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等等看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政治童话 8——圈子圈套(下)

(2018-10-29 13:21:26) 下一个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二天的生日会很成功,据说但凡当地的名流望族,因着爷爷的原因,全在那一晚齐聚Clarissa阿姨家牧场的大宴会厅里,那衣香鬓影,把我小美也暗暗吓了一跳,而俺娘也终于如愿以偿,得以和州长夫妇握了个手,就这,把俺娘激动得一晚上没能睡,恨不得把双手戴个特制的泡泡手套永远保留和州长大人的握手印记。我冷眼旁观,更为俺娘的势利嗤之以鼻。

直到第三天早上,俺娘才慢慢从兴奋里平静点下来,她一早带着我在牧场遛弯,一路哼着小调,心情很好。

我看着她那兴奋异常的脸,想到俺娘在宴会里逮到机会就向那些来宾宣扬倒川的歪理歪论,同时刷个存在感,心里就有点点难过,特别是她在那里和一个亚洲的什么政客说川普骂中国学生全是间谍更让我生气,就在这时,我突然灵光一闪,问道:“麻麻,我们几天不在家,会不会家里进贼?”

俺娘笑着说,“傻小美,我们这么高尚的区,那些黑鬼难民偷渡客不敢来的,放心吧!”我看眼她,她平时不是经常和别人说得很大爱吗?怎么私下里会那么形容那些人,但我这会儿不能被她带跑了,继续问道,“那麻麻,我是说万一有人来家里,把你那些漂亮的珠宝首饰全偷光了怎么办?”

俺娘一听立马眉头一蹙跳起来,“他们敢!不行,你提醒我了小美,现在还好没进难民,哎哟哟,幸好没让戏姐上,不然,一百万难民一进来,边境再一打开,特么的,不能想不敢想,这可不是珠宝首饰的问题了,那可能是连命都没了知道吗美,这命都没了,其他的还谈个屁啊,真的成了彻底的空谈社会主义!我这次回去就全面升级安保系统,那些个偷渡客难民只要抓到就必须立刻遣返,绝不能让那些烂货毁了我的家园,哪不能去来我们这,你看隔壁加拿大的袜子总理不是热烈欢迎吗,他们应该绕个道去他们那里才对!”

烂货?我震惊地看着俺娘,她上周末不是还在网上的博客里为了人家非法移民的称谓应该是无证移民,还有个人评论说了一句非法移民全是偷渡客和人家吵了一下午吗?说人家智商不达标,说人家冷血动物心里肠子里戴着块石头戴着个铁啥的,怎么这会儿她捍卫的他们就一下子全成了烂货!

看着俺娘的表情,我忍不住继续道,“麻麻,前几天好像你们公司开除了个偷东西的对吗?”

“不是偷东西,他偷偷把我们公司申请的专利技术偷去了印度,还好被及时发现,接着还要被起诉呢,小美啊,你看看,现在外面各色人等都有,所以绝对不能轻信任何人懂吗?我们CEO好像要用实际行动暗示,从此以后,不再招一个印度人进来!你看看,一两个吃里扒外的算是把印度人害惨了!”

“啊?那麻麻,我可算是给你找到发财成名的机会了!”我马上停住脚步看着她说:“你应该马上告你们的CEO,那叫啥来着,就是连衣服都不穿的那种裸裸赤的种族歧视啊,准赢不算,我保证你还能名利双收,说不定不但未来可以替代你们的CEO,而且还能彻底一夜成名,到时候可能就是州长握了你的手三年不洗的节奏了呀!”

“你在说什么啊小美?”俺娘明显开始跟不上我美小美的节奏了。

“你想啊麻麻,现在流行fake news,只有fake news才是正道王道,也只有fake news才是唯一有资格理直气壮横着走的,虽然是在野党,但人家掌控着几乎所有的媒体啊,所以他们想说啥想要啥就马上能变戏法出来有啥,所以,只有fake news 才是这个国家现在的主旋律,而且你也看到,没证据怕个啥,你只要随便带想的然后大胆说出来,再在镜头前伤心沉重泣不成声那么一下,不用任何证据,也不用记得任何细节,管它有没有,就能把任何人,特别是功成名就还想更上一层楼的的男人们,在需要打击的范围圈内精准地让他败个声明狼藉一辈子玩完,这个精准度,可以按照客户方不同需求,从公司到地区到国家直到横行全世界,而且麻麻,你不是最会用女性优势吗?假如你真有fake正义感为少数族裔发声,你还是女的,这我保证不是fake的,而且还因为你的fake觉悟,你哪里还需要那傻里叭唧的warren伎俩,更不用遗憾自己没有那1/1024的印第安人血统,就能一炮而红,然后开始从政直到把那切裸机白痴女议员给选下去,看她那装腔作势说话的样子就恶心到吐!你就这么横空出世势不可挡。可比蠢warren那卧薪尝胆卧底做印第安人强太多了,麻麻,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趁着现在fake news横行霸道做网红,你赶紧捡个漏!”

