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韵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个人资料
思韵如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感恩节的短信,让我泪奔

(2019-11-30 10:11:20) 下一个

美式感恩节带给我的最直接优惠就是市场休假。这两天我只需处理加国股债,轻松多了。黑五,我照例按点奔去妈妈的公寓,陪她午餐。这是爸爸离世后我们建立的"新秩序"之一。我的办公楼就在附近,这得天独厚的恩赐,让我能够珍惜每一天的"在一起"。

今天妈妈眼圈有点红。她让我先看她的微信。是爸爸的老同学黄伯伯,午夜发来的短信:

" 思韵侄女:你好!
令尊,我的好友洛玗兄,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 我经常想起他,不胜怀念。
多年前,老同学高龙生兄(注: 这位高伯伯已经旅居美国),用email给我发来一篇发表在《华夏文摘》上的文章,是你写的,讲述令尊和你奶奶的故事,给我较深印象(你爸真是个大孝子)。当时,我把这篇文章储存了。近日,每当我想起洛玗兄时,很想再看看文章,但找不到了。 五、六年前,我丢失了一个硬盘,想来文章就在其上,甚感可惜。
刚才,我突然想到:在微信中给你发个信息,请你方便时,把文章再次发给我。用微信,或用email,都可以。 我的电子邮箱是:
xxxxx.xxx@qq.com
思韵,令堂(嫂夫人)近况好吗?情绪稳定吗?身心都健康安祥吗?仍然住在多伦多公寓?还是和你们姐妹中的哪一位同住?

思韵,不知你能否看到我这封信?如能看到,请代向嫂夫人问好! 我很希望嫂夫人能经常看看“5402群”的信息(包括见闻、数学游戏等等),如有兴趣也请发发信息到群里(参与有关聊天),这也可以散散心。对我们来说,见到嫂夫人的信息,也将如同见到洛玗兄一样。

祝愿嫂夫人、两位侄女和家人,安康幸福!"

我泪如泉涌,抽泣不已。妈妈在一旁陪我一起哭。两个半月了,我们都在努力地重新建立新的routine,总以为习惯了,就平静了。我们以为我们做的很好,谁知我们只是被催眠的火山,岩浆的奔腾被强行压制; 我们不过是被搁置的干柴,经不得点点星火。

父亲离世带来的悲伤如此强烈,以至我都没有勇气告知朋友。直到与父亲一直保持微信联系的黄伯伯发来问候:

"洛玗兄:你好!
离上次通信已经一个多月了,一切都好吧?甚念。
郭庆勲同学发微信给我,说好久未见你上群,并询问吾兄近况。
祝兄伉俪愉快安康!  多多保重。"

我知道我欠世界一个答案,于是打起精神,边哭边回复,用的是爸爸妈妈的联合微信号:

"黄伯伯,您好!我是思韵,洛玗的大女儿。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告诉您,我们挚爱的父亲,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已经于9月14日的傍晚,在亲人的陪伴下,歇了地上的劳苦,安详离世。妹妹同我商量,是否起草一个简单的讣告,发在父亲的北大同学群里。我说不必了。北大给父亲心灵留下过伤痛。父亲生前常常感慨,人生知己,三五而已。黄伯伯是清高的父亲心中不多的同学挚友,我们方如实相告。人生实乃苦短,所欣慰的是,父亲的最后十八年,生活得舒心欢畅,他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追忆,足以照亮我们,继续前面的道路。让我作为晚辈,祝黄伯伯全家安康!"

第二天,爸爸的北大同学群铺天盖地的悼词唁电---黄伯伯还是通告了同学。忠厚稳健的他,在传送我的原文时,隐去了我文中任性的那句话:"北大给父亲心灵留下过伤痛"。我明白我是又犯了唯我独尊的毛病,个人主义太强烈了。Ego,ego,是我终其一生的纠缠,我还在努力地要挣脱它。连我家大宝都说:“外公走了,妈妈怪罪全世界...”

