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子乔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个人资料
ziqiao12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紫色的云(4)有些相遇一生只有一次

(2018-09-28 08:34:03) 下一个

(一)带薰衣草香味的蜂蜜
(二)记忆里的那一抹紫色
(三)随风而逝的不仅是岁月

 
下班之前,我找到汤姆打听Frank的情况,汤姆告诉我,Frank是通过中介公司派遣来的,他跟中介公司的合同劳工节之后就结束了,他没有Frank的直接联系方式。“啊!怎么这么不巧?” 我着急地解释,Frank可能是一位我失联多年的朋友。看到我失望的样子,汤姆安慰道:去问一下中介公司,也许他们能帮上忙。
 
第二天一早,我赶紧给中介公司打电话,询问能否帮助联系到Frank。中介公司告诉我,Frank与他们今年的合同已经结束,根据客户隐私保护协议,他们不能把Frank的私人信息告诉我。我只好留下我所有的联系方式,请他们如果有机会转交给Frank。
 
从那天起,开始了等待。我随时把手机带在身边,生怕漏接一个电话,时不时地就查一下email,连垃圾邮件都逐条查看。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第一次体会到,不确定的等待是如此的让人焦虑。
 
我碾转地联系到了几个以前的同学,向他们打听大英和可凡的下落。他们告诉我,自从可凡出事之后,大英辞了工作并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城市,跟所有的同学断绝了联系。我上网搜索,又去图书馆查阅可凡出事那段时间里Montana 当地的报纸,希望找到任何有关登山客被洪水卷走的新闻,却一无所获。
 
那家中介公司成了我唯一的希望。公司就位于我上下班的路上,有几次不知不觉地绕到那条街上。开过那栋楼的时候,特意放慢车速,留心观察进出大楼的人。知道这很可笑,十几年过去了,既使可凡现在站到我的面前,我也未必能马上认出,更何况在穿梭而过的人流里。但潜意识中好像有那么一线冥冥的希望,似乎我和可凡之间,这是唯一的连接点。
 
转眼到了深秋,这天我又来到中介公司的那条街上,秋风中已经有了冬天的寒意。是等待让日子变得很长?还是日子让等待变得很长?对面的街角有一家小小的咖啡店,我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街上满地的秋叶,行人走过,发出飒飒的响声。
 
想起那年秋天与可凡去湖边写生,那是唯一一次我们俩单独的远游。头天晚上,大英来找我,她和可凡本来准备那个周末去赏枫写生,她突然有事去不了了,问我可不可以陪可凡去。我说你们可以换个日子啊,大英说:可凡查过了,那个周末的红叶最好,错过了就只能等明年。可凡的朋友不多,其他几个人她问过,周末都有没空,她野餐餐盒都准备好了,请我无论如何要帮她这个忙。
 
那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秋景,翠的湖,蓝的天,夹着漫山遍野的多彩秋叶,层林尽染,叠翠流金,仙境也不过如此。偌大的湖区,除了偶尔开过的车子之外,没有什么游人。可凡一直坐在湖边画画,我间或去看看他的画,时而到树林里去捡几片美丽的红叶,大部分的时间只是沉醉在无边无际的静谧之中。记得我问可凡:你能把红叶画成紫色的吗?可凡笑了,他认真地对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呀?
 
他那个表情,现在想起来,仿佛就在眼前。
 
很久以前听过一首歌:
 
你的疼痛的深切,
我当然不能理解。
为什么我们离得远了,
其实一直是近在眼前。
 
是啊 我就是我
我不能变成你
就连你在那儿独自苦斗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
 
是在一本我喜欢的小说里读到的,那一句“你究竟是我的谁,我又曾是你的谁”,让我莫名地感动,特意去找了来。一个沙哑沧桑的男声,在吉他的伴奏下,苍凉而伤感。我曾经给可凡听过,他说不好听。
 
