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等等看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愚园深处(1)

(2019-11-13 13:14:48) 下一个

从地铁二号线中山公园站出来,虽然不是高峰时段,却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点点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即使不戴墨镜甚至不用手搭凉棚,也能用眼睛直视片刻。朝右望去,不远处,一幢高楼,逆着阳光,屹立在那里,那里是落成不久的Raffles大厦,而在它之前很久的时候,我刚刚得知,那块地,疑似是曾经的圣约翰大学校园一部份,圣约翰大学,外公曾经求学的地方,他在那里读书,于那里毕业,他和紧靠着圣约翰的愚园路休戚与共,那一刻,心里不由暗暗庆幸,圣约翰的大部份遗迹包括群楼基本还是得以保护完好,才能让后辈们在华政探寻触摸到先辈曾经的青春足迹。

仅以此系列,作为对外公的缅怀,也对我自小生活的地方一个久别重逢的整理和记录。我想,外公如若有知,必会欣慰,因为终于有一天,不再耐不下心去听一些典故的我,终于可以静下心认认真真地去了解这条路的历史,认认真真写下这条马路的一些被尘封的往事。

而促成我特意数次认真探访这条路上各条不同弄堂的另一个外因是某一天听朋友说,有朋友去上海,特地说想去愚园路看看,于是当朋友陪着朋友在愚园路上时,发了个极短的信息:站在愚园路上想到你。读到信息的那一刻,心里满怀感动。对愚园路没有回忆和太多感情的外国游客都会在有限的行程里特意造访,而我这愚园路的曾经的小孩却似乎并不比远方的游客对愚园路了解得更多。思乡之情带着隐隐的复杂情绪在那一刻突然泛滥,那早已熟背于心的街道和已经陌生的店家,还有在银行门前无比熟悉的带着S形的马路,还有愚园路路史陈列馆,一一浮现于眼前,生于斯长于斯自以为再熟悉不过的愚园路,却有着那么多不同寻常不为所知的故事。

愚园路,迥异于其他一些知名小马路,她很低调,这从许多洋房别墅都隐藏在弄堂深处甚至是弄堂的横支弄可见一斑,马路上看似平淡无奇,只有梧桐,店家和弄堂入口,可一旦进入弄堂,却往往是别有洞天,而弄堂里还经常套着弄堂,一些别墅就这样七弯八拐地隐藏在弄堂深处,尽量的富不外露,像极了真正有资本的人,基本不会因为深怕别人不知道而去刻意营造显富来增加自己在别人眼里的所谓虚无价值,生活的本质是给自己过的而不是随时现给外人甚至陌生人看的。

而不同的弄堂还经常能通往其他的弄堂或马路,这样的特殊建筑方式,也让这条路有了不同寻常的优势,得以在不同时代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各种或巨大或深远的作用。可以这么说,集那么多不同时代不同人物不同事件于一体的马路,这在上海,不敢说唯一,却一定是罕见。

这条从未更名过的马路,是上海市政府多年前定下的永不拓宽的64条马路之一,她是一条集爱国,政治,谍战,经济,人文于一体的历史之路,更是一条见证了近代风云历史的马路。这条路上的几乎每一条弄堂,现在多是优秀历史建筑或者历史保护建筑,它们承载着着属于不同时代的各自精彩。

今年是愚园路建路一百年,那些曾经的风云人物和历史往事,虽已随着时代的脚步渐行渐远,但却终于,在愚园路的路史陈列馆里,得到了铭记和永生。

愚园路的得名来源于路的最东端,曾经名噪一时被外人称作富甲王侯的某富商于光绪十六年建造的私家花园愚斋,从寥寥的照片看,愚斋内假山亭阁,小桥流水,百花争艳,更有辜鸿铭先生的英文德文诗碑石刻,只是遗憾于几十年里的数度易主,愚斋目前已无据可查其确切方位,只知在愚园路最东段,常德路南京西路范围内,而辜鸿铭先生的碑刻也已不见踪影,实为憾事。

