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 《徐霞客游记》12

(2018-09-05 07:53:53) 下一个

初三那天,仍然往东行三里,逆溪流往北进入石门寺,把行李担子停放在黄氏墓堂。沿着台阶往北登雁湖顶,道路并不险峻。连着上了二里,原先走过的山渐渐低伏下去,海上的岛屿则来到眼前。越往上,越是看到海逼近足下。再上四里,就翻过了山脊。山从东北最高处“迤逦西来,播为四支,皆易石而土”。四条支脉隐隐隆起,交汇处形成了三处洼地,每个洼地中又有山脊,这些山脊贯穿南北,把洼地从中间一分为二,所以总计大概有六处洼地。洼中“积水成芜,青青弥望”,这就是传说中的雁湖了。

这时徐霞客戴上了地理学家的帽子,开始自己描述这里的水系分布。雁湖中的水,向南分流下泄的,有的从石门寺流出去,有的从凌云寺梅雨潭流出去,有的形成宝冠寺飞流的瀑布;而湖水向北下泄的,就是雁宕山北面的各条溪水,“皆与大龙湫风马牛无及”。这也是第一次没有找到雁湖的原因,因为当时徐霞客认为是雁湖是大龙湫的源头。越过山冈,南望是大海,北瞰是南閤之溪,“皆远近无蔽,惟东峰高出云表”。

徐打算从西北走别的路下到宝冠寺去,但是“重岩积莽,莫可寄足”。于是又沿着来时的路下到石门寺。看来都不喜欢走回头路。往西过凌云,从含珠峰往外二里,沿着山涧寻访宝冠寺。

宝冠寺在西谷幽绝的山坞中,久已废弃,最深处石崖环绕,上山的台阶都已断绝。有一个岩洞高高地挂在悬崖脚下,有一块岩石斜倚在洞口。洞口分为两个,“轩豁透爽,飞泉中洒”。洞内有很多芭蕉,颇似福建的美人蕉。洞外则“新箨(tuo4, 竹笋外的皮)高下,渐已成林”。来到洞口时,“闻瀑声如雷,而崖石回掩,杳不可得见”。于是下山渡过溪水,“回望洞之右肋,崖卷成罅(xia4, 缝隙),瀑从罅中直坠,下捣于圆坳,复跃出坳成溪去”。这个瀑布的高度低于龙湫,但仍然壮丽,所以徐认为不能说它只是雁宕山的二流瀑布。往东出到来时的路上,住宿于罗汉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零零吧' 的评论 : 是啊,亏的有徐大侠这样的存在。
爱零零吧 回复 悄悄话 跟着“狭客”走天涯。从东南西北到上下左右的游走里,见一物,留几笔,看几眼,驻心间。悠闲出心里的语言,走进遍地都会留下自己足迹的原野里,听他?述说和感受他的所见所想。

谢谢分享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