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子乔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个人资料
ziqiao12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历史上著名的鲁迅“抄袭”事件

(2019-08-04 10:23:56) 下一个

鲁迅一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骂过很多人也被很多人骂过。但是最让他老人家耿耿于怀,至死都不能释怀的,大概莫属发生在1926年的遭阴险小人诬陷,被众文化名人围攻的“抄袭”事件。这个事件与1925年发生的“女师大风潮”事件是鲁迅在北平期间卷入的两件最大的笔墨战争,而主要的对手都是曾留学英国,时任北京大学英语系教授的陈西滢。

“女师大风潮”事件是指1925年发生的,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压制学生运动,开除许广平、刘和珍等6名学生,最后以驱逐校长杨荫榆,强行解散女师大为结局的学生运动。在这个运动中,鲁迅坚决支持女师大学生,与沈尹默、钱玄同等7名教授联名在《京报》上发表《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更以一篇浩气永存的《纪念刘和珍君》把杨荫榆以专制独裁的面目留在了历史簿上。

陈西滢与杨荫榆同为无锡老乡,原本与鲁迅这些“浙东之氓”分属不同地域派系,而且陈西滢和杨荫榆均属留学英美的“西洋派”,大概也看不起留学日本的“东洋派”,陈西滢站在杨荫榆一边是很自然的事情。一场论战是难免的。不过接下来的“抄袭”事件则是一场恶战。

“抄袭”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被徐志摩、沈从文誉为“中国的曼殊菲尔”的漂亮女人,她就是陈西滢当时的女朋友凌叔华。1925年凌叔华在徐志摩主编的《晨报副刊》刊登小说,被人指出有抄袭契可夫小说的嫌疑。作为正在热恋凌叔华的陈西滢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管了。他在自己的《现代评论》上的“闲话”专栏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剽窃与抄袭》的文章,其中说:“我们中国的批评家有时实在太宏博了。他们俯伏了身躯,张大了眼睛,在地面上寻找窃贼,以致整大本的剽窃,他们倒往往视而不见。要举个例吗?还是不说吧,我实在不敢开罪‘思想界的权威’。” 影射批评家们对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的“整大本的剽窃”视而不见,却咬住凌叔华的模仿小事不放。

鲁迅对那篇文章并未反应。几天之后,陈西滢在徐志摩的《晨报副刊》上又发表了《西滢致志摩》一文,公开攻击鲁迅:“他常常挖苦别人抄袭。。。可是他自己的《中国小说史略》却就是根据日本人盐谷温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里面的‘小说’一部分。其实拿人家的著述做你自己的蓝本,本可以原谅,只要你书中有那样的声明。可是鲁迅先生就没有那样的声明。在我们看来,你自己做了不正当的事也就罢了,……。”

要说这个凌叔华可是民国文化圈里一个举足轻重的女子。她跟以徐志摩为首的新月派文人关系密切。她是徐志摩的粉红知己,她可以亲密地直呼胡适为适之。泰戈尔访华时曾大赞:凌叔华的才气,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凌叔华是鲁迅的弟弟周作人的学生、入门弟子,是在周作人的提携下步入文坛的。连鲁迅也对凌叔华欣赏有加。曾在评价凌叔华的小说时说:“凌叔华的小說,恰和冯沅君的大胆,敢不言同……使我们看见事态的一角,高门巨族的精魂。” 后来凌叔华转拜陈西滢为师,并发展成为情人,不仅再也不理睬她的启蒙业师了,而且还曾出文讽刺。

那篇指出凌叔华抄袭的文章是刊登在周作人任主编的《语丝》上。据说凌叔华曾请周作人撤下此文,被婉言拒绝。如此看来,陈西滢转而攻击鲁迅,一方面是为女朋友解围,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报复。