愚园路因而由此名演变而得。之后随着法国梧桐,西式洋房的不断出现,愚园路成了当时绅士洋行买办等名流汇聚之地。

时间追溯回1900年,时值风起云涌反对慈禧太后之时,7月26日,在愚园召开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国会命名的会议,这就是在中国近代史上短暂的中国国会。

中国国会的发起人唐才常,和谭嗣同并称为浏阳二杰,清末维新派领袖人物之一,在日本结识了流亡的康有为,唐才常1899年回国,之后与康有为梁启超密议欲用武力推翻慈禧政权,拥护光绪皇帝重新执政。他遍邀上海名流八十多人出席中国国会的第一次会议,与会者包括容闳,章太炎,严复,汪康年,期间,容闳被推举为会长,留英学者严复为副会长。之后,容闳起草了中国国会对外宣言,不认满洲政府有统清朝之权,欲在复起光绪皇帝。而章太炎在会议中因坚持对满洲人士不可同室议政而愤然易服剪辫,也因此,章太炎成了历史上剪辫易服第一人。

尽管唐才常创立的中国国会与通常意义上的国会差别巨大,但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之后,唐才常组织成立的自立军起义,这场介于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间的全国性起义,虽以失败告终,但却具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和作用,它使革命派得以醒悟也让改良派分流。

之后由柳亚子牵头,蔡元培,廖仲恺,鲁迅,曹聚仁,何香凝,李叔同等重要成员组成的资产阶级革命文学团体南社的多次会议,也在愚园召开。由此可见,愚园未能得以妥善保留实为憾事,那是一笔怎样的财富损失。

而在此事件里不得不提到的是由日本归国的保皇党重要人物之一,康有为。康有为在人生的最后六年,在愚园路购下十亩地皮大兴土木,建造了一座私家花园,取名游存庐,也就是后来众所周知的康公馆。公馆内,临街的二层楼被开成了天游学院,主建筑则为中西合璧二层小楼十间房,楼内客厅舞厅餐厅卧室一应俱全。另在庭院里建了一座古色古香外竹内木的竹园,这成了康有为经常聚集文人雅士,招待宴客之地。公馆内还挖有一小湖可以泛舟,上架两座木桥,而庭院内种有1200多株树木,包括从日本运至上海的400株樱花,从苏州买来的400株桃花,还有开绿花的梨树,紫藤和葡萄棚架立于湖边,并养有孔雀,猴子,麋鹿,而500尾大金鱼,则在水里自由游弋。

康有为晚年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待在游存庐内与海内外学者名士交往,画家徐悲鸿刘海粟是他的拜门弟子,书画大师吴昌硕以及曾居住于同条马路的教育家蔡元培均是游存庐的座上宾。而他对弟子梁启超格外关爱,曾先后在梁家急需用钱之时,慷慨资助5000银元,约合如今人民币三十多万给梁启超及家人。所以,之后二人因政见不合而分道扬镳,虽是情理之中但却也令人唏嘘。

然而,在康有为70岁的时候,也正值北伐军所向披靡之时,为避北伐军锋芒,康有为不得不决定带着全家离开上海前往青岛,按之后康同璧的日记:先君离沪时,亲检遗稿,巡视园中殆遍,曰:我与上海缘尽矣!其落寞惋惜之情,溢于言表,而就在康有为到达青岛不久,却突然辞世。他去世后,学院即刻关停,但游存庐还持续了三年左右的时间,直到1930年,家族继承人为偿还债务被迫将该产业出售给兴业银行,但兴业银行却用这十亩地,将原有的康公馆拆了个一干二净,随之建起20幢小楼,成了现今的愚园新村,又一个巨大的遗憾之作。

