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边走边看66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道不尽的伊斯坦布尔 (上)

(2019-05-13 09:02:04) 下一个

拿破仑曾说过“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那么首都必是伊斯坦布尔”。 伊斯坦布尔,这个世界上唯一横跨欧亚大陆的城市,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把守着连接黑海和爱琴海之间的战略水道,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历史的长河中伊斯坦布尔作了一千七百年的首都,一千一百年东罗马帝国、近五百年奥斯曼帝国以及土耳其共和国初期的首都。

伊斯坦布尔曾经有三个名字,它最初是希腊人的殖民地,叫拜占庭。 公元33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厌倦了元老院那帮子老家伙们的管制和聒噪,跑到遥远的拜占庭建都,将罗马帝国的权力重心东移,此地开始被称作君士坦丁堡。1453年这座城市被奥斯曼人攻占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在古希腊语中是“进城去”的意思。

前一日的飞机晚点,本该上午到达结果下午三四点钟才一路颠簸到达酒店。得,什么也甭干了,赶紧上床睡觉。清晨五点半天不亮就被呼唤祈祷的大喇叭声喊醒了,有些气恼,我正做着梦呢,看看女儿还睡得像个baby。 好容易熬到了饭点把女儿喊起来一起去吃饭。 土耳其的早餐一般般了,我这个吃素的能吃的不多,只吃了片面包,两个煮鸡蛋和一点蔬菜,不饿就行了。 论早餐哪个国家的也比不上咱祖国的酒店的早餐丰富,稀饭面条馄饨和几十种各式各样的菜肴任你吃个够,就是有时吃完会肚痛。

酒店订在老城区中心处的一个安静干净的小街上,出门五分钟就可以到主要的景点了。

清晨的伊斯坦布尔还未完全醒来,初春的气温只有十一二度,比我们美国的乡下还要冷。远远的看见了圆顶的清真寺,我和女儿兴奋地猜着哪个是蓝色清真寺,哪个是索菲亚大教堂,结果哪个都不是。

 

走过花园先到了苏丹哈迈德广场,几个高耸竖立的纪念碑映入眼帘。

 

这是君士坦丁大帝从古埃及的卢克索神庙运来的图特摩斯三世方尖碑 (Obelisk of Theodosius),用来装饰帝都的。 这个尖碑有近3500年历史了。 由于运输时的损坏,现在的高度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

蓝色清真寺还没开门,先去旁边的苏丹艾哈迈德一世 (Sultan Ahmed I) 的陵墓看一下。  这位苏丹13岁即位,27岁就过世了。 在他任位期间修建了著名的蓝色清真寺。 他还打破了奥斯曼王室百年来的惯例,继位后没有杀害自己的兄弟Mustafa, 而是把他送到远处的王宫和祖母生活在一起,这也许是因为他考虑到到自己还太小没有生育能力,他死后他兄弟Mustafa 一世继承了王位。

 

蓝色清真寺完工于1616年, 这座有着四百年历史的清真寺因寺内墙壁使用了手绘的的蓝彩釉贴瓷顾得“蓝色清真寺”一名,当夜晚降临,清真寺沐浴子一片蓝色的光影之中。 建筑参照了邻近的索菲亚大教堂的拜赞庭风格并加入了伊斯兰元素,四周建有六座宣礼塔。

 

进入清真寺后感觉蛮失望的,小小的,暗暗的,完全不能和摩洛哥卡萨布兰卡壮观炫目的大清真寺相比,后来看到别人的照片才知道敢情我们正赶上清真寺在翻修呐,只开放了一小点,根本看不到传说中的蓝色穹顶。9点钟旅游团大部队已经到来,人群拥挤中只粗粗地看了看。

上一张网上的照片给大家看看吧

 

再看看我照的,屋顶大部分都被遮住了,一对比才发现那些个方形白色柱子都是临时加上去的。

 

中央花园同一池水映着另一座和蓝色清真寺相差了一千多年的索菲亚大教堂

 

有着一千五百年历史的索菲亚大教堂前九百年是拜赞庭帝国的东正教教堂,落成于公元537年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期间,那时拜占庭帝国正处于鼎盛阶段。 奥斯曼穆罕默德二世占领拜赞庭后被没有把它摧毁,这个有着文青情怀的奥斯曼苏丹决定把它保留下来,把内部翻修了一下,加入了伊斯兰元素,外部加了几个宣礼塔,把它变成了土耳其的清真寺长达四百年,今天它是土耳其共和国的博物馆。

