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 《徐霞客游记》3

(2018-07-31 08:35:17) 下一个

这是天台山的第四天。起个大早,眼前“天山一碧如黛”。被美好的天气和景色吸引激励着,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就上路了,要沿着仙筏桥到昙花亭去,在那里可以近观亭外的石梁瀑布:“梁阔尺余,长三丈,架两山坳间。两飞瀑从亭左来,至桥乃合流下坠,雷轰河隤,百丈不止。”(“隤”据网上说念kui4, 坍塌的意思;但是我的苹果电脑上打不出这个字来,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上kui的条目下也没查到,有知道的同学麻烦指教一下。)

虽贵为大侠,走在梁上往下看瀑布的时候也感到“毛骨俱悚”,看来还真高呢。去查了一下石梁瀑布的落差,为30余米。一丈等于3.3米的话,30米也就是十丈左右,所以“百丈”显然是夸张的修辞手法了,大约十倍的夸张。

石梁不是石桥,因为这梁走到尽头是过不去的,因为“为大石所隔,不能达前山”。于是返回,过了昙花亭,去了上方广寺,沿着寺前的溪流重新到达“隔山大石上,坐观石梁”。人们到了胜景一般都会不辞辛苦找一个最佳的角度观赏。徐大侠就这样在大石头上饱餐秀色,一直到下方广寺的僧人催他回去吃饭才离开。出门旅行都有人喊你回家吃饭,这是怎样的幸福?饭后“消食”,一走就是15里,到了万年寺,登上藏经阁,里边藏着“南宗和北宗的两库佛经”(李兴和,2015,p.9)。

看一下藏经阁的外景,“寺前后多古衫,悉三人围,鹤巢于上,传声嘹呖,亦山中一清响也。” 神游了一下,好美。看来国画里那么多的松鹤同框,在当是的中国是有实景依据的。

同一天,徐霞客还想到其它几个地方去(桐柏宫、觅琼台、双阙),但是路上岔路太多容易迷路,于是决定去国清寺。这个国清寺是一处名胜,隋朝修建,有很多隋唐留下的古迹和明朝铸的释迦牟尼坐像。好是好,但距离万年寺有四十里。下山的过程中,徐霞客才意识到华顶峰有多高,“每下一岭,余谓已在平地,及下数重,势犹为止,始悟华顶之高,去天非远!

到达国清寺的时候已是“日暮”,与云峰和尚重逢,“如遇故知”。旅途上遇到的朋友多有些格外的意义和亲近,我猜,因为多少将缘分感放大了些。那些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因为天天见,反而会忘了我们相遇是因了多么深远的缘分。见到云峰后,就“与商探奇次第。”云峰作为local,也的确有颇为具体的建议,“名胜无如两岩,虽远,可以骑行。先两岩而后步至桃源,抵桐柏,则翠壁、赤城,可一览收矣。”听上去不错吧,徐大侠也是这么想的。

第五天按照头天晚上跟云峰和尚商量好的计划先去两岩(寒岩和明岩)。从国清寺出来往西,先去找马(或是驴?,原文只是说“骑”)。早上看天的时候就已经“有雨色”,这个时候坐骑跟雨一起来了。骑行了50里,到了步头,雨停了,也不再需要坐骑。估计是雇了当地的人牵马/驴送这一程,然后自己再回去,不知道回程有没有顺便拉个客人再挣些钱。只走二里就进了山,“峰萦水映,木秀石奇,意甚乐之。”走着走着,被一条溪拦住了去路,虽是溪水,但“势甚急,大若曹娥。”但“四顾无筏”,怎么办呢?“负奴背而涉。”

本来以为这里的“奴”就是那位跟随徐霞客游历做挑夫的家奴顾行,但好像顾行是后来徐霞客51岁去云南的时候才同行的。不管怎样,他们俩之间除了主仆关系还有什么样的交往游记里似乎没有太多记述。我们只知道跟了徐霞客多年的顾行在行至鸡足山的时候偷了主人的钱物逃走,使徐霞客受到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沉重打击。这是后话了,记录在《滇游日记十三》里。

