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闲扯两句霍光

(2020-09-06 15:37:15) 下一个

霍光因为霍去病的关系(霍去病制造了机会,非常对得起这个异母弟弟和他老爹,这是古人重生恩大于养恩的理念)和自己的表现得到了汉武帝的赏识,成了托孤的顾命大臣之一。

不过今天俺是个毒舌,要挑几个刺。

霍光对汉昭帝忠心耿耿的,不过自己也没闲着把势力亲上加亲,强强联合,与其他顾命大臣做儿女亲家。私心还是蛮重的。他反对上官亲家想把孙女弄成皇后,公也算是公,私也算是私,都不是那么纯粹。

这个人,最大的欠缺可能还是眼光有点问题:

1.提拔杨敞后来证明杨敞关键时刻是个怂包,还好靠太史公的女儿当机立断(同意废昌邑王)。

2.立昌邑王,废昌邑王。大家都拿废昌邑王说有伊尹之功,后人有行伊霍之事的说法。可既然废他是功,立他是不是过呢?之前有没有考察过,功课是没做好还是眼光有问题?

3.家里面的女人乱事。这个是不是眼光也有问题?霍光死后不久,家族因谋反被灭族了,悲剧。皇帝还算开明,把老霍的功分开看待。家里面的人管不好,多少居高位者栽在这个上面!

人无完人,俺这是吹毛求疵了,还有件小事(说小也不小,也是人命!)。傅介子把那个楼兰王用“强盗之谋”杀了,是霍光首肯的。这个事,我看有点霸权主义。。。虽然大家(那些匈奴啊,西域的各个小国啊,都是归附反叛,变脸分分钟)都很流氓,还是光明正大的流氓可能更说得过去点。

史料摘录百度百科:

早年时期

霍光像霍光像
霍光的父亲名叫霍仲孺,公元前141年前后,以县中小吏身份被派到平阳侯家服役。霍仲孺和平阳侯府中侍女卫媪之女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仲孺在平阳侯家任务完毕返回家中,另娶妻子生下霍光,和卫少儿不再来往。 [1] 
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拜骠骑将军之职,在出击匈奴的途中,被河东太守出迎至平阳侯国的传舍,并派人请来霍仲孺与之父子相见。霍去病替霍仲孺大量购买田地房屋和奴婢后离去。
霍去病此次出征凯旋时,再次拜访霍仲孺,并将异母弟弟霍光一起带到长安照顾。霍光当时年仅十多岁,在霍去病的帮助下,先任郎官,随后迁任各曹官、侍中等。 [3] 
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去世。霍光升任奉车都尉、光禄大夫等职位,侍奉汉武帝左右,前后出入宫禁二十多年,未曾犯一次错误。因此,得到汉武帝的信任。 [4] 

武帝托孤

征和二年(前91年),卫戾太子被江充以巫蛊之祸逼死后,汉武帝决定立钩弋夫人之子刘弗陵储君,并计划令霍光辅佐。武帝令宫中画师画《周公辅成王朝诸侯图》赐给霍光,暗示他准备辅政。
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临终之时明确指定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一同辅佐时年八岁的汉昭帝。 [5] 
此前的后元元年(前88年),霍光曾经同上官桀、金日磾共同挫败侍中仆射莽何罗与弟重合侯的叛乱阴谋。汉武帝遗诏中以此理由,封他们三人为列侯。但当时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汉武帝根本没有留下分封三人的遗诏。

辅佐昭帝

汉昭帝刘弗陵汉昭帝刘弗陵
霍光与同为辅政大臣的金日磾和上官安都有联姻关系。金日磾次子金赏的妻子是他女儿。另外一位辅政大臣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所娶的则是霍光长女,有一女上官氏。上官安打算让时年仅六岁的上官氏做皇后,遭到霍光反对,于是转而走盖长公主的门路,成功实现目的。上官家族为了回报盖长公主,想将其情夫丁外人封列侯和光禄大夫,也被霍光驳回。霍光此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亲戚封官。双方因而结怨,成为政敌。 [6] 
上官桀父子联合盖长公主、燕王刘旦以及辅政大臣桑弘羊等共同结成反对霍光的同盟,假托燕王名义趁霍光休假的时候向汉昭帝上书诬陷霍光有不臣之心,并内外接应,做好准备打算一举擒杀霍光。 [7] 
时年仅十四岁的昭帝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不予理睬,并安抚霍光,且下令追查上书人的来历。后来汉昭帝还下令如有人上书毁谤霍光者必追究到底。
上官桀等人见无法从昭帝处下手,便决定发动政变杀霍光,废黜昭帝,立燕王为帝。但计划泄漏,霍光族灭上官桀父子和桑弘羊,鄂邑长公主和燕王刘旦自杀。此后霍光成为朝政实际上的决策者。
在昭帝时期,霍光得到汉昭帝的全面信任,因而得以独揽大权,他采取休养生息的措施,多次大赦天下,鼓励农业,使得汉朝国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对外也缓和了同匈奴的关系,恢复和亲政策。
这段时期和后来的宣帝朝被合称昭宣中兴,史家认为西汉自文景之治后,被武帝穷兵黩武政策所耗空的国力在这段时间得到了恢复。

