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子乔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个人资料
ziqiao12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你们还想怎样?

(2019-06-13 08:22:54) 下一个
英国伟大的作家,查尔斯·约翰·赫芬姆·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在他的著名小说《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的开篇中写到: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总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狄更斯一百多年前说的这段话,每一句的前半句都为我们描绘了当代中国的“美丽”景象。

谁说现在不是最好的时代?我们有终身制的“明君”。

谁说现在不是智慧的时代?我们有“领先宇宙”的华为5G。

谁说现在不是信仰的时代?我们有“红船精神”,有写入宪法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谁说现在不是光明的时代?我们是没有一丝不同声音的“和谐社会”。

谁说现在不是希望的时代?我们有“一带一路”和“中国制造2025”,还有“一国两制”。

谁说现在不是丰盛的时代?我们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谁还需要直登天堂?我们是“天上人间”。

香港人还闹什么?台湾人还犹豫什么?日本人还算计什么?俄国人还观望什么?美国人还挣扎什么?尼采预言的超人——“查拉图斯特拉”随着曙光、朝着太阳开始下山了。

文学啊,你的文字是如此的贫乏无力,你的作用是如此的微乎其微,你的执着是如此的幼稚可笑,你的存在是如此的微弱苍白,你面对世俗、功利和虚伪是如此的无用和不堪一击,你“忽悠”了世世代代的文学青年,不能让你永远地“忽悠”下去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你只有一条出路——同流合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2)
评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我也有同感,那个时期的欧洲作家“写的东西都深沉,阴暗,悲凉,凄惨”,以前总觉得是那个社会阴暗悲惨,其实现在觉得是那些作家对人性的阴暗面的深刻揭示,让读者觉得那个时候的生活悲凉凄惨,所以那些名著也有现实意义。狄更斯的小说可读性还是挺高的,不过你要是说趣味性的话,还是几位法国作家的小说趣味性较高。
madox 回复 悄悄话 本牛也特别喜欢狄更斯。个人感觉他不是那种传统经典的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写的东西都深沉,阴暗,悲凉,凄惨。。。看得你想跳楼;狄的东西其实挺符合大众传统口味,挺“俗”的,可看性很好,颇适合茶余饭后消闲。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不仅这段话应景,小说的名字——《双城记》也很应景。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直喜欢狄更斯的这段话,今天终于看到全文和原文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碧蓝早上好!历史自有公论。只不过生活在当下的人民却不得不承受,有人哭有人笑。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千年一遇明君! 祖国昌盛全靠他了! 呵呵 !
历史自会有评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哈哈,笑死了:)我没有发怒呀,只不过看见那种装腔作势的虚伪做作,是非八婆的营营苟苟就忍不住想送几个形容词过去,谁让我形容词储存量特别高,不用也是闲着。不过喜欢你送的诗,收藏了。谢谢侃兄!

我看见这次文学城里大部分关于香港事件的文章都是有正义感的,因此对海外华人的整体素质没有那么悲观。我一直坚信文明会战胜野蛮,正义会战胜邪恶。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巾帼一怒胜雄兵百万,
浩然正气慑魑魅魍魉。
国贼禄鬼误皇家霸业,
义勇港胞护法治底线。

赞一赞拍案而起勇敢发声的各位博主网友,地理隔绝时期“留头不留发”式的暴行已经不会再为国际社会所容忍,当全世界文明国家一起施加影响的时候,再厚实的铁幕也会坍塌迸裂,就如纳粹法西斯日本军国主义的灰飞烟灭。
土豆兄一定会乐意看到自己的悲观论暂时失利,虽然套用邱吉尔的话,“This may just be the beginning of the beginning.”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LOL,我冤枉你了吗?你为什么到处给别人挠痒痒,总是给我扎针呢?你们里外串联、结伙欺负人,哪不是黑帮是什么?好家伙,为了骂我连鲁迅一块儿都给骂了,真够有本事的!什么时候你不再跟那几块下脚料一起到处对我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明刺暗讽,我就把你从黑帮里摘出来:))))

真枉费了我曾经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甚至不惜得罪朋友,为了让她不再受伤害、帮她渡过难关。善良正派是装不出来的,无论多美丽的语言。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我简直是不相信一个军队的高层官员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一副蛮横傲慢的流氓腔调。林郑宣布搁置修例其实是为她自己和中央政府找个台阶下,他们也知道一旦香港变成臭港,中国官员可能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在香港的利益。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这种政治强人随口说出来的话,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谁能相信?谁敢相信?连写入宪法的东西都可以说改就改。而一旦不信任产生,要想消除是很难的。更何况,中国政府并没有做出任何消除不信任的姿态。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谢谢魏薇支持,周末愉快!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哎,,,,我下面写着:
2015年天津大爆炸时,我在我微信上写了一段“关于塔西陀以及塔西陀陷阱”。
那时没人理我,只有那个在香港的妈妈,:(((