如果这个“奴”不是顾行,那么是像顾行一样跟随的别的家奴,还是候在河边背客人过河的本地人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是背人过河赚点营生的本地人,应当不会称人家为奴吧。不知道,只知道我开始有点儿钻牛角尖了。还是出来吧,不要跳进了考据之坑。

徐霞客骑在奴背上,观察到溪水“深过于膝,移渡一涧,几一时。”过这一条河,几乎花了两个小时,并且是小心翼翼,慢慢挪过去的。过岸之后,再行三里,到了明岩。明岩是寒山和拾得这两位唐代僧人的隐身之地。寒山曾经隐居寒岩,常去国清寺找拾得。拾得原是孤儿,由国清寺收养,所以起名为“拾得”。寒山和拾得都喜欢作诗,后人常常把这哥俩儿尊称为“和合二仙”。他们二人该称得上是soulmates吧。

这里有“两山回曲”,形成了“八寸关”。入关之后看到“四围峭壁如城”。走到尽头有一个岩洞,“深数丈,广容数百人。”洞外,左边半山腰处有两个岩洞,右边是高耸的石笋。石笋很高,“上齐石壁,相去一线,青松紫蕊,蓊苁weng3cong1于上”,而且这些吐蕊的青松正好与左边的岩洞相对。出了八寸关以后,又登上了一个岩洞,这个岩洞从下面往上看的时候只是一条缝隙,等进来才看到里面“明敞容数百人”。岩洞里还有一眼井,叫作仙人井,“浅而不可竭”。岩洞的外边还有一块奇石,有数丈高,上面好像立着两个人,据随行的僧人说,这就是寒山和拾得他们俩。进入寺中(游记里没说是哪个寺,查了一下地图应该是明岩寺),饭后“云阴溃散,新月在天”。 徐霞客此时“人在回崖顶上,对之清光溢壁”。 多美好的“宇宙天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谢谢老师!记下了!
红米2015 回复 悄悄话 隤 tuí, 本义:崩颓;坠下.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我当年语文老师如果有你的魅力,估计我的中文会比现在好。:) 经你注释旁白,觉得文中所述景境很美了。跟你一样,对骑奴背有点钻牛角尖。:)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燕子和黑贝都过奖了。我这是在认真补课呢。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这几篇徐霞客游记写得登峰造极了,有研究有文采。我好好学学,争取写出个徐霞客类似来!赞!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是真正做学问的人,向你致敬。谢谢分享。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我也是需要的。有些字连认都不认识……不过很享受这个补课的过程:)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以为是直播呢:)不过想想我自己也有好多游记都没写呢。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谢谢闻香:)我记性特别不好,所以就得依赖笔记了。发现写下来也能确保的确是读懂了,要不然很容易囫囵吞枣,似懂非懂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你真下功夫,好多古文我都忘了。我发现我现在读古文要读注释本。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我早回来了,现在发的是五月份回国时的见闻,写得比较慢哈:)
yy56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你的几篇《徐霞客游记》读后感,以前读过此文,都快忘光了,这次找到了原文,但是还没有读。读完后,会返回来再读读你的笔记。
谢谢分享!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我的确读得兴致盎然,像是自己走了一遭似的:)松松几时回来?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写读得仔细,也很有情致,游记的笔记写得精彩。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糟糕,我想删去我的回复的时候把你的回复给删去了。不过我看到了,也明白了。谢谢:)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嗯,唇齿留香,余音绕梁。后边还有精彩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国内的好多地方我反而没有去过。因为等有了经济能力的时候就已经出国了。现在有机会了要多回去看看。
cxyz 回复 悄悄话 “云阴溃散,新月在天”
— 读古文真是韵致盎然, 非白话文可比。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天台的国清寺应该去过的,石梁、方广寺的名字也好熟悉。要不就是父母去过,要不就是自己去过,不过即便是,那也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我也是发现,这样细细读才能身临其境。谢谢。平安是福。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是啊,想想就很美。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下半場共好' 的评论 : 大家互相分享,挺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我还真不知道寒山和拾得的故事,闲来或可讲讲?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细,跟着一块旅游了.平安是福.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云阴溃散,新月在天, “人在回崖顶上,对之清光溢壁”...., Love it!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謝謝分享!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做了第一位读者。
写的有趣,徐大侠这次称呼好,也想起寒山拾得的逸事一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