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正文

[读书笔记]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2017-06-07 18:39:50) 下一个

这是Goldfinch之后读的又一本英文小说,碰巧又是普利策的获奖作品,距Goldfinch获奖只差一年。这本书大部分是在车里听完的。开始的时候听不进去,一是因为开始的故事性不强,进入不了状况,大多是场景的描写,而用来描写细节的词汇对我来说较为生僻,很多词听不懂当然就影响理解整体的意思了。

为了进入状况,我打开书认真读了前几页,逐渐摸清了状况,发现小说的叙事结构比较特殊:两条线并行,轮流推进,而且不完全是按照时间顺序,倒叙、插叙时有发生,难怪听的时候一旦错过一个关键词就有可能一下反应不过来。等摸清这些情况以后,听起来就容易跟上了。

小说的两条主线,一条是16岁双目失明的法国姑娘Marie-Laure,一条是年龄相仿的德国少年Werner。Marie-Laure这一边的主要人物还有爱她如命的父亲、父亲的叔叔Etienne和照顾了一辈子Etienne的Manec夫人。Werner这一边的主要人物是他的妹妹Jutta,兄妹俩所在孤儿院的保育员Frau Elena,他后来在训练营认识的好友Fredrick和后来的战友Volkheimer。上边的人物都是“好人”。

这部作品在人物刻画上的一个特点是,好人都以个人来刻画,“坏人”都以群体来刻画,唯一以个人面目出现的坏人是那个想从Marie-Laure手中夺走宝石的德国军官Reinhold von Rumpel 。其它的德军恶行,作者并没有放在某个具体的人身上来勾画,因为,那样的恶只有借助着群体的作用才成为可能吧。而法国这边也只有一个反面人物,就是出卖了Marie-Laure父亲的香水商Claude。

除了人物以外,这部作品还有两个主角:一个是叫做“火焰海”的钻石,一个是无线电。而正是这两样东西最终将Marie-Laure和Werner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宝石的传说非常有传说的质感:原始朴素而深邃。这个宝石会让任何伤病愈合保人不死,但是谁拥有它,他所爱的人都会一一受难。理智的人都会将其视为迷信,但是绝境中都抱着一丝宝石真能救命的希望。如果Werner没有把宝石按照Marie-Laure的意思扔回大海,是不是会活下来呢?

有缘千里来相会,Marie-Laure与Werner之间的缘分靠的是无线电波的牵引。Werner七八岁的时候在孤儿院找到了一个废旧的收音机。聪明的Werner将其修好,跟妹妹Jutta和其它孤儿们第一次听到了电波传来的钢琴声。后来又收听到从法国播出的科学讲座系列,成为孩子的科学启蒙,而播出那些讲座和音乐的,正是Etienne和Marie-Laure的爷爷。Werner在无线电方面展现出的才华使他成为战争中的无线电定位专家。最终当Marie-Laure面对死亡威胁时,是Werner通过无线电找到并救下了Marie-Laure。小说接近尾声时,Jutta把装宝石的小房子模型还给Marie-Laure,而M把那张曾经通过电波传给Werner和Jutta的唱片送给了Jutta的七八岁的儿子。这是命运中人与人的联结,人性的传播与回馈,文明的存活与传承,善对恶的战胜与原谅。

另外一个几乎同样重要的物品/意象是书籍:一是盲文版的《海底两万里》,一是Fredrick的《百鸟图》。书籍在文明遭受践踏的时候是守护美好的盾牌、滋养灵魂的食粮、医治绝望的药品和点亮希望的烛光。

回到人物。这本书里有太多可爱可敬让人喜欢的人物。

Marie-Laure的父亲,也许是继《美丽人生》之后又一位知道怎么爱孩子的父亲。为了帮助失明的女儿自立,他用自己的巧思巧手按比例制作了所住街区的模型(先是巴黎的街区,后是逃难地海边小镇Saint Malo)供Marie-Laure学习记忆去往各处的路线并陪她出门练习独立走到那些地方。父亲还花重金为女儿买了盲文版的《海底两万里》作为生日礼物。

