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 《徐霞客游记》4

(2018-08-02 07:25:09) 下一个

初六日凌晨,徐霞客又上路了,走了六七里到达寒岩。石壁“直上如劈”,往上看,有很多洞穴。半腰处有一个岩洞,徐霞客亲自测量了一下,“阔八十步,深百余步”。然后顺着岩洞的右边走,从岩缝中向上攀登,“岩坳有两石对耸,下分上连,为鹊桥”。徐霞客觉得这个鹊桥可以与石梁比美,只是“少飞瀑直下耳”。之后返回僧房中吃饭,找到一个筏子渡过一条溪流。乘筏行至山下,看到“一带峭壁巉崖,草木盘垂其上,内多海棠、紫荆,映荫溪色,香风来处,玉兰芳草,处处不绝”。真是山水如画,而且还是带香气的。不过仙境也常常是险境。这个“险”,已换步行的徐霞客是这样描述的:“石壁直竖涧底,涧深流驶,旁无余地。壁上凿孔以行,孔中仅容半趾,逼身而过,神魄为动”。不知道如今的情形如何,是不是还这么难于通过。

徐大侠一行继续往前,走了15里到达步头,然后取小路到传说中的桃源去。桃源说是在护国寺旁边,可是到了以后发现护国寺已废,问当地人也都“茫无知者”。一个“茫”字让我们秒见当时人么蒙圈的神态:)这怎么办?徐霞客跟云峰(估计云峰这时肯定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毕竟是他的主意)“莽行曲路中”。走了一阵子,“日已堕,竟无宿处”,于是只好问路去坪头潭。此处离刚才离开的步头只有20里,但他们因为找桃源绕了远,走了30多里才来到住宿的地方。徐霞客感慨或者调侃道:“信桃源误人也!”看来徐大侠对这种旅行途中必然会遇到的“求之不得”是有心理准备的,似乎也并未太影响行走的兴致。

第七天,也就是四月初七,徐霞客从坪头潭在弯曲的山路中走了30里,渡过一条溪流又进了山。再走四五里,山口渐窄,有一个馆(饭馆?旅馆?)叫桃花坞。沿着深潭往前走,“潭水澄碧,飞泉自上来注,为鸣玉涧。涧随山转,人随涧行。两旁山皆石骨,攒峦夹翠,涉目成赏”。徐大侠给这两天看的风景,按照美色排了个名,说这里“大抵胜在寒、明两岩间”。走到涧也没了,路也绝了,看到一个瀑布“从山坳泻下,势甚纵横”。

出来到了饭点儿,就在桃花坞吃了。之后朝东南行,翻了两座山,去找传说中的琼台和双阙,结果没人知道。又走了几里,再问时知道是在山顶。一路上跟云峰和尚“循路攀援,始达其巅”。在山顶上“下视峭削环转,一如桃源,而翠壁万丈过之”。这里有一点奇怪,因为之前不是说没有找到桃源吗?还说“信桃源误人也!”,那这里“一如”、“过之”的桃源又是哪里呢?还是说后来找到,但是游记散落了?不得而知。

那环转的山峰在一处中断,于是形成了“双阙”这一景。被双阙夹在中间环绕其内的就是“琼台”。徐霞客此时站在双阙之一的顶峰,已是日暮时分,因此来不及登上另一座山峰,但是在这里已经把胜景一览无余,所以在满足中下山。先到赤城,然后从赤城回到国清寺,一共走了30里。

到了初八,也就是第八天,徐霞客离开国清寺,从山后走了五里登上赤城。赤城之所以叫赤城,是因为“山顶圆壁特起,望之如城,而石色微赤”。赤城上有12个石洞,徐霞客上去后看到“岩穴为僧舍凌杂,尽掩天趣”。这样的遗憾,我们在人多的景区都应是体会过的。徐大侠也去看了眼这里的其它一些景点,但是显然没有被impressed,说“所谓玉京洞、金钱池、洗肠井,俱无甚奇”。我倒是好奇,是什么让那个井有那样的名字。

至此,《游天台山日记》结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我还真是越学越上瘾了:)周末愉快!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继续跟着写写学习古文!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提到穿越,有时候我也恍惚中有那感觉:)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幽默、有趣。读写写的读书笔记,有来回穿越时空的惊喜和感动! :)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我也是边读边觉着走了一趟似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跟着徐霞客的游记,写写的笔记也做回旅行:)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学问算不上,读书写字而已。谢谢菲儿对Taro的介绍,开心了解这类人物的存在。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到底是做学问的,佩服为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