我是在我微信上发的,2015年时。(那时微信管得还算松)。以后哪里也不发了,我不能总给人家挠痒痒啊,都被列入黑帮了都,,:)))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把一个城市2/3的人定性为坏人,而且是在回归廿年后,等于为港人抗争提供了正当性与合理性,难怪骑墙的中间派都转軚,这位鬼佬投资大咖也关注了视频,他上月就发了相关预警 https://twitter.com/Jkylebass 今天林郑宣布搁置修例,这给取笑港人上街的国人上了一课,政府屈从民意懂得妥协是成熟的表现,是现代社会题中应有之义。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老弟,我去你的博客寻找天津大爆炸博文中你的塔西佗论述,不幸没有找到。我Google了关键词,也没有找到。你能不能在子乔这篇博文的下面回复一下,给个链接?我现在要去边边那里找一下您老贴在那里的李庄在香港书展上的演讲,受受教育。

子乔对港人的恐惧感做了到位的评述,容我不加赘言。说到由于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不属于中央政府属下的民众,因此不应套用塔西佗陷阱来解释港人对中央政府深怀的不信任,戒备与恐惧等复杂感情,也许你是对的吧。但中央政府可不这么看,在他们眼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香港绝不例外,从司法到管理,近些年来迅速收紧,例子我就不多说了,新闻多有报道,大家心知肚明。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香港,希望香港能够继续繁荣。问好子乔。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CNC网友的评论:我想,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如果我误会了您的本意,我道歉,以后一定仔细拜读您的留言。不好意思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谢谢分享丘吉尔的这段讲话,至今听起来依然震聋发聩。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说到了一个关键问题,没有法律保障,就靠一个政治强人的一句话,还不是说变就变。再者,即使有法律规定,没有制度的保障,法律还不是领导人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所以最关键的还是制度。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Even though large tracts of Europe and many old and famous States have fallen or may fall into the grip of the Gestapo and all the odious apparatus of Nazi rule, we shall not flag or fail.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and if, which I do not for a moment believe, this island or a large part of it were subjugated and starving, then our Empire beyond the seas, armed and guarded by the British Fleet, would carry on the struggle, until, in God's good time, the New World, with all its power and might, steps forth to the rescue and the liberation of the old."
-- Winston Churchill, speech to the House of Commons of the Parlia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n 4 June 1940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的确值得反思,过去说什么“港人治港,澳人治澳” 还有什么矮凳的“100年不变” 都是首长意志的反应,有什么法律依据?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发展应该是:京人治京,沪人治沪,粤人治粤。 也就可以称为“藏人治藏,维人治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谢谢依旧兄鼓励。我思故我在。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谢谢疏影说出了我心里想说的,“因而我觉得我们对中国的热爱更纯粹、更真实。对问题的批评也是出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心期盼中国能够真正地强大并得到世界的尊重。”。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放心,我没误会,园姐也不会误会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说中国13亿人民跟中央保持思想上的高度一致,我不能同意。网路上叫嚣的几个人,微信群里的几个人就能代表中国13人民?至所以会给人这种假象,是因为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对在国内的信息封杀和洗脑,另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对言论的严厉监管和镇压。我觉得你有一个倾向,喜欢用个体代表全体,用别人的只言片语代表别人全部的思想。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这段话说的痛快淋漓,说出了我的心声。我们在海外,有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环境,可以自由地表达支持什么反对什么,爱什么不爱什么,而且都是真心实意的。说我们对中国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表达出来的关心只是为了附和居住地的价值观,实在不能苟同。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因为不信任才会产生恐惧感吧?为什么你写的东西不让人现在就明白,而要过5年10年才明白呢?是因为你的思想太具有前瞻性了?那我们是不是对你有点失敬啊,哈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舒兄,我在文章里说“狄更斯一百多年前说的这段话,每一句的前半句都为我们描绘了当代中国的“美丽”景象。”,其实当时很想写:每一句的后半句都为我们描绘了当代香港的“悲惨”景象。不过后来把后面这一句给去掉,因为我觉得自己离香港还是太远,实在没有资格评判香港的现状。但是香港人确实越来越不高兴了这是事实。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浅斜' 的评论 : 疏影啊疏影,你送给我的小诗我都特别喜欢,短小精悍,寓意优美。谢谢疏影!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中国政府肯定是早已经掉进了这个陷阱,不光是香港人,他自己的国民乃至全世界。问题是中国政府并没有爬出陷阱的想法,反而是变本加厉,在陷阱里越陷越深。其实很可悲的,一个政府说的任何话,人民都把它拿来反着听,所以不得不用专政和武力来压制。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谢谢你还在回来解释,放心吧,我一点没有误会你的意思,这种事经常发生的。
推荐一首交响曲:德国作曲家理查德·斯特劳斯为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所谱写的交响诗,尤其是其中的那首气势磅礴的《日出》,非常棒。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的思考,有思考的人生才有意义。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我们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充分享受民主社会对我们言论自由的保护,但是我极其不理解的是那些为极权制度叫好的言论,如果那么喜欢极权,为什么还要赖在民主社会?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园姐夸奖。同意你所讲“我们与那位有名气的离岸爱国主义者刘欣不同,我们不挣中国的钱,不捧着大陆的饭碗,自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拥有独立精神的本钱。”,因而我觉得我们对中国的热爱更纯粹、更真实。对问题的批评也是出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心期盼中国能够真正地强大并得到世界的尊重。
SCNC 回复 悄悄话 我说的是这些个华人对中国的支持。
SCNC 回复 悄悄话 园姐
你没看到吗。这些个人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懂政治。到处宣扬中国好。中国好。还死赖在美国。太爱国了。
你很正直。觉没有说你。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老弟,恭喜你现在已经把自己磨练成了一位名博主,你的大作得以经常被小编妹妹提到城头与众网友见面。我和大家伙一样,基本上只看城头文章,很少到某位博主的园子里去访问,除非我开始纳闷,咋那么长时间没看到他/她呢?比如不久前喜清静一度关博,比如润涛阎关博,都是我去他们的园子才得知的。

