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子乔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个人资料
ziqiao12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雅舍小品:女人善演戏,男人脏懒馋

(2018-10-16 09:37:12) 下一个
准备拍砖的同学,请你把高高举起的手放下。这个结论不是我说的,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国学大师梁实秋在他的《雅舍小品》里的《女人》和《男人》两篇论文总结的。
 
第一次读到这两篇文章的时候我也有点生气,其实大部分的女人没有那么作,大部分的男人也没有那么不堪。本来想写一篇义正辞严的文章,狠狠地反驳一下大师,反正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也不能从地下跳出来跟我对怼。等我仔细地一条一条地读下去,却被大师的诙谐幽默逗得哈哈大笑。梁大师列举了女人男人各自的性别特征,一一加以调侃,虽然有些夸张,大部分却也准确犀利、入木三分,令人捧腹。
 
男人篇
 
脏!“有些男人,他的耳后脖根,土壤肥沃,常常宜于种麦!男人的一双脚,多半好像是天然的具有泡菜霉干菜再加糖蒜的味道。
梁公由此推断为什么古人会说“濯足万里流”,如此气味丰富的脚,不在奔流万里的河水中洗如何能洗的干净。而古人所说的“扪虱而谈”,指的就是男人一边捺着身上的虱子一边夸夸其谈。梁公进而夸张道:“还有更甚于此者,曾有人当众搔背,结果是从袖口里面摔出一只老鼠!“ ——哈哈哈,笑煞我也!
 
懒!“他可以懒洋洋坐在旋椅上,五官四肢,连同他的脑筋(假如有),一概停止活动,像呆鸟一般。” 
这描述的不就是现在倍受人推崇的“葛优躺”吗?不过时代不同了,梁公那个时代被鄙视的懒惰行为,到今天已经成了当代人追求的幸福生活的最高境界。
 
馋!“几天不见肉,他就喊嘴里要淡出鸟儿来!半年没有吃鸡,看见了鸡毛帚就流涎三尺。一餐盛馔之后,他的人生观都能改变。饭后衔着一根牙签,红光满面,硬是觉得可以骄人。” 
关于这一点我要说句公道话,不光男人馋,女人也馋,不光贫穷的人馋,富裕的人也馋,吃永远是人欲之首。梁公可能没有预料到的是,他死后不过30年(梁实秋1987年病逝于台北),盘中的鸡早已沦落为便宜到没人吃的地步,而街上的“鸡”却登堂入室,俨然成为达官显贵左搂右抱的怀中宠物。
 
自私!“男人多半自私。他的人生观中有一基本认识,即宇宙一切均是为了他的舒适而安排下来的。他总是要做出一副老爷相。他的家便是他的国度,他在家里称王。假如轮回之说不假,下世侥幸依然投胎为人,很少男人情愿下世做女人的。他总觉得这一世生为男身,而享受未足,下一世要继续努力。”  
不得不说,在这个方面男人有了不小的改进。自从女性取得了受教育的权利和经济上的独立,男人在家里头再想摆出一副称王的老爷相已经那么不容易了。虽然他们还是自私,还是认为宇宙一切均是为了他们的舒适而安排,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把他们的权利分出来一点点,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一点点。变化最大的是现在很多男人宁愿下世做女人,如果梁公看见现如今伪娘盛行的世风,不知道会心作何想。
 
“长舌男”! “男人的谈话,最后不谈到女人身上便不会散场。这一个题目对男人最有兴味。如果有一个桃色案他们唯恐其和解得太快。他们好议论人家的隐私,好批评别人的妻子的性格相貌。” 
这一点好像亘古不变,从dorm rooms 到locker rooms,从青春少年到垂垂老叟,从平头百姓到大国总统,男人永恒的话题。
 