“你打住小美,这什么种族歧视,这已经是我听到的第二起印度人偷技术的事情了,照这么个偷法,是个人谁还敢随随便便轻易去聘印度人啊?人的本能,大自然所有动物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哪有被偷了一次又一次还欢天喜地继续毫不设防的,更何况他偷的还是国家级机密,就如同人家来我家偷东西,偷完一次又一次,我还不赶紧升级安保系统还任敞着门由他们来偷第三次第四次?虽然这会打击一大片,现在中国人在高科技领域也是几个偷技术的老鼠屎,未来肯定会让我们国人受牵连,这些只会贪小便宜从不考虑整个族裔名誉的鼠辈,可恶之至!”

“那些人真害人!“我为俺娘没听出我这么精彩的讽刺演讲有点点失落。

“没错小美,你啊也别不爱听,我知道你现在到了青春期,就爱和我犟头倔脑,但麻麻是过来人,告诉你是为了让你以后少走弯路,你是聪明狗狗,我们有句经典人话叫忠言逆耳,所以好听话要听,不顺耳的话呢,有时也要听懂不懂?”

“嗯,我知道的麻麻!”这时,我犹豫了一下,脑袋里有两个声音正打得不可开交,说还是不说,说还是不说,但最后我还是决定继续我设好的这个话题,于是我谦虚滴说道,“好话坏话只要实事求是我都听。”

俺娘对这个谦虚的答案觉得很满意,摸摸我的头,“我就知道我家美不但最美,还最聪明!”

我顿了顿,又犹豫了一下,决定大着胆子继续说:“所以啊麻麻,你最恨的总统现在顶住各方所有不可想象的压力和陷害,坚决不开国门就是救了我们大家,全美国人民的性命对不对啊?你自己说的,命都没了,其他的还说个屁啊,这群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总统救了他们的命他们还造反示威打砸抢满嘴下流话,整一白眼狼啊!而把自己国家安保升级颁发新条令法规其实做得也没错是不是啊?”

麻麻愣了一下,猛地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我,我也望着她,半晌,我有点败下阵来,心虚地转头看向牧场,麦道正在不远处吃草,就在这时,只听见麻麻的声音咆哮而来:“小美,你是狗不是人,人界的事挨不上你来指手画脚,况且,他说我们中国学生全是间谍。”

“麻麻,你前些天自己都看到连CNN都在辟谣说some of,根本不是almost all,而且也没说是不是中国学生,甚至这句话说没说过都不确定,没看到metoo被滥用到什么程度了,但凡是个有点名气的女的不应景和传媒说一下自己被metoo过,都会觉得自己是东施再世或者卡西莫多,不管是不是真的东施还是卡西莫多,都必须说一下自己被各种metoo才能证明自己是个有魅力的女人,这就是间谍版的metoo,反正现在他们只要有需要,就随便找个为在野党不惜牺牲名誉的抹布无名英雄,或者虚拟的据说人士或者匿名人出来,然后媒体配合就能搞大,而这次连CNN都看不下去了不是吗?”我有点害怕地看着麻麻,颤颤巍巍地一口气说完,她那眼冒森林大火的样子会不会立刻马上就把我红烧清蒸吃了啊?如果是,那我能不能算共和党的英雄美狗烈士呢?会不会被一代代的人们传颂怀念下去呢?毕竟,有我这么爱憎分明高智商的美女狗狗,因为正义而被残酷的人类消灭了,那绝对就是前无古狗后无来狗完全必须够资格应该载入史册的美狗啊!