如今,虽然弄堂还在,但却早已人去楼不再。而人生几十年,无论曾经多么的叱诧风云,却终究在历史长河面前,成为永恒不变的沧海一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8)
评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亲爱的夏溪,好惊喜看到你,好久没见啊,有着小小的想念。:)
愚园路故事和历史太多,所以当时写的时候真是千头万绪,感觉越写越多,如果你能一起写,那就太好了!我们或许可以相互补充,把这条路的历史,故事和心情感悟尽可能多地呈现出来。
谢谢夏溪,感恩节快乐呀!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好久没见等等了,你发这文的时候我很久没进城,错过了。
等等妙笔生花,读着佳文感觉很亲切,很熟悉的马路。哪天来兴致了,也跟你一篇。
等等感恩节快乐!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太感谢啦,这就飞奔去看!看你的欢乐表情,我怎么已经开始有点忍不住笑了!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从一叔园子里赶过来为了告诉你一声,看到你家小美和一叔家机器人写的诗了。哈哈哈哈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同学,你的话让我突然想起我一位师姐的话,她说她现在每次回去,似乎成了一个过路的游客,不知道和你的忘却上海有否相似之处。其实,无论是忘却或是铭记,那些记忆就在心里,而忘却有时是为了更好的铭记,记住那些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看到你观摩看图说话的心路历程,真把我笑翻了!不带你这样的,我觉得你们几个可以开个相声馆,保证业绩可嘉,到时我天天坐第一排捧场。
看来我没理解歪,反正现在一看到巧立名目的巧取豪夺,打土豪分田地就气不打一处来,陈先生的帖子我只要看到总会跟读,他写的很多文章很不错。
如此看来,你当时已经走在愚园的旧址上了,你牛吧?!静安寺和愚园路基本可算作隔街相望,下次有机会你去走走啊,只是那里相比以前的安静,现在已经算有点嘈杂了,政府鼓励私家车的发展,造成了条条马路车满为患,但你只要走进弄堂,就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虽然岁月流转,但时空却在那一刻为你停滞。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欢迎二郎随时莅临考察,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这也是我在相遇的回评里写下的隐隐担忧,如何在保留和开发这对矛盾里取舍,想到几条永不通公交车的小马路,我想,这也是当时的决策者为了更好地保护和还原曾经的原貌所做的努力吧。
圣约翰的老人们相继离世,他们带走的,更多的是一个时代应有的精神,一种绝不是靠物质堆砌出来的人文精神,可随着他们的陆续离开,这些精神也就可能不复存在或者说,再也不容易回来了。
好吃惊现在还有打桩模子,这好像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富春小笼以前好像是个饭店还什么的,但样貌我记得。
先前忘了说,我下一篇是写到钱老的,当时想什么都挤在一篇里,第二篇就是我这篇里单列出去了。
非常感谢你的链接,我周末会认真看完,下一篇里可能会谈点感想什么的。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1bdf480101euol.html