女人篇
 
说谎!“女人确是比较的富于说谎的天才,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取精神上小小的胜利。女人还总欢喜拐弯抹角的,放一个小小的烟幕,无伤大雅,颇占体面。” 
我想梁公在这里指的是日常生活里的小谎言、小花招、小心眼,比如言不由衷的互相吹捧,或是搬弄是非的嚼舌头根子。要说人类喜欢撒谎的天性,男人一点不比女人差,历史上的弥天大谎都是男人撒下的。确如梁公所说,撒谎也是艺术,王尔德还说过“艺术即是说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撒谎这项行为艺术的实践者。
 
善变!“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离婚结婚,问题小者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决议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做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
这种哈姆雷特式的善变,“上帝给她一张脸,她能另造一张出来。”  善变的是脸,要说变心,男人可比女人变的快。贾宝玉不是说“女人是水做的”的吗?水是永远在变化的,静流的水、微澜的水、奔腾的水。若没有多变,哪儿来的风情万种、柔情似水。若嫌女人善变,水泥倒是不容易变,又坚固又耐用,你敢爱吗?
 
善哭!“哭常是女人的武器,哭也常是女人的内心的'安全瓣'。女人善哭的也常常善笑。哀与乐都像是常川有备,一触即发。” 
这好像是在说女人喜怒无常嘛,不过比较起男人来,许多女人确实喜怒无常,这条毫无异议。
 
话多!“女人的嘴,大概是用在说话方面的时候多。女孩子从小就往往口齿伶俐。等到长大之后,三五成群,说长道短,声音脆,嗓门高,如蝉噪,如蛙鸣,真当得好几部鼓吹!等到年事再长,万一堕入“长舌”型,则东家长,西家短,飞短流长,搬弄多少是非,惹出无数口舌;万一堕入“喷壶嘴”型,则琐碎繁杂,絮聒唠叨。” 
实在精辟!据说有研究显示,男人平均一天说7千个字,女人平均一天说2万个字,女人说的话大部分是废话。不过也有研究显示,女人通过说废话,把心中的郁闷、生活里的烦恼倾吐出来,因此寿命较男人长。
 
胆小!“女人胆小,看见一只老鼠会当场昏厥,一声霹雷会使得她战栗不止。胆小的缘故,大概主要的是体力不济。女人的体温似乎较低一些,有许多女人怕发胖而食无求饱,营养不足,再加上怕臃肿而衣裳单薄,到冬天瑟瑟打战,袜薄如蝉翼,把小腿冻得作“浆米藕”色,两只脚放在被里一夜也暖不过来,双手捧热水袋,从八月捧起,捧到明年五月,还不忍释手。抵抗饥寒之不暇,焉能望其胆大。” 
梁公这段写的甚是可爱,一想起小腿冻成“浆米藕”色、热水袋从八月捧到明年五月、瑟瑟发抖的女人形象,就忍不住想笑,那么“楚楚动人”的女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不过幸亏梁公只是调侃,否则会有科学博士、医学专家奋起讨伐。
 
聪明!“女人的聪明,有许多不可及处,一根棉线,一下子就能穿入针孔,然后一下子就能在线的尽头处打上一个结子,然后扯直了线在牙齿上砰砰两声,针尖在头发上擦抹两下,便能开始解决许多在人生中并不算小的苦恼,例如缝上衬衣的扣子,补上袜子的破洞之类。至于几根篾棍,一上一下的编出多少样物事,更是令人叫绝。有学问的女人,创辟“沙龙”,对任何问题能继续谈论至半小时以上,不但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内行。” 
哼!这种明褒暗贬、暗渡陈仓的小伎俩,读到这条之前我还对大师心怀敬意。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是男人心上的一道坎儿,即使是大师也难免在这道坎上跌一跤,跌出了内心的小。
 