我正胡思乱想着,但觉麻麻手指狠狠地一点我的脑袋,害得我一个趔趄差点失去重心摔倒:“媚!你这破狗,长本事了啊,还想法子来圈套我,今晚上,你,臭美,住牛舍,不许进屋!”说完,转身便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扬长而去。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心里突然有点难过。

夕阳静静地洒在牧场上,安详而宁静的美丽黄昏,但我却看到了悲伤,我低下头,慢慢趴到地上,把头搁在交叉的前爪上,迷茫,我不知道麻麻怎么越来越不可理喻。

“怎么了May?”麦道缓缓踱到我跟前。落日的余晖把它全身照得通红,连眼睛都变成了闪亮亮的红色。

“麻麻让我今天不许进屋只能睡你们那。”我有气无力地答道。

“你得罪她了?”

“我就和她说了几句心里话,然后她就骂我圈套她。我从来没在房子外面睡过觉,Andy也不在,我想回家。”说到这,我有点委屈得想哭。

“May,知道人界有句话叫忠言逆耳吗?”麦道走到我旁边也趴了下来,夕阳西下的最后几分钟,天边已是一片通红,要不是被麻麻罚睡外面,这样的美景必定是我小美最享受的一刻。

“麻麻刚刚和我说了,但转头我忠言逆耳了她就骂我。”

“May,你知道人界还有一句话叫千错万错,马屁不错吗?”

“不知道,我没研究过屁的问题。”我瘪起了嘴,眼泪在眼眶里转。

“May啊,有时候尽管人说忠言逆耳,但真正能接受这种方式的人不多,所以,你有时候如果想不昧著良心说话,那就以沉默表示反抗。”

“但明明是麻麻错了,她用两个标准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我指出她的问题她就罚我,不是一次两次了!她还在宴会里对着各种人献媚,我晚上说她不是所有人你都能交得着朋友的,如果人家痛恨三观不整三观不正的人,而你万一偏偏就是个三观尽毁的,成朋友?白日做梦啊,谁会看得上!然后麻麻一个耳刮子就过来了,还好我闪得快,保住了我的漂亮。”这时,我想到了被麻麻剥夺的晚饭,零食,遛弯,责骂,感委屈。

“最近选出来的新总统,我听政客们夏天来牧场聚会,好像有一群政客圈里的人在不断反他,其实你不知道吧?这群政客比我们复杂太多了,但他们里的一群有一个唯一一致的目标,那就是为了各取所需自己的终极目标而不惜毁坏这个国家的未来和人民的安危。”

“这么严重吗?麦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点鬼伎俩都看不出来,我还能是麦道吗?”麦道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那爷爷也是那个圈子里的吗?”我突然有点莫名的担心,爷爷看着很好的一个人啊,难道我小美看走眼了吗?

“爷爷不属于他们那个圈子,他是另一个圈子的,保守派。”麦道说道。

“那就好,”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我就觉得,爷爷不是虚伪之人,反而是我那麻麻,倒是很虚伪。”

过了会儿,就听麦道说道:“May,正好和你道个别,我明天要去邻州参加斗牛比赛了。”

“啊?那怎么办?”

“就这么办,我们的使命。放心吧,May,这个世界,适者生存,不用担心,别忘了,这里一万四千头牛我都管得好好的,这斗牛,简直就是小case。”

“但我还是挺担心的麦道。”

“May,你看现在的总统,就是适者生存强者胜的最好明证,所以不用担心我。”

“我懂,我知道他打败了无数个圈子里的职业对手,以政治菜鸟入主白宫,然后却被更多的圈子里的人排斥算计陷害。”

“所以May,我特别欣赏你这点,你比你麻麻聪明,更难得的是你正直还勇敢,也不怕被你麻麻一再责骂都坚持做自己。”

“我不要看黑白颠倒。”

夕阳把一大一小的身影,轮廓在这个夏末的黄昏里,我突然觉得莫名的安心,也突然不害怕睡在屋外了。

“小美,这样,晚上去奶牛房,那里条件比我们这要更好一些。我让Angel陪你,给你找块最里面的地方,比较暖和,这里晚上已经很冷了。”

“你和Angel姐姐是不是很好?”

“是。”

“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成一家子呢?”

麦道明显没有料到这个问题,半晌才说:“小丫头别乱说话!”

