是真正的风景,除此,我们在世上并没有非看不可的"名胜"。两个孩子跟着和风细雨的妈妈走天下,好有福气。杭州是我百游不厌的地方。

这会儿小宝坐在一旁读书,我用手机给你留言。妈妈玩手机不是个好榜样,但是读你的文带给我的心灵安宁又让我不再guilty。心灵安宁的妈妈散发的气场,孩子能感觉到,每个孩子都是个小灵体。

每次看到小香香,都好开心。以后有机会北上,咱们再聚。:)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我去年夏天也去了杭州。写写镜头下的杭州有点白描的味道,很清淡。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杭州是个好地方。谢谢分享好文!多上些照片吧。~~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因为西湖的美,因为杭州生活的安逸,杭州人一般是不大愿意离开那里的。看到二小姐是穿着厚外套的,想来天气还蛮冷的,西湖上没有划汽艇的吗?我曾在那里住过半个暑假,真是美好的记忆。:)
cxyz 回复 悄悄话 有空再来补漏下的游记。
cxyz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最近一直读蒋勋?
谢谢分享。没去过杭州,想象中的杭州是清丽淡雅从容的,就像你照片里的那样, 就像是水沫这个人 :)
I_Shanghai_Ren 回复 悄悄话 回铁驴,杭州话是吴语。虽然Ng的发音没有其它吴语方言来的多,有些字的发音也被官化了,但绝对是吴语。举个例子,在苏杭一带,对于没受过教育的老人而言,听北方官话就像听外语,但听杭州话就没问题。再说,杭州萝卜绍兴种。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惊涛骇浪' 的评论 : 学长好!谢谢您这么细致的留言。关于杭州话的推测很有道理啊。我的确是在大街小巷和公交车上都体会杭州人的友好。有天我上车才发现硬币不够了。司机告诉我可以直接刷银联的信用卡,而且还半价。从那之后在杭州坐车更觉得方便了。后来到了别的城市尝试同样的办法才知道不是哪里都可以的:)
惊涛骇浪 回复 悄悄话 为写而写:校友你好,很高兴你去了我的故乡,并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们是西湖水里泡大的一代,18岁去上山下乡前一直留居杭州。我写的《街坊陆游》和《天妃宫》,记载的都是我的出生地。杭州话俗称 “南方官话”,北方人也能听懂,抑或与南宋建都杭州有关。“宝石流霞” 仅是一种心境景致,非肉眼所能见。“西湖十大景”里没有“宝石流霞”。希望你常去杭州,值得一游,杭州人对外地人很友好,也很文明,“斑马线”礼让,全国始于杭州,我们自己每隔一年回国一趟。祝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还记得你笔下秀美的烟雨江南:)保俶塔中间那个字我竟然念了别字,刚才打字打不出来才意识到自己念字念半边了。相信宝石山上看日出日落一定很美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铁驴' 的评论 : 您真是爱杭州:)我没有注意到杭州话,下次去会留意。谢谢。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qdeer' 的评论 : 可以理解与杭州有缘的人对杭州的感情,是一个让人愿意流连的地方。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姐。这还只是粗粗地看了看,的确是个好地方。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游杭州一定要进来看看,保俶山是小时候常去的地方~~
铁驴 回复 悄悄话 杭州景色很美,中国第一。
杭州人民富裕,很多都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吃喝好,很精美讲究。
杭州女孩很美,江南美女天下无二,杭州话不是吴音软语,是北方话。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最念是杭州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美!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