我们两人都经受着考验
而你究竟是我的谁
如果一切将从此崩溃
那么我又曾是你的谁
 
我轻轻地说了一句:真正傻的是你呀,然后起身离开了咖啡馆,风在身后卷起漫天的秋叶,天边有晚霞如火。
 
期待的心情慢慢淡下去,日子又一天一天地恢复平常。感恩节一过,开启了每年最忙碌的节日季节,大家都忙着准备庆祝节日、外出旅行,空气中弥漫着喜庆的气息。圣诞节前的一个星期,我正在家里收拾出门度假的行装,邮差送来一个包裹,包裹上只有收信人的地址,从邮戳上来看,是从一个离我们这儿很远的城市寄来的。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已经湮灭的期望,像火苗一样窜了出来,我平静了半刻才把包裹打开。
 
包裹里只有一幅精心包装的画,画里有薰衣草田、云和太阳,薰衣草是蓝色的,云是黄色的,太阳是明晃晃的橘色,在花田与云相接的遥远的天际,我看到了那熟悉的一抹紫色。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雨水刷刷地扫过窗台,在玻璃上留下道道蜿蜒。透过雨水的街景,似有一种不真实的扭曲,让人徒生出许多失落和惆怅。突然感到脸上麻酥酥的,用手抹了一把,竟有些湿润。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黑了下来,邻居家的灯光从窗外射进来,桌上那瓶有薰衣草香味的蜂蜜,在微光中闪着柔和的光芒。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3)
评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嗯,让我想想。以前也有朋友提醒我这个事,我想这是小说创作的基本功,我是在用比较笨的方法摸索。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能先写一个故事梗概对小说的整体布局和增加小说的故事性都很有帮助。写梗概时,写作的人会站在读者角度去提问。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2万多字已经可以算是中篇小说了。我发现自己的弱点是很不会编故事,在慢慢的学习。等你的小说发出来之后我我一定仔细拜读。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我年初写了一个2300字的微小说《爱的眼睛》,发给了十月杂志,9月收到回复,说故事情节是引人入胜的,但提出了几个读者会想要了解的问题,让我酌情考虑。我后来又扩成了个2万多字的短篇发给他们审。那时我也是不懂得写小说的,回头想着,还真是吴友明老师厉害,他那时就悄悄话给我,说了十月编辑说的类似话。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同意你的读者“夕阳里的一归舟”的留言。我们知道问题在哪,以后就会写得更好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魏薇' 的评论 : 谢谢魏薇认真读完,还提出了中肯的意见。第一次写小说,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写小说,写着写的就想何不编一个故事?有朋友问你有没有故事梗概?有没有提纲?我一律都没有,随写随编。你说得对,小说的情节不够丰满。其实这是我的弱项,从来就不大会编故事。希望这第二篇能有所改进。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读完了。文笔的文笔自无可挑剔,小说的架构也很好,读来很顺,不足之处就是故事性不够,灵感再来时,子乔可以再作改写。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再次临博,这么周到,这么暖心。祝暖冬周末愉快!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仔细读了觉晓的评论,如此细腻,真正是在品这篇小说,像在品一杯琥珀色的好酒,评得好!评论家的高度、角度和深度,学习了。子乔周末好!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严谨认真的态度。你初次写小说评论,就写出了文学评论家的深度和高度,得益于你平时的阅读积累,让你有了与众不同的眼界。要向你学习,多读书。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过来纠正一下,下面文章里提到的应该是第4章,不是3,子乔写到秋游,我认为可以写的更扎实些。

一个愿意尝试写小说并已经开始的你,值得赞扬与鼓励!而我,仅仅是文学评论的门外女。:)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真不知道如何感谢觉晓才好,一篇初次试水的短篇小作,觉晓如此仔细阅读,用她丰厚的纯文学的锋利见解,把人物、情节、结构剖析的精准细微,连我自己潜意识中、不知不觉运用的一些写作手法,都敏锐地加以辨清,让我似有恍然大悟的感觉。更难得的是,觉晓中肯地指出了小说的不足之处,让自己倍觉鼓励的同时,认清自己需要改进的方向。写作是一个不断提高不断成长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有这样的好文友相持相伴,旅程中充满了快乐。