等我得空一定好好读一读你提供的链接,并拜访老弟的园子,拜读旧作。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你这个比方,我并不赞同,但没事,不妨先搁着以后有机会再聊。

我之所以提“香港人现在有点逢中必反,用民意挷架法律”这点,我是想指出现在香港面对的不是一个北京政府也不是一个大大,而是保持着与中央高度思想统一的13亿华人群体,(真想用个贬义的形容词得罪大家一下),……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疏影大才女的藏头诗写得好!为侠女子乔追求社会正义的精神点赞。我看到有人贬损海外华人对香港民众的支持,称海外华裔是离岸爱国主义者。这种说法可不对,我们与那位有名气的离岸爱国主义者刘欣不同,我们不挣中国的钱,不捧着大陆的饭碗,自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拥有独立精神的本钱。我们爱什么,不爱什么,支持什么,反对什么,是我们的自由,我们的选择。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2015年天津大爆炸时,我在我微信上写了一段“关于塔西陀以及塔西陀陷阱”。
那时没人理我,只有那个在香港的妈妈,:(((

这次看到一篇文章,由香港引出“塔西陀”,宏观上没问题,但微观(香港问题)上,似乎没踩对点子。我在边妹那里贴了李庄在香港书展上的演讲,从那演讲内容,你可以体会港人对大陆政府不是塔西陀概念的不信任,而是实实在在的恐惧感。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645/201906/12131.html

(我写的东西以及说的话,基本是被人马上指出看不懂,然后过那么5年10年 还真有人突然来对我说:我现在理解你以前说的了)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期待子乔写作香港-北京的新《双城记》。

回首看去,香港的发展很是两难:以香港既有的社会形态,“港人治港”就是“富港人治港”,结果这二十多年来富者愈富,穷者愈穷。
疏影浅斜 回复 悄悄话 子本文艺心,
乔为理工友。
才气贯长虹,
女侠风骨悠。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老弟的问题: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待“香港人现在有点逢中必反,用民意挷架法律”这种观点的。

子乔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打个比方,如果你对一个人不信任、不喜欢,你会不会对这个人说的任何的话做的任何的事都会反感、抵触?