有个画家老爷叔写过畅园后面的江苏路285弄,原先登在上海文学,都是有趣的邻里八卦,算是时代变迁的折射吧,你细细看或许能捡回些儿时记忆,虽然有些代沟。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再进来缲缲边,圣约翰这样的大牌,有历史底蕴国际知名度,别说楼盘争相用来抬身价,像后来建的医院也都换上圣约翰附院的牌子,历史一下多了一百多年。愚园路那一片,现在注入文化风情元素,光鲜时尚,画廊展厅高档咖啡馆,作为观光还不错,不过爷叔阿姨们还是喜欢帮衬像富春小笼那样的本帮店:)说到银行,西边那家也还在,员工换了一茬又一茬,门口的外汇打桩模子依然在岗,都有十廿年了,模子们与柜台关系好,敬业便民,周末休息。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看着几代人的变化,其实我心里有种“忘却上海 忘却上海”的念头,:(((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同学,我刚刚才看到了那篇劈腿文,但是在真照中很费了一番力气才找到了那双劈叉的腿,经过我一番分析为什么先是没有找到腿(按你的话说是假劈腿),是因为那双腿上穿了黑裤又虚化的很厉害,再说腿还特别绷得直,所以我看成是墙面的贴脚线了,看半天都是半截身子一双手臂,好在我还算聪明,找啊找到了一只虚化得像一只粽子的黑脚,这才延伸出来劈叉的腿。我这小眼神啊!哈哈~~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你的回答好,一下子让这个乞丐家后代翻身后不可一世的例子有了更加现实的意义。刚才看了陈和春先生的一篇文章,也说到民主党一众政客敛财的贪婪。
以后我要是去上海也要走一走愚园路,感受一下那里幽静的弄堂,再照一照那里的斜阳。我记得我去过静安寺,是不是已经到过愚园路?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土豆與一叔真是文學城里的一對活寶,太讓人歡樂了。加油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跑?跑哪儿去??这么多上海姐姐妹妹在帮衬你,你还想去看北平阿姨的假劈腿啊,:)))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你以为我真不懂啊?我帮侬讲,麻栗子毛栗子么讲清爽,去立壁角.
我再给你解释高级版本:一叔香勿寧(一叔很香艳勿接近否则不安宁),請你吃上海特產"毛栗子"(毛主席亲手种的栗子)再加"五香豆"(五里飘香的豆,不是屁味,把上海宁都镇住了)
上海宁大聚会,俺听不懂外语,跑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很惊喜看到你啊,是的,这次的确超认真,就想把这条路的故事尽量多地发现和还原,觉得很值得。
谢谢你的补充,这一段我之前不知道,你的阅读范围真广,赞一个!看到你写下的四明人创葺的愚园很好奇,不知和愚园路上的四明别墅有否关联,原来愚园里也养有观赏动物,这和康有为的游存庐又有相似之处,是否那个年代,那条路上的公馆都会有这样一个流行呢?很有趣的发现。
康有为抵达上海时,先租了房子安顿一家老小,然后再找建公馆的地址和地皮,如果是在他晚年的几年,更多的可能性应该是在愚园路的游存庐,而盛宣怀的房子也就在和愚园路很近的铜仁路上,所以很方便走动,谢谢你这些细节补充。
愚园路真是条非常奇特独特的马路,各界各路不同人士住在这里,为一个叫历史的长河,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和篇章,当越深入去了解,就越会爱这条马路。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西相遇' 的评论 : 好开心看到你相遇!真羡慕你徜徉在秋日的愚园路。那里除了建地铁二号线时轻微小改了一下,基本没怎么动,而近些年静安长宁两区的尽力维护还是很有成效,真希望类似的马路保留得越多越好。看到你说觉得可能有大资金入场,心情有点复杂,在如何保留的基础上进行开发这对矛盾里,其实最考验的当属执政者的眼光和智慧了吧。
我们真的有缘奥,从南京西路到愚园路再到虹桥一带令人流连忘返的古家具店,多少重合的足迹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笑死我了,一百年是挺长的,所以要维护好也真不易。那我就继续用那奇妙的能生出两朵喇叭花或者两朵狗尾巴花的笔来写出愚园路或惊险或离奇或温暖的故事们吧。
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个很真诚的推广者,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要不我再自封个“中美民间友好大使”吧,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呀!你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啊,但听你的描述,我怎么觉着乞丐家有种打土豪分田地的感觉?唉,我又发散性跳跃思考到现在民主党的那几个候选人,慷国家之慨,却罔顾国家长远的前途和命运,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为选民编织花里胡哨的蜘蛛网,来达到他们自己需要的目的,这哪还像原来的民主党应有的样子啊!额,我是不是说歪了?:)
