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那些偶然相遇的uber司机们

(2018-08-03 13:23:29) 下一个

坐过很多次uber了,每次遇到的司机都很有意思,难以忘怀,但是最近发现脑子的内存不太够了,需要把这些存在记忆里的人和事移到外挂硬盘上。

1. 行李比人先到了家

这是两年前去波士顿开会发生的事。同行的L老师提出要坐火车去,因为火车上有wifi,可以一路上工作着就到了,比坐飞机舒服。我喜欢这位老师,珍惜可以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平常都忙得没什么机会聊天,所以就同意了一起坐火车去,一共要花12个小时,而坐飞机也就是三四个小时。这是背景。

叫uber是回来那天早上,我叫了车,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到L老师下榻的旅馆去接她然后一起去火车站。车到了旅馆附近,却由于立交桥、单行线这些复杂路况怎么都停不到旅馆门口。就在我们一圈圈找路的时候,约好的时间到了。我怕L老师等得心急,就跟司机说,在附近能停的地方停下就好了,我知道怎么走着过去。于是就按我说的停了车。我急忙下车往旅馆走去,看到了果然已经等在门口的L老师。然后我们就一起上了门口的出租车去火车站。这时候我意识到我的行李箱还在刚才那位uber司机的后备箱里!

赶紧打电话过去,是留言。于是留言说明了情况,问他是不是有可能把行李给我送到火车站来。到了火车站,到了上车的时间,我还没有收到回电。只好先上火车了。心里有些难受,一是埋怨自己笨,二是那个行李箱是M同学的,里边的东西倒是无所谓。这时又给uber司机打电话,还是留言,于是跟他更新情况,告诉他不必来火车站了,因为火车已开。

这时想到另一位也来开会的同事是中午的飞机,于是问她是不是可以帮我把行李带回来,如果uber司机可以联系到她的话。她下飞机回家的时候正好路过我家,可以把行李放在门口即可。这个时候uber司机回电话了,先是使劲跟我道歉,说太对不起了。我说这不是你的错。然后说了同事现在会议中心,也许可以帮忙。他马上说可以免费送我的同事去机场,请她把行李交还给我,作为对她的感谢。后来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就当我还在火车上晃荡的时候,我的行李已经在下午三四点钟先我到了家。

这位uber司机是一位黑人兄弟,来自埃塞俄比亚。我后来在uber上边给他留了感谢和很高的review。当然从这以后再也不敢把东西放后备箱了。

2. 边开uber边写书

这次是在华盛顿。也是一位黑人兄弟,但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上车后自然是跟他聊天,问了每次乘uber都问的问题:生意怎么样?全职做还是兼职做?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告诉我只星期五到星期日进城开三天的uber,挣够一周的钱。然后周一到周四就在城郊自己住处附近的图书馆全职看书和写书。已经完成70%了。直到这本书完成了,他就去找一份工作。等到再要学习写书的时候,就还用这种开三天uber的方式养活自己。他说写书的话,得有这样的专注,其它的工作没法给他这种自由和专注,他很感谢uber和lyft。

我不禁佩服他这种creative living的勇气和智慧。又问他正在写的是什么书,他说是一本跟美国内战历史有关的书。之所以选了这个题目,是因为有次开车的时候,车上的客人是一位大学历史教授,送给他一本书,点燃了他对这个题目的兴趣。今天是星期五,不知道这位黑人小哥是否已经写完了他的书。

3. 来自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

嗯,这位还是一位黑人,是来自南苏丹的难民。这是最近这次从大瀑布去水牛城机场认识的uber司机,叫G。我问他是怎么来到水牛城的,他说是在这里的大学拿护士学位来着,就此留下来了。他说他更喜欢原先上护校的那个医院,在Rochester,但是那个学校好是好,却对他有些不公平的对待,于是他一怒之下退了那里所有的课程,来到了水牛城大学完成了护士训练。他现在还在医院当护士,但有时间的时候开开uber。

然后我们自然聊到了他的祖国苏丹。主要是他聊,给我科普了很多那里的政局和困局。说是南苏丹分出来之后,那些主张分裂的领导们马上忘了初心,贪污了所有国际援助中饱私囊。他说老百姓对政府的期待很低,只要他们花哪怕10%的钱建设国家就可以,但是就这也是不可能的。人民终日为自己的基本生存和人身安全担心,根本无力改变政府行为。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也都还在南苏丹,没有教育,没有任何除生存之外的任何东西,已经把他也视为异类。而他为了自己的安全也是不敢跟家人乱说话的。

G还讲了一个他认识的朋友,早年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拿到了物理学博士。南苏丹独立之后回去建设祖国,结果没过多久就跟那个祸国殃民的政府同流合污了。说起来颇为绝望。这个2011年才独立的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前途在哪里,人民的福祉在哪里。这些我们因为无力左右而显得遥远的事情,因了G这位uber司机在我心中有了一个具体的形象。祝福他,也祝福他的家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是件很有趣的事,他们往往就是一个了解社会的窗口。
+1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还有,看来我们都老了,越来越需要外盘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这个认识倒是在很久以前就形成了,觉得任何人,有无信仰,有什么信仰,都可以通过思考和阅历得出。但是信仰可以带给人的,远远超出这个。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记得好像前阵子优步在国内遇到些麻烦。现在还好用吗?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就是觉得如此randomly相遇的人,不聊聊天认识他们一下有点辜负这个缘分,当然前提得是人家愿意聊:)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你说的太对,文化不改,政治改变没有用的。感谢主,你的信仰带你认识到了这一层。许多民族的文化里面缺少了"爱"和"救赎"的概念,结果怎么"报国救国",都是原地打转,甚至越来越不如。

我最近出租车坐得很频繁,跟你一样,常和司机聊天。我们的记忆内存都不行了,我也是有点感动,就立刻想放到外盘存下。:)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也喜欢用Uber,现在越来越流行,全世界通用,为写记得真清楚,写得有趣。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写写的这个办法好,每坐一次Uber,只要用心,就可以了解到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祝周末愉快!:)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这个办法还真不错,一举两得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韭菜:)周末快乐!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很多Uber司机都是兼职的,我坐过几次,碰到两个都是real estate agent,借做司机之便还可以发发名片:)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是个善于搜集写作素材的有心人!司机个个栩栩如生!问好,祝周末愉快!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我的工作要求我会提问:)祝周末愉快~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写一定是很会聊天的人,所以有了这么多的好素材。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是啊,只是建立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真不容易,说到根上也依赖文化基础。有时候文化不改,政治上的改变只不过是流沙上建城堡,长久不了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是的,还忘了写一个“巴铁”兄弟,也特别有意思。感觉他们一般也很愿意跟客人聊天,让他们的工作更有意思一些。我只遇到过一个例外,就是在纽约。那个大叔绝对是一幅leave me alone的表情:)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南苏丹小哥的故事很令人深思,那些领导闹革命的人 一旦有了权力,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国际的援助,都变成了野心家,政客的个人囊中物。联想到世界上由外部势力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结果老百姓基本上没有得到好处,神仙打仗,百姓遭殃,只有建立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国家才有希望。
yy56 回复 悄悄话 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是件很有趣的事,他们往往就是一个了解社会的窗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