索菲亚大教堂是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落成前最大的教堂,以巨大的穹顶闻名。悬挂在四周高处的金色的阿拉伯书法也蛮有意境的,一个个都看似一幅画,笔线流畅又飞舞。

索菲亚大教堂也搭着脚手架在修,只能照一半脸,剩下的靠大家想象了

 

在变成清真寺后东正教的镶嵌壁画被伊斯兰图案覆盖,二十世纪土耳其共和国时期这些壁画被逐渐发现修复,得以重新展现在人们面前。 

教堂最前方的圆顶上圣母玛利亚怀抱耶稣的壁画,在那里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在教堂的出口处有一面镜子提醒游客回头看这幅被保留下来的基督教壁画,圣母圣子像的左侧的是教堂建造者查士丁尼大帝,手捧索菲亚大教堂; 右侧是君士坦丁大帝抱着君士坦丁堡。

 

查士丁尼一世从所占领地区四处敛来材料来建造和装饰大教堂,里面红柱子来自有着4000年历史的埃及法老时代,脚下的大理石来自希腊神庙。

 

身体有恙可以大拇指放到这个wishing column 的洞转个一整圈,传说查士丁尼一世有一天在教堂里走,走累了就把头靠在这个柱子上,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的头痛病消失了。 

 

拜赞庭帝国在十三世纪初曾被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洗劫过,其实这次东征的目的地本来是埃及,却在威尼斯总督丹多洛Henricus Dandolo的诱导下转攻君士坦丁堡。据说那时威尼斯商人曾被拜赞庭排斥过,据说他个人还在早年于拜赞庭行商时被迫害下狱弄瞎双眼,这都在他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加之当时十字军财务困乏、债务重重,支付不起和威尼斯人签下的协助提供战舰和运输的合同中的报酬,于是乎丹多洛干脆决定带领十字架攻打拜赞庭,拿下君士坦丁堡债务问题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这位97岁的高龄瞎眼老头不知从哪来的精神头,带领十字军于1204年攻陷了拜赞庭并对其进行了人类历史上对文明最野蛮的一次洗劫和屠杀,索菲亚大教堂被抢劫一空,皇家图书馆被烧毁,大量宗教遗物被运回欧洲,其中包括如今仍竖立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的驷马铜像。 威尼斯人在这块土地上建立了短暂的拉丁帝国,不到60年就被拜赞庭帝国的流亡皇室后裔夺回,拜赞庭帝国复国,但那时国力已经大衰。

在索菲亚大教堂二楼的一个角落里还可以看到据说是Henricus Dandolo的墓碑,不过奥斯曼后来把他的真正墓穴摧毁。

 

从索菲亚大教堂马路对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进去就可以参观规模巨大的拜赞庭时期的地下蓄水库。 这个地下水库是和索菲亚大教堂同一时期建造的,以提供当时的拜赞庭居民的饮用水,这座140米长、70米宽的地下水池可储十万吨水。奥斯曼帝国时期就被停止使用。

 

希腊美杜莎女神石像被当柱底侧着和倒着放以免人们被她看到变成石头。

 

地下水库动用了七千奴隶来修建,这个流着眼泪的哭泣柱代表着数百个死去奴隶们的眼泪。

索菲亚大教堂不远是奥斯曼帝国的老皇宫- 托普卡帕宫(Topkap Palace),从征服者默罕默德到19世纪这里住过25位苏丹。

皇宫门前排着大长队买票,看了让人头疼,好在有卖fast track 票的,比正常票贵30里拉,毫不犹豫地买下,节省体力更重要。

 

一进门就看到人们排着队跟帅哥警卫照相,以往旅行中见到仪仗队的士兵俺都是要冲上去合影的,不过这次俺岿然不动,凭啥啊,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上俺站在下面,搞不好会被误以为给他们牵马的小仆了,要是反过来还差不多哈。不过见了帅哥还是要拍的,土耳其的男人有的长得还挺好看的,走在大街上时常可以看到像明星般的帅哥,比我在摩洛哥看到的穆斯林男人好看多了,还有性感的络腮胡茬。 女人嘛似乎没有见到让人惊艳的,也许是因为包着头巾把飘逸之美给遮住了。