因为一瓶偶得的蜂蜜,在突发的灵感中匆匆写下这篇小说,没有太多的思考和雕琢,我把它当成一篇自然流出来的故事来写。自己知道写的粗糙幼稚,得到大家的厚爱和鼓励,满心的感激。谢谢大家!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短篇的厚度 (2018-10-10 13:13:00)
By 觉晓


加拿大感恩节已过,我家前院的薰衣草依然气势不颓,一早剪一把做干花,连过路人都赞,再重读一遍子乔的短篇小说处女作。

昨天看朋友邮件来的窦文涛节目采访帕穆克,他的书橱里有中国文学,包括鲁迅和莫言的书,还有珍藏的中国文人画,特别是一幅倪瓒的画。记得读莫言长篇小说《蛙》时,序言里谈到长篇小说的厚度。我想到短篇小说如果写的成功,它的厚度是显见的,如爱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子乔在小说里写了一个中国留美艺术系学生可凡与“我”的故事,短短四章折射出的恰是人的命运和情感的取舍。

重读才更加见作者的写作慎密,小说结构上的安排与细节处的考证,连蜂蜜的产量都是精确数据,这是作家必须的基本功。开篇的蜂蜜是琥珀色的,尾篇又是那瓶蜂蜜在眼前。开篇的景色描写,像用文字描述一幅画,而小说的可凡是一个画家,是巧妙的无心插柳的渲染。子乔的文字表达方式是东风与西风的水到渠成。比如写开车往汤姆家去的路上经过山谷风的描述,好像是风形成的隧道,又营造出一种与后面回忆呼应的时间隧道,从景色自然转成意识流,她写回程时山谷两旁风车的转动搅乱心事。

什么是小说的魅力呢?读《繁花》,有的读者不知不觉用金宇澄的句式;读《红楼梦》,更如掉进了大观园。这其实就是作家所营造的小说气场,文学魅力。子乔初试,已经是纯文学的写作,这是她极为踏实的写作态度和多年对文学深爱的素养累积。

子乔在小说里抓住几个关键词,好像程序里的关键字符串—“蜂蜜、紫色、薰衣草”,它们构成了可凡的过去和现在,又把现在的“我”回放至过去。又,开始得汤姆送的一瓶蜂蜜,最后是可凡寄来的画,真是不出期的暗语,我们收获物质礼物时,最高阶段我们渴望收获精神共鸣。可凡在留学期间的沉默个性是为了生存委屈自己的感情,所以会失踪。但是出现在薰衣草养蜂的可凡不单是为了生存而委屈,他设计蜂蜜的画是他与世界的平和甜美妥协,云中漫步过后掉落薰衣草田的可凡才会寄来礼物。可凡与“我”自始至终是一个高度的,彼此相惜。

再读感觉情节处理上第3章虚了,可凡与“我”唯一的秋游赏枫写生,若即若离的情感,写的正如茵茵梦湖评论的是“朦胧派”。这可能是作者的有所保留,也是可以商榷的地方。因子乔写之前大英已经准备了食物,是实,可是写“我”与可凡说到谁“傻”时,“我”离开咖啡馆。留意到按照此,他们两个是去了咖啡馆。那么“我”和可凡去咖啡馆点了什么,谁付账,怎么样的咖啡馆,为什么实的地方不落到实处呢?相比之前写大英的鸡肉卷饼是实,即便很多事真的随风而逝,一些细节的回忆还可以支撑,让我们知道它确确实实存在过。

“好像总有些人生片段,被时间切割的那么干净,分离就是永别,让人回忆起来恍如隔世。”这句出现在第3章里。它也为第4的不见作了预言。在读到写可凡失踪时,会想到白先勇的《谪仙记》,不过幸好子乔给了他一个养蜂场。

子乔是写过石黑一雄《长日将尽》的书评(译名可能有所不同),在阅读的过程里我脑海里也回闪此部小说的开场,是主人公一路开车带出的回忆。于无声处有惊雷,当子乔写经过那风车那阳光那紫色的薰衣草花田,就是翻开一页回溯留学生青春闪亮的“长日”。而她结尾处也有石黑一雄小说尾声玫瑰花园雨痕般的浓烈与清朗,不是不好,而是更好。