废立刘贺

元平元年(前74年)夏四月癸未日,汉昭帝驾崩,他没有儿子。霍光迎立汉武帝孙昌邑王刘贺即位,但二十七日之后就以淫乱无道的理由报请上官太后废除了他。 [8] 
霍光等废昌邑王事上太后疏
霍光同群臣商议后决定从民间迎接武帝曾孙刘病已(后改名刘询)继承帝位。这就是汉宣帝。霍光效法殷商伊尹,行废立天子之事,从此后人合称为“伊霍”。 [9-10] 

拥立宣帝

汉宣帝即位初,霍光表示归政于帝。汉宣帝没有接受,朝廷事务的决策仍先经过霍光过问再禀报皇帝。汉宣帝对霍光表面上很信任,但内心十分忌惮,与之同车时“若有芒刺在背”。霍光本人功高震主,为后来的全家族灭埋下了祸根。 [11] 
汉宣帝杜陵汉宣帝杜陵
汉宣帝即位后,没有依照群臣提议立霍光之女霍成君为皇后,而是委婉的以寻故剑的名义,表示要立自己的元配妻子许平君为皇后。霍光没有反对,但以许皇后父亲许广汉受过宫刑的缘故,反对汉宣帝依照汉朝惯例封后父为列侯。霍光的继室对女儿没有成为皇后不满,趁许皇后生产的机会买通医生淳于,毒死了许皇后。许皇后死后,汉宣帝追究医生责任,淳于衍下狱受审,害怕而向霍光坦白了此事。霍光惊骇之余,想要追究显的责任,但最终还是碍于夫妻情分替她掩盖了过去。霍成君最终被立为皇后。 [12] 
地节二年春三月庚午(前68年4月21日),霍光病重逝世,临终上书请分自己的封邑三千户给其侄孙霍山,以继承其兄长霍去病的香火。

身后哀荣

霍光死后,汉宣帝与上官太后一同到场治丧,将之与萧何相比,以皇帝级别的葬仪葬于茂陵。其葬礼上,有玉衣,梓宫、便房、黄肠题凑等葬具,以缊辌车,黄屋送葬,谥号“宣成” [2]  。霍光遗孀显犹嫌不够气派,将霍光生前自己安排的坟墓规格扩大。
地节四年(前66年)七月,霍家谋反事情败露,霍禹被腰斩,霍云、霍山自杀,霍家一族遭到满门抄斩。至此,霍光妻子显及儿子,侄子,女婿等家人除女婿金赏因告发谋反一事被赦免外,全部被杀或者自杀,女儿霍成君也被废处昭台宫,十二年后自杀,长安城中有数千家人家被牵连族灭。霍家族灭以后,霍光之墓未被株连,依旧陪葬茂陵。 [13-14] 
甘露三年(前51年),汉宣帝接受南匈奴归降,回忆往昔辅佐有功之臣,乃令人画十一名功臣图像于麒麟阁以示纪念和表扬,列霍光为第一。因其死后家族谋反,满门抄斩,故不名霍光全名,只尊称为大司马、大将军、博陆候,姓霍氏 [15-16] 
此后,霍光一直为汉朝皇帝所尊奉祭祀,汉成帝年间,曾增加守墓人一百户。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以千户封霍光堂弟的曾孙霍阳为博陆侯,奉祀霍光。 [17]
 
资治通鉴:

楼兰王死,匈奴先闻之,遣其质子安归归,得立为王。汉遣使诏新王令入朝,王辞不至。楼兰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担粮,送迎汉使;又数为官吏卒所寇,惩艾,不便与汉通。后复为匈奴反间,数遮杀汉使。其弟尉屠耆降汉,具言状。骏马监北地傅介子使大宛,诏因令责楼兰、龟兹。介子至楼兰、龟兹,责其王,皆谢服。介子从大宛还,到龟兹,会匈奴使从乌孙还,在龟兹,介子因率其吏士共诛斩匈奴使者。还,奏事,诏拜介子为中郎,迁平乐监。介子谓大将军霍光曰:“楼兰、龟兹数反覆,而不诛,无所惩艾。介子过龟兹时,其王近就人,易得也;愿往刺之以威示诸国。”大将军曰:“龟兹道远,且验之于楼兰。”于是白遣之。介子与士卒俱赍金币,扬言以赐外国为名,至楼兰。楼兰王意不亲介子,介子阳引去,至其西界,使译谓曰:“汉使者持黄金、锦绣行赐诸国。王不来受,我去之西国矣。”即出金、币以示译。译还报王,王贪汉物,来见使者。介子与坐饮,陈物示之,饮酒皆醉。介子谓王曰:“天子使我私报王。”王起,随介子入帐中屏语,壮士二人从后刺之,刃交匈,立死;其贵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谕以王负汉罪,“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自令灭国矣!”介子遂斩王安归首,驰传诣阙,县首北阙下。   

耍?乃立尉屠耆为王,更名其国为鄯善,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骑、辎重。丞相率百官送至横门外,祖而遣之。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今归单弱,而前王有子在,恐为所杀。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愿汉遣一将屯田积谷,令臣得依其威重。”于是汉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抚之。   

S催秋,七月,乙巳,封范明友为平陵侯,傅介子为义阳侯。   

又从臣光曰:王者之于戎狄,叛则讨之,服则舍之。今楼兰王既服其罪,又从而诛之,后有叛者,不可得而怀矣。必以为有罪而讨之,则宜陈师鞠旅,明致其罚。今乃遣使者诱以金币而杀之,后有奉使诸国者,复可信乎!且以大汉之强而为盗贼之谋于蛮夷,不亦可羞哉!论者或美介子以为奇功,过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