我深深感动地读着每一个父辈长者发自肺腑的哀悼。一位宓性阿姨贴出爸爸年轻的照片,是我没有见过的。伯伯们都追忆爸爸当年校园里的"英姿飒爽",和各自走向社会后与爸爸的机遇往来。我代表妈妈回复了他们: "向叔伯阿姨长辈们垂首致谢,并且作为晚辈,遥祝大家健康长寿。曾经记得许多叔伯造访过我家陋居,人生的所有相遇都是缘分...“

老人家们看到我回复,特别高兴,他们管我叫大侄女,都说好亲切,当年见过的小女孩,今天已经成家立业在异国他乡。

两天后同学群里依然有思念不断涌现。黄伯伯的夫人还发话,说黄伯伯天天流泪,念叨。我真怕老人家情绪激动,于是没再回复。

没想到感恩节又收到黄伯伯来信,他未曾忘却,我无限感恩: 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再次流泪回复:

"黄伯伯,这两天美国在庆祝感恩节。您的来信让我热泪盈眶。我感恩上帝虽然带走了我的父亲,但又给了我这么重情的黄伯伯,让我感受到等同父辈的关切和温暖。我写过不止一篇关于父亲的文章。这个周末我会选出来,发给黄伯伯。"

黄伯伯答:
"思韵:看到来信,很高兴,很欣慰。仿佛见到洛玗兄似的,不禁老泪纵横。
怀念文章,越多越好,我想看看。但,不急。待方便时再慢慢发来。"

我又回复:

“黃伯伯,昨天发了两篇给您。前一篇写了爸爸做为儿子对母亲的付出,后一篇则描绘了他作为父亲和祖父对儿孙们的慈爱。感谢黄伯伯的记念,让我借着重读旧文再次回顾了过去的温馨时光。和黄伯伯通信交往,我仿佛感到父亲依然留在我们身边,甚为宽慰。

谢谢黄伯伯的关心,妈妈非常感动。她目前周内依然一个人住在公寓,我每天午间会去探望,共进午餐。我的办公楼离她住所很近。周五下班后我去接她,带她回我的家中共度周末。周一我们再一同坐车来到市内,我上班,妈妈回公寓。市中心生活丰富方便,妈妈舍不得放弃,她也想坚持半独立,以延缓衰老。北大同学群我们也舍不得退出,所有关于爸爸的生命痕迹,对我们都是如此宝贵。妈妈让我转达对黄伯伯的问候,恭祝全家安康!附一张妈妈近照,又到了岁末张灯结彩的时候了,每逢佳节倍思故人...”

今早,收到老人回函:

“思韵:发到邮箱的文章收到,读了。 谢谢!
出色的奶奶,孝顺的父亲,还有贤惠的妈妈和奋斗向上(同样孝顺的)姐妹俩。 你们一家是幸福的一家。 文章情真辞雅,把整个家庭成员之间的温馨之情,充分表达出来了。很感人。
再次谢谢!”

我多么感激博客,感激一路鼓励我写作的朋友门。我从来都不喜欢矫情,虚张,无病呻吟的文人,不愿向他们靠近。可是我对写作却有着莫名其妙的,异乎寻常的激情。今天,我有了答案。如果我的文字能够给一个真实的人带来丝丝的安慰,我的时间就没有虚度。

中国科学院武汉物理研究所的黄信榆伯伯,晚辈思韵祝您幸福安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姐,你这"值了"两个字带给我大大的安慰。我最近平静下来回顾爸爸的一生,也是得出同样的这两个字。人,终究都要走的,但是来世界一遭,体面,尊严都守住了,就当是不错的旅程了。我越来越看开了。