子乔此小说的成功之处就在她的的确确抓住了短篇小说的精髓,让我读完之后还能留下深刻印象。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可凡与“我”都觅得安宁,紫色的感情如秋叶静美,存于回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吃越蒙山人' 的评论 : 谢谢山人兄鼓励,第一次写小说,还是比较懵。
越吃越蒙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清淡柔和。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亲爱的豆豆,读过了,太喜欢了,今天晚上我会带着微笑入眠。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我今晚用我的右脑写了一篇曾经承诺写给你的影评。晚安,亲爱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我今天在外面逛了一天现在才回来,哈哈,我也笑死了,疯牛在跟我们逗乐呢,平时总看见他在政治斗争,没想到还有这么逗乐文艺的一面:)

中学的时候最喜欢的课是语文课,所以那时候想考中文系。我妈还说看你这么喜欢文学,当初真不应该逼你去学理工,不过我觉得也不错,文学当做业余爱好,理工用来养家糊口。我肯定是一个左右脑都在矛盾中运行的人,哈哈:)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哎哟,没想到你还是一头有过辉煌岁月、见过大世面的文艺老牛呢”——— 哈哈哈,笑死我了,子乔,我正在吃ice cream,你逗得我差点呛死了。。。:))

你原来是想读中文系的呀,我原来是想读外文系的。太可惜了,你如果读中文系一定会好棒的。看来你也是左右脑都在矛盾中运行的人,和我一样。:))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哎哟,没想到你还是一头有过辉煌岁月、见过大世面的文艺老牛呢,失敬失敬,她们有没有赠送过你手稿之类的,哈哈,逗死了;)你这一下身分暴露了咋办呢?下次跟大师打架不能尽情发挥了:))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本牛当年曾给张爱玲啊,冰心啊,琼瑶啊。。。很多作家拉过车,还曾经在张爱玲为了遣词造句苦苦思索的时候,给过她建议呢。

张爱玲最后在洛杉矶归天,还是本牛拉车送她最后一程的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哈哈,豆豆,一大早就看到你真高兴,看到你呲牙咧嘴,我也跟着呲了呲牙咧了咧嘴:))

我也是觉得你这张头像跟你的形象很像接近,美丽优雅、神采飞扬,所以猜是你的自画像,能找到这样传神的头像真不错。特别有意思的是,我考大学的时候,曾经想过考建筑系,因此去学了一点点画画和写字,才发现自己不是那块料。考大学的时候我最想去上中文系,父母想让我去学理工,建筑系是一个折中,最后还是听了父母的话。不过学理工也不错,在美国安身立命全靠它了:)专利没有什么好玩儿的,过程繁复冗长,你不会喜欢的。

哈哈,我只是说我的字写得还可以,以钢笔字为主,毛笔字达不到成贴的水平,我就不露怯了;)篆刻也是兴头上玩了一阵子,那时候还买了一大堆的石头,出国的时候全扔家里了。咋办呢?没什么才能可以给豆豆看了,早知道我就去多练几身功夫了,哈哈,让豆豆见笑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哈哈,逗死我了,你是民国文艺牛吗;)你的建议不错,把“一”去掉,加个句号。谢谢啊!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亲爱的子乔,一大早读你夸我的文字,我笑到龇牙咧嘴了,哈哈。:))
这张id photo不是我自己画的,是在网上google到的,因为觉得长发象我,那张脸上我行我素的表情也象我,所以特别喜欢,就借来用了呀。我是会画画的,因为本科学了三年建筑,第四年到美国来之后因为怕以后建筑没有饭吃,就选了一些工程的课目。但后来读了商学院后其实也没有真正做过工程或建筑专业,我其实很佩服女工程师,我想要是我有机会做工程师的话,一定要弄几个专利什么的给自己玩玩,哈哈。你想看我的画画吗,我有机会QQ给你吧,好吗,前两年不写博时画的多一些,最近这一年又没有抽出时间画了。

