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历史重复--两则议论:禁枪,优待俘虏。

(2020-08-29 16:15:25) 下一个

资治通鉴:

摘之汉纪十一

时上方兴功业,弘于是开东阁以延贤人,与参谋议。每朝觐奏事,因言国家便宜,上亦使左右文学之臣与之论难。弘尝奏言:“十贼彍弩,百吏不敢前。请禁民毋得挟弓弩,便。”上下其议。侍中吾丘寿王对曰:“臣闻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讨邪也。秦兼天下,销甲兵,折锋刃;其后民以櫌鉏、棰梃相挞击,犯法滋众,盗贼不胜,卒以乱亡。故圣王务教化而省禁防,知其不足恃也。礼曰:‘男子生,桑弧、蓬矢以举之,’明示有事也。大射之礼,自天子降及庶人。三代之道也。愚闻圣王合射以明教矣,未闻弓矢之为禁也。且所为禁者,为盗贼之以攻夺也;攻夺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于重诛,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窃以为大不便。”书奏,上以难弘,弘诎服焉。

个人议论:上述大意是,公孙弘奏:百姓有弓弩,不好,要禁止。吾丘寿王说:禁止弓弩不好,真正的坏人还是能搞到,良民想自卫却没有弓弩了。所以不应该禁止。汉武帝同意了吾丘寿王的意见。

听上去是不是很像现在美国要不要禁枪的言论?至于到底好不好,这个可能不是像吾丘寿王说的那么简单了。但是有一点我想是个区别:美国反对禁枪的一派里面有多少人是因为枪支协会的利益输送?我猜想吾丘寿王应该没有从弓弩上得到什么好处。。

秋,匈奴浑邪王降。是时,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欲召诛之。浑邪王与休屠王恐,谋降汉,先遣使向边境要遮汉人,令报天子。是时,大行李息将城河上,得浑邪王使,驰传以闻。天子闻之,恐其以诈降而袭边,乃令票骑将军将兵往迎之。休屠王后悔,浑邪王杀之,并其众。票骑既渡河,与浑邪王众相望。浑邪王裨将见汉军,而多不欲降者,颇遁去。票骑乃驰入,得与浑邪王相见,斩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独遣浑邪王乘传先诣行在所,尽将其众渡河。降者四万馀人,号称十万。既至长安,天子所以赏赐者数十巨万;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封其裨王呼毒尼等四人皆为列侯。益封票骑千七百户。   

乘以浑邪之降也,汉发车二万乘以迎之,县官无钱,从民贳马,民或匿马,马不具。上怒,欲斩长安令,右内史汲黯曰:“长安令无罪,独斩臣黯,民乃肯出马。且匈奴畔其主而降汉,汉徐以县次传之,何至令天下骚动,罢敝中国而以事夷狄之人乎!”上默然。及浑邪至,贾人与市者坐当死五百馀人,黯请间见高门,曰:“夫匈奴攻当路塞,绝和亲,中国兴兵诛之,死伤者不可胜计,而费以巨万百数。臣愚以为陛下得胡人,皆以为奴婢,以赐从军死事者家,所卤获,因予之,以谢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今纵不能,浑邪率数万之众来降,虚府库赏赐,发良民侍养,譬若奉骄子,愚民安知市买长安中物,而文吏绳以为阑出财物于边关乎!陛下纵不能得匈奴之资以谢天下,又以微文杀无知者五百馀人,是所谓庇其叶而伤其枝者也。臣窃为陛下不取也。”上默然不许,曰:“吾久不闻汲黯之言,今又复妄发矣。”居顷之,乃分徙降者边五郡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为五属国。而金城河西,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匈奴时有候者到而希矣。

个人议论:上面大概是说,浑邪王投降汉朝,汉武帝厚重赏赐这些投降的人,劳民伤财。汲黯说:之前和匈奴打仗,死伤那么多人,现在这些投降了的敌人,应该让他们做死难者家属的奴婢,战利品应该拿来分享,报答天下百姓。如果做不到上面,最少也不能把自己家的钱拿去善养这些投降过来的,娇惯他们,甚至因为这个要杀害汉朝五百人!这是什么道理!汉武帝沉默良久说:好久没听到汲黯的话,俺的疯病又发了。。。

想起了咱们政府和国家的优良传统:优待俘虏,还有一个礼待外宾。当然汲黯说的把投降的人拿去做奴婢这个是那个年代的事情,现在这样做有点过了,也没有这个环境了,可能当个普通劳动者还是算对得起这些人了。优待是犯不着的,凭啥?自己的公民犯了罪杀了人都是要抵罪的,凭啥一投降就个个优待啊?当然不排除在打仗的时候用好条件争取对方投降(是为了下一步立功,这个属于兵家事),但是这个情况明显是对方打不下去了,过来投降为了生活。这种情况就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国民就已经是非常宽宏大量的了,这个也适合那些在中国谋生的老外--想想咱们到外国,被特殊优待了吗?(当然可能有些主客之间的礼仪是有时会有的,其实也不常见了,毕竟来的都是移民国家,谁都不稀奇)。所以说,到中国的老外中国人犯不着特殊待遇,普通国民待遇才是最好的不卑不亢的公平行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