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草

小小庭院,闲暇浇水灌概,期待枝繁叶茂,芬芳满园
正文

可遇不可求

(2021-04-07 14:39:58) 下一个

今年春季,日本关东地带,风和日丽的日子似乎格外多。

樱花盛开的时间,更是一千二百年来最早的一次,可遇不可求。不知是否与这一年多人类室外活动减少有关。

樱花们按自己的节奏,安然完成了一年一度的初蕾、盛放、凋零,并没有遭遇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残酷。

大片油菜花在和煦的春光下摇曳着,即将完成它们为人类捐出身躯的最后一步。

只是花丛中少了蜜蜂的身影。因为两者之间没有微信,无法信息互通。一个走得太快,一个来得太迟。

千万年来,双方只是凭着本能在某个特定时期相会,如同地球与月球的自转与公转一般。

倘若不看电视,不看新闻,不与旧友聊天,这算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美好春天。

那就不去看大阪、东京每天几百人感染新冠,即将重新发出紧急宣言;

也不看陈奕迅与某品牌解除终身合同后,面对今后生活的着落和巨额违约金赔偿,独坐车中落寞地脸;

更不看一处墓碑上那高高架起的摄像头。

不去听曾经叱咤商界的小个子,如何面对中间的座位踌躇不前,转而学黄花鱼溜边儿;

更不去听一个普通货车司机,因为程序掉线被罚款两千元,经受不住撒手人寰。。。。。。。

事若求全何所乐,人非有品不能闲。

不求全啊不求全,春夏秋冬挂心间。

而侯德健假装颓废地唱完把春夏和秋冬关在门外后,并没有真的免战牌高挂,直到最近的《转眼一瞬间》里,才听出激昂旋律中,回首往事时那股子深深地无奈。

人的烦恼,80%源于苛求海棠有香,鲥鱼无刺,红楼至尾,却往往忽略了,此时此刻,才是你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最后时光。

这种可遇不可求,于冯唐,是后海有院的树/夏代有工的玉/此时此刻的云/二十来岁的你;

于夏目漱石,则是春季里慌慌张张融掉的雪。(消にけりあわただしくも春の雪);

于林夕,叫求有所得;

于此刻的我,则是多少悲欢离合,假装没看见。

花开了,虫子却没苏醒,昆虫无法从植物获取足够的食物来源,而植物亦没有足够的的昆虫来授粉繁殖。

相辅相成的双方,就这样错过了彼此。

良辰美景奈何天。

终究是爱而不得,可遇不可求。

是有此文。

                          芃芊写于2021年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