面对陈西滢对自己的人格和品德的攻击,鲁迅不得不做出反击。他在1926年2月8日的《语丝》上发了《不是信》一文。在文中,针对陈西滢说他的《中国小说史略》是抄袭日本人盐谷温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的指控做出了长篇的详尽的反驳,其中道:“盐谷氏的书,确是我的参考书之一,我的《小说史略》二十八篇的第二篇,是根据它的,还有论《红楼梦》的几点和一张‘贾氏系图’,也是根据它的,但不过是大意,次序和意见就很不同。” 区别在于是“参考”还是“剽窃。

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共28篇约12万字,盐谷温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共六章,“小说”只是第六章的一部分,约为5000字。陈西滢凭什么指责鲁迅“整大本的剽窃”?并且是没有任何具体证据的指控。后来连自己都觉得理亏,改口称是鲁迅取其一部分作为“蓝本”,很让人怀疑他的用心。

那么陈西滢何以敢不顾自己的名誉,理直气壮、指名道姓地公开指控当时已经是“思想界的权威”的鲁迅剽窃呢?这就不得不提到小人张凤举。张凤举曾留学日本和法国,专攻日本及法国文学的研究和翻译。回国后,在鲁迅的引荐下结识北大校长蔡元培,并被聘为北大教授,同时兼职北京女师大。张凤举本极力讨好鲁迅,甚至写过吹捧鲁迅的长文《鲁迅先生》,连鲁迅本人看后也说“未免说得我太好些”。

据说,张凤举先是去对陈西滢说鲁迅抄袭,又去对周作人说陈西滢的坏话,两头传话、造谣生事。被揭穿之后,竟然去求周作人不要出揭他的名字,又跑去陈西滢那里提出同样的央求。但是不管怎么说,陈西滢在没有通读盐谷温原著,没有任何证据,没有调查研究的情况下,仅凭小人的几句谗言,为了讨好女朋友泄私愤,使用“抄袭剽窃”、“男盗女娼”、“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此等恶毒的语言诬陷攻击鲁迅,实在有失学者尊严,也与他自诩的“正人君子”形象相去甚远。

这场论战前后持续了两年之久,参与人数众多,除了鲁迅和陈西滢之外,还有周作人、胡适、徐志摩、章士钊、顾颉刚、李四光、苏雪林、凌叔华等重量级的文人卷入,一直到鲁迅与许广平离开北平前往上海,陈西滢与凌叔华离开北平奔赴武汉才得以告终(幸亏那个时候没有网络)。论战中,双方都使用了尖酸刻薄的语言攻击对手,可谓两败俱伤。

我个人认为,“抄袭”事件对鲁迅的伤害更大。鲁迅一生最痛恨抄袭之人,竟被人以此作为利剑刺伤,很多年后,犹不忘这件旧事。在1935年出版的《且介亭杂文二集》的《后记》中写到:“当一九二六年时,陈源即西滢教授,曾在北京公开对于我的人身攻击,说我的这一部著作,是窃取盐谷温教授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里面的‘小说’一部分的;《闲话》里的所谓‘整大本的剽窃’,指的也是我。现在盐谷教授的书早有中译,我的也有了日译,两国的读者,有目共见,有谁指出我的‘剽窃’来呢?呜呼,‘男盗女娼’,是人间大可耻事,我负了十年‘剽窃’的恶名,现在总算可以卸下,并且将‘谎狗’的旗子,回敬自称‘正人君子’的陈源教授,倘他无法洗刷,就只好插着生活,一直带进坟墓里去了。”

在这场论战中,陈西滢扮演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最后是灰头土脸、自取其辱。胡适在1936年写给苏雪林的一封信中说:“通伯(陈西滢)先生当日误信一个小人张凤举之言,说鲁迅之小说史是抄袭盐谷温的,就使鲁迅终身不忘此仇恨!现今盐谷温的文学史已由孙使工译出了,其书是未见我和鲁迅之小说研究以前的作品,其考据部分浅陋可笑。说鲁迅抄盐谷温,真是万分的冤枉。盐谷温一案,我们应该为鲁迅洗刷明白。”虽有为陈西滢开脱的嫌疑,但也算是为鲁迅说了一句公道话,可惜 ten years too late。这封信公开发表于1936年12月,而鲁迅已于1936年10月19日与世长辞,没能看到。