我的回复:给子乔点赞。北京政府看上去已经妥妥地掉进了“塔西佗陷阱”。当一个政权不受欢迎,失去了民众对它的信任的时候,不论它说的话是真是假,做的事情是好是坏,同样会招致对其的厌恶与防备。我Google了一下,发现当今圣上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他无力爬出这个陷阱,所谓积重难返吧。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请博主不要误解,是我喝多了,乒友聚会害的。因为在首页上你的博文在边神的之下,搞错了,我以为是她写的,所以。。。
回看帖子发现搞错了,便马上纠正,不好意思,见谅。
再仔细想想,博主你的文风就是这样,京妹子性格,抑扬顿挫,爱憎分明,很有节奏感,给人一种淋漓尽致的痛快感。
好文!配上一曲交响乐中的一小段就更捧了。
SCNC 回复 悄悄话 這麼些個華人在美國加拿大生活了幾十年,還對自由法律遵守信譽不滿,他們是在給自己以及子孫後代掘墓。等到你的離岸英雄事跡為美國主流社會不恥時, 那就是你們像印尼華人一樣命運時。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打个比方,如果你对一个人不信任、不喜欢,你会不会对这个人说的任何的话做的任何的事都会反感、抵触?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费心贴出来,不少条呢,容我满满欣赏。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简直不可思议,一副流氓腔调嘛。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R2000' 的评论 : 谢谢这位朋友的鼓励。我幸庆自己生活在这块自由的土地上,可以不用违心地说假话。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我是这么想的,从一个比较长的宏观历史看,人类社会总是向进步的方向发展的,哪怕在某个时期有暂时的倒退,这是我不那么绝望的原因。人的一生太短,我们能目睹的只是历史进程的很小一部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再读读,都是高级的哪儿有什么低级的啊?在中国现在一片“红”,红透了天:)不过写的时候确实有想要高歌的情绪。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觉得悲凉绝望。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不信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信的是劣币驱逐良币,野蛮灭绝文明。人类社会能走到今天,真的是太玄太玄了。”

+100,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待“香港人现在有点逢中必反,用民意挷架法律”这种观点的。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惦记,懒了几天,刚刚贴上了,没有太多的金句,还是描写性的句子占多数。权当学英语:)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JYKyDIucSk

香港有这么多坏人,不可思议。
CR2000 回复 悄悄话 真棒!!比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为邪恶辩护而写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不是你,是我,我觉得悲凉绝望。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不信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信的是劣币驱逐良币,野蛮灭绝文明。人类社会能走到今天,真的是太玄太玄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嗯,读了几遍,似乎感觉子乔是在高级又低级,既黑又红的如歌又如泣的既描又绘——————伟光正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现在这个时代好像确实不安定的,全世界都有一股动荡的力量。但愿这股力量把世界向好的方向推动。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支持。中国政府现在何止惧怕文字,他们还惧怕人们脑子里的思想。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今天又喝多了?是有点抑扬顿挫,不过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情绪所致吧。不过如果真如你所说有交响乐的乐感那我就是无心插柳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谢谢红枫支持!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这些人只是通过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美国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因为同样性质的事情,中国政府是绝对不会允许在它的土地上发生的。这些人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我虽然有点悲观但是我并不绝望,从长远来看我还是相信自由民主是所有人追求的普世价值。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tu64' 的评论 : 其实我们海外华人听了也很难受。不过我在想我们如果留在国内又会怎样?在极权社会生活的人他们没有选择。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台湾人本来就不信“一国两制”,别说他们了我都不信。大概这次事件又要帮民进党的忙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我还真没用过华为手机,我可不想我私人信息被盗取。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现在科技被极权政府用来当作监视控制人民的工具,而被监视控制的人还津津乐道他们被恩赐的权利。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不知道为什么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想起鲁迅的《药》。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瑞银报告中出现“中国猪”这新闻我也是今天才看到的,感觉他用的是双关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政治立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能够鼓动起人民反抗极权的文字应该是最有力量的文字。不过有时候我也很悲观,很多在海外的华人能看见这样的文字却选择了与极权同流合污。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谢谢风水夸奖!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侃-侃' 的评论 : 国内近些年来洗脑洗得很厉害也很成功,所有的微信群只要是谈政治无一例外地打成一团。不过很多人还是敢怒不敢言,所以我尤其佩服那些在体制内反抗的人们。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我到你那儿去看你有没有贴新的书里的Quote?
在学理工的人的眼里文学的作用确实是overrated的,你家的某人是实心眼的理工男。不像有些人却是别有用心。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确实如此,在任何一个社会动荡变迁的时代,都是有黑暗有光明,有智慧有愚昧,有希望有失望。但是最好的和最坏的却不是每个时代可以同时拥有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比如说现在都没过。中国现在是个很特殊的时代,感觉是酝酿着剧烈动荡的前哨。台湾将会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按有些人的理论,我们在海外的华人无论做什么说什么,“本质只是为附和一下居住地的“价值观”而已”,都是隔岸观火、不关痛痒,除非你有一颗“日本心”。