那天走在曾经的康公馆遗址,阳光特别好,弄堂特别静,我浮想联翩,不断猜想着哪个方位会是他的庭院,哪里会是小河泛舟架两桥之地,而那个大花园会不会有点像莫奈的花园。小时候一直经过的地方,却原来隐藏着那么深远的往事。但多么遗憾,一个颇具历史价值的公馆,却完全没能保留下来。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对不起呀叶子同学,这篇文原先只想写一篇,写着写着发现一篇不够,接着觉得千头万绪,该以事件划分还是以时间还是以人物归类或是弄堂归类,反正至今也没想明白,就这么先写着吧,所以,特别希望可以有你们不断的补充和指正,我想这会是一段很有趣的探索旅程。
哈,对奥,给一叔栗子红烧肉吃。觉得对愚园路的保护的确不错,不然,年久失修而使那些历史淹没就太可惜了,想到平遥古城,据说维护经费比较少导致保护力度相对弱,我一位设计师朋友甚至用了风雨飘摇来形容,真希望这几年情况有好转。
我小学以后就只有一些周末和寒暑假在那里了,所以和市西中学无缘啊。市西中学门前茂密的梧桐太美了。叶子,我们和上海,一定会彼此不相忘。你每次回去都会去到愚园路,那么都在愚园路上不时走过的我们,会不会曾经擦肩而过而不知呢?!要知道,有缘的人总会相遇。:)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鹿葱,好特别的名字,喜欢。是啊,上海有许多很值得记录的往事和地方,真想在未来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走到所有有历史有故事的地方,一个一个地走下来再写出来,那就太美了。谢谢鹿葱来访留言,热烈握握爪!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我觉得土豆同学是个很贪玩的小宁,就想到处找乐子,就如他偏不给补充指正我的文,就想着哪里可以找点乐子贫一下:(。我已经让他写五万字或者五十万字的读后感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感谢城市历史学家二郎同学补充指正。我当时看到Raffles是圣约翰旧地这个说法很吃惊,因为在它附近有个楼盘也说是在圣约翰的原地上建起来的,因此取名就叫圣约翰名邸,所以我当时写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用了疑似来表达不确定,等下次有机会回去时继续考古。圣玛利女校应该就是市三女中的前身吧?!
是啊,圣约翰最最年轻的毕业生今年也应该90了,这样一批老人,历史的亲历者,越来越少,sigh!
你又给我们补充了现在愚园路的趋势,airbnb的确会是一个吸引人的选项,就如你说的,对历史有兴趣的一定会喜欢并且选择这里的民宿。现在上海的房价已经很高,觉得想要拿下那里一栋楼的代价绝对应该已经不单单是多少钱这一个问题了,可能单买部份房间还是可以有滴。
愚园路应该是老马路里保护得不错的,外观上变化也不大,许多弄堂都被标识曾经住过的人物和简单介绍,做得很细致,我记得最没有改变的就是在靠近四明别墅的那家银行,几乎没怎么变,关键是还是银行,未作他用,门前那条弯弯的S形路的样子,每每看到,都让我回到那童年时代的记忆。
谢谢你的推荐,下次一定去试试,:)我去过那里的玫瑰上海餐厅?大致名字,据说评价不错,但冰草沙拉很赞是我对那家餐厅的唯一印象。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土豆是一个上海懐寕!看把一叔这个北方佬给扁的,我觉得凭一叔那聪明的脑袋瓜肯定能听懂叶子的上海话,给土豆那么一翻译简直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土豆同学,你就贫吧,我知道禾苗同学始终是个好同学,我聪明吧?!
我早就有免疫力啦,因为这些年听过我朋友们太多类似的随口调侃玩笑话,不是针对愚园路,而是泛指包括上海的苏州的北京的都有,我全然不当真还跟着一起贫一起说笑,关键是他们没去过这些路或者不了解,所以看来我这么写下愚园路还是很有意义的,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愚园路和它的故事。
土豆同学,作为一名深谙历史的资深上海人,你怎么也不说点感想啦故事啦之类的给补充补充指正指正,罚你写五万字的读后感好不好啊?!:)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翩翩叶子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香勿寧,竟把愚园路說成"破街道",當心等等請你吃上海特產"毛栗子"再加"五香豆"。