鲁迅在他的遗嘱里写到:“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此外自然还有,现在忘记了。只还记得在发热时,又曾想到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 我想,鲁迅不宽恕的人里头一定包括陈西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4)
评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我想这也是人之常情,你对一个人越了解,就越不会被他人的看法所左右。鲁迅四九年之后,绝对是被利用,被神化,最后被抛弃,完全歪曲了鲁迅真实的面貌和思想。像鲁迅这种人,中国几千年能出现几个?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对鲁迅的研究真的很深入。我只是多年前读过几篇不知真假的讲述鲁迅的文章后,感觉他之前在我心中的高大形象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因为没有子乔知道的这么多,多有偏听偏信之嫌。:)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点赞;)晚安!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原来都不知道,谢谢子乔分享。子乔的文都很有自己的观点,赞!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鲁迅中国活到1949年之后,以他的硬骨头,肯定不是被关在监狱里,就是被整死。记得谁说过,如果没有鲁迅,中华民族的脊梁骨会软不少。

鲁迅的作品在中国大陆,有没有因为政治需要被抬高了?肯定有,但我觉得是捧杀,你可以看一下外国人对鲁迅的评价。关于鲁迅的人品,我其实不想多说什么,人品这个东西从不同人的嘴里说出来都不一样。不过你想一下,鲁迅去世之后,由蔡元培、宋庆龄、沈钧儒、茅盾等十三人组成的治丧委员会,葬礼那天, 2万上海市民自发沿路为鲁迅送行, 四天之内有10万人参加安葬。我不知道这能不能说明他的人品。

郁达夫曾经为鲁迅说过这么一段话:“沒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沒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因鲁迅的一死,使人们自觉出了民族的尚可以有为,也因鲁迅之一死,使人家看出了中国还是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凌叔华大概一直觉得自己的风头被林徽因压着,心有不满。而且他后来跟随陈西滢去了武汉大学,算是偏安一隅吧,大概心有不甘。她跟伍尔夫一直有联系,还跟伍尔夫的外甥闹了一场婚外恋。她后来在英国出版一本小说,据说评价还不错,还是有才的。

徐志摩的墓碑是胡适写的,凌叔华写了一个“冷月照诗魂”的诗碑。不过,说实在的民国时期文人的故事,很多都被后人夸张篡改,可能并不是原来的模样。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苏雪林这个人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因为想了解她与鲁迅之间的恩怨,所以在网上查了一下。她是苏东坡的第38的后裔,与林徽因、凌叔华并称为民国三大女才子。想当年也是风头很健的,才不过几十年,又有哪个中国人知道她?记得她?读过她的书?要不是因为鲁迅,她的名字可能在网上都查不到。所以想想人在世的时候那么追逐名利真的很无聊。