谢谢七月姐,见到你总是亲切。冬至快到了,姐姐姐夫多保重!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思韵亲爱的,读了这篇,对你父亲有更多了解和敬佩,也理解了为何你的才气和人品如此出类拔萃。你爸爸到这个世界来走一遭,值了!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姐好! 你什么时候来都不晚。我现在写博越来越走写实路线了,所以我也特别喜欢你写的家庭篇,母女篇。我读父亲留下的文笔,宝贝得不得了,这是我最可信任的历史。我也想同样传承下去,以后孩子们大了,突然想了解自己的源头祖根了,不管中文多差,至少也有踪迹可追寻。我老了以后,中青年时期的足迹,也不至于全然忘却。暖冬姐,我们继续写生活吧,这是最充实,最宏大的主题。抱抱你!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来晚了,思韵妹妹,文章题目前两天就看到了,读了个开头没有读完。昨晚才从女儿处回到家中,读你的文章,我的眼眶也湿了。思韵妹妹是因为至爱父亲才至痛,才会怪全世界的。人生知己,三五个足矣,人到老了,更是朋友少了些,但是有像黄伯伯的知己惦记你们,人间真情可贵。A big hug to you! 保重!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抱抱亲爱的边边,我都懂,都懂。边你放心,我和妹妹都在认真尽母职,因为父亲非常看重他的孙辈; 尽女职,因为爸爸是那么依恋妈妈; 也尽己职,这是我们自爸爸离去后新添加的,因为我们是爸爸的血脉,爱自己,就是爱他。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叶儿青青' 的评论 : 叶儿新朋友,你的留言让我特别开心。我自认是带着真挚的心境去写每一篇的,如果读者网友也是这样感受的,我真是太受鼓舞了。我们一定会套用最通俗的那句"化悲痛为力量"去过好当下和以后的每一天。谢谢叶儿,也祝你好!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是的,我们这代人,对历史的了解是断档的。从这方面来讲,我并不愿意与同龄人或更年轻者探讨历史,我也不从影视作品中去认识历史。只怕以后的剧作会更加邪乎了吧,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年轻的一代代人只会在是非混沌中找些猎奇了。

我也特别同意你,亲身经历苦难与读看,听说的苦难,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相信如果生活给过你机会,你绝对不会比这里的任何精英差。想到个人被时代裹卷抛挟,我的心常常是痛的。

令堂大人有福,寿终正寝,堪称美满。我也理解你依然会难过。我奶奶99岁离去时,我们都流泪了很久。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思韵,,我想说你生活得幸福快乐才是你父亲最深刻的愿望,不要过于悲伤让他挂念,让他在那个世界过得安心自在是你对他最好的纪念。 希望你慢慢走出来,抱抱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的父亲像你父亲那样清高,那年他从菜场回到家,他说,人家都给卖肉的递烟,我怎么能为买点好肉,做那种事?他被打成右派,本来是为了把他制服,老老实实干活,可他不服,上告到省委,最后又加一级,变成极右分子,送教养农村,劳动教养。

可以想象,你的父母在那个年代,像他们那样的人,精神上的痛苦是无以言表的,像他们那样的人,得的病都不是器质上的病,我父亲是骨髓瘤。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到访。人生有些个真正的朋友,是值得欣慰的。看到你写夏圆,王妃写喜清静,我都会为她们开心。思念是一种能量,希望圆圆和清静能够感受到。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姐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了。我的祖辈和父辈都有才华,但是都走过了不容易的一生。不过纵观人间,我又觉得我家挺幸运的,因为我们彼此扶持相爱,好像汪洋中的一条船,虽经风雨也不沉没。希望的风帆始终不肯垂落,无论顺风还是逆风。闲暇之余,回顾过往,我们总是欣慰多过懊丧的。这就值得感恩了!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他说的很婉转了,只是听的人太邪恶
叶儿青青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博文,字字句句充满真情实感,感人至深,总能撞击人的心灵,引起共鸣!你至亲至爱的父亲离开了你们,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保重,快乐地生活,我想这也是你父亲所期望的。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谢谢留言,非常喜欢你的网名。刚刚读了你的感恩文。能够数算恩典的人生,都是美丽的人生。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亲爱的叶子,谢谢你一如既往的真情留言。我爸爸真的是保守做人的体面,直到生命终结。即使最后去就医,他都是那么彬彬有礼,与医生护士握手,言"幸会",道"感谢"。这样的人,怎不让人尊重。叶子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活着,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两个,虽然在很多问题上,观点相左,但是在人性的善恶上,总是相通的,我想,大概因为我们都出身于相似的家庭,不同之处是由于,我们的年代不同,社会在我们身上的影响不同。