Werner的妹妹Jutta不但聪明无比而且从一开始就清醒地认识到德国发动战争的罪恶。她是Werner在战争机器的恐吓下依然保有善良和人性的原因之一。

Etienne在一战后就受了刺激出不了门,也反对保姆Manec和其他不甘屈服的民众秘密开展的反抗行动。但是Manec病逝之后,Etienne勇敢地克服了自己的懦弱,承担起照顾Marie-Laure和完成Manec遗志的责任,用那台曾经广播音乐与科学讲座的收音机为法国军队发布攻击地的坐标。

Manec虽然只是一名保姆,却有着战士一般的勇气,坚持着小镇上自发的抵抗运动,直到染病去世。她在劝说Etienne时讲了温水煮青蛙的道理。作者暗示了对这句谚语的两种解读:如果不抵抗,我们就是那些青蛙,等水开了就太晚了。如果我们开始一点点的抵抗,那么未有察觉的德国兵就是青蛙,我们可以用温水慢慢煮死他们。

无论我多么不介意有一个好莱坞式的结局,小说还是没有让Werner和Marie-Laure的父亲活下来。战争总是残酷的,会摧毁那么多的美好,也包括Fredrick,那个善良聪明只爱钻研鸟类的德国少年。

所有的邪恶与暴力都是来势汹汹,看上去不可战胜,但是无一例外地,每一次邪恶都败给了人性中的善良和坚忍。但是历史也总是在重演,邪恶总是会卷土重来,然后再一次被善打败。这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真正打败了恶的,不是善,而是过度的恶?这是网友量子在跟我讨论这本书时提到的一段话,出自《偷书贼》那本书。放在这里作为这篇笔记的结语。

“I wanted to tell the book thief many things, about beauty and brutality. But what could I tell her about those things that she didn't already know? I wanted to explain that I am constantly overestimating and underestimating the human race-that rarely do I ever simply estimate it. I wanted to ask her how the same thing could be so ugly and so glorious, and its words and stories so damning and brilliant.” 

后记:

好莱坞当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题材,据说电影版权卖给了福克斯。期待由新面孔来演两位年轻人,然后老戏骨们来演其他人物。

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哪天去Saint Malo看看。

这是网友“Lepton”关于这本书的文章。书签并推荐: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2591/201603/704808.html

这是网友“小米和小麦”关于这本书和Saint Malo的文章。书签并推荐: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1189/201705/665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留言。我觉得是透过孩子的视角突出战争不由分说的残暴,因为孩子常常得不到解释,只能收着施加在他们头上的一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你写的很细致,花了时间。个人觉得作家突出写出了战争对孩子的伤害。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stTalk' 的评论 : 谢谢分享。我也会找来看看。跟孩子一起读书真是件美事。
JustTalk 回复 悄悄话 女儿推荐我读的这本书,她还推荐了《Salt to the Sea》by Ruta Sepetys,也是二战时候的事。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颜颜你说得对啊,记得我当初来美的时候真就是冲着不确定来的。关于将来,你也说得好,解决了常遇到的矛盾说法,又说要活在当下,又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其实,计划是计划,计划好了,就要把视线从远处拉回来,然后全神贯注做好眼前的事了,其实并不矛盾。这里长大的孩子常常会冒出来一些奇葩中文带给我们欢笑,比如”今天不用穿帽子“,”他们在长树呢“什么的。还有,我不怕你”讲大道理“哦,喜欢听呢:)今晚星光灿烂,我们一家在后院儿观星露营。这就要睡了。晚安~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
晚上终于开始清洗洗衣机,并不是不知要给洗衣机做清洗,就像心理医生需要级别更高的心理医生一样,就是不感兴趣以及惰性,直到问题已经到了不解决就是死路一条的时候,才去做绝境逢生的事儿,但有时又是分外敏感。