苏雪林也是周作人的学生,鲁迅生前的时候对鲁迅很尊敬,还写过颂扬鲁迅的文章。鲁迅一死她马上就翻脸,她写信给蔡元培力劝他不要担任鲁迅治丧委员会主席,那封信真的很恶毒。她到台湾之后也没放过鲁迅,一直骂到她死。难道真的就是一次握手的仇恨吗?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好一篇文史论文!感觉民国时期的文坛和如今的WXC一样,良莠不齐,兢兢业业笔耕者有之,泼妇般骂战者有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要在尘嚣退却之后才能看到本质。
一直以来都在揣测如果鲁迅活到1949之后,乃至1989,他的文字会是怎样?他的人生轨迹又会是怎样?
我对鲁迅有着较为复杂的感情,他在文学史上的贡献和地位是不是出于某种需要而被拔高了呢?他的人品究竟如何?(不是指子乔这里陈述的剽窃一事,你已经有理有据地分析的很清楚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陈西滢是为其所爱出头,其情可感。还记得中学课本里鲁迅骂过梁实秋和邵询美,对后者的攻击就与事实不符。好像也骂过陈西滢,记不清了,我们最初知道这几位民国文人,还都是因为被鲁迅讥讽过。
凌叔华生前做了一件无法原谅的事,徐志摩引她为知己,把日记保存在她那里,可她因为女人之间的嫉妒,故意毁掉了徐林恋爱期间的日记,真是文学史上的一大损失,无可估量。
凌叔华书法不错,原本答应为徐志摩墓碑题字的,后来也不了了之,人在人情在嘛。
总之,凌叔华没有林徽因的高尚,也没有陆小曼的仁厚,和她们相比,显得有些世俗。
泰戈尔是否说过类似的话,不得而知,但泰戈尔非常喜欢和欣赏徐志摩,那样一个赤子之心的诗人,谁能不爱呢?他知道徐志摩正承受失恋的折磨,想劝徐转移目标看开点。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哈哈,你可问着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一件小事鲁迅得罪了她:苏雪林本来对鲁迅挺尊敬的,可有一次文人聚会,苏雪林好像来晚了,向鲁迅友好地伸出手,鲁迅却视若无睹,令她很是尴尬,在场还有同业其他人,更是损伤苏女士的自尊心。不过话说回来,鲁迅这样做确实不够绅士,但苏大小姐是等到鲁迅去世之后才大力开骂的。我一直怀疑《围城》里的苏文纨是影射苏雪林,其有些尖酸刻薄的性格还真有点相似。我最早知道苏雪林,是因为她对女作家庐隐的微词,当时就觉得不是善茬,但她个人的婚姻很不幸,以她那挑剔的性格难以对其夫君满意。
鲁迅对很多人开骂,包括徐志摩,是过于严厉;对于林语堂,则是缺乏幽默感。不过损鲁迅最甚的是钱钟书,当时我看了那篇短文,都要笑岔气了。
尽管鲁迅过于挑剔严厉,似乎不够绅士不够厚道,但针对中国民间普遍明哲保身老好人的作风,还是鲁迅存在的意义更大,看他所揭示的民族性,直到今天仍然广泛适用。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茵茵到底是文化行业的,这件事情我也是近几年才听说的,我以前只知道鲁迅特别痛恨陈西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凤举这个人也因为在这个事件中的角色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否则谁知道他是谁呀。不过鲁迅生前一直以为是顾颉刚去跟陈西滢诬蔑,所以一直对顾颉刚非常有意见。每一次是非都少不了小人在其中挑拨,他们唯恐天下不乱,两边打的越厉害他们越高兴,其目的无非是两边讨好,趋炎附势,从中渔利,泄私愤,嫉妒,坐山观虎斗等各种各样的阴暗心理。识破小人不容易,往往是认清了小人自己也遍体鳞伤。

在研究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可以说是最痛恨鲁迅的人,苏雪林,她曾经用过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咒骂鲁迅,但是我还没有找到她为什么那么恨鲁迅,等研究清楚了没准再写一篇。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体' 的评论 : 我的理解是盐谷温是日文的,当时没有中文译本,陈西滢不懂日文,所以就听信小人谗言。否则当时不就可以澄清了嘛。等到中文译本出来之后,事情就一目了然了,胡适不得不出来说一句公道话,特别提到张凤举绝对有为陈西滢开脱的意图。但是我觉得陈西滢原文看不懂可以理解,但是自己没有看过的东西就去诬陷鲁迅剽窃,这个人品有点问题。

