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学习中分数的作用和反作用

(2018-05-21 17:25:39) 下一个

今天收到教学评估,分数之后的留言里边出现一个以前从未有学生提到的建议:希望老师能在众多作业中留出几次不算分数,只要完成就给分的。我考虑了一下,其实真的可行,因为我们大大小小的测验考试和那么多作业都是以正确率来算分的,有那么几次把答案给学生自己检查,不以对错给分也还算合理。这门课干货多得跟压缩能量棒差不多,适量放一点水可能对促进自主学习其实是有益的,毕竟这些学生都是真想学才选了这门课。这个建议我真的会好好考虑。

学生在乎分数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升学、拿奖学金、获得某些教育资源都会需要一个像样的分数。分数在这里虽然不是充分条件,但毕竟是一个必要条件,也没法不理会。即使毕业以后,在工作中,来自客户的产品、服务质量评估,来自上司的业绩评估也还是普遍存在的。如果一个人要加入这个普遍和强大的社会体系,会很久摆脱不了分数的跟随。

话虽这么说,但是在教学过程中,分数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干扰因素。先从老师的角度说。我爱我的工作,但是这个工作中我最不爱的就是给分这个环节。哪里错了,给学生指出来,这个反馈环节是学习不可或缺的关键一步。但是之后量化的扣分给总分,对其它方面也许有用,但是我个人认为,对学习本身并没有用。促成学习的是这样关键几步:接收输入、输出(这本身是对输入进行应用的练习)、得到反馈、反馈成为下一轮输入的一部分、再输出、再得到反馈。可以看到在这个循环中,是没有分数什么事儿的。当然可以说反馈可以分数的形式提供。是,但我认为分数不是最有效的提供反馈的方式。分数似乎是一个综合考虑了很多因素之后没办法的办法,也许是最简单方便的办法,但未必是最有效的。分数更多的是评量学习成果,而未必促进学习过程。

从学生的角度看,过于在乎分数很容易使学习变得策略化,而不是真正促进学习。学生开始想什么是拿到A的最便捷最省力的办法,而不肯多花一点时间和努力使学习更深入更牢靠。这种时时算计投入产出比的策略性的应试型的学习表面上省时省力,但常常只有短期效益,从长期效益上讲其实是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当然这不是说学生不能够根据自身总体的情况进行策略型的计划和安排,只是说这样的策略是有代价的。

那些内动力比较强的学生们,很多并不在乎分数,他们能够只跟着自己的好奇心走,愿意挑战自己,不怕犯错,不怕失败,能够提出很好的问题,能够告诉老师怎么更好地帮助他们提高。他们对分数的无视帮助他们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用在真正的学习上,这些学生最后的分数反而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不是更好的话。如果评分体系有足够的空间和灵活度,也不会在分数上亏待了这样的学生。

想象一下在不必给分数的教学环境里教书,只给反馈,不给分数会是怎么样。这当然是个乌托邦,或许会生出所有乌托邦都会有的问题。但是我竟然发现美国还真有不给分数的学校。其中一所是Reed College,乔布斯和维基百科的创始人两位人们比较知道的校友。据说另外还有10所这类的学校。有机会或许会看看他们是怎么操作的。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只是由着那条建议生出些粗浅的想法,简单记录一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bby妈妈' 的评论 : 哈哈,分数可不就是fraction!
Abby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我这人愚笨到,竟然想作fraction,越读越是糊涂。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了解了一下,学校是保持记录的,但平常不给学生。当然不知道是新政还是老黄历。问好闻香~
yy56 回复 悄悄话 Reed College也给分。当初,我儿子在高中获该校的奖学金学习微积分,我记得他得A。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这段文字,让我想起当年做老师时的一件事儿(大学老师时候)。
那位山西太原来的学生班长,给我说,他们班同学希望进行一个创举,期末考试实行无人监考,当期所有课目。游戏规则是老师们可以抽查,如果一位作弊,当全班所有同学作弊处理(当时所在大学是对考试成绩和作弊等行为上升到了道德标兵的高度)。
我没有马上同意,随后几天离,我去他们班上的每一个学生宿舍,观察那些大孩子们。
最后在全班会议上简短明确说了尝试这事的一切可能后果,期间,一一看学生们的眼神,没有一个躲闪,我同意也放心了。
结果没有出任何问题,就那一次。
同样带的班,某班从班长开始一起作弊(我相信他,让他编排考试座位,他把自己的好朋友编成一溜,英语成绩暴露了这个“阴谋”),也有。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这个总结很精练,谢谢。
cxyz 回复 悄悄话 分数是手段, 可惜往往被很多人当成了目的,本末倒置了。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思韵。是的,不必极端也不该极端,中道最好。人生功课一部分好像就是在找那个平衡。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写,我这个理想主义者曾经梦想过乌托邦。有意思的是,我做学生的时候也梦想过读书不用考分数。所以,你的乌托邦比喻真是确切!我后来软弱地沦为分数的奴隶,却没讨到任何捷巧。我又故作强悍地信奉起"丛林法则",也未捕获多少食糜。终于知道,这是上天让我迷途知返---面对现实,简单的答案虽没有,但是理想终还是要有的。

写写的普通一文就引发我浮想,这是我爱来你这儿的原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