最早知道梁实秋,是通过鲁迅那篇著名的战斗檄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梁实秋与鲁迅之间长达八年的旷日持久的论战,互相写了一百多篇文章,累计数十万字,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文艺论战。那场论战的起因是梁实秋认为人性是文学艺术永恒不变的主题,否认文学有阶级性,不主张把文学当作政治的工具。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偏向梁实秋的立场的。而且在那场论战中,梁实秋表现的更有风度一些,鲁迅及其左翼同盟则显得有点偏激尖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7)
评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双鱼,我是看梁实秋写的幽默诙谐,所以好玩地点评一下,其实近一百年过去了,社会形态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再看那时候的文,还是有差距的。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这两篇我都读过,和你最初的感觉一样,想反驳他,尤其女人那一篇,现在想来,这样的人也还是有的,只是我们自己的身边不多见。子乔的文章读着就是痛快!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哈哈,风清,见到你真高兴。我的刀再快也比不上你的手术刀快啊;)
平时要勤磨刀,打仗的时候才能出手不凡。哈哈,现在世界一片和平,哪需要用刀,逗大家一笑而已:)风清周末愉快!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哈哈,逗淡然一笑了我也开心:)祝淡然周末愉快!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周末来子乔这儿兜一圈,果然又是妙笔生花。看得我酐畅淋漓,如同三伏天喝了瓶凉汽水,痛快!
你这刀子越磨越锋利,而且是伤人不见血,哈哈!好文。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梁实秋幽默笑谈男女之别,子乔点评更是锦上添花,孰真孰假又如何, 读了开心便是好文! 问好子乔,祝周末快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梁实秋如果留在中国大陆,肯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别说他了,连郭沫若、吴晗这类的最后不是也都没有好下场嘛。“国共治下民主是多少与有无之差”,胡适、傅斯年他们就看的很清楚。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老梁要是没走,结局不会好过章诒和笔下那几位,别说与鲁迅不同道,就是同道都未必有好果子吃,所以老储说的国共治下民主是多少与有无之差,算是先见之明,可惜老储他自己的结局令人唏嘘,远不及珠三角逃港的农民。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ase1993' 的评论 : 哈哈,人类社会正向着中性的方向发展,是扭曲还是自然规律?
chase1993 回复 悄悄话 在女汉子和伪娘盛行的年代,这些基本都是过去完成时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话多“也算是女人的特点之一吧:)
在美国长大的小孩比较纯粹,没有从小强行灌输那么多“男孩子应该怎么样“,“女孩子应该怎么样”的观点。男孩子可能确实胆子比较大一些,女孩子可能确实比较爱哭,天性的流露。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这位粱公是何方神圣,嘴真毒!
据我自己的观察,除了善哭,其余的毛病男女都有,没有很大区别。

有一次有蜘蛛从我桌旁的窗口爬过来,有个男同事惊叫一声,掉头就跑,可见胆小不是女人的专长。:)
不过,也遇到过要帮我杀蜘蛛的绅士。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你提起梁实秋和韩韩菁清忘年之恋,此事我也有耳闻。因为两人年纪差距大,惹起社会轩然。不禁联想起杨振宁和翁帆的忘年之恋,同样是社会名人,同样是年龄差距大。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是很幸运的,原配的婚姻很幸福,丧偶之后,人到晚年又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只要他们幸福,外人有什么权利指手画脚。

记得胡适在评论鲁迅的时候说,鲁迅的散文是写的最好的。像他的藤野先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曾经还读过一篇他写的月夜,写得优美缠绵,无论跟鲁迅的战士形象联系不起来。鲁迅是真正的拿起笔做刀枪了。即使到现在,人们要针砭时事的时候,可能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鲁迅那些像刀子一样犀利的语言。而说到美食,又免不了会想到梁实秋和汪曾祺。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社会角色,他们留给我们的都是财富。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梁先生晚年一往情深的爱上了美丽的韩菁菁,好像当时许多梁先生的学生愕然,愤然。梁先生真的爱美食,老北京的歺馆,小吃被他写得极有滋味,其实也是寄托乡情,他的晚年在台湾和西雅图之间。我记得梁先生写的鲍鱼面,简直是人间绝品。多年后我在大华的货架上看着不同价格的各种鲍鱼罐头,心想就是这东西了。可以一点买的冲动也没有了。如今美食太多,梁先生专门写的西雅图的轮渡船的当地的螃蟹,如何一个能让全家吃饱。如今乃以为壳多肉少,直接去吃帝王蟹了。