我没接麦道的话,自顾自地说道:“我也喜欢她,而且Angel姐姐漂亮,也真正的善心,美极了。”

“好了,我得去看一下牛们,该归栏了。”麦道边说边直起了身子,然后慢悠悠地迎着最后一抹夕阳,向着远处的牛群走去。

“你在这儿哪也别去,我这就让Angel来找你。”麦道的背影,衬在碧绿的草地和巍峨群山间,而关照我美小美的话,随着微风轻拂飘到耳里,真美!但我突然想起什么,一骨碌起来,冲向麦道。

“麦道,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天亮就动身。”

“你真的不会有事对吧?”我担心地看着麦道。

“放心吧,我在那里呆几天就回来。”

“我和Angel姐姐等你回来。”

“放心吧May,我肯定凯旋而归!我是最厉害的战士!”

望着麦道越走越远,小美心里突然有点伤感,这次的出行,带来许多以前从未有过的不一样感受,集体,适者生存,辽阔的牧场,有爱的动物们,就连二哈在小美眼里都变得特别可爱。

不一会儿,Angel就来了,她眨着大眼睛说,“May,走吧,你肯定会喜欢我给你找的卧室的,而且,你还能看到最最美丽广阔明亮的星空。”

“啊?是吗?”听了Angel的话,我突然由无比沮丧变成了有点点欢呼雀跃。
而俺娘果真就再也没露过脸,最后是Eugene和我一起吃了晚饭。

晚上,睡在Angel旁边,深蓝色的天幕那么低,离我们这么近,而繁星们或眨着眼睛,或瞪着眼睛看着我,我数着星星,和 Angel聊着天,和她聊牧场,聊麦道,渐渐地,星星和蟋蟀的多重奏伴着我入眠,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晚,天当被地当床,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而深蓝色夜幕下的一颗颗繁星和月亮姐姐,看着我入睡。

一大清早,我还在做美梦呢,却被Angel起身的声音搞醒,我睁着朦胧的眼睛悄悄问她,“怎么这么早!”

Angel低声回道,“麦道快要出发了,我去送送他!”

“我也去!”我一骨碌起身,抖抖身上的长毛,正准备蹑手蹑脚和Angel一起出发,但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我马上顺势又倒回自己的窝里。

“怎么了May?”

“我突然头晕,去不了,你快去吧,和麦道说,我们等他凯旋而归!”

”你没事吧?”Angel有点着急地又折了回来。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和麦道话别吧,我一会儿就好。”我皱着眉头,朝她挥挥小爪子,让她赶紧去和麦道道别。

“好吧,我送完麦道马上回来看你。”Angel边说边急急地向门口走去。

瞧瞧,我小美是谁啊?我美小美是聪明绝顶的共和党狗狗,电灯泡的事情,我美小美是绝不会干的,尽管我也是那么想去和麦道道别一下。

随后的几天,Angel一直有点心不在焉,我知道,她惦记着麦道,而我美小美和俺娘的斗智斗勇,只要俺娘继续不分是非颠倒黑白,至少我小美和她是没完的。

在我们回家前的一天傍晚,我正在牧场里和Eugene一起玩,突然,远远似乎看到麦道的影子,我赶紧问Eugene,“那是麦道吗?”Eugene眯缝着眼,看了会儿,高兴地说,“真的是麦道,赶紧去和他拥抱一下。”

