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教授的学术博客

内容涵盖:传统经学为主的中国思想史研究、商周金文为主的古文字学研究、宗教史和制度史为主的商周史研究、版本学和校勘学为主的古典文献研究、京都学派为主的海外汉学研究、古代神话和诗论为主的中国文学史研究
个人资料
正文

七七卢沟桥事变真相揭秘(立刻看视频)

(2022-09-21 11:51:59) 下一个

七•七卢沟桥事变真相揭秘(立刻刊视频)

京都静源教授、文学博士

 

大家好,今天是美国时间9月21日。我们将利用真实的源文件,还原七•七卢沟桥事变的历史真相这一重大问题。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即七·七事变的起因,一直是日本和中国学术界关注的重点课题。甚至在大陆已经被定性为“国家利益”,不许可任何考证、质疑和翻案的观点产生,甚至也不能讨论,只能作为基础常识全盘接受。

 

1937年7月7日夜10时,驻丰台日军河边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由中队长清水节郎率领,在卢沟桥以北地区举行军事演习。11时许,日军称演习时一士兵失踪,要求进城搜查。这一要求当即遭到正在那里防守的29军第219团团长吉星文的拒绝。于是,日军立刻包围了宛平县城。

实际上,中国方面的主张一贯是:“1937年7月7日深夜,星光暗淡,万籁俱寂,一支全副武装的日本军队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要求进入宛平城内去搜查,被中国驻军拒绝。日军随即向宛平城和卢沟桥发动进攻,中国驻军奋起反抗,卢沟桥事变就这样爆发了。”因此,芦沟桥事变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

这一主张实际上也是继承了远东军事法庭的证词。当时的北平市长秦德纯在远东军事法庭的证词说:“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七月七日夜十一时,驻扎在丰台的日本军队在未通知中国北平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在国民革命军驻地附近进行夜间军事演习,并之后以“一名士兵失踪”为理由,要求进入宛平城内搜查。当时驻扎在卢沟桥的是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七师二一九团吉星文部队的一营,营长是金振中。由于时间已是深夜,中国驻军拒绝日军的要求。之后日军包围卢沟桥,双方都同意天亮后派出代表去现场调查。但是日本的寺平副官依然坚持日军入城搜索的要求,在中方回绝这一要求后,日军开始从东西两门外炮击城内,城内守军未予反击。在日军强化攻击后,中方守军以正当防卫为目的开始反击,双方互有伤亡。随后卢沟桥北方进入相持状态。”

但是中方的观点也并非无懈可击。比如,很多著作指控“日本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纵其丰台驻军,在芦沟桥附近非法演习,借口以一名士兵志村菊次失踪为由,要求进入宛平县加以调查……”实际上,当时田代皖一郎少将因病一直在天津住院,动手术接受治疗,根本不在现场。而且,事后查明那个所谓丢失的士兵事后交代当晚被几个中文人拉他去嫖娼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关方面特意这样安排的?

据说,有人主张这是当时共产党北方局领导在前苏联指示下策划的。

甚至当时的驻京日军在附近还抓获了几个在铁桶里放鞭炮制造双方枪战效果的北京高校的大学生们。针对这一铁证,日本学者秦郁彦《日中战争史》一书中公布的调查是:天津特务机关长茂川秀和少佐唆使北京高校的大学生们这样做的。而当时日本陆军省兵务局长田中隆吉在远东国际法庭审判时出庭作证说:“卢沟桥的第一枪是共产党放的,是当时共产党地下武装在卢沟桥两边放枪挑起,而且是得到了当时共产党北方局和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长茂川秀的指挥和操纵的。”

这就是最近十几年来流行的共产党策划说,核心证据是根据1947年在延安地区印刷的中共政治部编《初级战士政治课本》一书而来。那里提出了是张克侠和北方局接受前苏联共产国际的命令而发动的一次袭击。张克侠《在西北军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经历》一文也有相关回忆。张克侠该文回忆:“我在1929年就入了党。1937年4月,肖明同志要我对日积极作战,以攻为守。……解放后,刘少奇同志让王世英找我,要我交还这个指示档的原件。”参见《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9辑,第105页。

