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 《徐霞客游记》8

(2018-08-14 15:53:01) 下一个

这是徐霞客游雁宕山的第三日和第四日:

四月十三日,出了山门,沿着山麓的右侧走,“一路崖壁参差,流霞映彩”。看到一处岩壁,高而且平展,是板嶂岩。岩下“危立而尖者”,是小剪刀峰。再往前,一重重岩石之上,一座山峰“亭亭插天”,是观音岩。只听说过“亭亭玉立”,这个“亭亭插天”很有点英武的气质。观音岩的侧面就是马鞍岭横亘在前面。“鸟道盘折,逾坳右转,溪流汤汤,涧底石平如砥”。沿着涧水深入进去,大概离灵岩十余里的地方,过常云峰,就看到大剪刀峰矗立于涧旁。剪刀峰北边,重重石岩陡然耸立,叫作连云峰。从这里山峰环绕,就到了岩石的尽头。大龙湫瀑布“轰然下捣潭中,岩势开张峭削,水无所着,腾空飘荡,顿令心目眩怖”。潭上有一处庙堂,相传为罗汉诺讵那观赏泉水的所在。(唐代僧人贯休《诺讵那赞》有诗“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宴坐雨蒙蒙。”)从庙堂后的石阶往上走,“有亭翼然”。徐霞客在这样的景色中“面瀑踞坐久之”。注意罗汉是“宴坐”,而徐大侠是“踞坐”。

观赏完瀑布后,徐霞客下去到庵中吃饭,此时雨仍然“廉纤不止,然余已神飞雁湖山顶”。因此冒雨去了常云峰,由半山腰的松洞外边,攀登绝壁三里,去白云庵。“人空庵圮pi3,一道人在草莽中,见客至,望望去”。再深入一里,有一个云静庵,就在这里投宿了。这里的“道人清隐(这里的道人不是道士,而是修道之人,就是僧人),卧床数十年,尚能与客谈笑”。徐霞客见到“四山云雨凄凄”,不得不“为明晨忧也”。

十四日,天忽然晴朗了,于是徐霞客强求清隐和尚的徒弟做他们的向导。清隐和尚说湖中长满了水草,已经成为荒芜的水田,而且徒弟还有其它要去的地方,但是可以把徐霞客送到山顶。徐霞客这里难得描写了一下自己的心理活动:“余意至顶,湖可坐得”。于是一人拿了一根手杖,开始在深草中攀登。一步一喘地走了数里,才到达山顶。“四望白云,迷漫一色,平铺峰下。诸峰朵朵,仅露一顶,日光映之,如冰壶瑶界,不辨海陆。然海中玉环一抹,若可附而拾也”。这段描写实在太美,全段抄来。往北俯瞰下去,“山坳壁立,内石笋森森,参差不一”。三面翠绿的山崖环绕,比灵岩更美。但是“谷幽境绝,惟闻水声潺潺,莫辨何地”。向四面望去,三面的峰峦层层叠叠,像小山丘一样伏在脚下,只有东面的山峰独自昂然高耸,只有最东边的常云峰才可与之比肩。

这时导游告退了,走前告诉徐霞客他们,雁湖就在西边的山峡处,还需要翻过三个山头。徐霞客按照导游的指引前行,可是等到翻过一座山头时,已经没有路了;再翻过一座山头时,所登上的山顶已经在半空中了。徐霞客自己念《大明一统志》的时候读到,“宕在山顶,龙湫之水,即自宕来”。可是现在山势是往下走的,而龙湫上游的山涧是从东边的高峰上流出的,而那里距离这里已经隔了两个山谷了。于是徐大侠决定原路返回,朝着东边高处的山峰走。这时同行的莲舟已经累得不能跟他一起走了。

大家从原路下了山,徐霞客带着两位家奴向东翻越两座山岭,已经是人迹罕至。“已而山愈高,脊愈狭,两边夹立,如行刀背”。而且“石片楞楞怒起,每过一脊,即一削峰,皆从刀剑隙中攀援而上”。这里已经清楚地看出徐霞客作为探险家的风范了。像这样的险境走了三处,“但见境不容足,安能容湖?”也是啊,徐大侠开始意识到自己判断有误。过了不久,“高峰尽处,一石如劈”,刚才还惧怕石峰突起把人绊倒,现在“且无峰置足矣!”徐大侠也有害怕的时候。“踌躇崖上,不敢复向故道”。俯瞰南边的岩壁下有一个石头平台,于是把家奴的裹脚布一共四条都脱下来绑在一起,从悬崖上垂下,一位家奴先下去,然后徐霞客第二个下,想着或许可以在那儿找到一条路。等真下去了,才发现平台上仅够放脚的,没有其它余地。“望岩下斗深百丈,欲谋复上,而上岩亦嵌空三丈余,不能飞陟”。是啊,又不能飞上去。拉着布条试着往上爬,布绳被凸起的石头刮蹭,突然断掉。看书的人吓得倒抽一口气,写字的人这会儿倒没有用什么语气词。徐大侠努力脱险,“复续悬之,竭力腾挽,得复登上岩”。Phew!

脱离险境后,返回了云静庵,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主仆衣履俱敝,寻湖之兴衰矣”。没有了继续寻湖的兴致,就告别下了山,又回到龙湫。这时候的大龙湫“积雨之后,怒涛倾注,变幻极势,轰雷喷雪,大倍于昨”。在这里坐到天黑才离开,往南走了四里路,在能仁寺投宿。

十五日,在寺后寻得“方竹数握,细如枝”,林中新抽出的竹竿,粗的也就是一寸,柔软得不能作拐杖,都差不多被砍伐完了。于是徐霞客一行从岔路越过四十九盘,一路沿着海边往南行,越过窖岙岭,前往乐清县。

至此徐霞客第一次游雁宕山结束。亮点是大龙湫瀑布;遗憾是没有找到雁湖;赖于爬上悬崖的绳索在攀援中断掉。虽然最后有惊无险,一定也是吓坏了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