去王宫参观我很喜欢看人家的床了,发现很多国王和家眷的床也并不太舒服,苏丹的大床看着挺好嘛。 我从小就喜欢大大的床,就像东北大炕那样,可以在上面随便翻滚驰骋。

 

奥斯曼帝国早期的苏丹们很善于学习,苏莱曼大帝七岁时就被送往宫里学习科学、历史、文学、神学和兵法。他会讲五种语言,还是一位颇有造诣的诗人,他对艺术团体和工匠们慷慨资助,他在位期间是奥斯曼帝国艺术、文学和建筑的黄金时代。

多情的苏丹曾用笔名 Muhibbi 为他最爱的女人许蕾姆深情款款地写道:

My woman of the beautiful hair,

my love of the slanted brow,

my love of eyes full of misery ,

I'll sing your praises always,

I, lover of the tormented heart,

Muhibbi of the eyes full of tears,

I am happy

 

身为苏丹他对人生有自己的领悟:

每个人的归宿都一样,

只是故事有很多版本

 

皇宫里的图书室

那些我爱的精美高雅的瓷砖马赛克,看着赏心悦目

皇宫内还有炊具展览,奥斯曼人很重视吃,军队出去打仗出了要带神职人员外还要有一个强大的炊事班。 吃好了才能有精神头作战,两军作战往往是在比后勤的供应,后勤要是跟不上就离败退不远了。

展厅里还陈列很多从欧洲和中国来的精美瓷器,中国的瓷器深受苏丹和后妃的喜爱,除了艺术上的欣赏外中国瓷在他们看来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防身用途,他们认为中国的瓷碗可测出有毒的食物,会令瓷器变色。奥斯曼人会在中国瓷器上加上一些具有土耳其风格的修饰,看到很多镶嵌着宝石的中国瓷碗。

这些展览不准拍照,很值得一看

几个景点逛下来后已经很累了,到处是人到处排队,有些热门的展览是人挤人的节奏。 准备歇了,和女儿往回走休息,一路上看到橱窗里的色彩缤纷的甜点。 穆斯林人做的甜点对我们来说都太甜了,我们在摩洛哥也吃过类似的甜点,这次在土耳其餐馆送给我们的甜点我和女儿只吃了几口就不想再吃了。

 

回到酒店旁边的餐馆吃饭,我的点菜水平一直都很不错的,总是能点到好吃的。看了看菜单我点了个很有土耳其特色的Ottoman testi。 上菜的时候很惊艳,服务生是端着火盆上来的。 原来这道菜需要在陶瓦罐里烧制。 菜端上来需要先把火敲灭,然后把罐子的底座敲掉再把菜倒进盘里。 

 

 

我最喜欢吃穆斯林人的大饼了,又香又软还不油腻,临走前还让伙计又给我带了点回去吃。

 

酒足饭饱回酒店在床上懒着,准备傍晚时分去看苦行僧旋转舞

 

1. 土耳其之旅 - 启程+攻略

2. 土耳其印象,前世与今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1)
评论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茶儿,谢谢你。 我挺高兴你的口味和我的合拍。
我个子不算高,1.65米,女儿比我矮一点,我俩好像离模特要求还差得远呢 :)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天如此1954' 的评论 : 才看到天天兄也来起哄来了。 等着下集我上个正面的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土耳其的游记还真不少,边边这篇从历史,地理的角度出发,纵横历史交错地理与建筑,写得接地气,感觉轻松随意。适合我的旅游风格。读完了上下,去前再来读一读。你闺女和你都是高个子,大长腿,做模特的美女啊!
天天如此1954 回复 悄悄话 受“唐西” “五谷不分”點贊引起注意,邊神背部真的很性感,大飽眼福!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你看到那篇了,我是写给一个网友的,她的小猫走了,我和了她一篇,她看到我就收了起来,不想消费我家大兔。
你不走我就放心了,那几个关了博就有一阵子未见了,也许有一天也还会回来 :)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边边是梦见了禾儿帮你把大兔找回来了吗?:-)那天晚上读了“大兔的故事”,太晚了,第二天想留言,文章却被隐藏了。这两周玩接龙游戏,有些心浮气躁。大兔的故事像一首抚摸灵魂的曲子,纯净剔透,宛如天籁。