读完这段书评,不知为何让我想起傍晚和K在咖啡店的聊天(她已到了可以商量相对严肃话题的阶段了)。我说了当下的一些事儿,以及对她的安排,再说自己的将来,包括以后若是可能还是会离开这里或者会回去某处,她说,你不是那么不喜欢那里吗?现在已经离开为何还要回去?这个问题问的很好。

我沉默了许久,说,下面的话也许是大道理,要小心喔(K做了一个夸张的害怕动作),下面大概是原话。

第一,你该看到,外来者来北美生活,基本就是抛弃了确定的未来,可以说,这里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K插话:我不喜欢不确定,但我知道。。我会接受),我们能做的就是当下做最好的,不想太多的将来,但是,我们要计划将来,并且按照最好的努力去实现将来;
第二,以前,我这样,不好,我就离开,就飞走,现在,我意识到,不好也是活着的一个方面,比如,活着从快乐的角度来说本身就不是一件不好的事儿,但我们不能不活,对吧?我现在愿意面对了,也许是我已经开始衰老,飞翔不那么容易了。当然,不强迫自己去,上天让我们活着,一定会创造好的条件和指引的。造物常取悦他自己,他也取悦他的子民。
回来路上,大家开开心心,期间看见一个小男孩,她说:看,牛郎,我愣了一下,一看,说,你想说是牛仔吧?她:牛郎和牛仔不是一个意思?我说,字面上也许是,不过在中文里,牛郎是牵着牛去放牧的小孩子。她笑笑:我的中文退步了。我也笑,说另一个华裔小孩的类似语言,然后她给我讲述过去我不在时候发生的一些事儿,以及她的世界里的一些事儿。
和K的交流让我感觉到了友谊。
周末愉快。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问候冬夏!喜欢你新写的诗呢!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问候写写!写写读很多书,还来不及细读你的书评,先问候一下,祝周末好!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trologer07' 的评论 : 好啊,小星星。觉得你会喜欢。能读就不用听的。
Astrologer07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写写推荐,其他两位朋友的读书笔记也读了,写的都非常细致,感性,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会找此书来读:)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提醒得对。小说结束时Marie-Laure才是个老人的。我这就给改过来。Werner死的那一段,我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打针,还没觉出疼就已经打完了,然后才是各种委屈和不爽。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细致! 感动。 这本书不适合听,最好还是静下来慢慢读。 文字精妙,是我的大爱。
我其实很佩服作者处理Werner的死的那一节,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比较让我堵心的是当Jutta找到Marie-Laure的时候,Marie-Laure居然没有跟她说Werner救了自己的真相。 啊呀,如果说出来,该对Jutta是多么大的安慰。 这里也要温柔提醒一下,当时送唱片給Jutta儿子的Marie-Laure也就才四十多吧? 她比Jutta才大一岁呢。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谢谢迩东!能读就读,觉得会比听更好。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写写的书评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读着你的书评,就想着要找这本书来看。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 我也相信人性本善,但就是极端环境下,那个本来的善特别无力,打不过恶。但是总体来说,善的总和大于恶。一般都是少数人欺负多数人,但是多数人的善集合起来,力量就大了。终将会降服了恶。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这本书的review比Goldfinch好,但是对于我自己,欣赏多于触动。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松松和小C,上茶!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恶总会失败的原因很可能是人性本善的缘故呢。也就是人们生活中普遍对平静友爱宽恕的需求和本能。不过它们有时是会被各式的‘义愤’、执着、贪婪所蒙蔽的。恶由此而出。但由于人性本善,各种社会总的趋势都是趋向‘善’的。所以再猖桀的恶也只可能逞凶一时。
趋向并不等于达到啊:)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前段回国的时候,在机场上看见到处都是这本书,几家书店都放在最醒目的地方,当时还想有空一定要读一下。现在先把你的书评读了,回头再找书来看。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我也喜欢。
喜欢写写的书评,有很多闪亮的句子。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写又读了一本书,书评也非常好。
“书籍在文明遭受践踏的时候是守护美好的盾牌、滋养灵魂的食粮、医治绝望的药品和点亮希望的烛光。”非常喜欢这句话。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