不过我还是很庆幸在这个我自己选择的土地上,我可以自由地说出我的观点,不管是否符合我居住地的价值观。也不会因为自己已经获得的自由而对那块曾经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的事情隔岸观火。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现在的中国社会是金钱至上、笑贫不笑娼。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儿,怎么好久不看见你发文了?我这能算诗吗?一直羡慕你出口成诗啊。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今年是多事之秋啊,这么多的事情让人不得不忧心。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lol,我估计过几天就会出现在某个人的新文章里,不加引号地引用,然后讽刺批判。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子乔的文字也很有力量,明显不想屈服哟:)
这个时代的确有意思,不仅中国,俄罗斯,美国,包括小小的澳洲,独裁的时代?
OutOf_Africa 回复 悄悄话 文字是有力量的,中国有人看到了这一点。否则他们不会派出蝗虫一样的水军,修起万里长城防火墙,以堵截文字的漫延。You are changing the world by speaking up. Thank you!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今天喝大了,子乔说成了边神,见谅!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边神应该去学作曲,这博文有点交响乐的乐感。如是这样,那么额头前的留海多留点,曲终的时候,甩它一下。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痛快!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sLRIKPdIOI

看这个快闪,是不是有些恍若隔世?也就一年多功夫,内外环境丕变。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文学城的大才女子乔和大才子土豆写的两篇博文异曲同工,读着给人一种悲凉绝望的感觉。
tutu64 回复 悄悄话 SCNC 发表评论于 2019-06-13 11:28:50
瑞银报告赫然出现“中国猪”,这事越闹越大…(图)

唉,人家真的是這樣看生活在中國的國人的。
+++++++++++++++++++++++++++++++++++++++
不好听, 可是是事实。 没办法。能做的只能是让我们的孩子没有猪脑子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今天的香港,以我的理解,台湾百姓不会相信“一国两制”。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买华为手机去吧,那还有国货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天朝的经济如火如荼,人人手机微信通讯畅通无阻,也给当局利用大数据洗脑和精神控制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机遇。”
漏掉了“防火长城坚不可摧,外界信息难越雷池,微信封号雷厉风行,学生告密教授封嘴”等等传承有序卓有成效的特色统治术。
SCNC 回复 悄悄话 瑞银报告赫然出现“中国猪”,这事越闹越大…(图)

唉,人家真的是這樣看生活在中國的國人的。
SCNC 回复 悄悄话 14億人說,我們是豬,我們怕誰。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一部《独立宣言》的精神,足以摧垮一切奴役的桎梏。文字的力量压迫者们可不敢低估。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很好,很大气。
侃-侃 回复 悄悄话 肥白的蛆们在酱缸里扭动着柔软无骨的身躯:“看我们吃得多好、长得多肥,你们这些臭硬的石头,为甚么就不肯委屈下跪,要砸了这美好的大缸?”
变身了的金蝇在边上光灿灿地营营飞舞着道:“多么令人自豪的祖缸啊,兴旺撅起,外面的蜜蜂们都羡慕着呢!忍一忍吧,为了世界第一缸的荣耀。”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子乔的犀利之剑直逼人心,最后一段要给说文学的作用是overrated的某人读读。历史就是在重复,所以这些警句今日听来还是applicable的,文学的力量也在于此。
cng 回复 悄悄话 我也非常喜欢狄更斯的这段经典,有人说,这段话精准描绘了从法国大革命到英国工业革命之间这个大时代中,人类思想和社会变迁的激荡。

其实,这不是工业革命的特点,而是一切人类时代的特点,伟大进步的幕布后面,必然隐藏着恐怖的罪恶。机器革命是进步,但产生了压榨童工的丑恶;二战伟大的胜利,也开启了人类使用核武器自毁的先例;天朝的经济如火如荼,人人手机微信通讯畅通无阻,也给当局利用大数据洗脑和精神控制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机遇。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13亿人一个声音一个脑袋,多么美好多么强大啊!

香港百万民众比起13亿人来算什么啊!一群乱民,暴乱!

奶奶的,我也不相信我自己了,我估计现在我心中冒起的一点火苗只不过是因为隔岸观火受到感染的幻觉,如果是在国内,我估计自己早就被13亿的洪流淹没了!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物欲横流”,现在也是有这个感觉。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赞,子乔的新体诗。时世造英雄,也造诗人呵!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成为历史。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后半部分如子乔式的《呐喊》:)
[1]
[2]
[3]
[4]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