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徐霞客游记》生平与版本

(2018-07-26 18:30:44) 下一个

所谓没什么想什么吧,可能对自己中规中矩的日子有些倦怠,因此总是对各样的另类人生感兴趣。这个“不好好过日子”的圈子其实挺大,人数众多,比如放着好好的歌不唱,说出家就出家的李娜,比如放着好好的哈佛不念,说辍学就辍学的比尔盖茨和小扎,等等等等,甚至我们身边也有这样拒绝按套路生活的人们。最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的是徐霞客。

因为在那个人人努力读书求功名的年代,徐霞客却偏偏选择了行走的一生。虽然我们常常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挂在嘴边,但是不敢不伺候的工作、房子和孩子,把好好过日子的中年人拴得牢牢的,还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之所以“读万卷书”在“行万里路”之前,可能也是因为读书比行路实在容易太多。还有读书是行路之前的准备。至少在徐霞客这里是这样的。

徐霞客在人世间活了54岁,也有说是56岁的,如果按照农历年算,但最近的考据认为徐的生卒年是1587年~1641年。为了记住这个1587年,我查了一下,发现这就是万历15年,也就是黄仁宇写的那本《万历十五年》中提到的那“微不足道”的1587年。

徐霞客20多岁起开始旅行,从太湖开始,止步于云南,后半生的20多年基本在路上,过着“寻山如访友,远游如致身”的生活。出行之前,徐霞客生长在“充栋盈箱,几比四库”的家庭,参加了一次童子试后不喜欢,就开始在家自己读书,当属于homeschool的一个成功案例。不喜欢考试不等于不喜欢学习,没有了考试的束缚,反而读起书来能够完全追随自己的志趣,“侈博览古今史籍,及舆地志、山海图经,以及一切冲举高蹈之迹”。

徐霞客能够有此一生,除了诚实对待和勇敢尊重自己的喜好志趣以外,也离不开家庭的支持。徐霞客父母在同乡人明里暗里把“不孝子、放浪子、败家子”这些帽子扣在孩子头上的时候,并没有阻拦他,而是尊重甚至支持他的选择。更不用说徐家父母也为徐霞客提供了有田产的殷实之家。虽然这些外因都具备,但是如果没有徐霞客自己的内心追求和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也都是枉然。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徐家虽有田产,但家风简朴,“克勤克俭,是为家法”。也因此徐霞客出游时才不会觉得旅途艰苦难耐。如《游记》中所载,“弘祖出游不饮酒,不食肉”,“虽食无盐,卧无草,甚乐也!”

《徐霞客游记》的开篇是《游天台山日记》。徐霞客从浙江宁海出西门,看到的是“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想象一下当时徐霞客的心情该是多么的疏朗喜乐。那一年他28岁。之后,徐霞客的脚步除了回家探望母亲,基本没有停下来过。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东到普陀山,西到腾冲,北到长城,南到罗浮山,可谓走过了千山万水。《四库全书》编入这本游记时特别注明,“游记之夥,遂莫过于斯编”。

到了50岁那年,徐霞客感到时日无多,在紧迫感的激励下,于51岁至55岁期间进行他久拟的西游,完成了对南方喀斯特地貌和六大江河的考察。

徐霞客的旅行如果没有日后集成《徐霞客游记》,后人恐怕难以知晓那些宝贵的考察资料,甚至不会知道中国的历史上还有这样一种人的存在。那该是多大的遗憾。好在徐霞客出了行路以外还坚持了写字,即使在旅途辛苦甚至困顿的时候 。且行且记的方式使得游记更加真实鲜活详尽,令后日《徐霞客游记》的读者们深深感激。

《徐霞客游记》在徐霞客并未在徐霞客生前出版成册。从徐去世(1641)到《游记》正式付梓(1776)经历了135年。那么从手稿到我们今天可以捧在手里的书,《徐霞客游记》经历了怎样的前生今世?这个比较复杂,也比较枯燥,慢慢来,一点点来。

《徐霞客游记》因为受到很多人的喜爱,所以有很多抄本。这些抄本来自两大系统:即李寄本和季梦良本。

李寄本

 

季梦良本

李寄是徐霞客的四子,由母亲李氏养育

 

季梦良是徐家的家庭教师和徐霞客的好友

徐霞客曾在病中把手稿托付给季梦良

 

 

1637年,季梦良初次编定时已有残缺,南宁、金沙江、鸡足山等地的游记都已不见了。

 

 

1645年《滇游日记》首册被清兵烧毁

1684年寻到《游太华山记》、《游颜洞记》、《盘江考》等数篇补入《滇游日记》

 

季梦良整理本后经徐霞客兄长徐仲昭经办准备出版,但由于是残本,又是整理本的重抄本,再加上错字讹误等弱点未能付梓。

将《名山游记》与《徐霞客游记》合璧

 

徐建极(徐霞客之孙)有一个接近原貌但是残缺不全的抄本

1710年,杨名时(徐的同乡,在云贵做过官)对李寄本认真校对,出了杨名时整理本。后被收入《四库全书》,分12卷,每卷又分上下。北图收藏的即是杨名时校录本的抄本。北大收藏的则是杨名时的抄本。

 

 

乾隆年间,陈泓搜集诸多抄本详加校订

 

 

结构完整,但文字简略

 

文字详尽,但仅存局部

徐霞客的族孙徐镇意识到这种两个系统之间颇为互补的不同,找到杨名时、陈泓和徐建极的三个抄本互相校勘补充,调整篇目,于1776年(乾隆41年)第一次雕版付印。 但是遗憾的是,“徐镇并没有看到季梦良的整理本。导致乾隆刻本前后体例不一,内容详略悬殊,文字风格不同”(朱惠荣, 2014, p. 15)但这一刻本起到了统一版本的作用,之后的再版包括:

1808年(嘉庆)再版(叶廷甲得到乾隆雕版进一步勘校,并增补了徐霞客遗诗和友人题赠)
1852年(咸丰)印板 (首卷加了徐霞客像)
1881年(光绪)瘦影山房刻本
1908年(光绪)集成图书公司排印本
1928年 丁文江主持出版了商务印书馆精装本 (根据叶本进行初步标点,加入徐霞客年谱和36幅图线图)
1976年 朱惠荣 云南人民出版社 (结合徐镇初刻本的宏观框架和季梦良整理的徐霞客西游记补缺,抹平了书中的前后差异)
1985年出版《徐霞客游记校注》
1999年《徐霞客游记校注》增订本
2009年 上述版本收入中华书局的“中华经典普及文库”
2015年 朱惠荣、李兴和 译著《徐霞客游记》收入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本丛书

相信港台应该也有一些版本,待查。另外,我找到了英文版,叫The Travel Diaries of Hsu Hsia-K’o。译者是Li Chi,由香港中文大学1974年出版。根据译者本人1973年在密歇根大学写的序言,他的英译是基于1928年丁文江商务印书馆的版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谢谢边边,你也又要出门旅行了吧。enjoy!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思韵和小C,会记录分享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远斋' 的评论 : 谢谢鼓励,那部分的确消耗了不少耐心。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有趣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也期待你的边走边写呢!
+1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真用心啊!也期待你的边走边写呢!
心远斋 回复 悄悄话 把〈徐霞客游记〉的版本梳理得很全面和清晰,很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会去的。到时写了第一时间给你看:)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其中,对于他的鸡足山之行颇感兴趣,如果现在有人会去走这条路,且写下,颇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