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 《徐霞客游记》9

(2018-08-16 14:52:48) 下一个

《徐霞客游记》:第三次游雁宕山

徐霞客第二次游雁宕山是1632年三月二十一日至四月十五日,这在《游天台山日记后》中有说明,但是没有详细的游记。徐霞客第三次游完天台山是四月十八日,也就是说在十天后,他又开始了雁宕山的探险。总的来说1632年,徐霞客47岁的三月中到五月初基本就是在天台山、雁宕山和它们之间度过的。

三月十四日至三月二十日:第二次游天台山
三月二十日至四月十五日:第二次游雁宕山(无游记)
四月十六日至四月十八日:第三次游天台山
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初八:第三次游雁宕山

《游雁宕山日记后》记述的是同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初八第三次游雁宕山的经历。

徐霞客与远族兄徐仲昭游天台山是1632年三月。到四月二十八日,到达黄岩,再度游访雁山。寻了坐骑从南门出来,沿着方山前行十里,转而向西南前行三十里,翻过秀岭,在岩前铺吃饭。再行五里,是乐清县的边界,再行五里,上了盘山岭。“西南云雾中,隐隐露芙蓉一簇,雁山也”。行十里,到了郑家岭,再十里,到了大荆驿(记得这好像是十九年前第一次游雁宕山停下吃饭的地方)。渡过石门涧时,“新雨溪涨,水及马腹”。行五里,在章家楼住宿,这里是雁山的东外谷。徐霞客回忆道,“章氏盛时,建楼以憩山游之屐,今旅肆寥落,犹存其名”。

二十九日,从西边入山,看到老僧岩,朝着那里过去。行二里,过了老僧岩的山麓。再行二里,朝北渡溪,上了石梁洞。又返回到溪旁,向西翻过谢公岭。谢公岭以内为雁山的东内谷。谢公岭下有从北面流来的溪水,夹在溪流两旁的“皆重岩怪峰,突兀无寸土,雕镂百态”。渡溪后,往北拐走几里后,进入灵峰寺,看到“峰峰奇峭,离立满前”。寺后有一座山峰独自耸立,“中裂一璺wen4,上透其顶”,这里名叫灵峰洞。踩着上千级台阶往上,石头台阶都重新修整过,洞中的罗汉像也都翻新过。下山后在灵峰寺吃饭。跟寺中僧人从照胆潭越到溪水左岸,去观看那里的风洞。“洞仅半规,风蓬蓬出射数步外”。于是从溪水左岸逐一去观探崖壁上的每处洞穴。回到寺中,“雨大至,余乃赤足持伞溯溪北上”。下雨是不能让徐大侠停下来的。将要抵达真济寺的时候,“山深雾黑,茫无所睹”,于是就回到溪水东岸,进入碧宵洞,这里是守愚上人的精舍所在。徐霞客“觉其有异”,令仆人回去找仲昭兄过来相会。仲昭兄真踩着流水过来了,“恨相见之晚”。直到“薄暮”,返回灵峰寺歇宿。

二十日,冒雨沿着溪流走,向西转进去二里处,有一条溪水从西北流过来在此汇合,整个溪流的水势变得更大。渡过溪水再往西,逆流向西北行三里,进入净名寺。“雨益甚,云雾中仰见两崖,重岩夹立,层叠而上,莫辨层次”。此时衣服鞋子都湿透了,但还是深入把西谷探个究竟,谷中有水帘谷、维摩石室和说法台等名胜。再行二里,到响岩。响岩的右边有两个洞,飞流而下的瀑布罩在洞外,“余从榛莽中履险以登”。两个洞,一个叫龙王,一个叫三台。两个洞之前,有一个突出的岩块,好像一个露台,可以通过栈道走过去。出了洞,回望响岩的上面,看到一块岩石像人一样侧着耳朵贴在峰头上倾听,叫作“听诗叟”。又往西二里,进入灵岩。从灵峰往西转,都是“崇岩连幛”,第一道裂缝处是净名寺,“一璺直入”,所有称作一线天;第二道裂缝处就是灵岩,“叠嶂回环,寺当其中”。

明天我自己也要出门远行了,会中断几天读书笔记,写一些行路笔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好乖:)还是回来好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报告,俺回来了,1个半月里做到了不翻墙不越狱不游记,有奖励没?呵呵。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山道士' 的评论 : 谢谢你:)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分享。真是挺神奇的:)
茅山道士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读你的文章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雁荡山在温州附近,这是好地方。只记得小时候自己耳朵里生茧流脓(体内热气照成的),去温州路径雁荡,只是用雁荡水洗了洗(当然不是耳朵),后来居然好了,可见这水有多清凉。记得读大学时还去过雁荡,但是很多地方还是记不清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