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中国行流水: 将乐玉华洞

(2019-03-05 10:10:28) 下一个

石竹山之后,我们决定向西去将乐的玉华洞。老徐真是对各种洞穴充满热情,考察了很多,也留下了非常详尽的记录。可能是洞穴最能激发探险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也最能在之前一无所知与之后别有洞天的强烈对比中产生满足感。当然也有人认为徐霞客走遍大江南北其实担负着一个秘密使命,就是寻找龙脉。而探究洞穴,也是为了找到龙的栖息地。对此说法我虽然不以为然,但也不以为意,谁知道呢。

来了以后才知道这个玉华洞还有一项吉尼斯世界之最,就是有一份年代最久远的洞穴导览图。本来想要按文索骥的我随手拍了一张,想着按图索骥要容易得多,看看能不能一一找到图中的这些点。不知道当初徐霞客来探玉华洞的时候有没有参考这画于明朝的导览图。从时间上推算是有可能的,因为导览图由当地诗人萧慈绘制于1484年,而徐霞客是1628年游览玉华洞的。但是《游记》中并未提到此图。

除了导览图外,景区门口也展示了徐霞客游记中关于玉华洞的日记。这篇游记其实是《闵游日记》的一部分。徐霞客并没有为玉华洞单做游记。在整部《徐霞客游记》中,专题游记并不多,主要集中在第一卷中,主要是各大名山和九鲤湖那一篇。另外还有第三和第四卷中的一些地方。

门前小广场上也立了徐霞客的塑像。刚能认字不久的二小姐在认真读关于徐霞客的简介。老徐手中的火把是用来照明的。但《游记》中对于照明工具的记载使人怀疑这火把的样子对不对。“碎斫松节置竹篓中,导者肩负之,手提铁络,置松燃火,烬辄益之”。

 

后来有朋友跟我分享,她和一帮朋友曾经80年代的时候去探玉华洞,也是点着火把出入,出来后脸上全是黑的。这样的青春回忆杀总是特别温暖。那已经是八十年代了,洞里还保持着原始状态,没有灯光。后来查了一下,彩光灯是1987年福建政府为了开发旅游业装上的。于是,洞里就是这样花花绿绿了。当然这比我们举着火把进去容易得多,孩子们也看得高兴。但在享受着方便的时候心情也还是颇为复杂的,但又想多思无益,凡事利弊各半祸福相倚,一切自有安排吧。

不管怎样,玉华洞超出了我的预期。这也是出行不做功课的好处之一,就是会遇上好的意外。因为期望值不高,所以当看到洞里地貌那么多样,洞穴那么高敞,石柱那么粗壮的时候还是挺惊喜的。不意外的是,我们的确一个个看到了导览图上的景观。

 

 

 

据导游说,上边倒数第二张上的那个孙悟空是几年前一位游客发现的。导游也说,看这些都是三分长相七分相像,不说不知道,等告诉之后就越看越像了。最后一张图上的鸡冠石是将乐的标志,也就是看天气预报时会看到的用来代表将乐的地标。对于洞里的地貌和这些形态各异的石头,徐霞客也有生动的描述:“倏隘倏穹,倏上倏下,石色或白或黄(这个基本看不出来了),石骨或悬或竖(这自然就是石笋、石柱和钟乳石的形态了)”。再与之前游览过的张公洞比较时,徐霞客概括说,“此洞炫巧争奇,遍布幽奥,而辟户更拓”。而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下面这个地方。在常年灯光的照射下,这个石柱上竟然长出了植物。

绕过鸡冠石,就来到了玉华洞的出口,“从侧岭仰瞩,得洞门一隙,直受圆明。”而就在天窗之下的轩敞洞穴内人们设置了朝拜的供台。这似乎是一个规律,每每看到自然之鬼斧神工,就一定会看到人类跪拜之痕迹。无论敬拜的对象和方式,这敬畏总算是好的。

 

出来后就是天阶山,徐霞客分享说当地一位庵僧赞它“是山石骨棱厉,透露处层层有削玉裁云态,苦为草树所翳,故游者知洞而不知峰”,但我们苦为二小姐已经疲倦,故游洞未游峰。

我们去玉华洞的时候是深秋时节,而老徐去的时候虽然是农历四月,却赶上了下雪,而且是“如掌”的大雪,“闽中以雪为奇,得之春末为尤奇。村氓农媪,俱曝日提炉;而余赤足腾踔(chuo1, 远腾貌),良大快也!” 最喜欢老徐的孩子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是的哈,我小时候我妈也给我梳这样的辫子。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二小姐扎个小辫很可爱,想起了我们小时候都是这样扎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