我跟在开始奔跑的Eugene后面,朝着麦道一路狂奔。

此刻的麦道,正从他的专用豪车里出来,从硝烟弥漫的战场,笃悠悠地回到牧场,虽然戴着墨镜,但见牧场蓝天白云,天高云阔,远处的群山,巍峨起伏,山顶那点点的白雪,隐约可见,如此壮丽山河,麦道不由得神清气爽,转头之间,却见靓丽的Angel正满眼微笑慢慢向他走来,此刻,有微风,有草香,有爱人,有世界,阳光正盛,岁月静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foxsmart' 的评论 : 真不好意思回复晚了,这些天一忙没上来。小美同学啊,她现在会和我耍大牌谈条件了,她说要休假,不同意就给我发帽子,虐待童工外加欺负那么可爱的部份人类的朋友,所以,为娘我只得答应她的要求,让她在牧场休假呢!看来好像你觉得我的书店文不及童话啊,不带你这么打击我的自信心的,哈哈!
问好狐狸,节日快乐啊!
redfoxsmart 回复 悄悄话 好久不来,过来看看你们母女俩,小美呢?是不是该上童话续集了,每次想到小美带来的故事就想乐,还是快上童话吧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亲爱的叶子阿姨,谢谢你夸奖我,俺娘总是想出很多歪理昏招教育我,可只要我一回击,她就马上不乐意不断想出妖蛾子来整我,好像只有她欺负我才是天经地义的,而我不能还手,一还手就没好果子吃,还好有亲爱的叶子阿姨和其他各位支持我的叔叔阿姨们,美小美在此鞠躬致谢你们的鼓励和支持,才让我有了走在追求真理道路上的勇气(此处坏坏地偷偷笑一下)。用我那长长的人工风扇牌长睫毛和大眼睛给美美的叶子阿姨抛媚眼!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等等,把政論與童話合為一體而讓人讀得津津有味,真有你的,太有才,怪不得大家都這麼真心稱讚你。你家小美腦子煞清,還好不像她那假惺惺的,做作的麻麻,太喜歡小美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谢谢麦道,你满意我就放心了,我们当时说到这话题,我也答应,那就必须言出必行做到的呀,更何况这也是一次很好的练手,你说得对,这只是短暂的中场休息,我在想或许可以把花旗牧场作为童话的常驻地之一,甚至把大家都知道的右们放入故事里,把我们右一贯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幽默来个全方位展示,我已经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给搞得情不自禁笑了!千万别客气,一叔,你,其他所有的右右们的努力大家都知道,我能力有限,一忙一偷懒还不勤快,也不如你们几位那么通晓专业,所以就写写童话让大家快乐一下。还有一周时间中选,我们共同为再现美国辉煌和保护我们和平的生活环境尽我们一份绵薄之力。握爪!
madox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本疯牛非常开心,非常感谢。像我这样的懒牛,始终不肯(敢)自己开博,自己搭台唱戏的,靠你和一叔等有毅力,耐心和恒心的正常人写博,才有我的发言平台!

我之前不过一句戏言,想不到麦道真的出现了,形象比本疯牛光辉百倍,还有这么好的故事和结尾 - 不,上面的也不是结尾,只是下一次战斗前短暂的宁静 - 老疯牛真是喜出望外 :)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额,一叔,那以后要不就叫我动物庄园庄主好吧?好歹听着感觉很牛的样子。笑死我了,你别谦虚了,尽管这两篇绕了点,但这对你来说实在太小菜一碟。
谢谢一叔鼓励,你段位高,吸粉众多,我这段位还需要大大滴修炼啊!我就把童话继续到底吧,让美小美继续犀利下去,让美小美麻麻继续自以为是愚蠢下去,让她俩斗智斗勇斗个天昏地暗斗个白天不懂夜的黑吧,哈哈!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你这里是动物园吗?关系好复杂,脑子慢分不清啊。有人有狗还有牛,还有牛飞机,狗还说人话,还有心理活动。。。
不过你真有写童话的才能,写下去你会有很多男粉丝追捧你,幸福感会爆棚。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没错二郎,国与国之间也是现实得很,虽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是被很多现实实践过的真理,但是连表面文章都是为了各自心里的利益而做,真的失望。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啊,不容易对吧?!我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也突然和你有很相似的感受,原来我连这种生僻字都在潜意识里呆着,一到关键时刻就出来。
我很好奇你说的那位左博主,美国左里的确有些人就是嘴上一套,甜言蜜语大爱无疆,真要实际行动,立马换副完全不一样的面具,还自以为天衣无缝,却浑然不知在不知不觉间早已没了馅儿在裸奔了。帐篷城就是典型的一例,自抽得那个欢啊,真是笑死人!为你狠狠鼓掌点赞!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yyycat' 的评论 : 猫咪阿姨,谢谢你夸我,你说俺娘是不是特虚伪特假特装?而且智商不行啊,连我都能明白的,她就是不能明白,也可能是故意装糊涂,我要去查查她是不是拿了民主党的钱让她整天对着我胡说八道的,还好有你们在给我加油,给我鼓励,不然,我觉得我早就被俺娘气死了。隔空抱抱猫咪阿姨,我喜欢你家的漂亮猫咪。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国与国之间更现实得紧,安倍太君这回享受上宾待遇,荤素甜品十几道,最后满载而归,官家喉舌还喊话要共存共荣,线上线下看惯了横店抗日神剧的观众真的跟不上了,再对照前些天肥仔国务卿上京,据说连饭都没管:)冷暖自知啊。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也是难为你了,连"归栏"这么生僻的字眼都写得出来,笑:-D。继续点赞小美的三观正。
别说帐篷城了,就是老人公寓,左左也是反对的啊,说是三天两头的救护车扰民,当然纠结的重点是房价要跌。我曾经在一个自称自豪左的博主那里指出这种表里不一,她是去抗议帐篷城的,我问她假如帐篷城建在别处你是不是继续示大爱且心安理得呢?结果她整篇文章都删除干净。
luckyyycat 回复 悄悄话