我们的父辈都属于文学艺术类型的浪漫才子,在那个万恶的社会,知识分子受到不公正待遇,心里的苦,不是亲身经历,是体会不到的,多少右派平反以后,很快就得癌症,我身边就有好几个。

你真是幸运,你没有背过家庭出身不好的包袱,我的父亲当年,因为他,连累我,他深感内疚,我父亲只活了七十岁。我也非常理解你父亲在卸掉包袱以后,在生命的最后十六年,在加国的那种轻松快乐。

我母亲今年突然去世了,虽说百岁是喜寿,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几个月过去了,现在尽量不去想,让时间去冲淡哀思吧。

我也十分敬佩你的母亲,她能嫁给一个出身不好的人,也是一个有思想,有真性情的人,代我向她问好。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越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越是难以接受离别的痛苦。望节哀顺变。
为思韵父辈同学之间真诚纯洁的友谊点赞!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思韵的父亲在他人生最后的十八年里,和亲人在加拿大这片尊重人权,自由民主的土地上,有妻女孙辈的陪伴和照顾,生活得舒心欢畅,他的知交和朋友听到了,一定倍感欣慰。思韵父亲那一辈解放后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知识分子也是运动不少,人生道路也有崎岖艰辛啊。思韵的父亲在天堂得着永生的平安和喜乐。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arenkn' 的评论 : 谢谢Karen,祝感恩节快乐。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字字读过,感人至深!你的文字带有坚定深沉的力量,金属般的质感。遥慰失亲之痛!感谢分享。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感恩节快乐! 父辈们有过他们的苦闷与局限,也有过他们的执着与坚韧。我希望我们能走得更远,看得更广,才不愧对前辈。一代代,都不容易啊!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墨墨。高山流水,在哪个年代都是珍贵的。我相信,我们这辈子,也能用心寻到。友谊,是要去珍护的。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你对父母的一腔深情,也是感动文学城的。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是我该感谢你一路的支持鼓励。写博真的是有意义的,你的财富更是巨大。让我们携手写下去,记录生活,记录美好。我也和你一样,好期待宁宁的重新"博"发。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我最近看了杨澜采访王石的片段。当王石回答杨澜"如果能够向天借到五百年,你还想成就什么"的问题,他答说他不刻意延伸生命的长度,但是愿意去拓展生命的宽度。我听了,再想想爸爸的一生,觉得值了。当然,我依然在乎生命的长度,并且祝愿天下老人长寿。但是在亲人离去后,如果他的生命有足够的宽度,这,确实是个安慰。迪儿,找个时间咱们再做次深度交流吧!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親愛的思韻,真為你們一家人相親相愛而感到開心。思韻,你父親的一輩子過得讓人驕傲,讓人尊敬,人生一點也不留遺憾。