你的字和篆刻都好棒呀?太羡慕你了,我的字写得非常蛤蟆的,小时候有一次外公让我在家里练习毛笔字,他和外婆出去买菜,等到他们回来时,看见我在毛笔字本子上写的两张纸上的字都是“一”,哈哈,气死外婆外公了。:))子乔,下次你写一篇文字,在文字里加两张字帖可以吗,我也想看看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结尾有点儿仓卒了,同样的结局可以再铺展一些。谢谢若芙喜欢:)周末愉快!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不客气!博主如此虚怀若谷,本牛受宠若惊。

那本牛就再大着胆多啰嗦一句,既然用蜿蜒,那就把“一”去掉好了,如“在玻璃上留下道道蜿蜒。” 并用句号终结,那就真的民国小资风,张爱玲,三毛琼瑶具备,完美了。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子乔, 想不到这么快, 你就把我的紫色梦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你写得真美, 让我有种莫名的感动。谢谢子乔。 周末快乐! :-)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谢谢子燕喜欢。是呀,这些评论比我的文还好,让我受益匪浅,你们的鼓励和支持在帮我一路成长。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嗯,我改成“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看上去挺美挺张爱玲的,谢谢指教:)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完美的结局!打动人心。子乔写的太好了。我也读了两遍。评论也好看极了。喜欢茵茵说的朦胧美,和悬疑剧的神秘之美。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有啊,比如已经太为人所知的”那午后的阳光,在门廊的青砖地上留下一抹金黄“什么的。用得好可收画龙点睛之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还有这种用法,把形容词当名词来用?我来试试,不过这样一来“弯弯曲曲”字面上就不好看,用“蜿蜒”怎么样?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周末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1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博主虚心,本牛非常荣幸啊。我的意思是说,“弯弯曲曲”后面就不加名词了,这句就说”在玻璃上冲出一道道弯弯曲曲。“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rrsken' 的评论 : 北极光好!好久没看见你了,你的出现总是让我惊喜。
我在生活中是细腻敏感又拘谨内敛的人,在文字中有时候还会奔放一些。文字让你感动的其实就是你内心最看重的。谢谢你的认同,让我感受到共鸣的快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你说作一头文艺牛多好,我觉得政治比文艺更容易让人发疯:)
让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水道”一词用都不够优雅,你觉得溪流或者小溪怎么样?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你如此美好的留言,交流的快乐也不过如此,让我怎能舍得不和你Tango下去:)

古典音乐我也是喜欢的,得益于家里有一位发烧友。也有陷于音乐的感染力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我想音乐和文学是相通了,带来的那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不能被别种享受所代替,而这份享受因为有了心灵上相通的朋友可以分享,而变得更加不可替代。

一直想着要问你,你的头像是你自己画的吗?一个会画画的、热爱文学音乐的、写了一手优美文字的美丽女子,上天对你好眷顾啊,关键是她还特别会赚钱,哈哈,豆豆什么时候把你的画也让我们欣赏一下。知道吗,我也曾经想过学画画,可是天分不够。不过我的字写得还可以,还玩过篆刻,是不是跟艺术沾点边儿?哈哈:)
norrsken 回复 悄悄话 结尾写得很好,意味深刻,一切尽在不言中。。。

子乔如此细腻、重情,惜缘,与当今务实的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感动!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我其实是一头文艺牛好不好,就是因为热爱文艺才疯的!提个小建议,下面这句可以稍减几个字:

“在玻璃上冲出一道道弯弯曲曲的水道” 改为 “在玻璃上冲出一道道弯弯曲曲“ 即可。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昨天临下班前匆匆读了你的最后这一篇,当时要赶去一个工作晚宴,所以没有能够尽兴与你交流。现在再回来读你的文章和留言,我想说的话思韵已经都唏哩哗啦都我说了呀,这个坏思韵,抢先一步,哈哈。:)))