估计一叔叔看不懂,我无偿翻译一下吧:一叔香勿寧,(意为:一叔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土包子,刘姥姥,等等),竟把愚园路說成"破街道",當心等等請你吃上海特產"毛栗子"再加"五香豆",(意为:你就等着等等(此等等为人名即博主)在你脑门上敲几下,敲法是:食指和中指并拢并稍稍弯曲,用第二段关节骨敲;另外五香豆还有不许放屁的意思)。

翻译完毕,不用谢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愚园路新里老洋房外墙粉刷过看起来都不错,不过里面几经易主早就人事已非,大多是使用权房,包括代管代租教产等五花八门,最近市府出台使用权房限购政策,那一带近名校名医院,老爷叔老阿姨手里有闲钱的都喜欢白相老洋房,有的是自住过瘾头,有的放租或做airbnb,不少国际友人也来捧场,群租的也有,岐山村钱老故居都不能幸免。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来福士那块以前是纺织工专,再以前是圣玛利女校,来福士有许多餐馆,那家誉八仙港式粤菜不错,其他的就要碰运气了,说到圣约翰,最晚的毕业生健在的都过九十了吧。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上海兜兜转转都有故事,好!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謝謝菲儿,幫忙搶沙發,今天有事,回家晚了。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香勿寧,竟把愚园路說成"破街道",當心等等請你吃上海特產"毛栗子"再加"五香豆"。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等等好,終於等来等等的大作,厲害,。你的文讓我對愚园路長知識了,更喜歡了。謝謝等等。

每年回上海,南京路,淮海路可以不去,但愚园路是一定要去的。我去先生的家愚園路靜安寺是必經之路。今年走在路上,我還在想,這里有等等小姑娘以前的足跡呢。等等,你不要是市西中學出來的。

我三月份回去,,愚園路雖然馬路不很寬,但也蛮安靜的,有些地段,特別是靠近靜安寺那邊馬路二邊都是鲜花,早春三月的上海看上去春意盎然。記得有一年,我們一家四口從我家出發到先生家,剛吃過又肚子餓了,就在靜安寺一家飯店里吃了東西。當時想對儿子們說,以前沒有你們這二個小句逗之前,你們爸爸妈媽在這里打江山出沒于此的。

唉,對上海真的有感情,我忘不了上海,上海已經忘了我們了。現在只好在等等的博客里忆上海了。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刚看了乞丐家后代翻身得解放的豪言壮语,又看到了你描写的“游存庐”文人雅集之所---康公馆。公馆内小湖可泛舟,架小桥,有400樱花,400桃花,还有绿花梨,有紫藤和葡萄架,养孔雀,猴子,麋鹿和500尾大金鱼。这民国年间一时乞丐一时康公馆的,落差有点大。但我自然是更喜欢你笔下的愚园路康公馆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写的有文化,一个破街道被你描述的妙笔生花,都想去看了。上海旅游局应该聘你做局长。
东西相遇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等等,带我们走进愚园路,想不到愚园路有这么多的故事。前几天经过那里,很多咖啡馆,象是有大资本,很有规模的开发,有点新天地的影子,只是集中在一条街上。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这篇让我想到盛佩玉回忆录里提到去邻居康有为家募捐,康颇为唠叨不少,可惜盛宣怀的孙女听不懂广东话。不知是不是康的这处住宅?
愚园路不算是小马路,名字来自愚园,光绪年间四明人创葺。我是按照手边的《上海掌故》,上海辞书出版社条目,供你参考。《光绪上海县续志》也有愚园路记载。约1920年被拆。原来愚园里有孔雀、猩猩等,蛮有意思。
我老师家原住在那里,老师的外公章宗祥买下的小洋楼给女儿的。愚园路是名人多。二年前我走一遍,它算是上海变化较小的马路。
等等你做了很多功课,真用功,继续。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你好快手啊菲,我还在改改改,好久不发文都感觉生疏了。好开心啊你也去了愚园路,真亲切!先替叶子同学谢谢菲,你的新头像好漂亮呀,喜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替叶子抢个沙发,愚园路我们这次也去了,等等写得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