祝思韻媽媽及思韻家人好,開開心心,健健康康每一天!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一天的好心情' 的评论 : 新朋友,祝您感恩节快乐! 刚刚读了你于去年感恩节写就的文章,被深深打动。我一直相信: 知恩图报的人,是得祝福的。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亲爱的冬日,感恩节全家快乐! 大宝,小宝回到身边,冬日母爱爆棚了吧? 好好享受美好时光啊!
这位科学家黄伯伯在古诗词方面很有造诣,可惜我没有冬日的文采,只能仰望啦!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群兄周末愉快!其实"华夏文摘"上的纪念文章是多年前妹妹写的。当时奶奶去世不久,妹妹也是借文字倾诉来寄托哀思。有趣的是,这篇文章恰巧被父亲的大学同学,旅居美国的高伯伯读到了。高伯伯从字里行间的人物经历描述中,断定出是我家。于是他把文章拷贝了,分享给其他同窗。这,也是验证网络强大神奇的一个小插曲吧。这次父亲去世,是由我来与父亲的昔日同窗交流的,加上年代久远,黄伯伯把我误记成那篇文章作者了。我也正好多发了自己的文章给他,让他读读父母晚年的生活。谢群兄吉言,我和妈妈一定好好生活!
karenkn 回复 悄悄话 真感人!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感谢你的懂得。正因为父亲活得明白,他从来不曾抱怨加国寂寞冷清。回想他对晚年移民生活的知足,我和妹妹在悲痛之余得到很多安慰。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感动!思韵写得好,老一辈的感情深而纯洁。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注册理解我。我当时确实抱着要为父亲畅怀痛快一回的心思。他们那届,经历了反右,目睹过许多丑恶。年轻单纯的父亲极度压抑。他说过: 北京的冬季,真冷!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这种友谊,我辈之中已难以寻觅。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的文,洋溢着你对父亲的温情~~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期待!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楼上所有的朋友,感恩节感恩纪念的好文,思韵,谢谢你博客一路记录下来的文字,都是财富。

晕期待宁宁更新!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宁宁' 的评论 : 亲爱的宁宁,能够在你需要的时候成为精神陪伴,我是多么荣幸啊!我也把你在我父亲的最后时刻一直倾听又安慰我的对话录全部保留下来了。有知己共行,还是幸福的,哪怕走的是离别伤心之旅。你又有写博的愿望,真是让我太高兴了。我始终觉得自己的文字还是木讷,喜欢你的灵气。昨天我重读旧文时感觉尤甚,真的不太满意。我多么想拥有更好的文章,好为一个可敬可亲的父辈老人奉上。

日光之下我们还有凡夫俗子的责任要去担当,我会努力向前的,与宁宁共勉!问候你全家,感恩节快乐。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你父亲很值得,有这样爱他的一家人。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先问候东先生周末平安! 我也十分感动父亲有这样的知己同学。黄先生不但是有建树的科学家,而且人文学养非常丰富,让我敬佩。读到同学群里大家的回忆,让我更多了解了父亲年轻时的风采和轶事,倍感欣慰。
每一天的好心情 回复 悄悄话 很受感动!您对父母的爱和孝心跃于纸上,请节哀顺变,且行且珍惜...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思韵,感恩节快乐!真的是情真辞雅,你的, 黄伯伯的,感人心脾。
qun0 回复 悄悄话 读思韵的博文总是令人感慨万千。字里行间都是真情流露。你爸爸有你这个又懂事又有才华的女儿真是太幸运了,真是缘分。人间真情是取之不尽的财富。很想读你那篇华夏文摘的文章(也想知道你在西草地的网名)。
祝福思韵和令堂,愿你们的世界充满阳光和喜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相比于我们这一辈,我们父辈活得不容易,活得明白更不容易。思韵爸爸活得明白,下一代也传承到这种明白,为人一生没啥比此更值得欣慰的了。思韵周末快乐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思韵真实情感的流露的文字:“隐去了我文中任性的那句话”,想读的就是那句话,因为它是你发自肺腑表达,无论对错。你父亲很值得,有这样爱他的一家人。
简宁宁 回复 悄悄话 思韵,感恩节快乐!

我已经回到美国了。来谢谢你于我在北京期间给我的鼓励和开解--你的话给我很大的帮助!

我也在想重新开始认真写博客。能够把自己的思绪表达出来是幸福的。这世上我该挑起的重担恐怕行将结束,挑的好与不好,我毕竟竭尽全力了。从此以后,我该多多关注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你也是。我们相伴走过了一条多么伤身又伤神的道路。我们没有对不起 “为人子女” 这四个字,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问候你妈妈!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同学赛手足,思韵父亲有这样的同学令人感动!你对父亲的爱字里行间都是泪。为你父母有你们这样的孩子感到幸福骄傲!问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