是的,你我连敏感点都那么相似,这就是文字的魅力了,一如音乐,我这两年特别喜欢古典音乐,听巴赫,听莫扎特,听舒曼,听肖邦。。。听他们时,我常常把自己陷入他们谱曲时的心境,去感知大家的手笔,是一种精神上极大的享受。而你的这句“我轻轻地说了一句:真正傻的是你呀,然后起身离开了咖啡馆,风在身后卷起漫天的秋叶,天边有晚霞如火”,如果说让你想“掷笔而起”的话,那么读你时我有画一幅咖啡馆外秋叶晚霞下飘逸女子的油画的冲动,谢谢你如此美好的文字,能够和你Tango下去,是我的快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仙,好像大家都不喜欢直白一目了然的,比较喜欢含蓄的结尾。是啊,不是说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才是最美的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真正让我决定把这篇当成小说写下去的,是因为你那天的一句话,你说这篇怎么读起来像小说?让我觉得好像我可以试试写小说。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风清,你写侦探小说一定好看,你们做医生的,天生具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我干了这一行非黑即白,没什么可写的。其实我最喜欢悬疑,可是不容易写好。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快把笔送来吧,我经常需要掷的,注意牌子啊,我只掷 cross和 parker ,哈哈:)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才女 ,写得真好!喜欢这个结尾,似无还有。You still get me on^_^。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政治斗争那么激烈,疯牛咋还有闲情读风花雪月;)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果然是小说!文笔,逻辑,架构都很棒,子乔多写~~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一定是我当时催得太急,不然,可能真是一篇中篇侦探小说呢。期待着你的下一篇吧。我是很喜欢看谍战故事的,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在现实生活中,:))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豆豆,我们不仅同样对文字敏感,而且敏感点都相似,那一段描述我也喜欢,如果是用笔写的话,我想我会在写完“天边有晚霞如火”之后,掷笔而起,让自己的情绪散发一下:)
=======================================================================

哈哈,子乔,那你就“掷笔而起”吧, 我给你送上1打笔,足够让你泼洒情绪,只要那情绪是温暖人心的色调 :)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笔!

博主你别做什么劳什子码婆了,当作家吧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嘻嘻,恩朵,我那天说过有缘必会相逢,看看我们俩有没有缘:)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那谁那谁,喜欢‘假如爱有天意“,我博客里有一个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我和子乔今生能有一次相遇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我知道暖冬总是对我厚爱有加,你的鼓励对我来说means a lot, 真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双鱼跟读,很高兴你能喜欢,下次如果再写的话,要从你那儿学点幽默风趣。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如此鼓励让我有点飘飘然了,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是专业记者,我对你们那一行是仰望的,能让你喜欢,我的虚荣心大大的满足了一下。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清fq' 的评论 : 哈哈,风清,记得吗你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我要写侦探小说呢?因为我写第一天的时候还不知道后面要写什么,当时还真动了一下心,想了一下是不是能把它写成侦探小说。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生活是多变的,情感是复杂的,完美的结局也是因人而有不同,谢谢你喜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你这个评价太高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当得起,这个评价从你那儿来,更加让我诚惶诚恐。谢谢思韵如此的欣赏。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归舟,真想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你知道我是很含蓄的,只是太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谢谢你第一时间来阅读拙文,你的每一句表扬的话我都听得心花怒放,你的每一个建议我都一边读一边点头,句句说到了点子上。真不愧是专家的水平:)其实我们平时读书的时候,很多文学表现手法不知不觉地就学到了,写的时候并没有有意识的去运用,被你那么高度总结一下,觉得自己平时那些书还算是没白读。