卢沟桥事变发生时的日本驻北平武官今井武夫也相信这一说法。并在他的回忆录《支那事変の回想》一书中加以详细叙述。《今井武夫回忆录》,中国文史出版社, 1987年。又,《今井武夫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

看起来,对于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真正原因,还需要学术界给予更多的研究和考证。

当夜凌晨2点,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经与日方商定,双方共同派员前往卢沟桥现场调查。

当时,而根据1937年日本军方的详细电报和记载是:

“1937年7月7日晚10时40分许,日本陆军中国驻扎步兵第一连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在北平西南12公里的卢沟桥北侧,永定河左岸荒地进行夜间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在河畔的龙王庙方向突然响了三发枪声。随后清水节郎中队长,野地第一小队长等人看到在河畔和卢沟桥城墙之间,有人用手电筒发出明暗交替的光亮,随即判断为中方军队士兵在用暗号互相联络。之后又有十几发子弹从龙王庙方向射出,日军未予以反击。清水中队长派遣岩谷曹长和两名传令兵马上向丰台驻军报告。收到报告的第一连队长牟田口廉也在联络北平特务机关后,决定在天亮后与宛平县县长王冷斋一同前往事发现场。随后清水中队长率队向东面的西五里店转移,与从丰台赶来的第三大队在一文字山会合。凌晨3时25分,龙王庙方向又有3发射击。牟田口连队长认为频频出现的射击目的在于进攻日本军队,于是在4时20分下达战斗命令。此时之前由森田中佐带领的对中谈判代表到达该地区,森田中佐作为代理连队长命令禁止装填子弹。日军代表随即要求中方将集结在卢沟桥周围的部队撤走,但该地区的中方部队已开始从龙王庙附近及长辛店高地方向开始对日军阵地进行迫击炮炮击。日军开始还击的时间是1937年7月8日凌晨5点30分。战斗开始后,日军歼灭龙王庙附近的中方部队,进入永定河右岸,包围卢沟桥。从被击毙的士兵身上搜出的证件表明,该士兵属于二十九军正规军。至此中方战死20名,负伤60名左右。5时30分,日军第8中队开始向中方军队进攻,双方进入全面冲突,战斗持续2个小时后逐渐沉静。上午9点半,中方提出停战,双方进入僵持状态。”

 

 

日军认为手电筒光挑衅和听到枪声(即鞭炮声)证明29军正在攻击日方。于是,7月8日晨4时50分左右,日军突然向宛平县城发动炮击,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指挥战士奋起抗战。

7月8日,北平当局令驻军坚守卢沟桥。宋哲元致电蒋介石,报告卢沟桥事变。同日,国民政府外交部为卢沟桥事变向日本大使提出口头抗议。同日,日本内阁会议提出所谓“事件不扩大,就地解决”的方针。请注意:双方都没想打。
    9日,北平当局与日军临时达成三点协定:“(1)双方立即停止射击;(2)日军撤退至永定河左岸,中国军队撤至右岸;(3)卢沟桥守备由河北保安队石友三部担任。”翌日,中国军队撤退。这时才发现日军大批援军已到。于是,11日,平津当局再次与日军达成现地协定:“(1)29军代表声明向日军表示道歉,并惩办此次事变责任者;(2)取缔共产党、蓝衣社及其他抗日团体的抗日活动;(3)永定河以东不驻中国军队。”

然而,就在第二次宣布停战的当天,7月11日,日本政府近卫文麿内阁联合陆军参谋本部通过新闻媒体发布了由武藤章制定的《华北派兵に関する声明》,日本政府决定动用五个师团共40万兵力,企图用武力灭亡中国。

于是,这一局面也迫使蔣介石1937年7月17日发表了关于解決卢沟桥事件的谈话。

卢沟桥事件从此揭开了全国性抗日战爭的序幕。

 

 

本期节目视频网址如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