先读了许多鲁迅先生的作品,多是慷慨激昂,除了“闰土”和“祥林嫂”等,只闻“梁实秋”是“丧家狗”,后来读了梁先生的雅舍,美食的文章,回味鲁迅先生的一生,火药味过浓。

梁先生晚年娶了娇妻,写文养家,也不易。…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男人爱唠叨跟时代没关跟年龄有关,英语里不是有: grumpy old men :)
梁实秋跟鲁迅论战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回国不久的小年青,用受美国教育的文学观挑战左翼思想的文学观,还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儿。写这俩篇文章的时候估计已经老了,圆滑了不少。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关于女人的善变,女人是水做的,子乔这段写得尤其好。时代不同了,有时候男人比女人唠叨,我自觉得自己不多话、不喋喋不休的。另外,我也赞同梁大师的人性是文学艺术永远的话题,中外的古典名著大多是揭露人性的。
赞子乔幽默风趣好文!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类一认真,上帝就发笑”,你可千万别认真,世上万千事,最怕“认真”二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哈哈,好一个“后面几条harmless, 我们半推半就吧”,既然子燕这么大气,咱就不跟梁老先生较真儿了;)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梁公写的好玩,子乔评的幽默。
赞同子乔把头两条女人的毛病反手还给男人了:) 后面几条harmless, 我们半推半就吧,哈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汪曾祺的散文相当的好,应该是在梁实秋之上。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读梁实秋的那两篇文章,要以比较幽默的心态去读,因为他是在调侃。千万别太认真,认真的仔细推敲起来就不好玩了。我的点评也是调侃成分居多,能逗你一笑是最好的,如果没把你逗笑,那是我的功力不够。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对呀,梁实秋把男女各自的共性总结得很准确,像女人比较会作会演,男人比较懒比较好色,这是人的本性永远也不会变。不过他用很幽默的方式写出来,大家都能接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哈哈,清静读过我写的那篇“既要吃鸡蛋也要看下蛋的鸡长的什么模样”的文章吗?等什么时候我见到梁实秋,一定要把这个人情讨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我有汪的《人间滋味》:)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哈哈,思韵很有自嘲精神,这是最高级别的幽默,是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又豁达的人才做得到。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的,像男人一样思考的女人最有魅力,所以知道你一定不是小女人。我也是顶烦婆婆妈妈、搬弄是非、小了小气的女人,所以从小到大跟男孩子在一块玩的更多。

不过在政治这个问题上,我倒是觉得必须要争,不争拿不到我们应得的权利,不争社会就会向我们所不希望的方向滑落,不争就不能扬善除恶。思韵千万别放弃哦。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女子的小聪明的确男子的比不上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梁实秋分析得很好,男女其实差异不小, 比较赞同女的善于演戏, 男的在生活中比较懒, 博主的点评很好。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哈哈,迪儿心领神会了我的小调侃。原来想那个时代的男人,受旧文化的影响,难免会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不过看看一百年后的今天,在这一点上,男人的进步不大。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梁实秋的散文我一直都喜欢。现在连下蛋的母鸡也喜欢了:)。绝对是子乔的功劳。梁老先生欠子乔一个人情。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我以前还真不知道梁实秋和梁思成是清华的同学,你这么一说我就去查了一下,还真是的,他们俩同一年进的清华。不过那个时候清华是留美预科学校,专业是到美国留学之后才确定的。梁实秋喜欢文学,到了美国以后拿的是文学博士。梁思成是他爸梁启超让他去学建筑,他就到美国学的建筑。梁启超有三个儿子留学美国,分别学的是建筑、考古、工程,他认为这几个学科是当时中国最需要人才的学科。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我也喜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男孩子确实脏懒一些,不过,如果男孩子和女孩子一样那么干净、细心,作家长的又要担心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我估计只要人类还存在,男人和女人这个主题就永远不会过时,连梁实秋这种文学大师也绕不过去。梁实秋写的是他那个时代的男女众生相,对照着看,现在的男女众生相,可以看到社会的变化,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人性的存在环境变了,也挺有意思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好像名人都喜欢吃,另外一个喜欢写吃的是汪曾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来也匆匆London' 的评论 : 我想大概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能被说中几条,否则就是外星人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啊,清静因为我的文章而喜欢上了梁实秋,那我有功德呀;)梁实秋的散文挺不错的,不知道清静会不会喜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园姐的留言总是让我忍不住乐,被夸乐的:)梁老先生确实对女人宽容一些,希望梁老先生是因为尊重而宽容。而不是因为轻视而宽容。他们那个年代的,他这种地位的男人能做到这一点也挺不错的了。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大师总结的确实有点过时了,倒是子乔的点评更加妙趣横生。对照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吃(尤其是肉荤)上不输男子,自私起来也是犹过不及。而女人方面,我除了话多,其他都没有。我还顶烦小女人,就是众多男人包括大师所理解的小女人。