“连狗都懂的道理,…… ”

哈哈,不懂的可以原谅,别有用心的人就是邪恶了。 顺便夸夸小美,太可爱了!加油等等MM,写得太好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foxsmart' 的评论 : 谢谢你啊,童话是我所有文字里最能让自己高兴的一种方式,有你们的鼓励,我一定会把童话系列继续写下去,只是我有时一忙就会在这方面懈怠,最近就是,要不是惦记着当时自己说的这个月写完而不想食言,可能会到下个月了。
原以为卡法官事件后他们在中期选举前就会消停了,结果真没想到,上周末一看,原来短短时间内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真的是毫无底线,三观直接埋到十八层地狱去了。
我会让小美同学加油!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你蓝天姐,好久不见了呀!圈子圈套是一本小说的名字给我的灵感,有形的圈子,无形的圈套,我们只能祈祷好人有好报,好人能平安,而平安在在这个毫无底线的现状下,在我心里占的份量绝对更重!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谢谢你麦道,说出了我因为篇幅而删去的重要一段,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这个社会,本来在丛林法则的同时,也应该也必须扶弱,但是,民主党生生就把许多原本美好的意愿和行动变成了他们操纵民众操纵选票的一种手段,而这些手段又生生毁了这些原本良好的本意,比如metoo,比如福利,比如无底线引进难民和非法入境者,还有太多,将这个国家搞得乌烟瘴气,但我还是愿意和你一样相信,邪不压正。花旗牧场和美国,一定会恢复她们原有的荣光!
你的花旗牧场太美了,让我都不舍得结束小美的度假了,非常感谢!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sserbyY'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来访留言!哎呀,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呀,谢谢你的鼓励,那我就继续我的童话政论之旅啊!热烈握握爪!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握爪二郎同学,你说得太对了,我觉得美国的民主党其实早就和欧洲民主党的党性完全不一样了,人德国上至政府下至民众,当初多么真诚热切地欢迎难民们的到来,各种实际行动让我印象深刻,再反观美国的民主党拥趸们,就你说的,一建帐篷城,还只是听到风声呢,就马上哭爹喊娘义愤填膺奔走呼号坚决抵制,他们随时挂嘴边拿出来用的大爱无疆圣母心去哪了?装什么蒜!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斯曼姐说得好精辟,可是啊,偏偏就是有人不明白!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谢谢你给我的挑战奥,当然,为了绕回我当时在评论里写的那几行字,绕得小美同学去了牧场度假,不过能绕到Angel这位善心美女,(听听这名字多天使),怎么滴也值了。希望这份作业你读了高兴!
redfoxsmart 回复 悄悄话 前面犀利后面有爱,结尾短短几笔,但暖人心,动物间的爱被你写得貌似不经意但生动。等等,把这童话系列坚持写下去,这是你的独有品牌。猪党最近闹剧不断,你可以让小美继续狠狠批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这寓言写得太妙了,这么多的圈子,那些个套子还真是那么回事,还真是难办,让老天爷保佑好人平安吧。
madox 回复 悄悄话 本疯牛再谢博主的文笔,构思和为麦道设计的美好结尾!

本疯牛还觉得和麦道有一点心灵感应,想代麦道说几句:

麦道相信也身体力行适者生存,强者胜;同时,麦道也深切感到社会公义和照顾弱势的重要。只是这些年有些人以后者为名满足私利,损害公义,这才是我们我生存的花旗牧场现在最大的问题。麦道也深信这些问题一定会被正常的人,牛和狗一起克服,花旗牧场一定会恢复它两个半世纪以来的荣光!
PasserbyY 回复 悄悄话 这水平真是专业写书的。看过美妙的童话,读过犀利的政论,但这样游刃有余将两者糅合一起绝对少见。 欣赏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社会很现实,凡事同自己没关联,谁都会隔空唱高调扮耶稣,可真涉及到切身利益就不同了,譬如SF市建帐篷城,譬如San Jose建教师公寓,即刻就翻毛腔了,而且理由还冠冕堂皇理直气壮。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连狗都懂的道理,……
madox 回复 悄悄话 本疯牛怀着羡(ji)慕(du)的目光,代这位疯牛梦中都想成为的麦道诚挚感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