禾儿不会离开文学城的,边边不走,禾儿也一定不会走的。:-)只是休博一段,一定会回来的。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五谷在那跟着瞎起哄,你也跟着起绰号
说到黑海,一般是说因为颜色深而得名,可导游说是因为那里曾因航海出了很多事故得名的。要是后者,你估计黑不成了 :)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看热闹时你是一点不落下啊。 我在家从来不喝咖啡,这次在土耳其喝了两次觉得不错,挺香的。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亲爱的思韵,你总是来夸奖鼓励我。 说起威尼斯人,虽曾洗劫君士坦丁堡,可二百多年后当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人围困的时候,在欧洲各国都不愿或无暇援助的情况下,还就是威尼斯人带着雇佣兵和几艘战舰前来援助,这历史啊有时就这么具有戏剧性。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五谷不分,倒是臀翘分得也看得很清,姑且就叫穆斯臀吧,喔!
伊斯坦布尔的欧洲区和亚洲区就如同香港和深圳。新机场搬到了黑海边上,太好了,下回真要去黑一下了。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大妹子的翘臀很性感,我呼应一下。仔细瞅了好几眼。哈哈。

有没有喝过那里的咖啡,据说咖啡的吃法源于那里。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边边笔下的伊斯坦布尔有看头! 你要是来教我们历史就好了,那段97岁老头引领十字军洗劫拜赞庭的描述,我仿佛都看到画面了!写得大气磅礴,纵横洒脱,读得享受。

我等着看旋转舞...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亲爱的禾儿,你来我很高兴,你知道吗前两天我去你家串门,发现你关博了,结果晚上做梦就梦到你了。 最近发现以前几个常来往的网友姐妹都关博了,你们不要轻易离开啊,我会难过的。

苏丹的陵墓尸骨我想一定是埋在地下的,上面只是一个摆设。 他们皇家成员的墓都在一起,很像俄罗斯那些沙皇们,也是一个挨着一个的,不像中国皇帝那么有排场。

“边边的背影很性感哦” 我让你笑S我了,我发现你的眼光很敏感,到底是有画画的艺术天分,善于捕捉 :)

我下期要讲那个旋转舞,会上video,你来看啊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好照片,读得津津有味。苏丹的陵墓看起来挺小啊,里面真的有尸骨吗?一个个地裸露地排在地面上,会有味的,一定要经过处理吧。这与中国太不同了,中国的君王们陵墓极其隐蔽,而且排场奢靡巨大。看过路易十四睡的床,并不大,很暗周围遮盖的东西非常多,很想替他掀掉。我喜欢穆斯林人的睡床宽敞明亮。(边边的背影很性感哦。:-))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ren' 的评论 : 拜占庭本应是个城市,后来有学者们把东罗马帝国也叫成拜赞庭帝国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尾归' 的评论 : 接着来看,我尽量写得详细点好给大家一个参考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管它是什么庭的,反正是音译了,咋写都行 :)
土耳其人愿意嘀咕人啊,这个还不太清楚,大约他们和我们一样很好奇吧,又有secret 语言,文化习惯了。

大巴扎虽然汇率上好但卖的东西并不便宜,我看了一件皮夹克和美国差不多价钱,讲了一下价不是很好讲就懒得再讲了,我的磨功不行,一般还一个价,不愿意就算了。

伊斯坦布尔的亚洲区我没去过,据说比欧洲区漂亮,我在船上看两岸也是这样感觉的。
我刚才数了数我拍的蓝色清真寺,宣礼塔好像只拍出四个,用手机是难拍全乎哈
Laren 回复 悄悄话 拜占庭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城市?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是很幸运啊,也期待去曾经的波斯帝国的领地去看一看,只是那里太多战乱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成行。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哈哈, 园姐会抓重点,眼神也好。 我家闺女从13岁开始就给我烫头发了,每年一次。 还记得她给我上第一个卷的时候花了足足一二十分钟,我都不耐烦了,站起来说不用她干了,她把我按下,第一个过关了以后就快了,现在是熟练工种了 :)