说到影评被抄袭的问题,因为我自己喜欢写影评,所以对这件事情关注的比较多,抄袭的非常厉害,国内网站上很多所谓的影评都是大段大段的抄袭别人的。另外很多介绍外国文学家艺术家的文章,抄袭的也很厉害。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故事原来影影绰绰听说,被子乔描绘清楚来龙去脉了。
倒是那个小人的名字头一次听说,这种搬弄是非有的是一种长舌妇的本能,而在这里像是故意,出于什么目的?鲁迅也许不经意得罪了他,就用这种方式陷害和报复?我相信鲁迅没有抄袭(也许有参考借鉴或灵感来源),因为对于有创造力的人来说,抄袭比自己写还麻烦;而且这么多人写中国文学史,难道都算抄袭,而且认真的作者一定要读过所有前人写的同类题材作品。
想起以前我认识的一人,总是喜欢四处套别人话,人家不想说,还总来问,如果你经不住磨泡说了一点,她就立刻如获至宝,再添枝加叶储存起来成为对付你的利器,告诉别人立刻挑起战火(还把她自己说的话也加了进来);可被告诉方却要保密,不能出卖¨朋友¨,又不去对质,于是找点别的借口出气。此人还会从中装无辜,其实是拉拢同盟,或中伤她嫉妒的人。原因何在?除了女人的是非心,还有虚荣心作怪(这点近乎不可思议,而且虚荣心而强大);只是时间一长,别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了,只是伤害已经造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所以我说是一场恶战。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闻香说的有道理。很多时候是有理说不清,鲁迅不是也是10年之后才为自己彻底洗清。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以前专门还写过文章关于鲁迅的幽默,很多人都看不到这一点。
简体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前后达两年之久,陈西滢还没将盐鲁两本读通并作出自己的判断,那真不能怪所谓的中间小人。陈自己的私念应该是驱使这件事的主要动力。不知道那时候对引用是否有明确的规范可引,鲁迅是不是没有标注得够明确,而让他人下手有机可趁?陈西滢若为了救赵而围魏,报复他人,这已脱离了原本讨论是否抄袭的范畴了。网络上时见有科普性或历史性概述文,引来引去,不标识出处。这个虽不够妥当,似乎能接受。但对于涉及影评等个人“意见”和感情呼应,也整段摘录,就是真正大不妥的抄袭了。
以“文人相轻”一言蔽之是不够妥当的,似乎各打五十大板,搞成了争风头的吃醋小妾文化。真的要看是否“轻之有理”啊。引YY一句,以示妥当,哈哈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What a mess.
yy56 回复 悄悄话 文人相轻自古有之,关键是轻之有理否。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他的讲义非常有趣,有鲁迅的幽默。我改日在博客里抄书记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你说的这一段历史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想想鲁迅当初去日本是学医的,好像是蛮自然的事情。鲁迅应该算是教育家吧,他在民国教育部任职10几年,还在北大夏大中山大学当过文学系教授、主任、教务主任。

有关于鲁迅的文章我平时看见就会读一下,知识有了积累,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用上了,有不确切的地方再到网上查一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文取心' 的评论 : 鲁迅肯定不是完人,瑕疵肯定是有的,而且不比一般人少。以前读到他针对梅兰芳的几篇文章,我就觉得有点过分了,还想着什么时候把那件事情也写一写。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在夏丏尊回忆鲁迅的文章里,说起鲁迅先生还未写作之前,在杭州两级师范里,做日本人老师的口译,兼上生理卫生课程,并且应学生要求,加讲生殖系统,这是晚清,所以,他在这方面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教育家。
子乔此文做了很多功课呢。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鲁迅是我喜欢的,但不相信他是个完人。反之,有些瑕疵的鲁迅更近人世,更迹近真实。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你说得没错,那些口口声声说宽恕的人多少有点想扮演上帝的角色,而且事实已经证明了,这种人往往是对己对人双重标准的人,不管城里城外。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无耻之文人撒泼耍赖的本领看似高,其实与街边泼妇并无不同”——哈哈,我要把这句话赠送给城里的某些无耻之徒。你所说的城里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完全是外行,无从判断,但是混战中确实能看见丑恶的人性。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哈哈!相信子乔补充的正是鲁迅没写出来的另外半句。
凡人若是梦想扮演上帝的角色,则必把灾难带给人间。
满嘴大话的,多用事实证明自己是“嘴君子,行小人”,文学城内外,皆是如此。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鲁迅是从来不宽恕敌人的,他曾经说过:“因为我是人,难于上帝似的铢两悉称。如果我没有做,那是我的无力,并非我大度,宽恕了加害于我的敌人。”