梁和鲁的论战我本来一直站在梁一面的,可是看看自己如今的德行,一遇到政治就可了劲地争,其实跟鲁迅又有什么差别呢?:)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摘录和子乔的点评都很精彩,令人忍俊不禁。
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是男人心上的一道坎儿,即使是大师也难免在这道坎上跌一跤,跌出了内心的小。尤其喜欢这句评论。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好象梁实秋和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是同学,而且都曾在清华园做过梁启超的学生,是吗?不知后来为什么梁实秋专注文学,梁思成专攻建筑了。我对明国时代文学了解颇浅,但是很是崇拜梁思成和林微因夫妇对建筑艺术多年的投入和贡献。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还真是。我儿子就脏懒,倒是不馋。洗手就是胡弄,懒得连喝水都不自己倒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梁公写得尖刻,子乔批得到位!男人女人这恒古不变的主题也让梁公写成经典了,百年后读来众生相一一在目!对女人的说法固有些轻视,也是时代的局限,到底还是懂得欣赏的。谢谢分享趣文和妙思!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哈

子乔,我正在读他的《雅舍谈吃》呢,我喜欢吃也喜欢雅:)
来也匆匆London 回复 悄悄话 每个男人女人都多多少少会被说中,承不承认另说:-)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ziqiao 的解读让我开始喜欢这个叫梁实秋的老先生了。果然是对女子更宽容一些。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逗乐,特别是子乔妹妹的解读。比较而言,梁老先生确实挺有绅士风度,对男人更尖锐刻薄一些,对女人更宽宏大量一些。他老先生若地下有知,一位聪慧绝顶的小女子在数十年之后诙谐地点评他的嬉笑文字,一定会开怀大笑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梁实秋的散文轻松睿智,很有可读性。幸亏我们都没有止步于“资本家的乏走狗”,哈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哈哈,就是怕被拍砖,特意在标题上加了:雅舍小品,小编放上去的时候可能觉得太长给去掉了;)大师把“好色”这一条给隐晦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哈哈,小树说的没错,大师也是以调侃为主,不能太当真。时代变了,很多事情的标准都变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梁实秋的散文挺风趣幽默,很适合于闻香周末远足小憩时阅读。你说的对,追究是真,是假,开怀一笑就好啦:)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烦小宝被大师的软刀子刺了一下?男人第四条大师指的是对家庭的态度和贡献,如果广义地说的话,自私是人的天性,男人女人都一样。标题是大师定好的,不能改;)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同子乔一样,也是通过课文中鲁迅的骂文知道了梁实秋,后来特别喜欢梁的散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看到题目就在想子乔怎么写这样挨砖的文章,哈哈,原来是梁大师的话语。同意下面烦小宝说的,加上一条“好色”,至于女人嘛,还真挺难概括的,等回家再细读。先笑过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他说得确有几分准确,不过稍稍过时,现在的男人可注意耳朵后面的事儿了,女人也几乎不做针线活了。。。
yy56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一笑,血脉畅通,在诙谐中品味人生百态,真是这未冬已冬(40sF°)日子里的一种享受。何必去追究在当今何是真,何是假,只管受用大师的妙语连珠。谢谢子乔!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