土耳其人应该是有底气有文化的,毕竟是曾经的大帝国,不过在美国也认识很滑头耍手腕的,古老的民族的一些共性哈。
海尾归 回复 悄悄话 详尽的介绍啊。盼明年才能去看看。。。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拜占庭还是拜赞庭,都给搞懵了。不过嘛,反正就指伊斯坦布尔吧。
的确土耳其的早餐真的无法跟中国的早餐比,特别是那个广东早茶,那粤式早点世界一流。在大Bazer附近走进了一家像模像样的可吃各种早点的早餐店。坐下来,又送来杯红茶,然后告诉了我WIFI号,接着来了个跑堂头,开单!土话我说不来,就指手画脚吧,指着墙上的美图,就这个啦。
一会儿,跑堂头吆喝着另一个跑堂,然后跑堂头亲自从跑堂抬举的盘子上面端下一小锅早点,放到我的跟前,这架势有点让我受宠若惊。
碎肉上面煎了两个鸡蛋,外加一杯大大的拿铁(咖啡奶)。这什么服务,送个早点上台还等级贵贱如此分明,土人也真太那个了吧。有点不爽的是,老问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还非要问出个明白来。不答理嘛,他们就在那里嘀咕嘀咕的。
真不要怪国人,土人也一个样,喜欢在外人面前嘀咕土语,这些行径在很多西方人眼里是不礼貌的。我是将见怪不怪的,才不介意,随便说,不抢钱就行。后来进入Bazar,讨价还价不成交,又一顿嘀咕嘀咕,挺有意思的。
早餐店大,雇员多,又是游客集聚的地方,什么语言都有。居然有一个雇员能跟我通上第三个语言,于是又开始逗乐了,笑声就当甜点了。
游客多的地方有很多换汇点档,比在机场和银行换汇划算多了。他们之间竞争激烈,手续费很低,这个值得推荐。

伊斯坦布尔的清真寺还真有不少,从亚洲区的山上开车往欧洲区的路上走,一眼就能看到不少的清真寺。而每个大点寺庙边上都有宣礼塔,塔数越多的就越牛,也就是说等级越高,权势越重。
还别说那个蓝色清真寺的六个宣礼塔还不好拍全,没有一个广角键还挺够呛的。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跟着边边学习土耳其的历史和文化,观赏土耳其的艺术,体验土耳其人的生活,美!不由地想起我的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同事,没事就捧着厚厚的土耳其哲人的书读,特深奥,特有学问,还兴致勃勃地告诉我哲人是谁,我一听就蒙圈,傻呵呵地跟着点头,连我最擅长的接下茬都做不到了。。。读完边神的这几集,我明白了我的同事为什么那么有学问了。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拜占庭是个传奇的帝国,波斯帝国也是,楼主能去伊斯坦布尔旅游真是幸运,Enjoy!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来歪楼哈,我看边边的文儿,首先忙着找的是边边和闺女。我发现闺女的头发是直溜的齐腰长发,边边的头发短一些,烫过。现在我再去从第一集去细读。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utishuqian' 的评论 : 谢谢指正,修改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你还真的该去那里摸摸,说不定好使呢,大家都排着队去摸。 没吃鱼,我一般喜欢啥就会盯着吃,这次吃了好几次那个testi :)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哈哈, 我总感觉世界的中心在欧洲,飞到哪都不需许很长时间。 中国和美国都太大,还临着大洋。
putishuqian 回复 悄悄话 楼主玩的开心。这里多插一句,圣索菲亚大教堂里的壁画可不是那位侵占者苏丹出于什么宽广的胸襟刻意保留的。事实上在君士坦丁堡陷落后的几百年里,已经没人知道被改成绿寺的穹顶之下有什么壁画了。如果不是出于偶然,很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至于壁画是什么时候因为何事被重新发现的,就不啰嗦了,你可以自己google.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1:)

下次我也去摸摸让头不痛,朋友还说那里的烤鱼特别好吃,是吗?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拿破仑曾说过“如果世界是一个国家,那么首都必是伊斯坦布尔”。伊斯坦布尔,这个世界上唯一横跨欧亚大陆的城市,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把守着连接黑海和爱琴海之间的战略水道,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伊斯坦布尔原来如此重要, 跟着边博主游览欣赏。

我还以为世界首都是华盛顿呢, 哈哈。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