第一次写没有经验,其实是应该列一个大纲的,这样至少可以整体上比较均衡。我这个小说写的,一边写一边想写什么,完全是即兴创作,归舟这么认真的点评,真的很感谢。

你最近还是那么忙吗?我还想说你要多写多写再多写呢,可是又怕你工作太累,不想你太辛苦了。每次见到你都很高兴。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再,最恰当的两个字评子乔文: 隽永。
太同意这两个字了。我只会说“极好”,而思韵妹妹的概括就是到位,高,这就是差别:))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子乔真是有才华,小说我读了两遍,回味无穷。。。。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子乔写得太好看了,美丽的文字极富感染力!真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不思量,自难忘!非常喜欢,应该去出版!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文笔真优美,由一抹紫色引伸岀来的暇想,迷雾重重。结尾那段更是悬念迭起,是是而非的答案,令人浮想联翩。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我好感谢你这段留言,你真的懂我。我们一方面在感情上比较保守拘谨,另一方面又极其的敏感多思,任何一个小小的情感波澜,都能在我们的心里荡漾出柔软的思绪。所以我写的每一个小心情你都能感触到,每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情绪你都能捕捉到,文字上的惺惺相惜也不过如此。我也喜欢深情又自尊,纯洁又理性,敏感又清高的思韵。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似有还无, 觉得子乔小说的这个结尾应该是最完美的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我是同意你的观点的,对于我来说,可能不会用爱情换取生活上的方便。可是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我也能理解那些在爱情上妥协的人。我们那个时候的留学生跟现在的留学生没法比,物质上的缺乏,有时会让人变得软弱。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我们不仅同样对文字敏感,而且敏感点都相似,那一段描述我也喜欢,如果是用笔写的话,我想我会在写完“天边有晚霞如火”之后,掷笔而起,让自己的情绪散发一下:)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再,最恰当的两个字评子乔文: 隽永。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你也许说的是对的,故人勾起我们心中的往事,更多的是对青春的追忆和怀念,年轻的时候,那情感涌动的岁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谢谢小C喜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第一次写小说,连怎么写都还不知道呢,怎敢一口吃个胖子,直接写长篇呢:)谢谢淡然跟读,结尾收的有点匆忙,不过确实是我想表达的,有情,但是不是爱情不知道。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大大佩服子乔一个!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别了一月有余,要刮脸了,哈哈!

写虚构故事比真实事件要难许多许多,把虚构的写得跟真得一样自然还要打动人,难怪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小说了。我闻风而至,一口气读完子乔的处女作!你很会用景来传达心情,这是高手之笔,而不是直接用形容词或者副词来说心情如何,more show than tell。还有让我惊叹之笔就是埋的两个伏笔。果然是多读之人,文学的手法很熟悉。

一个额外的建议:如果是当真事写,everything okay。如果当小说写,前头铺陈出“我”很在意这个旧友,用了很多笔墨,有“惊”,有两次心神不宁。后面揭示的关系,却很轻。两者不匹配。如果改些字眼和叙述,修改结尾,一定会几乎完美。

子乔现在有时间了,下一步,就是多写多写再多写!写作班也就是让你密集写,然后专家评判。让城里人当半个专家,你磨笔成刀:-)

很高兴再见子乔!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我被深深感动。我和你一样,在感情上是拘谨的人,所以此生留在记忆里的,没有张扬的大起大落,而全是这样的欲说还休,细微悄动。朋友们建议你放开写,什么是放开? 也许激情四射的放开反而不打动我了。这篇小说,每一个心情,我都与你同感同在,是这篇小说,让我看到了我和子乔如此接近。喜欢深情又自尊,纯洁又理性的子乔。不遗憾,子乔,我也曾经自拷自问,此生未曾疯狂是否遗憾,现在我已经有答案了!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可凡在遥远的地方悄悄的默默地遥望着子乔。。。

读完子乔的故事突然有个想法,人不能因为convenience就与异性同居。可凡并不深爱大英,但为了方便就妥协了,后果是一旦遇到真爱,反而不能去爱了,导致一辈子的抑郁,心酸,不舍,误终身呀。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那是我感性顶点时最爱听的歌,李健的歌词填得很棒!特别是配上孙艺珍演的电影的桥段,爱的意境十足。哎。。。,现在不听很久了,怕是自己不再年轻了。

那种相互爱恋的境界不可遇,更不可求。子乔的文章,不太属于这种境界,更多的是对青春的感伤和怀念。对于一个艺术家成为一个养蜂工人,文中的“我”明显有一种内心的震撼,我个人觉得不必要的,艺术源于自然,接近自然的工作,更接近艺术:-)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我轻轻地说了一句:真正傻的是你呀,然后起身离开了咖啡馆,风在身后卷起漫天的秋叶,天边有晚霞如火。”—— 喜欢极了小说里的这句话。子乔,你让我看见了你五彩缤纷的文笔下的那一缕暖色。:)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结尾
+1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以为子乔要写长篇呢,想着可以一路跟读下去多好呀。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结尾。欲说还休,欲见不见,也许正是情到深处!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周五巡城,总是给我们带来快乐。李健的这首歌我没听过,看我多孤陋寡闻,赶紧去找来听;)其实有些感情,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爱。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鼓励!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能得到杜鹃的夸奖,我深感荣幸。不好意思,第一次写,也不知道该怎么写,让杜鹃见笑了。写小说不容易,自己写了才知道,更佩服你们这些作家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主要是没有想出来如果见面的话还有什么故事情节可以写,这样的结尾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我还被归入流派了?茵茵说是就是:)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一再的鼓励,在网上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幸运。