不过我发现那些最喜欢说要宽恕人的人,只是要求别人宽恕,一旦落在自己头上,比任何人都刻毒,完全没有半点宽恕之心。所以鲁迅是对的,要离这些人远一点。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你知道王妃,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文人,其实根本算不上,可是自从我来文学城写博客之后,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文人相轻,其实可笑得很,在这么一个无名无利的虚拟社区里,竟然还存在着文人相轻。你说得对,如果没有那些整天攻击鲁迅的人存在,鲁迅可能也不能成就为一代犀利大师。我如果还有一点犀利的话也是被别人骂出来的,哈哈,谢谢王妃欣赏!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zhz' 的评论 : 谢谢这位网友的鼓励。关于泰戈尔赞凌叔华的事,我是看到有文章里说:凌叔华邀泰戈尔、胡适、陈源、徐志摩、林徽因等到凌府作客,泰戈尔对徐志摩说,凌叔华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说得对,他怎么可能当着林徽因的面说凌叔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面一定有后人夸张的成分。我也看到了给张凤举翻案的文章,也有人说胡适为了洗清顾颉刚,有很多历史的细节现在都无从知晓了。凌叔华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她后来跟朱利安的婚外恋也不可不谓惊天动地。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这种故事永远有现实意义。在生活中类似的例子到处都是,只不过程度的大小之分而已。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谢谢阿留一再夸赞。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陈西滢此人我以前倒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他是凌叔华的丈夫。在诬蔑鲁迅抄袭的这个事件中,他深深地伤害了鲁迅,让自己的信誉和名声也受到了伤害。以前我只知道鲁迅特别痛恨陈西滢,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让我觉得他着实可恨。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有点意思。鲁先生之杰出,好多是在直白地说出了人类社会的本质缺陷。
关于这段公案,还是首次从子乔这里学到,谢谢!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自古文人相轻,那个年代尤其突出。不过这些笔战也挤兑出了一代犀利的文人,没有这些唱反调的,鲁迅的文风也不至于此。子乔有当年笔战的风范,欣赏!
czhz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好文,历史,文学知识和文笔都无可挑剔。只有一段“泰戈尔访华时曾大赞:凌叔华的才气,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的,还是陈/凌之流的自吹,泰戈尔能说出这么低水平的话(把两个女人直接比较)?张凤举不过是爱嚼舌头,陈是小人,还累及了顾颉刚,凌是神经病或花痴(对徐)。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段历史故事写得很好。 写这个故事是不是有点现实意义呢? :)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又一力作,大赞!!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这段历史, 很好的例子。 这跟当下文学城里的 “碰瓷转剽窃之谤”如出一辙。

无耻之文人撒泼耍赖的本领看似高,其实与街边泼妇并无不同,连那些长期的盲目崇拜者都能识破,出言相劝其收敛。自己都不信的谎言却以为“车轱辘话”说一千遍就能伤人,真是鬼迷心窍。

明明自己多次承认,自己当年用的是“土办法”,人家发明的是根本不同类(fundamentally disparate)的新技术, 因而人家得到天壤之别(overwhelmingly superior)的成果。

现今发现碰瓷不成,又恼羞成怒地谎称别人剽窃自己,真是得了失心疯了。 要是受害人一生气,告上法庭,赔个几万刀也说不定。真想看看到那时能疯成啥样, 笑死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还有这等事啊!文人相轻。同意madox说的,陈这样诽谤鲁迅,自己的名誉和可信度也从此不再,历史可以做出公正的评判。子乔新周快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可不是吗,对于严肃的文人学者来说,还有什么比声誉更重要的。陈西滢当然知道这是能刺伤鲁迅最利的一把剑。可是以他的身份地位,不仅相信谣言,而且传播谣言,更甚者还以谣言指控,实在令人跌破眼镜。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今天沙发宽敞,够你疯牛躺着了;)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剽窃,抄袭,是极其严重的指控,如果证据确凿也许就能结束一个人的学术生命(当然反过来如果指控者所言不实那么其声誉也将受到极大的打击),相当于刑事领域的杀人。

既然如此,提出这个指控时,当慎之又慎,必须有大家认可,无可辩驳的铁证才可提出。不然指控存疑不实,自己的reputation和credibility也就完了。
madox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