人的记忆确实是有选择性的,而且是可以复苏的。好像大脑中有一个保存区,有些记忆就在这个区里冬眠。不知道哪天一件事情或者一句话,大脑就选择性的去刺激这个区里的某一个记忆,就突然激活了一段鲜活的过往。我是有亲身体验的:)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读完了,才知道是子乔写的小说!子乔的文笔清新流畅,不仅令我想起非常喜欢的李健的一首歌《假如爱有天意》,说的就是这种感情吧!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太喜欢这篇了,子乔第一次写小说就如此好。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结局,说不出的感动,伤感和无奈,却又有一种美丽的情绪在其中。
yy56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喜欢这个结局,就像雾中看花,容易引起读者的联想。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好象是朦胧派小说。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是啊,子乔,年轻时不懂,错过的人和事,是在很多年后想起的。有时,岁月冲淡模糊了记忆,但是一次牵手,一个回眸却可能清晰无比。人的记忆具有选择性。
每个人都有故事,能再创作出来是幸运的,特别是能再一次感动自己感动他人......再次恭喜子乔,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说实在的,这首歌我没听过,可是这歌词我不是太喜欢,太直白了。 汪峰的歌里,我最喜欢的是北京、北京。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相见不如怀念”,在这点上你跟我特别像。我也一直认为,美好的东西就让它留在那个让它美好的时空,离开了那个特定的时空,那份美好就消失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你这模仿的一点都不像,打回去重写;)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感动到暖冬我就放心了,一篇文章或者小说,能让几个人感动,就已经不是白写了。

你有没有觉得,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些相遇,因为年轻而随便地让它过去了,完全忽略了其中的情深意切。时过境迁,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没什么遗憾,却好像留了一份辜负在自己最值得怀念的年华。

暖冬过奖了,哪有什么才华。不过我倒是有点惊讶,因为我从来觉得自己不会写小说,却不知不觉地随手写了这么一篇。自己也知道功底差的很远,如果还承蒙有人喜欢,那我真是太开心了。谢谢暖冬。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是的,汪峰的歌。那是谭晶在《我是歌手》里翻唱的,最好的演绎,余音绕耳,心灵颤动。:-)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这首好像是汪峰的作品,他是原唱?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还有,有些人有些事就是留在记忆里比较好,最后寄的那副画胜过相见,与我,永远是相见不如怀念!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这让我想起我极喜欢听的谭晶唱的《再见青春》

再见 青春

再见美丽的疼痛

再见 青春

永远的故乡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时间带走了一切,天上的虹或人间的梦”,那真的是子乔,那真是上天的对我的眷恋,让我再次回到了年轻的时光,紫色的云,如火苗燃烧般的枫叶,只是那是开始,充满了憧憬和五彩梦幻,而现在却是这梦幻之旅的结束,起点便是终点,再见子乔,再也不见子乔,祝福子乔!

冒昧模仿心情,不要见怪,哈哈!(遇见老朋友,一刻不等闲,也许就能握住温馨的友情了。:-))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感动到我了,子乔,这篇又是写得极好,通过景写人的心理,如最后一段的雨水,还有中间经过中介公司的这段,秋风中有冬的寒意都打动我的心。这部短篇小说虽然没有太多情节,但是你已经表达出你的情感,一个从你身边走过的人,留给你的,埋在心底,淹没于凡尘中,却在多年后的一次“偶遇”,再次被唤醒,从记忆中走出,让那一抹紫色再次绚丽鲜活。恭喜子乔的第一篇小说,你的才华就像那道紫色的霞光...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3]
[4]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